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是一座九层巨楼。

    每层两丈余高,总体超过二十丈。

    最令人诧异的,却是它并非修建在闹市,而是位于一座悬崖峭壁之上,高耸入云,似乎伸手就可触及苍穹。

    此时,一只只白鸽扑腾着翅膀,宛若倦鸟归林一般,纷纷没入楼内。

    诸多青衣人走来,取下信鸽腿上的纸笺,飞快摘录着信息,又传到上一级,展露出一个严密的网络系统。

    大量的信息,被探子汇总,一层层上报,最后到了最高处的第九层。

    这是一处古色古香的阁楼,内里陈设朴素,极是简约。

    墙壁上悬着一张古琴,桌案上摆着一只棋盘,黑白双子,香炉在侧,青烟袅袅升起。

    除此之外,就是一床,一椅,再无他物。

    在床上还盘坐着一人,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双眼与眉心处却是蒙了一道白纱,隐约间可见血色。

    陈杞游!

    此人在此,这楼自然是天下闻名遐迩的金风细雨楼总楼了。

    “楼主!”

    一名大宗师毕恭毕敬地走入,将一块块木板放在陈杞游面前:“最新的天级情报!”

    这些木板用的都是紫檀,散发着香气,上面又有一个个铁画银钩的刻字。

    大宗师放下之后,不敢稍稍停留,直接退了出去。

    而陈杞游却是一招手,一块块木板落入手中,轻轻磨蹭着,就这么了起来:

    ‘圣手神医七个时辰之前,出现在望海郡羡仙楼上饮酒?要了一壶八年桂花白,一碟酒鬼豌豆、一碟七香牛肉,耗银六两四钱……’

    这圣手神医,乃是江湖第一杏林国手,传闻几有起死回生之能。

    当然,以陈杞游的见识,自然不会被这种以讹传讹骗到,但对方能接续断肢,甚至开膛破腹、换心换眼,却是十足真金。

    此时他寻找此人的踪迹,自然是想为自己再移植一双眼睛,重见光明。

    只可惜,这神医喜好游历江湖,行踪不定,更是喜怒无常,要请来很是有些麻烦。

    “不过……此人早年欠过周家一个人情,若是以周家出面,委托必成……周家,嘿嘿,把柄可就太多了……”

    陈杞游放下木板,嘴角就带起一丝弧度:“并且……这神医想要什么,我很清楚,只要承诺,若是治好我,必支持他的换脑尝试,就又是一重保险!”

    这神医性格狂傲邪狷,也曾经做下不少匪夷所思之事,比如给活人移植狗腿之流。

    最近,似乎得到了一本《青囊经补遗》的邪书,对上面的换脑之法很是有些兴趣,还暗中做了不少实验。

    金风细雨楼掌握天下大部分情报,这些就是现成的把柄。

    陈杞游摇摇头,又取来另外一块木板:“……魔门天魔道主出世,疑似掌握天魔爪与邪神甲?这可有些麻烦,天魔爪名列魔兵第二,威力恐怖,邪神甲是魔兵第五,配合其附带的九死邪功,除了神兵魔兵前三之外,几乎无物可破防御……唉……江湖武林,为何总是道消魔长啊?”

    一念至此,他就不由想到了饮血刀主南宫无望,脸上的肌肉不由抽搐狰狞起来。

    江家老宅一战,南宫无望不仅剜去他的双眼,更是将三才望气镜夺走,令他身败名裂,此仇不共戴天!

    “南宫无望……南宫无望……”

    陈杞游喃喃着,摸到第三块木板。

    作为细雨楼楼主,若不是有他暗中推波助澜,方元的名声也不会如此臭大街,可谓是恶名满天下。

    而他更是有着吩咐,全力搜集南宫无望的一切信息,传到他手中。

    第三块木板上,果然就记录了相关消息:“一日之前,南宫无望现身清荷郡落叶城,片刻后不知去向?”

    “没用的废物!”

    陈杞游大声喝骂:“还有那孔家……他家什么德性,我会不知?明里道貌岸然,实则一肚子弯弯坏肠,欺软怕硬,看到本尊落败,必然只会放着狠话,人搞不好都缩回去了!”

    神兵排名可不是虚假。

    三才望气镜虽然没有丝毫战力,但辅助之能恐怖无比,即使落在一个大宗师手中,都能对天象武者造成困扰。

    而普通天象得了,立即就会成为江湖绝顶的高手。

    若是让以前的陈杞游去与孔家当代执兵使对战,他有把握在三十招之内占据上风,三百招之内破了浩然正气诀,击败对手。

    而南宫无望连他都击败,血洗孔家似乎也不需花费多少力气。

    这其中的差距,是个武者都看得清楚。

    因此,孔家最多叫骂几句,剩下的却是雷声大、雨点小,直接虎头蛇尾了。

    “南宫无望,我不会放过你的……我金风细雨楼探子遍布天下,对付不了你,难道对付不了你老子?”

    陈杞游喃喃着:“南宫问天、还有你的三个姐姐,即使是掘地三尺,我也要将他们找出来……”

    “呵呵……想不到曾经的白衣陈杞游,竟然落到此种地步,现在连下三滥的手段都要施展出来了……”

    这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却是忽然在陈杞游旁边响起。

    他浑身一个激灵,旋即又放松下来:“阁下是?”

    哪怕陈杞游失去双眼,本身天象境界的武者修为还在,能瞒着他的灵感,再混入机关重重的九层金风细雨楼之顶,绝不可能是普通人,极有可能就是同阶存在。

    面对这种人,再呼唤其它手下过来,不过是贻笑大方罢了。

    “陈杞游啊陈杞游,你当初天眼无敌,此时难道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么?”

    来人似有些感慨。

    “原来是你!”

    陈杞游面露了然之色:“如何……是来看我的笑话的么?”

    “若真只是为了看你笑话而来,我又何必现身?”神秘人笑道:“并且……我还给你带来了一份礼物,那位圣手神医,已经在外面等候了,只要你同意,立即就可以进来为你换眼。”

    “哦?”陈杞游心里略微一动:“那倒是要多谢阁下了!”

    “此时道消魔长,我辈正道,更应该携手共进才是!”神秘人的声音中带了一丝劝告:“楼主不出,天下苍生何辜?就要多受一日的苦楚了。”

    “阁下此话,却严重了!”陈杞游摇摇头:“我此时不过一个瞎子,即使治好了眼睛,没有三才望气镜,也只是一个普通天象……”

    “呵呵……天象武者每一个都是传奇,可不是普通人……更何况,楼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风水望气之术,我等都是非常佩服的。”

    神秘人道。

    “原来你们是看上了我的风水寻龙之法!”

    陈杞游微微一笑,心里顿时有了底。

    三才望气镜能观天地人三气之变,上至山河星辰之气,下至武者细微的气机,都是历历在目。

    虽然他此时神器已失,但经验还在,目光老辣,绝对比一般天象武者强出许多。

    想到这里,又不由有些咬牙。

    若是他三才望气镜在手,此个天象又算得了什么?

    “等一等!”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念头却是在他脑海中闪过,不由失声道:“莫非你们是想去那处?”

    “不错,你猜到了,最近又到了那里出世的时节……那个密藏实在太过隐蔽,又与天上星辰交相辉映,在地脉中游走,若不得你之助,我们还真没多少信心定位!”

    神秘人直接承认道。

    “难怪,难怪连天魔道主都出关了……”

    陈杞游喃喃着,十分清楚那里对于武者的吸引力,特别是他们这些天象!

    “如此说来,你们联络了几位神兵之主?”

    想到那里的危险,他又不由一个激灵。

    “也不多,若算上阁下,七位而已!”

    “七人?若魔道再出几人,却是堪堪够了!!”

    陈杞游沉吟道:“可惜……我不过只是一个瞎子,算不得神兵之主了!”

    “你陈白衣的名头,天下有谁敢无视?”

    神秘人哈哈一笑:“等到换眼之后,又是一条好汉,至于南宫无望那里……那小子略微有些滑溜,却也算不得什么,等到完成这件大事之后,我们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好,我答应你们!”

    陈杞游点点头。

    即使是他,也不觉得先去那处秘境,再对付方元有着什么不合理。

    因为那处的诱惑,对于所有武者而言,简直是无与伦比!

    不论正道、魔道,在那里开启之时,都会放下一切成见,甚至不乏联手探索的例子。

    当然,互相算计,尔虞我诈,甚至直接翻脸,也并不在少数。

    ……

    “啊……你是血魔南宫无望?”

    一处宗门之内,原本的掌教老头看到有人踢馆,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但看到方元之后,整个人却是几乎尿了。

    “我今日前来,只是随意取上一物,你们不必管我!”

    方元笑眯眯地回答,手上的饮血刀却是光芒绽放。

    ‘如何?感应到你的躯体没有?’

    ‘就在后面,宗门宝库当中!’血魔很快传音回答。

    “很好!”

    方元瞥了眼周围几乎被吓瘫的诸人,头也不回地向宗内闯去。

    白发苍苍的掌教老者嘴唇动了动,愣是不敢抵挡,最终化为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