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灯火通明,兵甲喧嚣。

    神兵山庄乃是附近的霸主,一动起来有着多么恐怖?

    方元这次算是真正见识到了山庄的防御。

    一个个火把举起,将整个山庄映照得如同白昼。

    这个世界没有官府,神兵山庄当中自然有甲,并且还是那种百炼精钢锻造,覆盖全身,任凭中三品高手狂攻滥打都不一定能突破的玄甲。

    不仅有甲,更有一个个持弩箭士,以神兵楼为中心,呈现出一种扩散的态势。

    遇到这种阵容,如果再有高手从旁牵制,即使是一品的大高手,恐怕也要饮恨!

    “哼!”

    灰袍人冷哼一声,目光阴晴不定,似乎在强杀方元,与立即脱身就走中取舍。

    “南宫无望……虽然不知道你为何有了一身武艺,但你的下场,早已注定凄凉,成为一柄‘刀鞘’!”

    看着越发临近的高手与甲士身影,灰袍人飘然后撤,一缕声音却是传入方元耳中。

    “刀鞘?以人养刀?”

    方元可不是什么傻白甜,灰袍略微一点,就有些明白了什么。

    此时,灰袍人却是宛若一片秋叶,鸿飞冥冥,愣是在包围圈合拢之前潇洒离去,片叶不沾。

    “少爷!老奴来迟,罪该万死!”

    人影一闪,福伯已经到了方元面前,身上气机四溢,赫然也是一个二品的大高手。

    哪怕神兵山庄的庄主南宫问天,也只有二品罢了。

    二品招揽二品,这本来就带着点不可思议。

    “这是怎么回事?”

    方元脸上却是做出茫然之色:“刚才我还好好的在院子里,突然间就来了个灰袍怪人,将我掳到这里,还说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话,刀鞘是什么意思?”

    “此人居心叵测,所说八成都是假的,不必理他!”

    福伯断然摇头:“倒是少爷是庄主的心头肉,一旦出了什么事,哪怕只是磕破点皮,老奴也是难辞其咎啊!”

    方元顿时感觉到一阵恶寒。

    如此卑躬屈膝的二品高手,完全是铁了心当狗的姿态。

    若南宫问天真是一个寻常二品,何德何能,能驯服此人?

    “我无妨……我要回去,好好休息!”

    不过此时,他还是扮演纨绔子形象,冷汗直流,惊魂未定。

    “这个自然!”

    福伯立即挥退甲士,亲自将方元送回小院,看样子,是打定主意要守上一整夜了。

    “有些奇怪……出了这么大的事,南宫问天竟然都没有露面,是被什么麻烦缠住了么?”

    方元关上房门,有些奇怪地想着。

    ……

    就在神兵山庄中闹出巨大动静的同时。

    底下溶洞之内。

    血池中的血水不知何时得到补充,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水位。

    当中一柄黑色巨刀,正在贪婪地吞噬着这一切。

    南宫问天伸手抓着一个高手的脖子,平静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直接割脉放血,让血水洒入池中。

    旁边,赫然已经堆了一座小小的尸山,每一个都是死不瞑目的武者。

    “魔兵!魔兵!”

    就在南宫问天面无表情,提起最后一个老头的时候,老头挣扎着,从嘴里吐出血沫:“南宫问天……你竟然以人血供养魔兵,整个武林正道知道了,都不会放过你的!”

    “聒噪!”

    这种蝼蚁最后的哀鸣,并不能令南宫问天有着一丝一毫的迟疑。

    他指甲修长,只是一划,这老头的脖子顿时破开,鲜血汹涌,令池子的颜色越发鲜艳亮丽。

    “按照古籍叙述,此魔兵必须吞噬九次血池之水,才算大成……”

    只是,在欣喜进度飞快的同时,南宫问天又有些疑惑:“之前耗费十数年,进度不过寥寥,怎么自从一个月之前,就开始突飞猛进了?不过没有关系,快点正好……那些势力已经注意到我了,今晚的事情就是证明。”

    “很快……很快……我就可以达成我的愿望了,是不是,珊儿?”

    他望着前方,神色痴迷中带着爱意。

    可惜,前方的虚空中,根本空无一物。

    倒是沸腾的血池当中,在浓郁的赤红之内,似夹杂着一丝丝紫色,一闪即逝,被巨刀同样吸收,外人极难发现。

    ……

    “该死……一个区区的一品武者,就敢断言我的生死!”

    院落之内,方元盘膝而坐,身上的气息也是开始偏向暴虐:“如果我的源力能动用一部分,哪怕只是百分之一,我就可以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碾死他!”

    “不过此人的到来,却是不好的预兆,恐怕大摊牌的日子即将到来了……”

    方元看向自己的属性栏,专长中末尾的黑色符文,同样到了最后阶段。

    仿佛还差最后一笔,就可以彻底完整。

    而隐约的预感,也令方元知晓,若是完成了这一步,给他带来的好处将会超出想象。

    ……

    初六。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神兵山庄张灯结彩,巨门之前车水马龙。

    今日乃是神兵山庄庄主南宫问天的五十大寿之喜,附近宗派武林,但凡有头有脸的人物,尽皆受到了邀请,携带着重礼而来,没有一个人敢不给这土皇帝面子。

    方元姐弟四人,此时都穿着锦袍,在门前迎客,一个个笑得脸上肌肉僵硬。

    “万里神拳万老爷子到!”

    “松鹤门掌门,松鹤真人到!”

    “游侠宋知礼,特奉上金桃一对,祝庄主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

    伴随着福伯高亢的声音,一个个武林高手进入神兵山庄,在各自的席位上坐下。

    最中央一桌,赫然是南宫问天亲自接待,都是附近几郡的知名好手,上三品的强大武者。

    “诸位……”

    南宫问天此时穿着绣了百余个金色‘寿’字的长袍,儿女在旁,满面红光地站起身:“承蒙诸位不弃,来为本人庆生,南宫问天就此谢过,先饮三杯,不成敬意!”

    “不敢!不敢!”

    在座的江湖人士纷纷端起酒杯:“我等共饮!”

    三轮酒后,南宫问天继续道:“正好,趁着今日喜庆,还有一事需要宣布……我意欲金盆洗手,将神兵山庄交付给犬子无望!”

    此言一出,满堂皆静。

    南宫秀面容一下变冷,笑意凝滞在脸上,手中的杯盏也摔落地面。

    而南宫青则是咬了咬牙齿。

    南宫符却是有些奇怪,脸色似悲似喜,难以述说清楚。

    与这三姐妹相比,会场当中的宾客在经历了短暂的寂静之后,立即议论纷纷。

    南宫无望虽然是南宫问天的独子,但谁不知道这就是天字第一号大纨绔,不学无术,喜好奢侈。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百漏之体,普通人一个。

    这样的人,能驾驭得好神兵山庄偌大的家业么?

    方元同样十分惊奇。

    这个南宫问天根本不走寻常路,之前完全没有跟他商量过,甚至连半点口风都没露。

    “庄主,您要金盆洗手?”

    同座的松鹤真人与万老爷子对视一眼,都是十分诧异:“这可疏忽不得啊。”

    江湖规矩,一旦真的完成了金盆洗手的仪式,不论之前有何恩怨,都要一举放下,从此不再过问江湖之事,外人也不许寻仇,一旦违背,就会被整个江湖不齿,寸步难行。

    此时在如此多同道的见证之下,真的金盆洗手,那就是铁板钉钉,再无半点退路了。

    “这个自然!”

    南宫问天拍了拍手,福伯就端着一个金盆上前,显然是早有准备。

    “慢着!”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南宫问天将要伸手入盆之际,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激烈高亢,带着恨意。

    “南宫问天,你做下那么多亏心事,想要金盆洗手,问过我们这些正道没有?”

    一名年轻侠客忽然站起,眼珠血红:“我得到消息,说是神兵山庄庄主得了魔兵,秘藏地窖,以人血饲养,这是真是假?你可敢带我们去一看!”

    “什么?魔兵?”

    松鹤真人几乎跳了起来,深刻知晓这种兵刃的威能。

    “不仅如此,他最喜以武者献祭,童家飞枪、费老二、黑白双鬼……这些神秘消失的武者,都是遭了他的毒手!”

    另外一名剑客站起,抖落出长长的名单,旋即长剑出鞘:“今日,我等就要替天行道!”

    “什么?我童家的飞枪童冠真是你下的毒手?”

    “好一个南宫问天,还我哥哥的命来!”

    “南宫问天,今日不杀你,誓不为人!”

    ……

    几个武者站起,眼珠通红。

    武林本来就小,任何人都沾亲带故,此时南宫问天做寿,将附近几郡的高手一网打尽,而他们之间,又往往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一下就被组织了起来。

    ‘嗯?’

    方元看着这一幕,却是忽然想起了昨晚的那个灰袍人。

    毫无疑问,也唯有对方,才有这等实力与心计,并且找出证据,说服各大门派世家的人,在南宫问天的寿宴上骤然发难。

    一时间,原本言笑晏晏的寿宴,顿时变成了险恶无比的杀局!

    诸多证据被一一披露,最终直指神兵山庄,将这里的最黑暗一面,完全展露在了阳光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