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就是现在!’

    方元主动迎接魔龙的抽击,看起来就仿佛躲闪不及一般,恰到好处地被一下抽进盘王殿。

    轰隆!

    他身上绽放出浓烈的血光,宛若一个巨大的血人,被直接甩入殿内。

    鬼眼子:“……”

    霸刀:“……”

    “呵呵……好个奸猾的小子!”

    天魔道主狞笑一声,同样向盘王殿冲了过去。

    “吼吼!”

    这时,魔龙身体蜷缩,宛若长盘蛇阵,将盘王殿与刚才的要害直接隐藏起来。

    看到这一幕,即使是鬼眼子,也有些气急败坏了。

    “这魔龙将盘王殿护在体内,摆明了只守不攻,麻烦了!”

    鬼眼子飞快道:“不若我们直接突围离开,如何?只要堵住入口,这个南宫无望就是死路一条!”

    天神宫的开启有着时限,一旦逾期未能逃出,那就是十死无生的下场!

    “区区一条魔龙!”

    霸刀却是怒吼一声,再次挥刀。

    “吼吼!”

    春秋大龙刀之上,金色的光芒爆闪,一条金色巨龙蓦然升腾而起:“给我死!亢龙有悔杀!”

    刀光凝练至极,宛若上古神龙重新降世。

    就连魔龙,也不得不在这股威严之下俯首。

    噗!

    血花飞溅,一道道伤痕在魔龙身上浮现,但它却是似打定主意一般,死死盘旋着身体,再也不舒展开来。

    ‘霸刀全力以赴,竟然有着如此破坏力……’

    鬼眼子看着这一幕,不由十分诧异:‘并且……为何一意孤行,莫非正道掌握了什么情报,在此宫阙之内,有着什么他们难以割舍的东西?’

    想到这里,他询问的目光顿时看向天魔道主。

    “既然霸刀你有此雅兴,我又怎么能不成全呢?”

    天魔道主笑了笑,手上的天魔爪乌光大放,似乎以他为中心,凝结出一头恐怖的魔物虚影。

    “好!天魔道主就是天魔道主!”

    霸刀大笑:“我等联手,未必不能宰了这头畜生!”

    ……

    就在外面两大神兵魔兵之主血斗魔龙之时。

    方元却是持着饮血刀,在盘王殿中穿行。

    这殿堂虽大,但核心只有一间,空旷无比,四面以青铜铸造的墙壁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壁画。

    “盘开世界,衍生万物……”

    方元看到最开始的那副青铜图,准确地把握到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这描述的,应该是盘的功绩,还有最后身化天帝剑,守护世界的无上情操……”

    到了后面,青铜图一变,带着苍茫的气息,看得方元心神大震:“这是……盘王的道!它竟然能将自己的道路,以图录的形式直接表述出来!”

    道可道,非常道。

    但实际上,所谓大道玄冥,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等等,完全就是个笑话!

    无法用正确的形式表达出来,只是因为对于道的理解,还不够深刻。

    否则,任何道路到了巅峰,都可以从武学、神通、图画、乃至奇异的符号表述出来。

    但此时,盘王身为创世神,将自身的‘道’毫无保留地灌注在此,同样十分珍惜!

    就连血魔元神见了,也是怔怔不语。

    ‘得到这些,再加上我有天眼望气术之助,回去之后,就可以尝试凝聚自己的道路了!’

    方元感觉无比满足。

    即使是此时他这个分神,也是受益匪浅。

    至少,困扰着本体九原魔主的那道瓶颈,就悄无声息、毫无阻碍地被突破,令他整个人的气机顿时进入一种玄冥莫测的境界。

    “我明白了!”

    这时候,血魔元神忽然大叫:“这里虽然没有天帝剑,但却有着天帝剑诀啊……”

    将盘的道,以剑法的形式表现出来,就是天帝剑诀!

    虽然那套或许超越天品的神功,必然是在天帝剑中封存着,但它的源头还是盘的道,刻录在这里的道!

    因此,此处可以说是盘真正的传承之地。

    “再说……天帝剑也并非没有藏匿于此处的可能。”

    方元一幅幅图看过去,身上的气机越发飘渺,语气也带着点莫测的味道,令血魔元神不由陷入沉默。

    “原来,这就是武者神魔境!”

    看到最后一幅之时,方元长出口气,轻笑道。

    他距离神魔境只差临门一脚,此时看到这盘神图录,顿时突破,属性栏大变:

    “姓名:方元(南宫无望)

    精:300

    气:300

    神:300

    修为:神魔境

    技能:六极御兵诀(第三境)、大血魔功

    专长:种植术【六级】(满级)、天眼望气术(伪)、源力之体、魔兵—饮血刀”

    “神魔境么?”

    方元笑了笑,丝毫不以为意。

    区区一个世界的顶尖,对于他而言,已经是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了,早已宠辱不惊。

    真正引起他兴趣的,还是盘神图录的最后一副。

    那是盘以身祭剑,化为天帝剑的画面,只是一眼,就感觉有着凌厉的剑气扑面而来。

    而在剑气当中,却又掺杂着一丝丝刀气,蔚为奇观。

    方元放眼望去,就见在这图录的末尾位置,赫然有人以刀为笔,刻下了七个‘杀’字!每一个杀字都各不相同,带着大灭绝、大寂静的禅味,有种魔之尽头便是正,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味道。

    “这盘王宫的材质非常玄异,能生生不息,毁坏了也可以不断修复,寻常神兵之主,想要留下刻字,自然是难上加难,除非是……神魔境的武者!”

    方元上前,顿时在七杀大字之下,又看到了一行小字:“吾乃聂狂,二十岁执掌魔兵七杀虎魄刀,屠戮天下,后入天神宫,得见盘王真迹,大彻大悟,将七杀虎魄刀封印于此……”

    “上代七杀虎魄刀之主,聂狂?!”

    “传闻此人乃是绝世魔头,曾经杀得整个江湖武林胆寒,几个圣地被灭了满门,差点断了传承……”

    “想不到……他最后销声匿迹,是将自己封印于此?他原本应该是觊觎盘王殿奥秘,以魔龙的实力,也根本挡不住他,但见到盘神图录,就大彻大悟?反而将七杀虎魄刀封印于此,避免遗祸人间?”

    方元差不多推演出了事情经过。

    盘乃是真正的魔神!它的道,对于任何临门一脚的大能而言,都带有难以言喻的诱惑力。

    实际上,也就是方元与血魔元神,一个有着自己的道路,一个早有经验,正在慢慢凝聚道路,不为外界所动,方能不怎么受到影响,否则,换成其它不知情的魔主进来,八成也是被盘神之道彻底折服的下场。

    对于魔主而言,这就是入了外道!污了自身根基,再进无望!

    “可怜聂狂也算一代人杰,最终却还是勘不破!”

    方元淡淡叹息一声。

    “等一等……七杀虎魄刀呢?”

    血魔元神道,整个大殿空旷无比,一览无余,根本没有七杀虎魄刀与聂狂尸身的踪影。

    “很简单,他是自封于此,必然不希望被外人发现!甚至……这七杀字帖中也带着玄机,我怀疑并非他有意留下,而是七杀虎魄刀的影响,毕竟,这柄魔兵有着摄魂夺魄之能,当时的聂狂屠戮江湖,与它有很大关系……必不希望就这么被封印沉寂!”

    方元上前一步:“血魔……你不是自夸饮血刀修补好之后,威能不逊色于七杀虎魄刀么?此时机会来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等一等,我元神还未修补完整,碎片也没有集齐……”

    血魔元神立即抗议。

    它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此时的饮血刀,与排名四五的神兵魔兵对拼都不会发怵,但魔兵第一,仅次于天帝剑的七杀虎魄?它觉得自己还是悠着点的好。

    但方元根本不理不顾,手指探出,点在七杀字帖的第一个杀字上。

    轰隆!

    一股惊人的刀气与魔念,顿时顺着指尖,骤然蔓延至他的识海。

    “杀!杀!杀!”

    “苍天不公!杀!大地不平!杀!凡人无道,杀!天下无物不可杀!”

    “武者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

    可怕的杀意,宛若一道道惊涛骇浪,冲击着方元的心神。

    “如此剧烈的杀意,难怪历代七杀虎魄刀主都是杀人狂了……”

    方元暗自冷笑,神念却如同万载磐石一般,任凭这些杀念轰击,撞得土崩瓦解,散落出零星的刀招刀意。

    “天魔七杀刀法?”

    方元细细体味了下,“虽然大道论述,还要逊色于盘神一筹,但论纯粹的杀伐手段,却可称一声惊天地,泣鬼神了!”

    他手指不停,一连将七个杀字都比划了一遍。

    果然,接受了无数杀意冲击之后,完整的天魔七杀式就被他彻底掌握。

    哗啦啦!

    不仅如此,在最后一个笔画完成之时,这面青铜墙壁轰然大震,寸寸崩裂,现出后面的一个空间。

    嗡嗡!

    刀光闪烁,以方元的目力,顿时可以见到在墙壁后面的空间内,一名三十岁左右的武者盘膝而坐,抱着一柄黑色的长刀!

    聂狂!七杀虎魄刀!

    “这是,死而金刚?!”

    方元看着栩栩如生的聂狂,不得不说,这个曾经的七杀虎魄刀主,还是一个英俊的美男子。

    并且,死去多年,依旧尸身不腐,坚逾金刚,十分玄异。

    吼吼!

    就在这时,盘王殿之外,魔龙悲鸣,巨大的龙首滚落在地,鲜血宛若瀑布一般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