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普通心魔文字与心魔古文的区别,就宛若大乾通用语与规则之语的差距,一步之差,天地之远。

    心魔古文,是心魔界中的大能所使用的文字。

    或者说,是祂们力量逸散而出之后,所形成的自然衍化。

    这里面,往往就包含着许多的道路信息,魔主见闻了都大有好处。

    “心魔古文脱胎于心魔文字,更是大道之音,对于我而言更是没有什么难度……”

    实际上,这完整的心魔古文,就算是普通人都可以听懂,拥有与规则文字一样的特性。

    大道并非不可描述,真正说玄之又玄的,完全是因为自己境界不到!

    “真正的大能,完全可以将天道以任何形式表达出来……当然,普通人听懂之后会发生什么,可就真说不好了。”

    方元怀疑,这里的任何一个古文流落下界,都有可能形成一片腥风血雨。

    其自带的特性,完全能蛊惑出一个智慧生物军团。

    甚至天赋异禀者,还能以一个古文为根基,推演出诸多霸绝、狠绝的魔道功法来,改变一个世界的大势,令道消魔长。

    此时,诸多的心魔古文却是互相勾连,诸多文字绽放光华,带着极度恐怖的气息。

    “这就是……魔神的道么?”

    方元眼神有些迷离,仿佛沉醉了进去。

    他苦寻魔神之道已久,此时忽然就有一条大道摆在他面前,宛若沙漠中即将渴死的人看到一汪泉水,走投无路的人发现一条生路,难免有些心神动摇。

    并且,魔神开辟出的道路,自然理论完善,基础扎实,带着一种完美无缺的味道。

    甚至,任何一个天仙地仙看了,都会以为这是他们所苦苦追寻的‘天道’!

    “这就是魔神之道么?能量的循环,堪称完美,对于源力的运用更是精妙无穷,包罗万象,简直就是我未来的标杆……等一等!”

    忽然间,方元浑身一震,眸子顿时清醒了过来:“魔神之道,是要走出自己的路,一旦我沉迷于其它大道,那就终生无望了!”

    一念至此,仿佛一道闪电,令他整个人顿时恢复清明,再看着这些心魔古文,脸上就带着冷笑:“果然是魔神作派……留下什么都带着危险!”

    实际上,这大道并没有错,甚至对于古神以下的修炼者而言,还有巨大的好处。

    但方元立志追寻自己的‘道’,如果受到外道污染,就是根基有缺,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我的道,是造化,任何外道,只能成为我的营养与补充,绝对无法干扰我的本质!”

    方元喃喃地说着,彻底从影响中恢复了过来。

    而就在这时,他面前诸多的心魔古文,又一下发生了变化。

    诸多文字仿佛有手有脚一般,开始自动排列,汇聚成了新的意思:“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我冥古……是魔神之王!”

    “放我出去,你将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

    “已经被封印的魔神,还能通过之前留下的点点痕迹作祟?”

    方元倒是有些诧异了。

    他能很明显地感觉到,没有任何外来的力量干扰文字。

    整个灵界的封印,也不可能出现这种纰漏。

    但这些不知道多少年钱残存下来的符号,再经过补全之后,竟然还是能宛若智慧生物一般开始进行蛊惑。

    “魔神存在,果然不可思议!”

    他叹息一声,旋即问着:“你本体的封印,在哪里?找不到地方,我根本无法施展手段。”

    嗤嗤!

    这些文字果然如同活物一般,开始扭曲着,汇聚成为了一个小小的法阵,上面的仪轨复杂至极,天仙看了都要目眩神迷。

    “阵法?”

    方元对阵法之道还算精通,心念一动中,周围的宫殿顿时炸开,变成无数细小的符文,开始重新组合。

    没有多久,就形成了心魔古文演示的大阵。

    “嗯?似乎带着传送、破开虚空等等的特效!”

    方元测试了下,直接走了过去。

    轰隆!

    法阵轰鸣,光芒大放。

    下一刻,他就来到了一处奇异之地。

    地面上,无数的血浆蠕动着,宛若活物。

    周围,大量的道痕密集浮现,如果被九头它们看到,肯定眼珠子都要暴突出来,因为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几乎是外面的十倍!百倍!

    “这就是血渊之底么?”

    方元有了明悟,这就是那些魔主都不曾来过的秘境了。

    “唯有我的黑源珠,才能补全心魔古文,不完整的心魔古文,根本无法将这传送阵演示出来……”

    “难道……外面那些道痕,一直都在等待着真正的持有钥匙之人么?这种境界……”

    方元踩在不断蠕动的血浆上,快速前行。

    大量的道痕浮现而出,不仅有着那尊魔神冥古的,更有天帝、以及另外一个仙道大罗的痕迹。

    “果然,得了天意加持的天帝,是真正的最强!”

    方元看着虚空中一个古印痕迹,不由赞叹。

    他一个个道痕看过去,连天帝与大罗的都没有放过,心中对于魔神境界的理解,也是越发清晰起来。

    “魔神!魔神!”

    方元舔了舔舌头:“如果此时,给我更多的源力的话,我绝对可以将本身实力提升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界!”

    虽然这种积蓄,不一定能让他突破魔神,但容纳暴涨的源力,却是足够了。

    咕噜!咕噜!

    这时候,血浆沸腾,翻起一个个巨大的泡泡。

    很显然,是那个被封印的存在,已经无法再坐视下去了。

    大量的血泡融合,在虚空中组合为一张人脸的模样:“一尊魔主?有趣……似乎是下界飞升之人!”

    “你就是……魔神冥古么?”

    方元却是丝毫都不担心。

    在这个封印之地内,对方能在外面显化人脸,就已经是极限了。

    只要封印不破,这个魔神一丝一毫的力量也传递不出来,只能靠着蛊惑。

    甚至,如果不是方元到来,外面那几个魔主,连找到这里的可能都没有,换句话来说,自己就是祂脱困的唯一希望。

    “黑源珠,在你的身上……释放我!你将会获得难以想象的荣耀,无与伦比的力量,以及你所期待的一切!”

    冥古以咏叹的声音说着,带着强大的诱惑之力。

    即使是天仙,听到它的声音,也会立即被转化,变成死忠。

    “……”

    但方元却是无语:“你以为……我看着很像傻子么?你这种存在的承诺,根本完全不可信!”

    或许古神金仙之流,还能受到誓言的束缚,但大罗与帝君?

    此等存在,本身就是‘道’的体现了,还有什么规则能束缚?

    更不用说,魔神乃是混乱的集合,方元实在不敢将自身安危寄托在小小的誓言之上。

    “小辈……你既然来此,终究是有求于我!只要有着这个前提,我们都可以交易……”

    血泡组成的人脸一滞,旋即还是不以为意地道。

    它盯着方元半响,眸子中又带着些有趣之色:“更何况……在你的身上,还有另外一尊魔神的气息,你似乎得罪过祂?呵呵……如果你去心魔界中,绝对会第一时间被祂发现!怎么样?我可以庇护你,甚至为你除去这段联系!”

    方元脸色一沉。

    魔神的手段,果然要超出他的想象。

    他之前就已经仔细地检查过身体,却根本想象不到,那个存在还在他身上布置了暗手。

    如果他真的飞升心魔界,此时恐怕早就生死不能自已了。

    “这件恩怨,我会自己解决,不劳阁下费心!”

    方元表情恢复平淡:“不过我千辛万苦来到此处,倒是有些问题,想向大人请教!”

    “你说!”

    人脸带着一丝笑意。

    祂被封印,时间无限,有的是功夫与方元慢慢扯皮。

    “我想要心魔界中的下界秘法、还有诸世界穿梭的法门!”

    方元开出自己的条件。

    既然魔神之道是自己开创,并且他之前已经有了感悟,那这方面的资源就不再重要了。

    此时,他更加感兴趣的,还是这个高维度宇宙中的跨界之法!

    “大乾的梦师,在心魔元力的利用上别出机抒,本质却只有两个,第一个是由虚化实的虚实转化之道,这也是我一直精研与升华的造化之力,而第二个,则是万界穿梭之法!”

    “到了更高维度的宇宙,还是要将这老本行捡起来啊!”

    方元心里默默想着。

    心魔界中的虚实转换之道,此时他还不知晓内幕,但跨界能力却很显然十分强悍。

    不说之前那些个大能存在随便下界,连方元目前都还做不到这点,就连心魔界本体,也是四处征战,连灵界都入侵过。

    方元就想得到其中的精髓,补入梦师之道中,变成自己扎实的积累。

    “你想要我心魔跨界之法?”

    血泡人脸一下沉吟,旋即道:“也不是不可……只要你愿意与我签下契约,得到之后就放我出去!”

    “这不可能!”

    方元立即摇头,跟这等魔神签订任何规则契约,都是将自己置于生死之地。

    除非他修为有着重大突破,否则想都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