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他这次来,只是带着试探的想法。

    但冥古比他想象的更加干脆,直接就承认了。

    “原来魔神的道路虽然是新的大道,但也带着不完美么?”

    探听到一条重要信息的方元不由喃喃着。

    “天道有缺,才是正常,世界虽大,但哪里有着十全十美的事物?”冥古嗤笑一声:“完美只是相对而言,或许魔神新开辟的道路,在魔神阶段的确是大道至理,但等到祂晋升的时候,就会发现,相对于下个境界,所有的道路还是有着不圆满,这就需要补足……而靠自己苦修补全,哪里有着掠夺来得爽快?”

    方元闭上眼睛。

    他仿佛又回到了大乾世界,看到那尊魔神存在收割道路的场面。

    “大道有缺?弥补根基么?倒是跟我的猜测很像……所以心魔界的存在,才会那么频繁地入侵与下界,除了世界本性如此之外,就是为了寻找到新的道痕规则,增厚自身根基?”

    “那魔神的下一个境界,又是什么呢?”

    他想到这里,立即发问。

    “嘿嘿……小子,你连吾等存在的境界都还未达到,就想窥视下一层次?”

    冥古冷笑一声,当然不会这么好心地开口解释。

    “喂……冥古魔神,按照你所言,你恐怕没有万雷平原那尊魔神那么好命,被其它巅峰魔神看到,一定会吞了你以益其道,你能拿出什么代价,让我阻止这一切呢?”

    方元大笑问着。

    “你还敢提条件?”

    血泡组成的人脸气歪了鼻子,这并非描述,而是真正脸庞都气得扭曲了:“你上次收了我的破界之法,还说要放我出去!”

    “等一等,我只是收了订金,更何况,即使答应下来,也没有承诺是何时再放啊!”方元理直气壮地反驳:“再说……你也未曾给予我全部内容,特别是那下界之法!”

    “哈哈……小辈,你当真有我当年的风范!”

    冥古血脸气极反笑:“但是……我不可能再将下界之法交给你的,除非你立即放我出来……”

    “那真是遗憾呢!”

    方元耸了耸肩膀。

    实际上,他这次就是来诈一诈这魔神,成亦欣然,败亦可喜,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你一定会阻止外面那些魔主的计划的,不是么?”冥古淡然道:“你身上有着魔神的气息,看来在心魔界仇家不少,你就不怕?”

    “我当然怕!”

    方元道:“但我仔细一想,即使通道打开,心魔界大举入侵,难道就刚好是我的对头过来?”

    “相比而言,不论过来的是哪尊魔神,你觉得祂会对你有兴趣么?”

    “……”

    这句话直指要害,类比灵界就知道,心魔界必然是比灵界还要广大的位面。

    在这样的世界中,方元得罪的那尊魔神,刚好就在对面通道附近的概率,的确不是很大。

    而不论是哪尊魔神,看到如此状态的冥古,却一定会吞噬!

    就好比此时的方元,如果被他发现一尊被封印的魔主,那肯定是二话不说,上去直接炼化,增益本身源力。

    魔灵之间的竞争,就是这么残酷,弱肉强食。

    因此,方元才这么肯定,不论来的是哪尊魔神,冥古的下场都不会太好。

    “该死!该死!”

    血红色的人脸一阵波动,传出极为愤怒的情绪:“若这一切都是万雷平原的手臂,那来的魔神我也大体有着猜测,不外乎那几个!祂们的性格……呵呵,其中甚至还有一个的道路,就是吞噬一切,号称万物吞噬者,你们这些魔主,在祂们的眼中,同样是大餐前的美味甜点!”

    祂没有选择说谎,因为知道说谎也瞒不过面前这精明而气人的小子,不如实话实说。

    “所以……合作如何?”

    方元磨蹭了下自己的手指:“我也不要下界之法了,并且,我外出之后,还会尽量打探到献祭的仪式布置,再告诉你,你将这方面的知识传授给我!”

    要破坏献祭,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带着墨龙一走了之,但这治标不治本,魔主们之前能抓到三尊古神,同样就能再抓三尊。

    除非方元将这一切暴露给天帝,让天庭知道,这个祂们用来练兵的疥癣之疾,已经变成了心腹大患。

    只是如此以来,方元的身份也必然暴露,他还没有舍己为人到这地步。

    因此,他此时的最佳选择,就是潜伏下来,静待时变。

    甚至,还想着制造混乱,捞一把大的。

    他本来就是胆大包天之辈,之前就好几次火中取栗过,不然也达不到今天这境界。

    “哦?看样子,你野心很大……哈哈……好!我喜欢……我帮助你!”

    冥古的血脸顿时大笑起来。

    “你帮助我,就是帮助你自己!”

    方元也带着一抹笑意。

    与这尊魔神达成协议之后,他计划中最后一块的拼图,也凑齐了。

    ……

    天宫。

    原本辉煌的金宫玉宇,此时化为了大量废墟。

    完好的大殿之内,斗战王的脸色阴沉得可怕:“无底血渊的魔主……实在是太猖獗了,必须调增兵!调兵将祂们彻底剿灭!”

    惊人的声浪,在殿堂之内来回荡漾,震撼心魄。

    斗战王在人间是帝王之尊,飞升之后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此时脸上紫意大盛:“此等魔主,实在可恨!该杀!杀!!杀!!!”

    对此,殿堂中其余的五尊古神同样义愤填膺。

    当然,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哪怕咆哮声再大,这些古神眼眸底部也是古井无波,宛若一个个泥木雕塑。

    “天庭调兵,看似容易,实则根本不可行!”

    “那些魔主狡诈,寄居绝地之中,或许还将自身与封印绑定,有些投鼠忌器啊!”

    “天帝不出,无人能彻底扫荡心魔战场,但天帝要坐镇周天星辰的中枢,更有练兵之意……”

    “多年的实践探索,早有经验,这个心魔战场会主动诞生魔物,但保持七个战部,徐徐削减,最能令魔灵数量维持平衡,也不至于出现什么强大存在……”

    “不不!这个探索已有过时,像那个巨人的情报,我们之前便一无所知,此点才最为可虑!”

    ……

    诸多神念交汇,带着各种各样的情感与目的。

    而斗战王咆哮过后,也是渐渐冷静了下来。

    古神陨落在心魔战场,虽然难以置信,但之前已经有过数次,实际上也算不得什么。

    最关键的,还是他被削了面子。

    但此时,自然知道以大局为重:“诸位见笑,刚才一时气愤,唉……墨龙神友与吾等一见如故,为人仗义疏财,想不到就这么去了!”

    几个古神听了,不由暗暗翻着白眼。

    龙族多宝是不假,那个古神之前为了与在座各位搞好关系,很是出了回血,斗战王自然拿了大头,此时不由还真有些遗憾。

    “不过,此事自然要写成奏文,启禀天帝,调兵遣将也是必须,至少要三尊古神过来,加固天宫防御,再扫荡其它魔穴!”

    斗战王说到这里,也是满脸肃穆。

    整个心魔战场,不论下级魔灵诞生多少都好,但一尊魔主出现,祂们竟然一无所觉,那可真是大大失职了。

    若是天帝追究起来,连祂都要吃些挂落。

    “好了,古神是如此,那些君侯就更要补充!”

    旁边的福德公开口说道。

    这次魔主进攻,实际上最惨的还是君侯之神们!

    祂们一开始就遭到方元的梦境攻击,基本上都睡死了过去,无法防御,在接下来的围攻中吃了大亏。

    除了极少数好运地躲在核心中的神祗之外,一大半都死在了大能交手的余波当中。

    “这个无妨!”

    斗战王摆摆手,祂站的高度不同,看问题的角度又不一样:“天下神祗如此多?君侯之神长生不死,更是人浮于事,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消耗一批!”

    君侯之神,就是天仙,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大佬级别的人物,但在祂的眼里,似乎只是消耗品。

    实际上,对于能册封神位的天庭而言,明玉君之类的神祗,当真就是炮灰。

    不成古神,终究差了那么一层!

    “特别是……还有那么一大帮地祗呢!”

    斗战王忽然冷笑一声,意有所指。

    维护世界,是所有神道的责任,天帝逃避不开,邙山府君自然也是同样。

    否则的话,那些地祗为何说召上天庭就召上天庭,说送上战场就送上战场?

    在这大势面前,即使帝君也无法违抗天意大势,否则就是自失天眷。

    ……

    就在这些古神讨论着天宫未来的时候。

    外面一间小小的宫阙之内,寒山君海富瞪大眼睛:“你……你……你……你是山水君,你真的活着回来了。”

    “我活着回来,才是正常吧?倒是寒山君你能幸存下来,也是福泽深厚啊!”

    方元一身神道冕服,潇洒倜傥,又望着这个昊天部中唯一的熟人。

    之前大战,他都没有多少心思照顾某人,但这个胖子竟然硬生生地活了下来,成为少数幸存者之一,实在是令他略微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