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乾世界。

    取代了太阳的沙漏放出紫色的光芒。

    一粒粒巨大的沙子落下。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大乾世界的本源也在飞快萎缩,仿佛被什么强大的存在汲取了一般。

    甚至,连世界边缘,都开始现出明显的界限,不断向内回缩。

    世界之内,海啸、风暴、地震、火山……各种自然灾害一下爆发。

    天地元气浓度急速降低,许多驻颜有术的超凡者,顿时发现自己已经变得皱纹条条,身上浮现污秽,乃是天人五衰之相。

    世界都要毁灭,这些依托世界的超凡者,自然也不能免俗。

    九绝山,总部。

    诸多术法的光芒狂闪,打在护法大阵之上,令光幕一阵摇晃。

    “即使到了这种时候,也放不下仇恨么?”

    柳梦眉望着这一幕:“我们九绝山……似乎也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之事吧?”

    “不!或许应该说……正是因为到了世界末日,才变得更加疯狂呢?”

    极阴现身出来,苦笑了一下:“他们觉得我们欺骗了他们,圣人也没有回归,一切就没有了希望。”

    “一个人在绝望之下,究竟会变得多么丑陋,这就是了!”

    柳梦眉看着越来越不支的大阵,美目中不由浮现出一丝绝望:“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先毁灭,还是我们先被这些宵小打破大阵。”

    “反正我们死了,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极阴脸上露出狠色:“门内的梦师已经测试过,整个大乾世界都被莫名的力量封禁,连梦游之法都禁绝了,即使想舍弃身躯,逃往其它的世界,也是做不到……除非,在那个存在出手之前就离开……”

    在她心底,还有一丝狐疑,方元那个圣人,莫不是就是察觉到了这种危险,才临阵脱逃的吧?

    她的本尊曾经是圣人弟子,对圣人更加了解,自然没有那许多敬畏。

    更知道,圣人也是人,趋利避害,乃是人之常情!

    “但这个沙漏,到底是怎么回事?”

    感受着空气中越发稀薄的元气,极阴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苦笑:“死到临头,连自己为什么死都不知道,我现在总算有些理解我的本尊,为何会那么刻苦地追寻着力量了。”

    轰隆!

    就在这时,天地一震。

    高空当中,紫色的沙漏里面,最后一粒沙子也落了下来。

    啪!

    极阴抬头仰望天空,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随之炸裂。

    咔嚓!咔嚓!

    天空当中,以紫色沙漏为中心,蓦然浮现出一道道蜘蛛网一样的裂痕。

    这是天之痕!天空碎裂的痕迹!

    伴随着清脆的声音,整片天幕骤然如同玻璃一般碎裂,现出后面的庞大混沌。

    一道道乱流刮过,触碰到的任何大乾世界之物,不论山川草木,花鸟鱼虫,乃至超凡修炼者,都是瞬间化为了齑粉。

    “这就是世界毁灭的大劫么?想不到还能让我见到……”

    某处虚空,隐龙尊主抬头,脸上有着平静到极致的绝望:“那个存在,还是不肯放过我等么?”

    作为当初全程参与了大乾之役,并且顺利活下来的圣人,他对于这个气机感应却是非常敏锐。

    登时知道对方就是当初剥夺了梦师道路的存在。

    此时出手,竟然要将整个世界毁灭!

    “报应啊……我们梦师掠夺诸天万界,此时本身的栖身之地,遭到更强者的毁灭,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隐龙尊主一声长叹,不由老泪纵横。

    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潇洒形象,同样变成了一个邋遢老头。

    在那个剥夺梦师道路的存在伟力之下,连圣人都不过是大个的蝼蚁,区区的真元灵士,又算得了什么呢?

    “嗯?”

    就在这时,隐龙尊主骇然看到,在破灭的世界上空,那只紫色的眼睛重新浮现。

    这次,却是在贪婪地汲取着死亡后的魂灵,特别是超凡者与梦师们。

    对于他而言,这种感觉就越发强烈。

    “连死亡的权力,都要剥夺么?不!”

    原本已经绝望的隐龙尊主,却是蓦然挣扎了起来。

    再怎么样,他也不愿意自己死亡后的灵魂遭到亵渎。

    “那个存在,之前剥夺梦师的道路,此次毁灭世界都不够,还要掠夺走我们的神魂……简直是比邪魔还要邪魔的存在!”

    隐龙尊主咆哮着:“天意!天意何在?”

    此时,唯一有可能对抗此等存在的,也唯有大乾天意了。

    可惜,在灭世开始之后,大乾天意便仿佛陷入沉睡当中,再也没有了丝毫回应。

    见到这一幕的隐龙尊主,心却是彻底沉了下去。

    ‘恐怕早在上次的时候,大乾世界就遭到了心魔界的污染,天意当中都被留下了暗门……此次整个世界,恐怕真的在劫难逃了!’

    他惨笑一声,身躯腐朽毁灭,一点真灵却是被大力牵引着,向天空中的紫眼投去。

    在这一刻,但凡大乾世界中的大能者,都遭到了同样的待遇。

    ‘真是不甘呢……想不到我隐龙一生坎坷,最终还是毙命于此!’

    真灵上升的途中,隐龙尊主却是想到了很多。

    最后的念头,却是转移到了一个人影身上。

    哪怕是他,也谋算不到最后重整大乾江山的,竟然会是之前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卒,甚至还成为了圣人!

    “方元……可惜,即使是圣人,也阻止不了灾难啊!”

    隐龙尊主叹息一声,真灵就要陷入永恒的沉睡。

    忽然间,一声巨响将他惊醒。

    他愕然神念扫视,旋即就见到了一只铺天盖地的大手!

    这手掌从混沌中伸出,上面有着各种密密麻麻的符文烙印,散发出诸多的规则气息。

    此时,它五指合并,猛地向天空中的紫色巨眼挥出一拳!

    地火风水,造化神拳!

    砰!

    巨大的眼睛一下破碎,诸多真灵宛若流星一般,散落大乾各地。

    就连隐龙尊主,也是感觉束缚到自己的力量徒然消失。

    不仅如此,那只符文大手一招,混沌排开,天穹自动合拢,仿佛之前的灭世不过是一场笑话。

    “这个阻止了巨眼的伟大存在,是方元?!”

    隐龙尊主惊诧非常,简直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对于方元的神念,他却是不会认错的:“不可能……即使是圣人,在这等存在面前,也与幼儿没有多少区别啊!”

    ……

    九绝山总部。

    “是圣人!”

    “圣人归来了!”

    极阴与柳梦眉运气却是不错,没有如同隐龙尊主那般遭到特别关注,又有大阵守护,勉强支撑到此时,看到了遮天巨手的出现。

    对于他们而言,方元的气息更是不会认错。

    哗啦啦!

    一道道流星划过天幕,巨大的手掌正在渐渐消失,却又仿佛察觉了这里的情况,轻轻一弹指。

    波!

    还在外面停留,那些围攻九绝山的修炼者们顿时面色呆滞,忽然间,一个个都倒了下去,气息全无,尸体化为齑粉。

    ……

    大乾世界的人们,只能看到这场交手的一部分,宛若管中窥豹。

    蒙格世界中,方元缓缓收回手,却是在细细品味着不同。

    “造物主之后的境界……便是源力!生生不息,本质升华,不!应该是维度都提升了!”

    他此时内视,就可以发现自己虽然还是原本的身体,但各种构造都与之前不同。

    “此时的我,应当算彻底突破了造物主的境界,并且将造化剑阵推演到九剑巅峰,以此为根基,获得晋升!”

    方元恢复正常人的体形,一呼一吸当中,整个蒙格世界的本源都似乎可以随意调动。

    “借助源力,还有整个蒙格世界的底蕴,总算获得突破……似乎这个境界,不仅超维,更是以权能而论!”

    权能!

    这是新境界中的专门术语,是方元根据自己感悟,自定义得来。

    “与神职有些类似,但又森然不同,至少,权能的范围,覆盖诸多世界,甚至是维度!”

    “当然,这次我与那个存在交手,却是占了大便宜!”

    虽然侥幸赢了一手,但方元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

    到了他这个层次,已经感知到了,对方的位阶,绝对要比他还高。

    当然,总算比之前那种蝼蚁望人的感觉要好点。

    并且,由于对方本尊处于更高的维度,要打击这边的世界,只能隔空出手,实力大减。

    此消彼长之下,自己才能占据上风,一举克敌。

    “可惜……我本身境界也到了,即将飞升!”

    方元叹息一声,看向周围世界。

    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顿时充塞他的心扉。

    既然本身已经升华,就必然要进入更高的维度。

    此时即使是在最强的蒙格世界中,时时刻刻都有世界之力供养,他也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这样的情况,就好像一个普通人,被突然丢在沙漠当中,没有水也没有食物,会活活被渴死饿死!

    方元此时,就是谪仙,虽然身周有着力量可以利用,但都太过低级了。

    “可笑!那些圣人还妄图接引心魔界,却不知道只要境界到了,世界都会自动排斥你,令你飞升!晋升更高维度的宇宙!”

    方元摇摇头,深深为之前圣人的做法感到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