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强大、冰冷、令人窒息!

    在可怖的力量影响下,阿曼达感觉自己身上每一处都在颤抖,灵魂都即将出窍。

    “是那个神性之子!他一直跟在我们后面!”

    电光火石间,她立即联想到了集市上那个惊鸿一现的神秘人。

    劳德的动作也停住,望向身后,声音中带着悲愤:“果然……你不会放过我的!”

    踏踏!

    伴随着仿佛踩踏在众人心头的脚步声,一个黑衣人缓缓浮现。

    “你到底是谁?”

    劳德咆哮一声,举起了手上的弯刀:“秘法——红月!”

    一蓬血色的光芒骤然自刀刃上浮现,阿曼达甚至仿佛看到了一轮红月的虚影。

    “传……传奇的领域?”

    她瞳孔一缩,知道对方是借用某种秘法与半神器,达到了传奇的威能。

    周围环境变幻,如同来到了黑夜,暗色的天幕当中,唯有一轮红月统治着大地。

    “去死吧!”

    劳德咆哮一声,弯刀骤然化为妖冶的月光,无处不在,无物不破。

    “红月领域?不错的武器,在当初锻造的时候,必然加入了一位传奇者的心血与对领域的全部感悟!”

    被汹涌月光席卷的黑衣人,却是没有丝毫动容,忽然伸出右手。

    他的右手白皙细腻,修长精致,即使女人的手也有些比不上,此时探入血红的月色当中,漫天领域都是一滞。

    咔嚓!咔嚓!

    红月轰然破碎,现出真实的场景。

    “你……”

    劳德脸色变得惊惧无比,看着面前的黑衣人,只是用三根手指,就拈住了他的刀刃,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是无济于事。

    “要想成为传奇,必须走出自己的道路啊!这件半神器虽好,却终究会成为你的桎梏!”

    淡漠的声音当中,黑衣人手一折。

    劳德惨叫一声,弯刀脱手,整个人飞退吐血,倒在地上。

    ‘不可能!’

    见到这一幕的阿曼达几乎呆滞。

    劳德可是准传奇实力!再加上半神器与秘法的增幅,完全可以媲美传奇!

    但这样的力量,在这个神秘人面前,竟然还是败了?

    不仅败了,更是这么轻易,毫无反抗之力,简直如同大人教训小孩子一般。

    “神火?!”

    劳德连连咳血,半跪在地上,眼睛死死盯着神秘人,忽然说了句。

    ‘要到点燃神火的境界,他到底杀了多少炼狱之子?’

    阿曼达心里一沉,目睹劳德战败,她不敢有着任何的侥幸心理。

    只是,这个敌人,却是强大得出乎预料,令她都难以生出抵抗的心思来。

    “说这么多,你还不是想杀了我,掠夺我的神性?”劳德的独眼一片血红:“没有用的,即使你掠夺了再多也没用,死亡之神杰伊最终一定会杀了你!你不可能是死亡的对手!”

    “弱者的悲鸣与诅咒……”

    黑衣人弹了弹手上的弯刀,随手一抛,顿时落在劳德身前:“不过现在,我并没有杀戮的欲望,你们都跟我走吧!”

    他手一指,赫然将阿曼达等人都囊括进去。

    “走?”

    阿曼达十分奇怪,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能够扼制自身杀戮渴望的炼狱之子:“去哪里?”

    “血色峡谷!”

    黑衣人掀开斗篷,露出一张十分年轻,但苍白失血的脸庞:“顺带提一句,你们可以称呼我为佐罗!”

    “也就是说,我们成为了你的俘虏么?佐罗大人?”

    克莱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恭敬,更是用眼神暗暗制止着迈克尔的小动作。

    “可以这么说!”

    佐罗微笑点头:“因为你们对于我而言还有着一点用处。怎么样?是选择现在立即去死,还是跟我走呢?”

    很显然,在遇到这种生与死的抉择之前,即使是劳德,也不由陷入了沉默。

    没有多久,六人小队再次踏上了路途。

    只是,其中的两个成员,却是遭到了替换。

    方元沉默着,不声不响,通过一些细微的神态动作,发出虚假的恐惧与不安信号。

    暗地里,神念却是在不断计算着:‘很好……我的隐藏,即使是谋杀之神也不能看破,他往血色峡谷去,看来是得到了命运的启示或者其它情报,拉蒙坠落在魔域深处?’

    对于这个死对头的选择,方元也不由有些佩服,当真是将最危险的地方当作最安全的地方了。

    ……

    血色峡谷。

    这里是魔域中一处著名的地标。

    因为地形的变化,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断裂带。

    经过诸多冒险者与教会王国势力的查探之后,将这里公认为魔域的分界。

    在血色峡谷之后,就是魔域深处,原本凯尔特帝国的疆域,恶魔数量与等阶都是暴涨,还有着孕育蠕虫的冥河。

    即使是传奇者,深入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对于任何人类势力而言,都是绝对的禁地。

    “嗷嗷!”

    天空中,暗红色的光芒浓郁不散,偶尔还会有着火焰落下。

    炙热的大地上,一支上百人的小恶魔,正在大恶魔的带领之下巡视,不时与其它恶魔发生混战。

    忽然间,正在交战的双方同时感应到了什么,又四散奔逃,乱哄哄的吵杂成一片,仿佛见到了什么天敌。

    轰!轰!

    地面微颤,一头巨大的魔怪从地平线上浮现出来,身影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一座小山。

    它看起来好像大象,通体有着黑色的皮肤,六根象牙洁白如玉,身上还有着荆棘与倒刺。

    象背之上,更隐约有着几个人影。

    “不愧是高等恶魔,连大恶魔都被吓跑了!”

    阿曼达看着这一幕,再跟自己冒险之时,被恶魔大军追得东逃西窜相比,看向前方佐罗的背影不由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意味。

    对方的实力,简直是深不可测。

    就说身下这头恶魔巨象,绝对要超越大恶魔,甚至高阶职业者,相当于人类中的准传奇战力,身上甚至携带了神性,却照样被他收服,变成了坐骑。

    ——虽然外围恶魔较为稀少,但高阶恶魔大多有着智慧,会主动出来游走,遇到了的冒险者只能自认倒霉,因此全灭的情况都有。

    但遇到佐罗,却是这头恶魔巨象的不幸了。

    有着它代步,一路上的风险就小了许多,甚至好像郊游一样,来到了血色峡谷。

    “终于到了!”

    看着浩荡连绵的山峰与谷口,佐罗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笑意。

    “佐罗先生……您到底需要我们做什么呢?”

    阿曼达看了看周围,还是自己上前询问:“以我们的实力,恐怕只能是拖累啊!”

    一提到这个,即使是冷着脸在一边休息的劳德,也不由竖起了耳朵。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有力量就能做到一切的!”

    佐罗微微一笑:“我之所以带上你们,只是为了在这里寻找一件东西,或者说……一个人!”

    “即使我有着驱使恶魔的能力,但祂身上携带的力量与规则,会主动规避,即使是在沉睡状态!”

    “祂?”

    阿曼达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

    在这个世界的通用语中,他跟祂的表达,完全是两种发音。

    不过想一想也知道,正常人怎么可能选择在魔域沉睡?

    “祂……是谁?”

    这时候,劳德终于忍耐不住,开口问着。

    “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

    佐罗摇头,显得很是神秘。

    同一时刻。

    在大峡谷的另外方向。

    一支庞大的队伍缓缓开赴而来,几乎人人都是身上带伤。

    即使他们是精锐,在恶魔的地盘上穿行,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吾主杰伊,是死亡的主宰!以他的名义,太阳的光辉也必须屈服!”

    在一名披着黑色大袍,佩戴羊骷髅头项链,看着就宛若邪教大祭司的宣告之下,诸多死神教徒目光炙热,涌入血色大峡谷内。

    “按照死神的指引,还有牧师的供述,太阳神的线索,就在血色大峡谷中!”

    一个死神信徒目光闪烁:“如果我获得了太阳的光辉呢?”

    这是一个混乱的年代,诸神坠落凡间,原本的信仰受到可怕的冲击。

    并且,炼狱之子的成功封神,令凡人们发现,神位原来也不是那样高不可攀,诸多野心家浮现。

    就连神祗原本的信徒中,也是暗流涌动。

    他心里火热,思索着自己的机会,慢慢进入到深处。

    忽然间,一蓬利刃的光芒自身后浮现,从他心脏的部位捅了出来。

    “有敌袭!”

    他很想大喊,但嘴里吐出的只有血沫,软软倒了下去。

    在眼睛中的光芒未曾消散之前,他看到一个身影,同样是死神教徒的打扮,手上却持着滴血的利刃。

    “赞美你,吾主谋杀之神佐罗!以您的名义,所有的死神教徒,都必须感受到杀戮的严酷!”

    这个混入死神教会中的信徒喃喃着。

    作为谋杀之神,佐罗的神力中带有隐秘、阴谋等等的力量,令他的信徒足以瞒天过海。

    而这样的杀戮,在血色大峡谷中,还在不断上演。

    不得不说,血色大峡谷实在太大了。

    即使两个邪神已经将教徒尽数抽调在此处,所造成的影响,也远远达不到被发觉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