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八章 秘辛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古七星……根据楼内的最新战绩,是杀了长白剑师!武功已入二品,可开宗立派,距离一品大宗师也只差一步之遥!’

    作为金风细雨楼的供奉,铁狮敖战知道更多,此时就不由头疼不已。

    他只有三品实力,这种程度,配合其它高手,坐镇一郡金风细雨楼已经绰绰有余,但要镇压这魔门新星,还当真没有多少底气。

    只是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他若怯战,整个金风细雨楼的名声都要坏掉了。

    为名誉所累,不得不上前,摆开架势:“老夫身为金风细雨楼供奉,领教阁下的高招!”

    “好!”

    古七星一仰脖,将杯中酒干尽,旋即大笑:“我即将挑战江家浣花剑江离,此人是一品大宗师,正好拿你做踏脚石!”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轰然。

    江家乃是波阳郡最大的武学世家,家学渊源,家主江老爷子年轻时有着浣花神剑的称号,自归隐后甚少出手,但绝对妥妥进入一品大宗师境界,乃是整个波阳郡的武道第一人!

    古七星哪怕再怎么风头正劲,与此等老人相比,还是大大不如。

    因此,就必须蓄势!

    武道比斗,境界并非一切!

    有的人天资纵横,遇强则强,每每遭逢生死大战,总能意想不到的发挥。

    而有的武者,却是可以通过焚香静坐等手段,达到此种类似的境界。

    古七星乃是魔道,他的蓄势,调整状态,却是通过一场场战斗进行的,通过不断的血战,将自己的气势与状态调整到巅峰,再对战真正的强敌!

    很显然,敖战就成了这踏脚石的一部分。

    老江湖的他,同样很清楚其中的弯弯绕,目中不由多出几分火气:“想拿敖某当踏脚石?先要问过老夫手中的铁胆答不答应!”

    噗噗!

    轻喝当中,敖战手中的两枚铁胆脱手飞出,势若飞蝗,一左一右袭向古七星。

    劲风呼啸,他的暗器功夫已经到了意至手至的阶段,事发前绝无半点征兆,快得不可思议。

    几乎是话音刚落,两枚铁胆就到了古七星面前。

    普通武者如果挨到这两下,恐怕连脑浆都会被打出来。

    但下一刹那,虚空中闪过一道流光。

    两枚铁胆在半空中飞快转着圈,仿佛被一张大网网住,停滞不前。

    仔细看时,才发现是古七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长剑连剑鞘举起,如托玉盘,两颗铁胆在上面滴溜溜地转着,这份运转如意的劲力变化,简直不可思议。

    “这两枚铁蛋蛋,还是还给你吧!”

    他轻笑一声,长剑一抖。

    噗噗!

    铁胆以更快的速度飞回,声势之恐怖,敖战竟然不敢硬接,狼狈伏地,一个驴打滚躲了过去。

    “啊!”

    两声惨叫传来,却是他身后的两名护卫躲闪不及,一人中了胸膛,倒地气绝,一人运气好点,只是手臂被打断,惨叫不断。

    锵!

    下一刹那,清越的剑鸣声响彻。

    古七星根本不给敖战喘息的机会,七星剑直接出鞘,阁楼中似乎闪过一道电光。

    剑气纵横,一剑光寒!

    他顷刻间连出七剑,每一剑的角度都刁钻无比,轻盈毒辣,宛若毒蛇吐信。

    敖战竟然连站起的空余都没有,在地上狼狈滚着躲避,一路不知道撞碎多少桌椅,身上也挂了诸多残羹剩饭,狼狈不堪,宛若乞丐。

    “啊!”

    敖战连滚三下,终于离开剑气范围,但身上也多了数道血痕,虽然入肉不深,立即止血,但已经气得眼珠通红。

    他是三品武者,以往走到哪里不是前呼后拥?自从当了金风细雨楼的供奉之后,更是富贵已极,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

    此时一声爆喝之下,须发根根怒张,周身皮肤化为铁青之色,体格暴涨,宛若金刚,双拳捣出,带着狮啸之声。

    狂狮劲!破军拳!

    这是铁狮敖战的两大成名绝技,此时尽皆使出,可谓已经全力而发!

    “三品硬功?死在我手上的硬功高手,已经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

    古七星轻笑一声,七星剑一抖,拨草寻蛇,直接顺着拳势缝隙而入,一点寒星飞闪,正中敖战的硬功窍门。

    噗!

    敖战原本催发出来的高壮体形,顿时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干瘪下去,脸上浮现出绝望之色。

    周围的诸多好事之徒一变,仿佛已经看到了敖战尸横就地的一幕。

    铮!

    就在这时,一个金戈铁马之声忽然插入。

    敖战心里大叫我命休矣,片刻后却发现古七星已经退了回去,又摸了摸自己的六阳魁首,发现丝毫无伤,不由大喜。

    “好!算是我眼拙……竟然没有认出江老先生!只不过……你的浣花剑呢?”

    古七星面色凝重,望着那个之前谁都不怎么在意的说书人。

    此时,在这个说书老者的手上,却是多了一把二胡。

    刚才的金戈之声,就是他以二胡拉出来的。

    “可是江家老祖江离?多谢老先生救命之恩!”

    敖战上前,恭敬地向老者行礼。

    这个江家老祖自隐居之后极少露面,除了几个亲近之人外,就连他之前都没有见过一次,自然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浣花神剑,竟然相貌如此平凡,就是一个猥琐小老头的模样。

    “既然江老先生在此,最好不过,我的战书,你可收到了?”

    哪怕面对一品武道大宗师,波阳郡武道第一人,古七星依旧是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好!初生牛犊不畏虎……”江家老祖拱拱手苦笑:“既然阁下一意相逼,老朽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一回。”

    “哈哈……七日之后,断江桥头!生死一战!”

    大笑声中,古七星抓起剑鞘,破开窗户,施展轻功,几个起落间就消失不见。

    “好一个天魔八步的轻功!”

    江家老祖望着这幕,浑浊的眼睛中却是泛出一丝精光:“魔门有六道,此人应当归属绝剑道,每一代必出绝世剑客!能与当代魔剑子交锋,倒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江老爷子老当益壮,必能旗开得胜!”

    敖战咬着牙,望着古七星离开的方向,目光中带着浓烈的恨意:“到时候,我亲自去为老哥哥摇旗呐喊!”

    “多谢多谢!”

    江家老祖又回复市侩的一面,露出稀疏发黄的牙齿,目光却不经意间往方元的位置一瞥。

    但此时,哪里还有方元的踪影?

    ……

    古七星纵掠如飞,几个起落就出了郡城,在一座土地庙前停下。

    这土地庙极为残破,拐角处有着几堆干草,应该是某些乞儿晚上的住所,此时空无一人。

    他径直走入大殿,望着神像,忽然冷笑一声,上前按住了神眼。

    “古七星,你败了!”

    神像忽然开口,声音清脆,宛若黄莺:“你这个当代剑子,终究比不上饮血刀主!”

    “哼!”

    古七星冷哼一声:“你不必激我,那南宫无望既然能杀了恨天侯,战力便是天象,我不会去白白送死的,但魔门的‘刀’与‘剑’间必有一战!他此时不过仗着神兵之利,等我找到那把趁手的魔兵之后,必然不会输给他!你们无形道祖师曾经打赌输给我们绝剑道祖师一个承诺,此时就要全力助我!”

    “这个你放心,我们的人已经混入江家!”

    神像沉默片刻,旋即回答。

    “很好!”

    古七星嘴角带起一丝笑意:“江离江离,嘿嘿……江家隐藏多年,却瞒不过我,他们的确姓‘姜’,但此姜非彼江,实际上江家老祖,应该叫做姜离才对,乃是当年离人宗少主的后裔!”

    “他们手上,必然有着当年离殇剑的线索,此剑在魔兵中名列第三,绝非饮血刀可比!”

    “我们无形道这次必会全力助你!”神像的回答传来:“可惜……我师姐死于神兵山庄,否则她的易容之术已经得了师尊的六成真传,若由她出手,恐怕姜离那个老鬼都看不出丝毫破绽。”

    “魔门六道同气连枝,此仇我们必报!”

    古七星咬咬牙。

    ……

    殊不知,他们口中的仇人,此时正在土地庙顶,津津有味地听着秘辛。

    “想不到波阳郡最大的武林世家,还有此等黑幕……如此看来,倒是不急着灭这二人,让他们在前面给我探路好了!”

    倾听片刻之后,确认已经再无其它情报,方元悄悄离开,里面的古七星没有丝毫察觉。

    到了一处无人之地,方元却是忽然开口:“姜家的离殇剑,莫非也是你的一部分么?”

    “应该不是!”

    一个神念,骤然自饮血刀上传来,带着强大的魔念:“但我可以感觉到,我的一部分,就在姜家祖宅当中,只要你获得了那物,就可以再次凝聚我的一部分元神!按照约定,你每完善我的一部分元神,我就会将我的一部分修行经验给你!”

    “哼,这的确是交易,不过是你在求我,若我不放开限制,你休想获得半点自由!”

    方元手一抚,饮血刀上紫色光芒大放,那个神念瞬间消失,仿佛被重新封印起来。

    “大血魔功!嘿嘿……”

    他冷笑一声:“早就发觉这功法与饮血刀不对劲,没想到其中竟然藏有这样的秘密,天外异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