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嘿,有大生意了!”

    就在阿曼达出神的同时,她的队长,一位名叫克莱格的战士,面上带着兴奋地捶打桌面。

    “呃?怎么回事?”

    阿曼达抬起头,露出茫然的双眼。

    “阿曼达!这位卢恩先生,愿意出一千枚金币,雇佣我们进入魔域呢!”

    克莱格将方元领到他们这队人的中间,眉宇间满是兴奋:“只要做完这一票,我们都可以不干了,去乡下买几片土地养老……”

    对于冒险者而言,刺激的生活虽然精彩,但不精打细算的话,晚年都会异常悲凉——有的甚至根本活不到那时候。

    因此,一些精明的冒险者,就会攒下钱来,争取提早退休,在乡下购买土地,建立别墅养老——这几乎是所有普通冒险者的梦想。

    至于那些建立大型冒险团,并且受到大贵族的注意与招揽,成功混个勋爵、男爵什么的强大冒险者,更是所有人的偶像了。

    “一千金币?!”

    阿曼达浑身一激灵,注视着这个大主顾。

    对方很年轻,大概二十岁左右,看着很英武,大概是某个骑士家的次子,看多了传奇小说出来游荡。

    这种人阿曼达也见过几个,虽然算不上纨绔公子哥,但很快就会被残酷的现实折服,哭着喊着要回家找妈妈。

    “只是……去魔域?”

    阿曼达有些迟疑,下意识地就联想到了炼狱之子。

    但仔细感应,却没有在对方身上发现神性的踪迹,不由哑然失笑:‘我真是太多心了……’

    “那么,卢恩先生!”

    这时候,队伍中的男法师说话了:“虽然很感谢您雇佣我们,但是我们还是很想知道,您前往魔域的目的,毕竟,那里十分危险,即使是我们,也无法保证您的安全!”

    能出得起一千金币的主顾,毫无疑问背景来头不小,一旦出了什么意外,他们也非常麻烦。

    毕竟,正规的冒险团与雇佣流程,都必须经过冒险者公会的记录存档。

    而他们几个冒险者更是在公会中有着信息,详细记录了家庭与住址,一旦出事,根本逃不了的。

    “对的,卢恩先生!”

    克莱格憨厚地摸着脑袋:“迈克尔法师说得不错,我们需要知道您的大致目的,才能更好地制定计划,保证你的安全!”

    “是这样的,我们是一名探险家!”

    方元做出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一直梦想着能走遍世界,现在遇到了这样的地域,又怎么能不好好探险一次?”

    说着,脸上又露出一副悠然神往的表情:“并且……我们国王下了命令,如果有谁能够献上魔域的地图,就可以在他那里换取一个实封子爵的爵位呢!”

    “实封的子爵,不是那些华而不实的宫廷头衔?”

    克莱格瞳孔一缩:“那真是好大的手笔,不过……以魔域的危险,也担得起这份奖励,是哪个王国?”

    “紫金花王国,在很远的北方,原本的斯坦公国那边!”

    方元眼睛都不眨:“那里发生了战争,原本的诺特王国被推翻。”

    “原来是这样!”

    果然,即使是冒险者,也很少关心千里之外的事情,克莱格与迈克尔对视一眼,都是点头。

    “亏我还准备了一个跟国王同名的谎话,结果根本问都不问……”

    方元见此,心底却是无语。

    “但是……完整的地图,需要将整个魔域走遍,我们恐怕做不到这点!”阿曼达理智地分析道:“在黑市上,即使完整度只有十之二三的地图,也是天价啊!”

    “事在人为!”

    方元露出一丝坚定之色:“我已经收购了一部分地图,如果运气好的话,一半的完整度,应该能够换取爵位的赏赐了!”

    “一半么?”

    克莱格与队友们互相对视一眼,都是暗中点头。

    经过这么多冒险者的探索,魔域的外围虽然也有可能会遇上恶魔,但并不十分危险。

    “那么,就这么定下来吧,我草拟协议,卢恩先生你看了之后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就可以让这里的冒险者公会公证存档了,关于报酬,我们需要先支付一半!”

    克莱格咳嗽了下,郑重说道。

    “没有问题!”

    方元掏出一个小袋子,从里面倒出几块晶莹剔透的宝石。

    金币虽然已经是很高档的货币,但出门在外还是非常麻烦,因此,就有了高级的宝石与珍珠作为替代。

    “迈克尔!”

    克莱格看到一块通体晶莹剔透的蓝宝石,眼睛顿时亮了,又警惕地扫了一眼周围,才让法师上前。

    “嗯,很纯净的品质,这些完全可以比拟五百枚金币的价值……队长……”迈克尔仔细辨认了下:“我想出贡献,买下其中的一块!”

    由于宝石是很多法术必备的材料,因此对于法师而言,这方面的需求就是一个无底洞。

    “没有问题!”

    克莱格明显对方元的豪爽感到满意:“尊敬的卢恩先生,请稍等,我们马上去公会公证,还有,我的队员只要休整半天,采买装备药水食物之后,随时都可以出发!”

    “很好!”

    方元点点头,瞥了阿曼达一眼。

    这个女弓箭手身上的神性之力十分稀薄,但已经达到了‘界限’!

    在这个魔域当中,恐怕会遭到难以想象的危险呢。

    人类可以通过猎杀恶魔而获得神性,恶魔当然也可以通过猎杀人类,从而获得他们积蓄起来的神性之力。

    ‘整个魔域,实际上就是一个巨大的炼蛊场,唯有最强的人或恶魔,才能生存到最后!’

    方元眼中露出一丝精芒。

    很显然,这个女弓箭手,怎么看都怎么没有这样的素质。

    不过,若是没有神性的帮助,她或许早就死在了某次冒险当中,因此也不能说是害了她。

    ……

    “这次前往魔域,各种烈焰恶魔的数目很多,必须购买大批的寒冰箭!”

    阿曼达背着长弓,与队友告别之后,立即在集市上闲逛起来。

    “唉……魔域,我们炼狱之子的宿命,就是死在其中么?”

    她怅然地想着,忽然间,浑身一阵寒毛倒竖,仿佛被蛇盯上的青蛙。

    “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能遇到一个我的血脉兄弟!桀桀……”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她后面响起,冷气直接吹倒了耳垂上。

    ‘是炼狱之子!’

    阿曼达瞳孔微缩,颤抖着转过身体,立即就看到了一个人。

    对方好像一个寻常的战士,左眼上有着一道竖下来的刀疤,令他变成了独眼龙,看起来十分可怖。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那种浓郁的神性气息,几乎到了准传奇的地步。

    ‘这样的一个人……要杀我的话,恐怕只需要一下……’

    阿曼达的额头顿时渗出冷汗:“幸好,这里是集市,公共场所,有着诸多势力维持着秩序,他不敢冒然动手……但是,他完全可以暗杀,并且,监视我……一直等到我离开的时候!”

    她的小队接了任务,马上就要深入魔域。

    在那个危险的地狱,死人什么的,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偏偏,炼狱之子的事情,阿曼达根本说不出口。

    “你想做什么?”

    她压低声音,看着这个独眼龙。

    “我当然是想……”

    独眼龙舔舔嘴唇,忽然间,整个人宛若刚才的阿曼达一样,僵立不动,冷汗簌簌而下。

    “那是……”

    通过血脉的感应,两个炼狱之子都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衣的身影。

    对方浑身都笼罩在漆黑的斗篷当中,连男女都辨认不出来,平淡地望了这里一眼,仿佛在看着两只蝼蚁。

    但就是这一眼,令阿曼达与独眼龙几乎趴下。

    “强……太强大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强的神性力量!”

    良久之后,独眼龙才恢复过来,低低地喘息着:“他绝对是传奇,甚至传奇之上!”

    他浑身颤抖,根本不敢再向黑袍人看一眼,立即挤入人流当中,消失不见。

    阿曼达手脚冰冷,但等到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着黑袍人望去的时候,却发现对方也早已不见了踪影。

    ‘又是一个……幸好他似乎对我们这些微小的神性没有多少兴趣!’

    阿曼达脚下发软,又喘息了片刻,才支撑着自己离去。

    ……

    同一时间,正在休息的方元却是忽然看向阿曼达的方向,脸上露出笑容:“又有两个炼狱之子出现了?”

    “其中一个,不过是准传奇,但另外一个,却是……神明呢!”

    当初在杰伊率先夺取死亡神职,封神之后,诸神降临凡间,给了所有超凡者与传奇机会。

    特别是炼狱之子们,他们根本不可能获得世界意志的认可,凝聚神职,因此谋杀而夺取,就是唯一的道路。

    “这个炼狱之子,运气也是不错呢,竟然找到了谋杀之神的真神,并且一击功成!”

    谋杀之神,虽然并非九柱神之一,但在诸神当中也是老资格,实力强大,神职潜力无穷,与炼狱之子的性格更是十分相配。

    总体而言,比欢愉女神那种菜鸡要好太多了。

    当然,炼狱之子掌握谋杀神职,有关杀戮的世界规则,也是尽数被方元吸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