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嗯……从脚印来看,是兽类,体形不大不小,跟猎犬相似……”

    方元蹲在地上,观察着土地里留下,清晰无比的爪印,仔细分析着:“入土不深,应该不是大型猛兽,野狼?狐狸?还是黄鼠狼跟獾?”

    “好聪明的畜生,竟然将我的布置尽数毁了……”

    自小在深山长大,方元捕兽的手艺没得说,经常就能打些山鸡野兔之类的作为加餐。

    而布置的陷阱,更是连野狼山猪都要着了道。

    但此时,却尽数被破坏,还如此嚣张,简直有着挑衅的味道。

    “师父曾经说过,深山大泽,实生龙蛇,纵然普通畜生,只要活得够久,又或者机缘巧合,也会渐渐开启灵智,莫非这次来得就是这种?”

    这次‘窃贼’的手段,实在给方元一种充满了‘智慧’的感觉,就好像面对的不是一头野兽,而是一个大活人一般,令他面色不由沉重。

    “嗯……损失倒是不大……”

    他看了看周围,突然间跳起来,火急火燎地跑向茶园:“不好……我的灵植!!!”

    既然窃贼不是凡兽,那普通的东西也未必能吸引它们前来,唯一的可能,恐怕就在于问心茶树与那些红玉稻种!

    想清楚这些之后,方元顿时就仿佛火烧屁股一般,再也坐不住了。

    片刻之后,充满了气急败坏情绪的咆哮就在幽谷中回响:“该死的……不要让我抓到你啊……”

    方元站在问心茶树之前,显得很是沮丧。

    在他面前,原本翠绿欲滴的问心茶树,此时数个枝杈已经消失不见,断口处浮现出啃食的痕迹。

    整棵茶树都显得十分萎靡,幸好根系没有被损坏,否则这株唯一的变异灵植就要彻底离方元而去了。

    “这是什么?”

    细细观察之后,方元却又在问心茶树周围发现了更多的东西。

    他右手在茶枝创口处摸了摸,一层细密透明的结晶颗粒就落到了指头上,不仅在断口周围,就连茶树底部,也有着一层。

    “这绝对不是我放的东西,难道是那头大盗带来的?”

    方元将这种半透明的颗粒放在鼻尖之下,顿时一股清香的味道传来,又混杂着腥臊之气。

    “肥料?!”

    他看着萎靡不堪的问心茶树,做出了猜测,同时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灵植大盗,居然还堂而皇之地将问心茶树当成了它自己的东西,吃饱喝足之后还懂得照料一下,看来是将这里当成长期饭票了。

    “不过它肯定也不在这里,否则看到我出现,早就心急火燎地跑过来了……”

    方元摇了摇头,又快步来到红玉稻田边缘。

    只见满田的红玉稻苗完好无损,甚至还长高了一点点,周围的植被却纷纷枯萎泛黄,显然已经枯死。

    “连红玉稻的幼苗都看不上,这家伙的眼光还挺高么……”

    见着整个植物园都完好无损,对方似乎一心只祸害问心茶树的架势,方元顿时无语了:“立即再做陷阱,我从现在开始天天守在这里,看看到底是哪个畜生!”

    到了此时,他怒火消去之后,反倒又觉得颇为有趣,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见见那个偷他茶树的家伙。

    ……

    清点完损失之后,该做的事情还是要继续做。

    方元先将雄黄粉料理了,与谷内其它材料一起,按照一定比例混合,再置于地窖中三日,就收获了一大批‘还火液’。

    这配方也是问心居士所传,对于许多火行植物都有着良好的增肥作用。

    而纵然红玉稻谷是灵植,但在方元一天三次,顿顿不歇的浇灌之下,也是成长得颇为茁壮,并且营养跟上,不必再掠夺周围地力,令方元很是松了口气。

    只是那个神秘的窃贼一直没有再次出现,反倒是天天熬夜的方元,感觉有些支撑不住了。

    深夜。

    月色如水。

    方元照例布置好了陷阱,躲在一边默默观察。

    茶林之中,万籁俱静,唯有虫鸣声远远传来,在幽谷中回响。

    “莫非见到有人,不敢来了?”

    守了小半夜之后,方元睡眼朦胧,有些失望:“再守它一夜,如果还是没有收获,那就将问心茶树移植掉……倒是那些结晶,可惜了……”

    这几天通过观察,方元越发断定了自己的推论,那些结晶果然对于灵植大有好处。

    不仅问心茶树的情况越来越好,枝条已经愈合,就连他特意采集了一点,给几株红玉稻苗撒过之处,那里的稻苗也是长得普遍比同类好上一大截。

    这种对灵植有用的神秘肥料,立即引起了方元的兴趣,甚至想着如果这次能找到那些肥料所在,或许也算将功折罪,教训那畜生一顿也就算了。

    “哈欠……”

    到了下半夜,方元上眼皮沉重无比,仿佛千钧闸门一般,随时都要落下。

    “算了……看来今晚它是不会来了,我明天还要起来给红玉稻田松土呢……咦?”

    就在方元准备起身的刹那间,他的眼角却是捕捉到了月色下的一条白影。

    “来了!”

    方元一下来了精神,浑身都紧绷起来,热血上涌,睡意一扫而空。

    那白影奔行极速,一下就来到种植园之外,看到了方元重新布置的兽夹陷阱,机灵的眼睛中浮现出不屑,轻巧地绕过,间或干脆用爪子夹着树枝,直接一拨,令陷阱发动,却是一无所获。

    “靠!好大、好聪明的一只白貂啊!”

    方元心里不由惊叹了一句。

    没错。

    出现在他眼里的,赫然是一只硕大的白貂,眼睛大大,胡须修长,爪子惊人的灵活,耳朵不时一动一动,似乎在聆听着周围动静,一身白色的皮毛更是在月色下闪动着光华。

    普通的貂大概只有猫一般大小,但此时出现在这里的,却足足有一米长,简直是一只小号的豹子了。

    “乖乖!这么大的白貂……”

    看着白貂一路大摇大摆地进入茶园,方元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备,有些打鼓:“要不……就让它再得逞一次好了,我改天叫齐人再来!”

    他毕竟不是专业猎户,虽然也准备了不少东西,但看着这头妖异得过份了的白貂,心里还是没底。

    “咯咯!”

    奈何白貂一进入茶林,乌黑发亮的眼睛就直接盯住了方元藏身之处,赫然发现了他!

    “大胆!你这畜生!”

    方元没办法,跳了出来:“祸害我的茶树一次也就算了,竟然还来第二次,当我是死人么?”

    在跳出来的同时,他就吹亮了手上的火折子,点燃了火把。

    熊熊烈焰照彻之下,白貂的神情却浮现出一丝拟人化的戏谑,根本就不跑,与方元对视。

    ‘该死,野兽不应该大多怕火、怕生人的么?这只怎么这么不按常理来啊!’

    方元心里暗暗叫苦。

    但看到白貂彻底将他无视,又大大咧咧地要去啃问心茶树的时候,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大胆!”

    他一手挥舞火把,一手挥舞柴刀,大步上前:“不要动我的东西!”

    “嘶嘶!”

    下一刹那,他就看到白貂豁然转身,毛发竖起,发出嘶嘶的声音,心知不好,柴刀下意识地向前一挡。

    嗖!

    白影闪过,方元只感觉手上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顿时倒退了好几步,手一松,柴刀与火把都掉在了地上:“这畜生速度好快,力气也好大啊!”

    “咯咯!”

    看到方元如此不堪一击,那白貂眼珠转动,爪子捧着肚子,竟然极为拟人化的捧腹大笑起来。

    它也是通灵之物,对着方元挥了挥小爪子,又指了指问心茶树,仿佛在说:‘这株灵植,以后就是本大爷的了!’

    “靠……叔叔可以忍,婶婶都不可以忍啊!”

    被头畜生嘲笑,饶是方元都有些受不了,一个翻身爬起:“看暗器!”

    一挥手,几个小纸包就飞了出去。

    蓬蓬!

    几蓬烟雾自半空炸开,带着剧烈的刺激味道。

    旋即,方元面色坚定,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

    没错,既然战斗失利,自然应该趁机转进,日后再找这白貂的麻烦,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么!

    “嘶嘶……”

    但在烟雾中,骤然传来白貂一声尖叫,令方元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头,就见到白貂绕开那几团烟雾,似乎极为忌惮的样子。

    “咦?”

    方元脸上立即泛出喜色。

    实际上,这几包烟雾弹只是他为逃跑做的准备,里面包的都是寻常之物。

    “份量最多的辟兽散,如果有用的话,这畜生还能进来么?似乎也不是胡椒粉的缘故……那就是……雄黄!哈哈……你给我等着!”

    方元眼睛大亮,一溜烟跑回前谷,没有多久就揣着大量粉包过来:“原来你怕雄黄?哇哈哈哈哈……看我的,我砸!”

    蓬蓬!

    随着他右手扬起,大量的雄黄粉形成烟雾,将这一块区域笼罩。

    白貂虽然作势欲扑,嘴里嘶嘶有声,却仿佛真的十分害怕雄黄一般,不敢进来。

    等到雾气散开,更是一溜烟地跑了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