♂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肖申克领。

    作为本地领主肖申克男爵有着一座祖上传下来的城堡。

    它建立在一处山丘之上通体以花岗岩打造外面甚至还有一圈护城壕沟建立了箭塔与交叉火力点对于任何攻城的一方而言都是恶梦。

    “这样一座城堡只要粮食足够数百人就足以抵御成千上万军队的围攻吧?”

    方元抬头仰望着高大的建筑与轮廓黑影。

    毫无疑问它代表了历代肖申克男爵对于这片土地的权力更是地位的保证!

    “即使是男爵也未必能每一个都修建城堡这是老牌贵族与暴发户的区别……”

    由此方元不由想到了这位肖申克男爵的实力。

    对方麾下有着五名骑士城堡中更常年维持着一支百余人的卫队。

    “百人卫队是男爵的直属力量遇到战事他还可以征召骑士与扈从加起来绝对超过两百!这是职业士兵!如果算上那些略微锻炼过的民兵的话过千轻轻松松!”

    “并且这个肖申克男爵绝对是保王党的人物与斯坦大公的联系很深!”

    ……

    正在思索当中城堡的吊桥缓缓放下一名中年贵族迎接了出来:“欢迎你我的骑士!”

    方元仔细看去就见这个出来的贵族四十岁左右穿着湖绿色绣金边的贵族长袍戴着一顶白金色的假发此时正向他张开了双手:“还有……感谢你为海尔村所做的一切!”

    “这是我应尽的义务!”

    方元行了一个骑士礼再让扈从献上礼物。

    “啊……多么漂亮的珍珠我很喜欢!”

    男爵看了显然十分满意连眉宇间的阴郁都散开了一点:“来吧……我的骑士在城堡里面已经为你准备了宴会!在这里一切都很安全!”

    他着重吐出后面的字符显然是得到了之前海姆法师的暗示。

    “却之不恭!”

    方元欠了欠身就跟着肖申克男爵一起进入城堡。

    城堡的晚宴自然十分隆重属于肖申克男爵的五个骑士有三个也带着家眷出席。

    方元一身剪裁得体的长袍不加丝毫装饰却自然而然地展露出一种潇洒的气质很是吸引了一些贵族小姐的目光。

    以此时贵族生活圈的糜烂只要他对几个向他摇动扇子的仕女略微示意恐怕立即就会有着一个美妙的夜晚。

    不过他端着酒杯却是礼貌地拒绝了诸多的邀请就这么静静地在一边看着显得十分不合群。

    “卢恩爵士你似乎让很多女士伤心了呢……”

    这时候一名骑士打扮穿着半身甲的高大男人就走了过来:“恐怕从今晚之后领地上就要流传出卢恩爵士不解风情的绯闻了……”

    “我只是有些……嗯……不习惯!”

    方元微笑回应:“格雷骑士不知道有何要事?”

    这个骑士也是肖申克男爵的五名骑士之一不过跟方元不同的是他直接为男爵服务以骑士之身担任了男爵的武士长统领着所有的护卫是绝对的心腹一流。

    在蒙格世界小贵族为大贵族服务并且领取报酬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很抱歉打扰你的宴会不过男爵大人希望在书房见你!”

    格雷骑士以平板一般的声音道。

    “好的!”

    方元点点头离开这个无趣的宴会跟着格雷到了男爵的书房。

    “是卢恩么?进来吧!格雷你把守在外面不许任何人进来即使是我的夫人!”

    肖申克男爵肃穆说着旋即对方元微笑示意:“卢恩你一定有着很多疑惑。”

    “不算很多不过也大体有着猜测现在公室的情况似乎不怎么好呢!”

    方元点点头在男爵对面坐下男爵还顺手给他倒了一杯红茶。

    “说实话接到海姆法师的传讯之后我还是十分惊讶……”

    肖申克男爵仿佛在组织着说辞:“抱歉……我虽然相信你会达到高阶职业者的地步但想不到竟然用时如此之短并且你已经就职了天灾骑士?”

    “是的!”

    方元点点头。

    实际上这些不过他表面的东西真正的底牌又怎么可能轻易示人?

    “那真是太好了!”

    肖申克男爵狠狠一握拳此时就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愤怒:“那个弗洛伦伯爵竟然派出盗贼在我的领地上作乱我已经下命将那些狂狼盗贼团与密使一起处死理由就是盗匪罪!”

    “这是您的权力!”

    方元耸了耸肩膀。

    “虽然不知道你明白多少但看看这个吧!”

    肖申克男爵感觉有些头疼有天赋的年轻人哪怕是年轻的骑士他都见过不少有信心能够把握住他们的想法与心理。

    但这个卢恩骑士给他的感觉却非常特殊十分难以掌控。

    此时就推了一份文件过来自己则是端起陶瓷茶盏吸着红茶等待。

    一时间书房内的声音瞬间消失寂静当中唯有方元翻阅的沙沙声还在不断响起。

    “原来如此……”

    方元阅读的速度很快片刻后就合上了情报:“局势……已经恶劣到这个地步了么?”

    斯坦公国是当初的第一代斯坦大公率领着传奇骑士团向蛮荒之地开拓而来。

    到了现在已经传了三百年二十代!

    如此漫长的时间足以令很多规矩与家族都腐化下去。

    最典型的就是当年的传奇骑士团他们的后人都不一定与斯坦大公一条心了。

    ‘不仅如此……最关键的还是内陆势力的渗透!’

    方元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原本的斯坦公国只是蛮荒之地没有几个人有兴趣但三百年开垦足以令任何生地变成熟地还有繁衍出来的人口对于内陆的国家与教会都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实际上教会的渗透早就已经开始了因为第一代斯坦大公虽然声称信仰的是太阳神但一直在有意压制教会的力量。’

    神权与王权的斗争是这个大陆国度永存的主题。

    ‘但此时看看死神教会的扩张程度其它的教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如果本代斯坦大公还想收权的话必然会与神权起着冲突!’

    这一代的斯坦大公并非什么庸碌之君但也不是什么英明雄主充其量只是一个合格的贵族!

    但即使是这样的人也不会乐意见到公室对于各贵族的控制力趋弱甚至直辖领都开始被宗教渗透!

    是以在斯坦大公继位以来就做了不少改革与预防措施。

    很显然这引起了一些贵族的抵抗背后更是有着宗教的推波助澜。

    “第一代斯坦大公实际上也是诺特王国的贵族因为当时的‘开垦令’而受益此时诺特王国要行使宗主权也是一个难题!”

    肖申克男爵揉了揉眉心。

    实际上下级封臣反抗封君的例子在这个世界也不算罕见而成功的也有不少只要打赢就行了。

    “如果真的开启战争恐怕不好打……”

    方元冥思片刻直接做出了判断:“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

    肖申克男爵几乎认为坐在自己面前的并非一个新晋的骑士而是一条老狐狸了:“在诺特王国当中王室也不能调用所有力量几个公爵更是与斯坦大公的关系很好甚至祖上就有着渊源!”

    “而关于教会我们也决定拉拢一批打压一批。”

    这个世界的神有着很多并且互相间也有着矛盾。

    教会与教会之间为了争夺‘神的羔羊’所发生的龌龊也不在少数。

    虽然没有演变成全面开战但代理人战争却是打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所以……现任的大公迫切地需要力量?”

    方元点点头:“比如……曾经的传奇骑士团?”

    “这是一个意外!”

    提到这个肖申克男爵的脸色略微阴沉下来:“在乔拉出事之前我都不知道他竟然是死亡之手传承的保管者。”

    “好吧!”

    方元耸了耸肩膀也懒得再提其中的黑幕:“事到如今我大概也成为了外人眼中的保王党一流……是否应该庆幸自己没有上了一条破船呢?”

    “这个当然!”

    肖申克男爵毫不犹豫地点头:“你会见到我们的力量的并且……你的成长也是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大公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

    “这次你过来可以多留一段时间就在下个月我们即将开始一个行动。”

    肖申克男爵说道:“公室准备清理一批公国中的毒瘤我负责这一片的区域!”

    言语当中他已经不由带着凛冽之气。

    “没有问题!”

    方元颌首直接答应下来。

    在这种时候墙头草根本不吃香必须进行站队。

    而双方的态度还有一开始的遭遇等等早就令他做出了选择。

    因此即使知道这个行动是个投名状也必须去!

    “太好了!”

    果然肖申克男爵露出欣喜的笑容:“有着一位高阶职业者加入我对这次的行动更有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