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阿曼达在一片金光中消失不见。

    圣乔治则是默默矗立,眼眸中不断闪过算计的光芒:

    “命运,准备让吾主牺牲,令炼狱神明获得抗衡阿波菲斯的力量!”

    “实际上,命运更加青睐那两个邪神一点,但吾主毕竟是强大神力,祂交予我权限,可以控制神国”

    “有着这点,就是反抗的机会!”

    “我完全可以加大对这个神性之子身上的投入,让她去抗衡两个邪神,令命运之力相互混淆,给吾主争取时间!”

    实际上,命运之所以如此决定,只是需要一个能对抗阿波菲斯的存在而已。

    至于祂最后是谁,根本无关紧要。

    作为教宗的乔治,更知晓一个巨大的秘密。

    太阳神深入沉睡,一部分固然是救世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而还有一部分,则是为了炼化神性!

    作为老牌神明,祂早就在恶魔刚出现之时,就从炼狱中获得过大量神性研究。

    此时,感受了源力之威,与九重炼狱的难缠之后,立即选择迂回。

    祂所要的炼化,当然不是普通炼狱之子那种,而是将神性中方元的烙印彻底驱除,或者说,击败阿波菲斯的意志!

    正因为如此,拉蒙才会选择在魔域沉睡。

    但直到现在,祂才发现其中有着一个巨大的问题!

    “阿波菲斯,实在是太奸诈了!”

    想到之前拉蒙的神谕,圣乔治就是面色一变:“传奇以上的存在,根本无法彻底炼化神性,因为必须从凡人时就接受神性的改造,才能真正融合……吾主就是卡在这一步上,所以,祂需要一个封神的炼狱之子作为祭品,才能完全消化神性!”

    或许还有一些炼狱之子偷偷封神,但此时,进入太阳神神国中的,唯有两个,便是死亡与谋杀!

    “吾主早有准备,以神国的底蕴,也能够陷落真神……只是,还需要更多的神性之子,以他们身上的命运之力,干扰邪神寄托的命运!”

    想到这里,乔治再挥手,一个满脸警惕的独眼龙就浮现在他面前,赫然是劳德。

    “你是谁?准备做什么?”

    劳德满脸警惕,手上的弯刀散发出猩红色的光芒。

    “我是太阳神的教宗乔治……炼狱之子啊,你想成为传奇,乃至封神么?”

    面对这一个,圣乔治却是完全变了脸色,以利益与力量诱惑,令劳德乖乖同意。

    旋即,他又施展手段,挪移来一个个被吸引过来的神性者,或者镇压,或者说服,都投入金池之底。

    轰隆!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座金色宫殿的虚影浮现而出。

    “足够了!比我想象的要快,看来那个女弓箭手,身上背负的命运之力相当浓厚啊!”

    圣乔治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虚空中的诸多画面融合,现出杰伊与佐罗的身形。

    只是,即使到这时准备向邪神动手的时候,他也没有发现任何方元的异常,甚至就连监视也监视不到,好像完全忽略了一样。

    ……

    “也不是这里!”

    杰伊化身恶魔,将巨大的金字塔彻底摧毁。

    “我成神不久,论建设神国的经验,以及规则领悟的底蕴,远远不如其它神明!但我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强大的神力!”

    “这些金字塔,必然是太阳神国的根基,我一座座拆过去,总会将它的防御彻底打破,现出真正的核心!”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虽然无奈与笨拙,但的确有效。

    在拆了九座金字塔之后,杰伊立即发现,自己发现与拆解金字塔的速度,在蓦然加快。

    “又发现了一座,嗯?”

    赶到下一个目标之后,杰伊瞳孔一缩,罕见的没有动手。

    “终于见面了,我的血脉兄弟!”

    谋杀之神佐罗,从金字塔的另一边缓缓走出:“看来是太阳神,或者祂手下故意的安排呢!”

    “谋杀之神!”

    杰伊见到佐罗,神情却是一冷:“在你封神之际,我就注意到你了,作为第二个封神的炼狱之子,你的确很不错,但比我还差些!”

    “我并不这么觉得!”

    佐罗微微一笑。

    “……你以为布置在我队伍中的人手,我会没有发现么?”杰伊狰狞一笑:“我早就暗中标记了那些人,迎接他们的,唯有死亡!”

    “我从来都没有寄希望于手下什么……他们能给你造成一点小麻烦,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佐罗抽出一柄黑色的匕首:“那么……我亲爱的兄长,告诉我!你要中了敌人的诡计,在这里跟我交手么?”

    “即使是阴谋,也没有什么!难道你作为谋杀之神,还会害怕这个?”杰伊怪笑一声,看向佐罗的目光中又带着贪婪:“即使是陷阱也无所谓,我们炼狱之子遇到了,就会互相杀戮,这是我们的宿命!”

    实际上,祂相当清楚,只要杀了这个谋杀之神,夺取对方身上的神职与神性,那即使太阳神立即恢复也没有多少畏惧了。

    ‘所有的神性,都是我的!’

    杰伊瞳孔中闪过冷光,忽然伸出右手,向着佐罗一指:“死亡凋零!”

    蓬!

    一蓬乌光浮现,宛若瞬移般击中佐罗。

    黑袍人顿时身躯腐朽,化为了飞灰消散。

    “化身么?”

    杰伊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反而盯着佐罗消失的方向,眉头皱起。

    “我对杀戮的理解,就如同你对死亡的理解一样!”

    在另外一个方向,佐罗的身影缓缓浮现:“我有十八个杀戮分身,任何一个被杀,都会立即恢复!”

    “的确是很讨厌的能力!”

    杰伊忽然化身为大恶魔,巨大的翅膀扇动,宛若两面黑色的盾牌,将身后两个‘佐罗’的突刺挡住。

    “不要再做无谓的试探了,身为神明的我们,凡人的技巧已经完全没有多少用处。”

    杰伊咆哮一声,身后忽然浮现出一个国度的虚影。

    那是一片阴云笼罩下的神国,诸多亡灵、丧魂尸、白骨骷髅、骨龙汇聚,形成一个死灵的国度。

    “比拼底蕴么?我继承杀戮之神的一切,他的神国未必会比死神的差!”

    佐罗咬着牙,一个暗红色的领域张开。

    神国幻影浩大恢宏,甚至排开了太阳神国中的微光,宛若两头巨兽一般,凶猛地撕扯在了一起。

    ……

    “对!对!就是这样……互相消耗吧!”

    黄金圣山上,乔治望着这一幕,几乎要兴奋到手舞足蹈:“果然炼狱之子都是被杀戮欲望充满脑袋的白痴!这样也好,他们这么做,省了我不少力气。”

    “打吧!打吧!打到一起重伤,就是我收割的时候了!”

    盯着开始被重重神国虚影掩盖的光幕,他不由喃喃着。

    ……

    可惜,乔治的这份期待,终究没有实现。

    下一刹那,两道光柱冲破阻碍,悍然降临在黄金圣山周围,幻化出两个神国虚影,一个充满杀戮,一个带着死亡的气息。

    “你们?!”

    乔治满脸惊怒之色。

    “呵呵……果然有人在暗中布置!”

    佐罗瞥了黄金圣山,还有乔治一眼:“祈并者,神卫,还有教宗……没有错,看来太阳神就在这里沉睡了!”

    “即使你是圣灵,胆敢算计真神,也要付出湮灭的代价!”

    杰伊盯着乔治,宣告地说着:“我赐予你……死亡!”

    轰!

    乔治面色一变,整个圣灵躯体都开始浮现出裂痕。

    但就在这时,一道圣光从他背后浮现,他穿着的白金色圣袍自动鼓起,又化为粉碎。

    白金色的教皇袍湮灭之后,乔治的圣灵之身也是终于稳定下来,惊骇地盯着杰伊。

    “神器?看来这里的好东西不少!”

    杰伊皱了皱眉:“佐罗,我们一起出手,攻破这圣山!至于之后的分配,都等到确定太阳神死亡之后再进行,如何?”

    “不错,这正是我的想法!”

    佐罗哈哈大笑,暗红色的光芒宛若潮汐一般席卷,不知道多少祈并者卷入潮流当中,一下就彻底湮灭,消失不见。

    “太阳神卫!”

    乔治大喊一声,从黄金巨山上蓦然飞出几十个金色的护卫,穿着金甲,英武不凡,带着传奇级别的力量与波动,赫然都是太阳神信徒中历代的强者。

    而借着他们拖延的机会,乔治来到圣池旁边,往金色宫殿的虚影中一跃。

    轰隆!

    整个宫殿瞬间凝实,散发出可怖的波动。

    “一座神器宫殿?”

    杰伊随手一指,一个太阳神卫就呆滞不动,身体裂开。

    但片刻之后,一模一样的神卫又从太阳神宫中飞出。

    不仅如此,一道金色的光幕,骤然以宫殿为顶点,向下方席卷,将整座黄金圣山都包裹在内。

    一道道加持的力量,尽数落在太阳神卫身上,令他们变得更加难缠。

    “这种太阳神卫的原型,都是历史上出名的传奇强者,在神宫加持之下,堪比点燃神火的半神!甚至,还有不断复活的能力……”

    佐罗一个闪现,取走一个神卫的头颅,又看到对方尸体化为金沙,旋即完好无缺地从神殿中飞出,不由点点头:“看来这座太阳神宫,就是整个神国的最后防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