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呼啸庄园。

    方元与格雷骑士并肩而立,眺望不远处的领主庄园。

    弗雷虽然修建了巨大的别墅作为统治象征,但他本人也只有在收税与渡假的时候才偶尔过来,平时都是交给税务官、治安官等几个心腹打理。

    “我已经打探清楚了,此时为弗雷爵士掌管这片领地的是税务官贾马尔!”

    格雷缓缓说着:“他曾经是一名冒险者,后来被弗雷所招揽,应该是就职的暗杀者!”

    “暗杀者?”

    方元略微一惊,这可是比普通刺客更加高级的职业,虽然依旧远远比不上天灾骑士,但也算是个人才了。

    能被弗雷招揽到,正说明了对方的本事。

    “不过,暗杀者最厉害的也只是依靠环境进行刺杀,此时是光明正大的战斗!”

    格雷骑士笑了笑,一点都不担心。

    的确,有着公国的大义,再加上两名骑士统领,接近一百人的队伍,如果还拿不下面前的庄园,那才是一个笑话。

    “既然如此,开始吧!”

    他一挥手,麾下的五十个士兵顿时排着整齐的行列,笔直向庄园进逼而去。

    “我们跟上!”

    方元点点头,加尔斯立即带着紧急从领地内召集的二十人跟在他身后。

    “什么人?”

    这种情况,立即引起了庄园内的注意,没有多久,一个人就小跑着过来大声呼喝:“这里是弗雷爵士的领地,来者通名!否则一律视为挑衅!”

    “通名?”

    格雷一声狞笑:“肖申克男爵麾下,骑士格雷,奉大公之命,前来讨伐弗雷,够清楚了么?”

    很显然,这样的回答,令对面陷入了极大的震惊当中。

    来人连滚带爬地回到领地,不到片刻,急促的钟声就响起。

    “卢恩骑士,要如何对待这些暴民呢?”

    格雷看着远处汇聚起来的民兵,其中大部分还是拿着草叉的农夫,嘴角不由带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不管怎么样,这些也是日后方元的领民,自然要给点面子。

    当然,一个暴民的定义,已经说明了他的倾向。

    “我听说……那位弗雷爵士很擅长拉拢人心,在下层平民中的口碑很好?”

    方元忽然问了句。

    “的确,因为推行五五分租,不再加税的政策,他甚至被吟游诗人吹捧为斯坦第一贤明的领主呢!”格雷回答道。

    “我明白了,请下令镇压吧!”

    方元点点头:“我曾经听过一个谚语,一天给他一个金币,当某天不给了,就会遭致怨恨,而一天给他一个巴掌,某天不给了,就会收到感激!”

    论收买人心,他怎么样也比不上已经处心积虑做了很久的弗雷男爵。

    既然如此,就只有以铁与血,告诉这些领民谁才是这里的主人了。

    民心势利眼,即使万家生佛,又会被惦记多久?

    所谓的仁政大可日后再行施展,此时要想占领整片土地,就唯有放手大杀,以恐怖渲染忠诚。

    “明智的决定,还有睿智的谚语!”

    格雷大笑一声,一抽马鞭:“冲锋!”

    事实证明,在专门训练的士兵面前,一群拿着草叉的农夫,哪怕再多,也没有丝毫作用。

    更不用说,格雷只是随意冲锋一次,挑翻了几个最前的农夫之后,剩下的那些人顿时被恐惧所支配,丢着草叉,留下一个一片狼藉的战场,就这么逃跑了。

    “古代的封建君王,往往以为自己天命所归,底下人就该无限地忠诚——那实际上都是做梦!这样天真的皇帝,往往下场也不会太好!”

    方元穿着轻甲,同样发起了冲锋。

    在强大的武力之下,仅剩的那一点抵抗,也是摧枯拉朽一般崩溃。

    “哪怕往日的恩德,在刀剑面前,又能剩下多少呢?”

    看着几乎是一触即溃的民兵,方元默默叹息着,与格雷骑士一起来到了领主别墅。

    这里是弗雷骑士的别院,当他不在的时候,就归税务官贾马尔使用,也是这一片领地的统治核心。

    此时,就被上百人牢牢围住。

    “骑士大人……贾马尔就在里面!”

    几名战士讨好地说着。

    “传令下去,开始总攻吧,能抓住他的,赏十枚金币!”

    格雷骑士不在意地挥挥手,那群士兵顿时红着眼睛冲了进去。

    “加尔斯,不要与客人们争夺荣誉!”

    方元望着别墅,却是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摆了摆手。

    此时,身为领主的威严,还有之前战斗中建立起来的威信顿时发挥出作用。

    加尔斯等十个卫兵扈从不动,其它领地内召集来的士兵顿时也不敢动弹,坐视着格雷的手下冲入别墅。

    “哈哈……这又何必呢?就应该让小伙子们多锻炼一下……”

    格雷骑士微笑道:“不过到最后,胜利的一定是我的扈从阿诺德,他可是个壮小伙,还曾经……”

    轰隆!!!

    就在他话说到一半的同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突兀浮现。

    大量的火舌自别墅中冒出,顷刻间就吞噬了一切。

    即使是周围的士卒,也受到波及,双耳大痛,倒地悲鸣着。

    “这……”

    格雷骑士被掀翻下马,心爱的坐骑远远跑开,但他却根本没有在意,反而是呆滞地望着眼前的一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个陷阱!”

    方元面色阴沉:“对方早就知道了我们的消息,并且布置了触发法术,应该是火球术与炸裂术连发,要造成这样的破坏,还需要大量的炸裂水晶——这可是违禁品!”

    吸收了一个法师的记忆之后,他对于这些东西十分熟悉。

    弗雷爵士的反击,竟然如此凌厉而恐怖!更昭示出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对方早就知道了讨伐的一切,专门布置了陷阱!

    甚至,还有着其它的势力在暗中资助对方。

    “光凭一个商业领,绝对无法搞到这么多的法术卷轴!”

    方元肯定地道。

    当然,这么一下下来,效果也是出奇的好。

    除了他麾下的二十余人只是受到波及与轻伤之外,格雷骑士的麾下可是大半覆灭。

    死亡简直如海啸一般而来,湮灭了不知道多少灵魂。

    “绝对是教会!除了它们之外,没有人可以搞到这么多的火球术卷轴,还有违禁品!”

    格雷骑士眼珠通红。

    方元望着这一幕,却是神情有些怔怔。

    蓦然间,一个隐秘的光环自动散发而出,吞噬着熊熊烈焰中的怨气与死灵,很快就发生了变化。

    一个带着幽暗色泽的光环,渐渐在他识海中成形,甚至自动生成符文,带着法术的力量。

    天灾骑士的诅咒光环能力,本来就是通过大量的死亡与怨念提升!

    因此,它们往往十分钟爱战场,当年的葛兰登更是有着‘死亡之手’的威名!所过之处,几乎是哀鸿遍野。

    ‘诅咒么?’

    方元心神微分,沉浸入特别的领悟中。

    嗖!

    就在这时,一道影子却是骤然自周围的阴影中浮现,手上的匕首宛若毒蛇一般,向着格雷的脖子咬噬了过去。

    暗杀者——贾马尔!

    猝不及防间,格雷骑士却是做到了自己所能做的一切。

    蓬!

    在他身上,一蓬斗气的光芒外放,肩膀一偏,整个人仿佛瞬间矮了一个头,连姿势都发生了变化。

    但这一切,在暗杀者的利刃面前,还是那么微不足道。

    暗黑色的匕首仿佛能吞噬一切光芒,只是轻轻一刺,斗气防御就溃不成军。

    甚至,对方的手臂还会宛若无骨蛇一般扭动,刹那间转变方位,匕首尖依旧对准了各类骑士的心口!

    极致的恐惧之情,在格雷的瞳孔中浮现。

    无论如何,他也想象不到,贾马尔的暗杀技巧,竟然会如此恐怖。

    甚至,他毫不怀疑,对方能各个击破,将剩下的人一网打尽!

    噗!

    匕首入肉,却没有正中心脏,而是在格雷的肩膀开出一条口子。

    那个暗杀者诧异地停留在原地,还维持着冲刺的姿势。

    “天灾光环——虚弱!能为指定的敌军加上负面状态,看来效果不错!”

    方元点点头,旋即又是一个响指:“迟缓!”

    一个淡黄色的光环扩散,瞬间笼罩在贾马尔身上。

    “杀了他!”

    没有速度,还处于虚弱状态的刺客,最关键的,还是位于明面上的包围中,简直就是一个大悲剧。

    更不用说,在开启了增持光环之后,加尔斯他们一个个都比得上精锐战士。

    简单的一阵搏斗之后,贾马尔立即被两柄巨剑穿过身体,倒地身亡。

    “感谢您,卢恩骑士!”

    格雷连忙道谢。

    “等一等!”

    方元却是盯着他的伤口:“他的匕首上……有毒!”

    “嗯?”

    格雷看着自己的伤口,只见那里已经开始发黑腐烂,最关键的是,他居然偏偏没有什么感觉,不由瞬间毛骨悚然起来:“救命!”

    “我略懂一点草药辨识……”

    方元眨了眨眼睛:“给你一个建议,祈祷吧!”

    “祈祷神明让我痊愈?”

    格雷骑士有些晕眩。

    “不是……是祈祷这个暗杀者,将解药带在了身上!”

    方元一本正经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