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陈杞游豁然抬头。

    只见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骤然被刀气撕裂一个大口,诸多的紫色雷霆狂舞。

    如果说之前方元的刀罡只是自身之威的话,此时就是真正的天地之威!

    天象武者的实力再强大,又怎么能与此方天地抗衡?

    此时方元带给陈杞游的感觉,便是如此!他便是天!便是地!

    “不可能!”

    金风细雨楼的楼主面色大变。

    一个人的气机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提升到此种地步!他原本智珠在握的心态,立即产生了松动。

    “陈杞游……再吃我一刀试试!”

    方元一声长啸,高高跃起,双手持刀。

    呲啦!轰隆!

    漫天雷电狂舞,紫色的雷霆一道道落下,汇聚在他刀身之上,令他宛若浴血搏杀的九天雷神。

    “一刀震九天!”

    血色的刀罡落下,周围萦绕着紫色的雷霆,声势惊人无比。

    面对这招,陈杞游完全不敢硬接,一退再退。

    他既为天象,轻功自然极佳,似浮光掠影,快到不可思议。

    但人力有时穷,又怎么比得上雷霆?

    场外的武者只见到紫色的雷光一闪,那位金风细雨楼楼主便倒飞而出,刀芒眼见就要透体而过。

    只是陈杞游终究实力超群,于电光火石之间,双手猛地向中心一合。

    嗤!

    刀气碎裂,这位天象武者浑身衣衫炸开,血痕条条,却终究将这致命一击抵挡了下来。

    ‘不好!’

    陈杞游面色狰狞,并无丝毫喜色。

    因为下一刹那,一个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杀过来,左手探出,宛若青龙探爪,笔直没入他双眼。

    “啊!”

    剧痛之下,陈杞游头颅猛地后撤,以武者纯粹的本能应对,总算免了开颅破脑之祸。

    下一刻,他狂性大发,双手撒手,笔直劈出,正中方元的胸膛,赫然是两败俱伤的搏命打法。

    没有了束缚,饮血刀骤然劈落,同时斩向陈杞游胸膛。

    “嗯?”

    方元感觉到一股阻力传来,略微一惊,知道此人不是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就是穿了什么贴身的宝甲之类。

    否则,即使饮血刀刀势被阻,仅凭魔刀之利,也足以将此人一刀两断。

    并且,陈杞游的反击也是凌厉非常。

    “既然你想换?”

    方元面露狞笑,不退反进。

    咔嚓!

    陈杞游的双掌结结实实地按在他的胸膛,当场就不知道打断多少肋骨。

    与此同时,方元手指一曲一伸,指甲弹出,竟然硬生生再暴长数分,按到了陈杞游的眉心天眼之上。

    对于这个三才望气镜之主而言,哪怕双目被剜,也只是皮肉小伤,唯有破去天眼,才是真正伤筋动骨!

    “你……”

    陈杞游暴退,可惜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似撕裂神魂的剧痛,骤然自他眉心传来,一团血雾炸开。

    隐约间,一道精光浮现,幻化为小镜子的模样,被方元一把抓在手里。

    “三才望气镜!”

    这件天下神兵中足以排到前五,辅助之能令所有武者都垂涎三尺的神器,直接被方元从陈杞游的眉心挖出,一把抓在手里!

    “南宫无望!!!”

    陈杞游双目流血,眉心更是现出一个黑黝黝的孔洞,充满怨毒地大叫一声,周身血液沸腾,化为一道血芒,闪烁如电,顷刻间消失在天际。

    这份决断,倒是令方元高看了一眼。

    若是此人有着丝毫迟疑,他绝对会拼着付出一些代价,将他灭杀在此地。

    “算了……一个失去三才望气镜的天象,根本不足为惧!”

    方元咳嗽了下,吐出一大团鲜血。

    之前被陈杞游以伤换伤,他也是遭到重创。

    不过,能以此代价击败陈杞游,又抢到一件神兵,依旧是大赚特赚。

    ‘小子!你就准备这么走了?’

    当他降落地面之时,血魔元神立即传音过来:‘此时正道设伏被破,整个波阳郡中已无你一合之敌手,陈家宝库中的东西,你就不想去看看?说不定,其中真的有着那柄离殇剑呢!’

    ‘你在诱导我大开杀戒么?’

    方元冷笑一声。

    以江家与武林正道的合作,即使之前保留着魔兵,也八成会被迫交出去。

    更何况,方元更加倾向这个江家只是掌握了一点魔兵的线索而已。

    毕竟,排名前三的神兵魔刃,其神通广大之处,已经难以用言语表述清楚了。

    得一者便可纵横江湖,笑傲天下。

    方元估计,哪怕将他见过的长恨钩、饮血刀加起来,也不如离殇剑有价值。

    当然,这饮血刀,必须是之前残缺的那柄魔兵第十。

    ‘吞噬了本体血肉,恢复一部分元神之后,此时的饮血刀,怕不是可入魔兵六七之阶?也难怪这血魔元神信心大涨,又要来诱惑我了。’

    方元冷笑过后,直接伸手一封。

    嗡嗡!

    紫色的光芒大闪,凝聚不散,如同刀鞘一般,直接将饮血刀与其中的血魔元神封印。

    “以为凝聚了部分元神,就有蛊惑我的实力了么?”

    方元喃喃自语,看来这血魔元神,还是得多加打磨一番才可。

    啪!

    此时,他落在江家宅院当中,周围一片断壁残垣,显然是受到之前的天象武者交手的余波影响。

    “嗯?”

    方元看向一处废墟,那里明显还有一道气机留存。

    他略微运功,掌力所至,碎石乱飞,一个地窖入口就浮现而出。

    “不要……不要过来!”

    从那通道里面,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方元还十分熟悉。

    “江小蝶?想不到你竟然能活下来,这就是运气与实力缺一不可了……”

    方元笑着说了句,忽然间面色一变,捂着自己的胸膛,又是一口血雾狂喷而出:“该死的陈杞游,下次见到,非宰了他不可!”

    “休伤吾孙女!”

    几道人影飞掠而来,为首者赫然是江家老祖。

    “嘿嘿……你们放心,我是何等人,怎么至于欺负一个弱女子……”

    方元面上带着不正常的晕红,配合着胸口染血的衣襟,更加显得状态不佳。

    “哼!”

    饶是江家老祖顶好的脾气,看到周围的废墟残骸,以及不知道死伤多少的江家子弟,一张脸也是彻底黑了下去。

    “那是……三才望气镜?”

    敖战看到方元手上的一物,眼睛却是有些发直。

    那是一面椭圆的小镜子,鹅蛋大小,镜面上笼罩着一团精芒,周围的镜框非金非玉,带着古朴的花纹。

    这是三才望气镜的本体。

    此等神兵,已经大小如意,可随心变幻。

    比如之前的陈杞游,就将其炼化为天眼,镶嵌在自己眉心。

    “天下第五的神兵!”

    敖战喃喃着,目中不由闪过一丝贪婪之色。

    若是平时,他根本连个念头都不敢起,但此时,这个小魔头明显有伤在身。

    与楼主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战,任凭什么武者都不可能完好无缺,而在江家老宅周围,有的是大量的武林江湖正道!

    若是能将此人堆死?

    敖战心中的贪婪宛若春天雨后的杂草般,不可遏止地生长了起来。

    “南宫无望!你屠戮江湖武林正道,这次又强闯江家,图谋不轨,我敖战身为波阳郡武林一份子,必不能让你活着走出此宅!”

    方元胸口的伤势,最终坚定敖战的信心,令他直接越众而出,一番话说得正气凛然,连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

    “好样的!铁狮不愧是我波阳郡宗师!”

    “此言大是有礼,必不能让魔头活着走出此郡,否则我们颜面何存?”

    “大家并肩上啊,与魔道中人交手,还讲它什么江湖道义?”

    ……

    周围的江湖人士一阵寂静,旋即就纷纷热血沸腾。

    “江老前辈!我们联手,拖住此枭如何?”

    敖战望了眼旁边的江离,这位一品大宗师的存在,也是他最大的依仗。

    否则,即使知道南宫无望身受重伤,他也未必敢如此弄险。

    江家老祖深深望了敖战一眼,仿佛已经看透了他心中所想,却没有说话。

    南宫无望屠戮江家,交手的余波杀伤惨重,这是事实!

    身为江家祖先,他自然必须为族人讨回血债。

    “围剿我?”

    方元一怔,旋即就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哈哈……当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

    嗤!

    他右手持刀,随意一挥。

    血色刀罡爆闪,之前最为聒噪的一片武者顿时尸横就地。

    一丝丝血液滚动,宛若有着生命一般,主动向饮血刀汇集,从刀身之上,无数紫红色的脉络浮现,贪婪地吞噬着鲜血。

    伴随着这个过程,道道浓郁至极的血雾就在方元身上蔓延,令他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

    “传闻中,饮血刀主越战越强,一刀在手,根本不忌真元耗竭与伤势加重……”

    江离叹息一声,抓着江小蝶,飞快倒退:“南宫先生,老朽告辞!”

    “……”

    敖战额头的冷汗一下就滴了下来。

    原本之前还义愤填膺的江湖好汉,此时尽数噤声,将领头的他衬托得无比尴尬。

    “南宫先生……”

    此时,他对上方元似笑非笑的眸子,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

    噗!

    下一刻,刀光一闪,他的头颅就直接掉了下来。

    “为何……我不想杀人,还有人专门来送死呢?”

    方元淡淡叹息,收回饮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