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灵界广袤无垠,边界无涯,万类霜天竞自由。

    大日悬空,周围一碧绿、一青紫两道星辰光芒闪动,摇曳生辉。

    碧绿色的星辰之内。

    琼楼玉宇、金碧宫阙随处可见,形成一片密集的建筑群,在巨大的天门上空,赫然以神文书就‘天庭’二字!

    这就是灵界神道的共主——天庭所在!它的位置,赫然就在心魔界遗毒,青紫色星辰的旁边。

    没有办法,神道依托世界与人道,虽然不必对外征伐,但维持内部稳定,却是无法推脱的责任。

    自古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凡人尚且如此,神祗更不能逃避。

    在心魔遗毒形成之后,天帝便顺天而行,主动将天庭挪移至此,看守心魔前线。

    此时,一名锦袍高冠、雍容大度的神祗,在白玉铺就的道路上慢慢踱着步,又抬头望了望天空。

    由于距离问题,青紫色的星辰一下扩张数万倍,宛若一颗邪恶的眼睛,不断散发出妖冶的光芒。

    这神见此,却是不惊反喜:“又削弱了一点,看来这心魔遗毒虽然厉害,但终究敌不过我灵界本源,被缓缓吞噬……”

    上次心魔入侵,留下此伤痕遗毒,神道天庭主动应劫,化为防线,将源力影响封锁。

    更时不时派出神祗,扫荡心魔战场上诞生出来的邪物,大得天眷。

    有着这余暇,灵界本源也是在缓慢蚕食心魔源力,日见成效,虽然进度十分缓慢,但对于世界而言,即使花上千年万年,只要能炼化心魔源力,也是物超所值了。

    “我等还只是职守天宫,每日贡献神力,维持周天星辰大阵运转,封锁心魔源力,但心魔战场之上,可是危险至极啊!听说前日,又有一尊君侯陨落了,唉……”

    这神虽然也是君侯级别,此时却不由心惊胆颤。

    在天庭与青紫色战场的交界,有着一道黯淡的星光,看似薄薄一层,却是整个神道之力的凝聚,以天庭为枢纽,分隔天地两界,阻绝源力影响。

    唯有得到天庭认可的仙神,才能通过特定通道,进入战场中剿杀魔头,获取天功,这也是为了尽量削弱心魔之力,预防诞生出什么可怕的邪神来。

    心魔战场危险无比,地仙之流去多少死多少,唯有天仙大神才有挣扎之力。

    “在心魔战场消失之前,这种委派都不得不继续,此乃我神道责任,天帝以身作则,谁人可免?”

    有着周天星辰大阵封锁,一进心魔战场就没有退路——整个天庭与天帝都在后面压阵,哪怕古神当逃兵都得死!

    这神生怕有一天人手不足,会轮到他头上。

    “听闻心魔战场之内,处处充满邪异元力,我等不能取用,否则立即就要邪化……”

    对于方元而言,不论心魔元力还是源力都是大补,但对这个世界的仙神而言却不一样了。

    即使有着大能可以炼化源力,但一旦成功,就是立即转变了阵营,除非立即穿越心魔界,否则灵界没人能容得下。

    唯有灵界天意,才有无上手段,吞噬心魔源力,化为最纯粹的世界本源,又不受到污染。

    ‘邪化其实也无妨,心魔界是比灵界还强大的‘天’,换个地方长生,对于诸多仙神而言,实际不算特别艰难的选择……可惜……跑不掉啊!大阵封锁,进入都要检查,一旦被邪力污染,无法清除,立即就要毁灭!’

    ‘即使躲在心魔战场当中,也是无处可去,最后等到星辰彻底被消化,也是死路一条!’

    飞升云云,是下界心魔修炼者的专利,至于原本的灵界土著,怎么可能突破到其它次元当中?

    由于高维的缘故,灵界中进行穿越的代价,要远远高于下界,更不用说,这周天星辰大阵汇聚神道之力,又有天意加持,阻绝一切。

    这神摇摇头,仿佛将心中大逆不道的想法甩了出来:“心魔战场最近陨落的神祗太多,必得替补,这事是个麻烦。”

    去了心魔战场,简直是九死一生,真正有根基的仙神,自然没一个愿意去的。

    但大义压下,不去又是不行。

    此神默默思索着,顿时觉得有些焦躁,进入了自己的宫阙之中。

    天庭之中的神明不是地祗,各有职司,祂的职务便是‘监天副使’,负责监察天下。

    当然,他们这些副手,最多只是监察一块区域的大事,随后上报正使,一切事务,最后都由正使决断,再考虑是不是禀奏天帝。

    “咦?三山五水之地,似乎有着变化!”

    在宫阙当中,有着一座沙盘,里面则是一片小小的区域,山川河流、丛林沙地一一具现,宛若一个缩小的世界,颇有几分奇趣。

    这神一招手,诸多的气象浮现出来,光影幻化,点点白气升腾,继而各自呈现出一方格局气运。

    “嗯,白色,代表平平,万千黎民,普通小神之气,都是这种,呈现此象,却是平稳。”

    沙盘上,其它几处都还好,最多白气中带着点点黑色、金色的玄光,那是小打小闹,地方上的神祗足以应付。

    但到了三山五水之地,却是截然不同。

    大片大片的白气形成漏斗,继而汇合升华,金光闪闪,又夹杂着黑气。

    “好大的乱子……”

    监天副使瞠目结舌:“这是什么?三山五水的神道集体跟仙道开战?那里可是有着三家七十二仙门,足足六尊天仙啊!咦?等一等,这仙道气数衰弱,竟然是大败亏输?怎么可能?”

    原本三山五水,只有七尊伯级地祗,对上灵飞剑宗都有些勉强,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见到这幕,即使已经是神体,这副使也不由多了些冷汗淋漓之感:“下界绝对出了惊天变故!”

    他连连打出法诀,将三山五水之地放大,顿时看到了更多:“嗯?原来沧浪江河伯之位终于凝聚出来,莫非这就是一切引子?等等……”

    下一刹那,在这神愕然的目光中,就见沧浪江上空的金色蔓延,最后甚至吐出青色。

    “青色……就是君侯!下界地祗当中,竟然形成了君侯神位!此事厉害,恐怕得立即禀告正使!”

    君侯之神,在天庭都是上神,非同小可。

    再说,他身为监天使者,更是知道一些隐秘。

    若是由天庭册封的神位也还罢了,但此等天地自然凝聚的地祗神位,有着三山五水的根基,未来发展前途简直是不可限量。

    甚至,有着成为下一个邙山府君的希望!

    对于任何集权实力而言,看到一个新军阀的崛起,总不会有着多么顺眼的。

    监天副使脚步匆匆,进入另外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向着主座上一尊神明行礼:“正使大人,下界有变,三山五水之地,有新神位生成,甚至到了君侯级别!”

    “你所言之事,我已知之!”

    主座上的神祗面容奇古,身形高大,外放玄光,带着万古不磨的味道,此时一摆手,一道道光幕浮现,赫然是方元成神,与神道征伐仙道的场景。

    ‘正使大人不愧是古神,心念一动,借助天庭威严,便可知天下事啊!’

    副使见此,不由十分羡慕。

    古神乃是王公封号,最关键的却是与本源相通,拥有天地位格,与天同寿,神通广大。

    只是,在方元看来,这种古神还是他所不取。

    因为他突破源力之体,哪怕只有一滴,也是自己的源力!而古神却是在天地本源中占据份额,看似是自己的,实际上真正能否发挥,还是要看天意。

    是以,仙道自由,神道束缚。

    对于方元这等追寻永生,希望遍览诸多世界的存在而言,更是不喜欢在自己身上增添枷锁。

    “三山五水司天昭圣神君?”

    监天副使感悟到神位权柄,心里顿时十分嫉妒,眼睛更有些发红:“私相授受、攻伐仙道、弑杀天仙……大人,此山水君的所做作为,都够得上去斩神台走一遭了,我们是否立即禀明天帝,发兵缉捕?”

    “神位天造地设,天意所成,莫非你觉得我天庭旨意,还能大过天不成?”

    面容奇古的监天正使目光如炬,仿佛看透了副使心里所想的一切:“至于攻伐仙道,我们与仙道本来就不和善,此神也不是傻子,必然有着藉口!不过最后弑杀三尊天仙,灭了灵飞剑宗,确实有些过火,恐怕三十三大派的抗议文书,已经快到天庭了吧?”

    “那依大人之见,该当如何?”

    副使跪在地上,再也不敢使小心眼什么的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当然是要征召上天了!”

    正使理所当然地道。

    “飞升天庭?这可是奖赏有功之神才有的啊……等一等……”

    副使眼珠一动,立即想到了什么:“放在以前,的确是奖赏有功,但此时正轮到心魔战场征辟,此神恐怕责无旁贷,得去走上一遭了,如此处置,对仙道也好交待,何乐而不为呢?”

    “嗯,你下去吧!”

    古神正使挥退副使,望着光幕,却是喃喃自语:“最要紧的,还是不能让这神悟通古神之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