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老祖宗……”

    江小蝶落在外围,望着江家老宅中的一片血色,不由声音发颤:“呜呜……我们家毁了,叔叔伯伯,哥哥姐姐们,都死得好惨呐……”

    “唉……江湖道便是如此!”

    江家老祖此时也没有了什么市侩之色,一脸悲痛地回答。

    “为什么……江湖上好人活不长命,祸害却能遗千年?”少女认真地问着。

    “……”江家老祖沉默了下:“那只是因为……我等不够强吧!若是在几大武林圣地当中,这饮血刀南宫无望也未必敢如此猖狂!”

    但内心中,却实在没有多大的把握。

    毕竟,那个南宫无望,可是连陈杞游都击败的魔道天才啊!

    ‘可惜了……若是此地还有五个一品大宗师,老夫就敢豁出性命,将重伤的饮血刀留在此地……奈何……’

    他十分的无奈与不甘。

    武学一品大宗师,不仅可以开宗立派,甚至还能名传天下。

    这样的高手,已经是世俗中的顶尖,哪怕是那几个武林圣地,也不能说调集就调集过来。

    而没有了一品大宗师压阵,其余的武者不论上多少,对饮血刀而言都是弱鸡,只能身首异处,血液还成为刀主的养料。

    “老祖宗!”

    小蝶咬了咬牙:“我一定要阻止这人,报我家的血债!以往爹爹都说我不争,这次……我却想争一下!”

    “南宫无望已是天象……你若想报仇,除非获得我江家祖传的魔兵!”

    江家老祖良久无言,改为内力传音,直接在小蝶的耳内响起:“实际上……我江家本姓姜!你应该叫姜小蝶才是!我等乃是当年离人宗少主的嫡系血脉,更掌握了魔兵离殇剑的下落线索!这是我们家族中的绝密,而还有一点……历代离殇剑主,只能是女子!你知道为何?”

    “因为当年离人宗大乱中,第一个血祭离殇剑的,就是少宗主的红颜知己啊!”

    “小蝶……你天赋异禀,乃是武学奇才,只是以往不争,甘于平凡,才落得如此,若是得了离殇剑,武学进度必可一日千里!至于神魔之分,不必管它,兵器不过外物,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

    姜家老祖接连传音,识海中却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副古画。

    那是古老姜家的传家之宝,据闻乃是当年离人宗少主亲笔所绘,那位红颜知己的肖像。

    面前的这个姜小蝶,与肖像图上的女子,有着九成九相似,简直就宛若那人的转世一般!

    “离殇剑的考验虽然恐怖,但小蝶一定可以通过!”

    冥冥中的联系,令姜家老祖不由下定决心:‘我姜家求稳得祸,看来也是时候摆脱束缚,转入魔道之中了!因为此时的江湖……道消魔长啊!’

    他望着已经陷入一片血海汪洋中的老宅,不再犹豫,带着姜小蝶飞快离开。

    ……

    数日之后,一个震撼性的消息,宛若惊雷一般,在江湖上炸响。

    饮血刀主大闹波阳郡,击败金风细雨楼楼主陈杞游,更一战屠戮宗师五人、中三品武者数十、普通武人难以计数。

    一时间,南宫无望之名再次轰传天下,名震江湖,凶威到了可止小儿夜啼的程度。

    而魔门古七星与浣花神剑江离的一场交手,以及魔门暗中的动作,却是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掀起,就这么消失在浪花当中,风头完全被方元盖压。

    江湖武林,就是这么残酷!

    此时,这一切漩涡的中心,化身饮血刀魔的方元,则是随意找了一处荒郊野外,面前摆放着饮血刀与三才望气镜。

    “南宫小子……之前只是饮血刀自动的反应,不关我的事啊!”

    被方元封印一次之后,血魔元神立即老实了许多,知道自己还无力反抗,光棍认栽。

    方元根本懒得去管它。

    反正他与此魔元神之间,不过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

    甚至,对方求自己的,远比他求对方的要多。

    “得了之前那块元神,我对其余残躯的感应更强,第二块碎片,应该是在你东方八百里之处……”

    血魔元神叨叨不绝地说着,但下一刻,就被方元直接打断:“我什么时候心情好再去……此时你休要聒噪!”

    “你……”

    血魔元神气急。

    他可是魔神级别的存在,若不是被天帝剑击败陨落,此时恢复的元神连全盛时期万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对一个魔主好言相向?

    但此时,当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知道面前这个该死的家伙油米不进,真的惹毛了,绝对敢封印祂,顿时不再多说,观察着方元的动作。

    “三才望气镜……”

    方元此时一身白衣,盘膝而坐,宛若飘渺谪仙人,完全没有丝毫魔头的风范。

    略一招手,天下第五神兵就落入掌心。

    “此镜辅助之能逆天,合该为我所用!”

    他全力以赴,浩浩荡荡的六极真气奔腾呼啸,宛若长江大河一般,注入望气镜之内。

    轰隆!

    椭圆形的镜子一下悬浮而起,甚至不断变大,从鹅卵扩张到普通铜镜大小,周围的花纹仿佛火焰一般燃烧。

    神兵大小如意,这只是寻常功能。

    嗡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望气镜上发出一声清鸣,精光爆闪,又一下浓缩,化为了银色的剑丸模样,被方元抓住,一把按在自己眉心。

    “唔……”

    他深吸口气,双目之中精光爆闪,原本的火眼金睛竟然直接升级。

    一团火焰自瞳孔中绽放而出,令他看这个天地更加多了一重真实,甚至突破表象,直接看到了规则运转,大道痕迹。

    “好!此神兵落在我手中,才算物尽其用!放在陈杞游手上简直是暴殄天物!”

    方元大喜,看向自己属性栏:

    “姓名:方元(南宫无望)

    精:150

    气:150

    神:150

    修为:天象

    技能:六极御兵诀(第三境)、大血魔功

    专长:种植术【六级】(满级)、天眼望气术(伪)、源力之体、魔兵—饮血刀”

    “精气神三栏,还是下界的划分,有些不适用了!”

    方元一瞥而过,旋即就注视在了天眼望气术的专长之上:

    “天眼望气术(伪)——火眼金睛异变,获得三才望气镜增幅,专长晋升为天眼望气术!天眼望气,观大千衍化,查六道细微,世界大道,尽在眼中!”

    “伪?”

    看到专长后面的标注,方元原本欣喜的表情顿时一滞:“果然,依靠外物得来的能力,一旦失去三才望气镜,神通就会打回原形么?”

    这天眼望气术,他当然不会放弃。

    此专长能观察大千世界运转,体悟大道,简直是他完善魔神道路的捷径!必然要死死抓在手里的。

    其它的魔主若是知晓,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前来抢夺,连魔神都会动心。

    “不过,单纯的三才望气镜,也做不到这一步,我能如此,是自己穿越诸多世界的积累,外加属性栏之助……”

    方元沉吟了下:“当务之急,是将三才望气镜彻底炼化,不,将它精髓直接吞了,变成我真正的专长能力!”

    他此时虽然掌握了这柄神兵,但距离彻底炼化,还相差很远。

    特别是,那些神兵中必有的天品功法,他此时还没有得到,顿时令他知晓,此镜的许多秘密还有待发掘。

    方元想了想,直接召唤出血魔元神,询问此事。

    “神兵中附带的天品功法?”

    血魔现在老实了不少,思索了下道:“就我所知,天帝剑中有一篇‘天帝剑诀’,乃是自然造化之力而成,天地所书,奥妙非常!有的神兵魔刃当中,却是锻造者将自身武道精髓打入,形成传世功法!这三才望气镜我前几任刀主倒是听过一点只言片语的传闻,据说是以一块万年通犀明玉为原材磨制,整个世界或许就这一块,莫非是神物自晦?”

    “刀有刀灵,器生器灵,也是寻常!”

    方元颌首:“不过……还有一人可以问问!”

    “你是说金风细雨楼的楼主?桀桀……此人惹上你,当真是倒了血霉!不过此楼消息灵通,总楼所在又一直成谜,即使你找上门去,说不定人家也早早联络了武林正道,准备开个杀魔大会对付你呢!”

    血魔道:“那孔家与我上代刀主有仇,绝对最为积极,要不……你还是先增强下实力,也好应对!”

    它不敢用魔念直接引诱,但话语之中,还是拐弯抹角地希望方元尽快为他补全身躯。

    毕竟,以往的饮血刀主哪里有着方元这么强?遇到不服的,直接碾压过去就是,爽利到了极点。

    要是错过这根金大腿,它的复活大计就不知道要拖到什么猴年马月了。

    “增强实力?”

    方元一笑。

    他来此世界,主要是为了论证梦游之法。

    接下来,就是寻找一些根源性的东西,完善自己的大道。

    目前看来,三才望气镜绝对不可以放弃,而如果到了最后一切顺利,倒是也可试一试天帝剑的锋芒。

    虽然此剑已经失传,但若遇到天下大乱,苍生大劫,还是必会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