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清晨。

    城堡的练武场内。

    方元挥动着门板一般的巨剑做了几个标准的剑术动作令那些扈从与学徒看呆了眼。

    略微锻炼开身体之后他长剑前举维持着这个姿势整个人进入冥想的状态。

    这个法师恢复精神力的技巧对于方元而言也很有用因此直接取其精华。

    ‘有着一个世界的贡献斗气的进度堪称源源不断不需要多久就可以进阶准传奇甚至传奇之境……而天灾骑士的修炼就要困难一点!’

    毕竟是传奇职业进阶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

    ‘天灾光环的第一阶是增益自身与友军第二阶段就是诅咒敌人……这方面还需要几种特殊材料与环境!’

    方元联想到了当初葛兰登的外号——死亡之手!

    这个名字可不是白叫的。

    因为天灾光环到了第二阶段就有吸收死灵与负面情绪增强诅咒的能力!

    甚至到了更高阶段还会激发出恐怖的传奇技能——死亡一指!

    无视任何防御只要判定通过就会直接击杀!堪称生杀予夺最关键的是……有些触犯了死神赫斯的权柄!

    ‘这就有些麻烦但天灾骑士我又不可能不进阶毕竟需要掩饰!’

    方元脑海里默默思索着:‘唯一的好消息是……公国对于宗教的态度还是比较敬而远之的即使是死神教会也没有多少话语权!’

    “大人!男爵请您去客厅用早餐!”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女仆的声音传来带着恭敬的味道。

    “好的我这就去!”

    方元放下平举的重剑接过毛巾擦了擦脸在一片敬畏的目光中缓缓离开。

    男爵准备的早餐十分丰盛主食是白面包还有烤的香喷喷的蓝莓饼饮料则有着蔬菜汤与热牛奶各种盐瓶与胡椒粉摆放在桌上可以随意取用。

    作为男爵的亲近骑士方元与格雷一起与男爵及其家人一起共进早餐。

    男爵夫人是一位典型的贵族仕女她为男爵生养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其中大儿子马图斯今年二十岁是男爵的继承人与男爵很是相似连衣服神态都是如此看得出来他在很努力地向父亲学习眉宇间又有些略微的倨傲。

    二儿子提莫只有十七岁长相比较文弱有点学者的气质。

    作为贵族的次子天生没有继承权的他只能努力锻炼与学习未来成为骑士扈从或者其它贵族的管家自己寻找着出路。

    最后则是他们的女儿坦尼娅一名清丽的少女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特别害羞一见到方元就低垂下头。

    按照男爵的习惯享用早餐之时不能交谈在沉默中吃完之后方元等几个骑士就被请到了男爵的书房密议。

    此时在书房当中海姆法师也在将一封带着公室火漆的信笺交给了男爵。

    肖申克男爵沉默着看完旋即点点头将信笺交给下一位骑士:“目标已经决定了是弗雷爵士!”

    “弗雷爵士?”

    方元皱了皱眉头。

    “卢恩你是新晋的贵族可能不太清楚这个弗雷当初是依靠歪门邪道得到的册封以标新立异出名他的领地在这片区域内可是数一数二的商业领并且……面积也很大能随意征召数百人的卫队还有雇佣兵!”

    旁边的格雷爵士顿时补充地说着。

    “他的封君呢?”

    方元有些疑惑地问着。

    “名义上是海塔尔男爵但那个老糊涂蛋根本压制不住他……甚至有着传闻就连当初为弗雷争取爵位也是被逼迫的。”

    肖申克男爵脸色难看地回答道。

    “也就是说……虽然名义上只是一个爵士但这个弗雷已经拥有着小半个男爵的力量!”

    方元点点头心里却是有了一些微妙的感觉。

    说实话要不是自己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份继承文件或许走的也是跟这个弗雷差不多的道路。

    而这么弄险起来遭到的就是所有贵族的一致敌视到了现在就要品尝恶果了。

    当然……实际上方元继承乔拉骑士的爵位风险也不比对方少多少甚至更大!

    “根据公室情报弗雷爵士一直在为境外的敌对实力提供方便并且与数个邪神的教派有染!甚至或许还暗中软禁了海塔尔男爵!”

    肖申克男爵慷慨激昂地道:“作为贵族我们绝对不允许这个败类继续破坏规则了!因此……必须要宣战!”

    “宣战!”

    格果骑士第一个上前用实际行动表明着对于封君的支持。

    “不错!宣战!”

    这事情之前已经大体敲定方元等骑士也没有丝毫反对的意见。

    “很好!”

    见此肖申克男爵的脸上带起一丝笑意:“弗雷领十分富裕诸位的战利品分配不用担心不过我们还是要事先商量出一个章程!”

    方元冷眼旁观发现这些西方领主与东方最大的不同就是从来不避讳利益问题。

    即使吃相有如强盗一般难看也是干脆利落地在战前做好了分配。

    这其中肖申克男爵自然占据了大头几个骑士也不空手人人有份。

    特别是方元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一起出兵实际是陪同的性质居然获得了一块封地!

    按照肖申克男爵的说法这块封地是弗雷爵士巧取豪夺而来关键是一块飞地距离弗雷领有些距离却跟原乔拉骑士的地盘很是接近有着一千英亩左右的样子。

    任何分封制度到了后期都会出现这种领地分散的例子。

    特别是弗雷爵士没有多少根基与人脉自然也无法与其它贵族进行换地将自己的实力集中起来。

    听到这里其它骑士的眼睛都有些发红。

    对于他们而言一千英亩简直又是一个小型的骑士领了哪怕增加一百英亩那也是十分不错的事情啊。

    只是知道这个卢恩乃是高阶职业者又受到公室重视他们即使有着嫉妒只能强自按捺下去。

    见此肖申克男爵暗自一笑连忙许出诸多承诺同样包括瓜分弗雷爵士的领地与财富等等总算将诸位骑士勉强安抚下来。

    不过在方元看来那些骑士的眼睛已经红得跟兔子一样了。

    “男爵大人!”

    见此他出列一步:“我虽然刚刚接管领地但数十个人手还是可以拿出来的呼啸庄园那里就交给我吧!”

    呼啸庄园就是预定中他即将获得的地盘。

    相当于小半块骑士领被弗雷爵士修建了一个庄园。

    “可以!”

    对于这个要求肖申克男爵欣然同意毕竟这就是对方积极靠拢的表现!

    但出于某种目的他还是说着:“让格雷骑士辅佐你吧他再带上五十人足以碾碎一切反抗了!你们打下呼啸山庄之后再扫荡弗雷的其它外围势力最后跟我们在弗雷领汇合!”

    ……

    “终于……要来了么?”

    就在肖申克男爵等人密谋弗雷爵士的时候在弗雷领上这位爵士同样发出感叹。

    弗雷爵士三十多岁却早早秃顶两边的发丝全白甚至脸上已经有了深深的皱纹因为早年喉咙的伤势伤到了声带令他的声音仿佛夜枭一样难听。

    此时他坐在城堡的主座之上手里拿着渡鸦传来的密信不由发出冷笑。

    作为一名普通爵士就能修建自己的城堡绝对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弗雷骑士将自己的城堡命名为‘希望堡’更蕴含了未来的野望。

    作为一个下层平民都不是而是从农奴中爬起的典范弗雷爵士的前半生早已被诸多下层人所羡慕崇拜视为毕生的奋斗目标。

    但在他的目标中成为贵族仅仅只是开始!

    他还需要更多的东西来填满他的野心与欲望!

    只是此时这个野望眼看着就有崩塌的危险。

    “大公终于还是要动手了!”

    对于一个连男爵都不是的小贵族而言公国当权者的愤怒当然非常可怕!

    但弗雷爵士当然不是一个人!

    “诸位!都准备好了么?”

    他看着下方的众人发出夜枭一般的怪笑:“这里的每一片土地每一粒谷子都有着我们弗雷家族的烙印既然肖申克准备来拿走我们的一切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当然!”

    整齐的声音传来:“您的意志就是我们的使命!”

    “好了按照之前的计划下去布置吧!”

    弗雷爵士咳嗽了下挥挥手。

    顿时间大厅内散乱的脚步声响起陷入一片寂静当中。

    “仅仅凭借着冒险者与雇佣兵还有您编练的军队可不足以应对男爵的围攻啊!”

    这时候一个声音突兀响起被黑袍包裹着的人影缓缓自阴影中走了出来。

    “是的……所以我才选择与你们结盟!斯坦大公愚蠢地在全国发动了计划他的力量会受到极大的牵制只要打赢肖申克男爵我们就能获得足够的余地!”

    弗雷爵士沉重说着。

    因为起家方式太过违背规矩被主流社会排斥的他除了剑走偏锋之外已经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