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洛丽塔的身份很敏感。

    一个三阶异能者,曾经的白鸽社高层,如果突然来到华国,那必然是要被各路人士惨无人道地围观的。

    但与另外一个隐约有着世界第一之名,光走了一圈就将金鹰联邦害得几乎半身不遂的异能者相比,又根本不算什么了。

    到了灾级,基本每一个异能者都是人形自走核武器,哪怕是世界三大国,也承担不起惹怒对方的后果。

    更不用说,此时的方元,一副黄种人的相貌,也没有冒然破坏规则,似乎属于可以拉拢的类型。

    几次试探之后,双方就达成了默契。

    一些外围的监视,方元不会去破坏,而对方自然也不会傻到试探他的隐私。

    在这种微妙的平衡中,方元深居简出,默默体会着世界与国家的变化。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1013年,第三个十年冲击即将到来之际。

    榕树市区,街道之上,一个小店铺早早开了门。

    这铺子面积不大,位置也比较偏僻,进去之后,可以看见木架上密密麻麻的各种根雕,栩栩如生,带着艺术品的独特韵味。

    虽然只是之前玩票性质的投资,所带来的收益就已经足够方元舒舒服服地生活几辈子,但天天修炼也是无聊。

    他闲暇之下,也就开了这么一间根雕店。

    不得不说,此时的销量居然还勉强过得去,至少维持着一个小店的营运,是足够了。

    ‘并且……那些人也很聪明么!’

    方元神念外放,顿时就窥视到了几个周围隐藏的气息,又是暗笑。

    以他的身份,当初落户之时,连西门剑都惊动了,过来查看一二,说不定还怀疑他的真实身份就是方元。

    但就算怀疑,又能如何呢?

    在展示了灵化之术可进可退、可攻可守的能力之后,哪怕西门剑,也不敢选择冒然翻脸,与方元动武,只能无限期地拖延,一直到现在。

    “老板,下午好!”

    一个围着围巾,穿着高中生校服、背着书包的青年,大大咧咧地走进店里:“又偷懒?”

    “大人的事,怎么能叫偷懒呢?”

    方元从柜台上的书堆中抬起头:“小明同学,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店里的东西概不赊欠!”

    “可是……老板,我真的很喜欢这些玩具,要不我寒假过来给你打工吧?”

    林明眼睛一亮,忽然说道。

    “不需要!”

    方元偏了偏头。

    这些木雕是他亲自制作,自然带了一分神韵,绝对属于艺术品的范畴。

    更不用说,在他心情很好或者很坏之时,还会在里面随机添加一些‘彩蛋’,至于会被哪个幸运儿或者倒霉蛋开启,就不关他的事了。

    “咦?两个大姐姐呢?”

    林明与方元混熟了,聊了几句,眼珠子就乱转起来。

    砰!

    方元卷起书本,直接给他脑门来了一下:“小小年纪不学好!”

    “我只是受到老师嘱托,来告诉她们不要忘了期末考试……”

    林明捂着头,一副我被冤枉的样子。

    “哦,我知道了!”

    安琪儿经过方元治疗,已经恢复了普通女孩的智力,再加上一个洛丽塔成天晃来晃去,让人心烦,索性被方元直接塞到了当地学校里面插班借读。

    两个大洋马的出现,在当地绝对是一个巨大的风暴,闹出了不少乱子来,还得宗教管理局的人动手,才给摆平了下去。

    “我的两个养女,那天赋都是一等一的,年年拿第一,都快腻了……”

    方元瞥了一眼:“倒是你,应该好好学习,至少要有着一技之长,未来才能找份好工作啊!”

    “不!”

    林明握紧拳头:“我要觉醒,成为异能者,加入华国龙组!”

    砰!

    他话还没说完,头上又挨了重重一下:“痛……”

    “年纪轻轻的,就不要做不切实际的幻想了,你的第九式广播体操练到现在,有什么成绩么?”

    方元翻了个白眼。

    十几年的冲击与三观塑造,此时异能者的概念,早已深入人心。

    甚至,在社会的方方面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比如在十年之前拿出来的,令诸多中小学生深恶痛绝的第九式广播体操,就有方元曾经提出设想的影子,本质是要开启全民修炼时代,但此时,就被拿来当成检测学生天赋与潜力的标杆。

    相比于原本的广播体操,方元设计的这套第九式堪称变、态,不光动作繁琐了十倍,更需要呼吸吐纳的配合,还涉及到一部分观想。

    很显然,这么难的项目,一开始就刷下了不少人。

    “我已经练会了前八式,只要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可以完成第九式的……”

    林明握紧了拳头。

    “哦?这进度很快啊,是家里给吃了什么进补吧?”

    方元眼睛略微一扫,直接笑着道。

    “嗯,每天三两灵米、一周四两灵肉……”

    林明神色中带着一丝凝重,很显然,对于他的家庭而言,要供应这等灵粮,也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好,有志气,祝你这次期末考超常发挥了……”

    方元笑了笑,直接抓着一个根雕,扔了过去:“送给你,希望你不要错过这最后的机会!”

    如果不能在高中完成第九式广播体操的修习,日后的希望就越发渺茫,对于林明而言,这就是最后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了。

    “呃……谢谢!”

    林明有些发呆:“老板你不是向来铁公鸡的么?这次怎么这么大方了?让我很不适应啊!”

    “不适应?那就将东西还给我!”

    方元耸了耸肩膀。

    “不要!”

    林明抓紧着手里的根雕,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雕塑一入手,就给他一种心血相连的感觉。

    ‘就当是最后的礼物好了,反正我也快要离开了。’

    方元心里默默想着,又板起脸:“快点回去吧,你家里人应该都快等急了。”

    “嗯,老板再见!”

    看到方元一认真,林明顿时就有些害怕,礼貌地告辞。

    “哈哈!父亲大人!”

    他刚刚走出店门,就跟对面的一个女生撞了满怀,倒在地上,脸色呆滞。

    进来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少女,身材高挑,哪怕穿着厚厚的衣服,也无法掩盖胸前的波澜壮阔。

    林明想着刚才一瞬间的触感,顿时有些呆了。

    “好了,安琪儿,你跑到哪里去了?”

    方元脸上现出一丝无奈。

    经过他妙手回春,安琪儿不仅恢复了行走的能力,并且智商也一直在稳步上升。

    当然,智力是一回事,经验又是另外一回事。

    因此,此时的安琪儿虽然有着二十多岁,却委委屈屈地读着高中,算是进度很慢的那一批了。

    比她更委屈的是洛丽塔,因为体形缘故,被传出得了‘侏儒症’,并且也从原本的姐姐降等到了妹妹。

    “没什么,出去与美妙的冬天约会,还堆了几个雪人!”

    安琪儿叽叽喳喳地说着,性格开朗活泼。

    “嗯,林明特地来通知你,期末考试的事情,不要忘记了。”

    方元点点头。

    “哦,是这样啊,谢谢您,林明同学!”

    安琪儿伸出手,将地上的林明拉起,不过这小子保持着伸出手掌的动作,回想起刚才软玉温香的惊艳,又陷入呆滞中。

    “咳咳……”

    直到方元看不过去,咳嗽了一声,林明才反应过来,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嘻嘻……父亲大人,人家还是很有魅力的嘛!”

    安琪儿喜鹊般笑着,转了个圈。

    “嗯,洛丽塔呢?”

    方元耸了耸肩膀,换了一个话题。

    “她啊……总喜欢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异能结社混在一起,这次据说加入了一个与华国官方有牵扯的社团,要帮助他们完成一项任务……”

    安琪儿毫不犹豫地将洛丽塔卖了:“甚至,她还来拉拢过我!”

    “这个女孩,早晚有一天会将自己玩死的……”

    方元摇摇头。

    不过,他真正看重的还是安琪儿,并且通过这些年的实验与摸索,也得出了不少珍贵数据,已经算物超所值了。

    “其实我觉得洛丽塔有一部分做得没错,毕竟我们居住在华国……”

    安琪儿补充说着:“还有,父亲大人,第三次冲击,就要到来了!”

    “怎么?你担心我么?”

    方元微微一笑。

    自从理智成长之后,也不知道是出于感激还是亲近,安琪儿就将明面上的养女身份落实了,只是这个称呼有些不伦不类。

    “感觉到了什么?”

    他饶有兴趣地问着。

    “不只是我,恐怕所有的异能者,都感觉到困扰他们的瓶颈,在蠢蠢欲动……按照当年方元博士提出的灵气峰值论,这就是第三次冲击即将到来的征兆!”

    安琪儿认真地说着。

    伴随着众多的例证,方元之前提出的一些理论,特别是天地大循环,灵气峰值等等,都被奉为经典,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科学家的探索。

    当年那篇差点被枪毙的论文,此时已经成为被引用最多的一篇,特别是那些异能学者,更是必修科目,这也算是世事难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