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毒龙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533.html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数个大汉手持棍棒,面色不善地将方元团团围住。

    敌众我寡之下,若是普通人遇到,必然要被打得抱头鼠窜。

    方元还未开始习武,自然也是普通人一个,但他看着这些恶奴,嘴角却是带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这个时候还敢笑,废了他!”

    “打!”

    周家的豪仆都是横行惯的,霸道无比,直接喝着。

    嗖!

    一道白光浮现,快如浮光掠影一般,在场中几闪。

    “啊!”

    旋即,几声惨叫传来。

    等到周文馨回过神来之时,却发现她的手下已经倒了一地,捂着右手臂,血流如注。

    “这……这是什么机关妖法?”

    她脸色一下雪白,看到方元走过来,更是连连被吓得往后倒退:“不……不要过来!”

    “周姑娘!之前的交易,是我与林叔所做,药材也经过他确认,什么假药之言,是谁告诉你的?”

    方元一步步上前,眸子里带着冷光,今天若非他有着花狐貂这头护谷灵兽,下场恐怕不会太好。

    “呜哇!”

    周文馨连连倒退,突然脚下一拐,摔倒在地,一下哭了起来:“呜呜……你欺负人!”

    “我去!”

    见到这一幕的方元心里非常无语。

    明明是这帮人上门当恶客,自己这种欺辱小女生的赶脚是什么鬼?

    “快说,还是你想跟他们一样!”

    方元冷声恐吓,又踢了一脚旁边的某个倒霉奴仆。

    惨叫当中,周文馨的哭声却是一下止住了:“是……是宋志高说的!”

    “宋志高是谁?”

    “归灵宗外门买办!”

    ……

    在方元的逼问之下,周文馨这个傲娇女被撕开表皮,顿时将什么都倾倒得一干二净。

    据她所说,上次交易,获得红山参之后,兄妹二人喜不自胜,回去就给周老爷用下。

    而周老爷也的确有着好转,只是好景不长,伤势短暂稳定之后,竟然又恶化了起来,到了现在,已经近乎药石无灵的地步!

    当然,周家二哥与林本初清楚,这并不是方元红山参的过错,但周文馨本来就是一个喜欢迁怒的性子,又如何能容忍?

    再加上与周家相熟的宋志高一挑拨,顿时就到了这个地步。

    “宋志高?负责外门采买?”

    方元摸了摸下巴,感觉隐约抓住了某个脉络。

    “此人我从未见过,也没听别人说过名字,可谓无冤无仇,真要惹下,八成就是上次蕾月的婚事了,果然麻烦……”

    天可怜见,以他淡泊的性格,若是知晓订下婚约之后会有这种麻烦,当初死活也不可能同意的。

    “你要说的,人家都说了,你可不可以放了我……”

    到了最后,周文馨泪眼汪汪地道,身上刁蛮之气不见,倒是充满了一种楚楚可怜的味道。

    奈何,一个养尊处优的富家千金或许漂亮,但在深山中跋涉多时,再在泥地里滚个几滚,会是什么模样?

    反正方元表示,自己牙口远远没有这般好。

    “你走吧!带上你的狗一起!”

    方元心道这小妞如此大张旗鼓地找来,也不知道给多少人看见,难道自己真的能杀人外加毁尸灭迹不成?直接冷着脸道。

    “快走!”

    见此,周文馨立即与一干狗腿子掺扶着跑开,仿佛背后有着什么洪水猛兽在追逐一般。

    在他们心里,刚才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轻易放倒如此多壮汉的方元,已经跟辟居深山,会使用邪魔法术的妖人无异。

    ……

    “咯咯?”

    直到他们都离开之后,花狐貂才现身出来,绕着方元兜着圈子,似乎在讨要奖赏。

    “做得不错!关键是你的速度……又变快了!”

    自从上次种植园之后,方元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花狐貂全力出手,之前的花狐貂就奔行绝迹,只能看到一条淡淡的影子。

    但到了现在,似乎是因为灵茶滋补的缘故,速度更上一层楼,简直如同电光石火一般,就好像那些豪仆,纵然倒下了都不知道是被什么袭击的。

    方元自问与他们易地而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幸好花狐貂你当时没有这么生猛,否则我哪里还有命在……”

    他抚摸着花狐貂的头,有些心有余悸地道。

    渐渐习惯了的花狐貂却是惬意地眯起了眼睛,又举了举小爪子,似乎在夸耀着:‘还有什么对付不了的人,都可以交给我!’

    这种傲娇满满的姿态,顿时令方元忍俊不禁起来。

    ……

    “花狐貂虽然厉害,但根据秘笈上所言,即使只破了第一关的武道好手,也会变得耳聪目明,反应激增,远超普通人……或许还是能够看清花狐貂的行动轨迹!”

    幽谷之内,方元看着黑沙掌的秘笈,默然不语。

    此时的花狐貂,大概也算得上一位人类中破关的武道好手。

    上次周文馨所带来的,却只是一帮普通人罢了,纵然学过几天拳脚,也只有一股蛮力,根本算不上真正的修行中人。

    以周家的势力,这样的武者,未必会缺少!

    等到周文馨回过味来,请来周家的供奉什么的,方元自己还真的没有多少把握应对。

    “我的红山参绝对没有问题,若是那周老爷只是伤了元气的话,不至于如此!”

    对于自己的东西,方元自然很有信心。

    “那么……他的伤势,必然牵扯到了什么别的东西!”

    他倒是很佩服林本初的胆量,面对这种浑水,还敢光着膀子往里面跳。

    “关键是你自己跳也就罢了,还溅我一身泥!”

    方元顿时有些怨念。

    “若是按照前世某些小说里面的套路,我现在是不是就应该主动出山,去展露医术,治好周老爷子,外加跟那些幕后黑手对上什么的……”

    他思维发散开,默默想着。

    实际上,这的确是一条积极解决之道,但方元就是不想这么做。

    至于原因么……

    今年已经出山过一次了,他实在不想再跑第二趟,并且,治病外带找出幕后黑手什么的,实在太麻烦了。

    方元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决定回去睡个回笼觉先。

    ……

    “花狐貂啊,以后要是我被人追得逃命,可就全靠你了!”

    半天之后,方元背着竹篓,在深山里跋涉,又看了看轻灵无比的花狐貂,不由羡慕道。

    幽谷四面通向深山,绝对没有被围困之虞,特别是当年的问心居士,在建造屋舍的时候,还特意留下了几条逃生密道,此时只有方元一人知道。

    方元强烈怀疑,他这位师父之前说不定在外面也犯下了什么大事,有些惊弓之鸟,否则不仅生前随时准备跑路,死后还要那么布置,怎么看怎么有些不正常。

    不过得益于他未雨绸缪的福,现在的方元却是每天都睡得非常安稳。

    而此时,看着花狐貂在密林中奔行绝迹,方元玩笑一句,又有些惋惜。

    若是白貂再大一点,自己或许就可以骑上祂,遨游整个清灵山脉,如履平地,那就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快意了。

    爬山可是一件体力活,特别是深山老林当中,藤蔓密布,绝对没有什么石阶小道,相反却是猛兽毒虫更多一点。

    方元一边用柴刀将拦路的荆棘丛劈开,一边有些气喘吁吁地前行。

    这几天他通过各种威逼利诱,总算令花狐貂妥协,带他进入深山,去寻找灵肥的踪迹。

    只是他非常怀疑这花狐貂根本是在向他装傻,自从进入深山之后就彻底撒了欢,更左跑右逛,一些珍惜药材见了不少,却丝毫没有灵肥的半点影子。

    “花狐貂,别想狡辩了,从你带来的份量来看,那些灵肥应该还有很多才对!”

    方元看了看日头,停止继续前进的举动,找了块大石头坐下,吃着中午的饭团,又丢了花狐貂一个。

    “咯咯!咯咯!”

    花狐貂抱着饭团,仿佛松鼠啃松果一下,转了几圈,飞快吃完,这才用小爪子比划。

    方元跟它鸡同鸭讲地比划了半天,勉强明白了意思:“那里我现在还不能去?只能在附近选找找其它好东西?”

    他回过头,看了看竹篓里的收获,勉强同意了这个说法:“好吧,不过再去下一处,我们就回去吧!今天采集的珍惜药材,都要好好封存起来,否则就实在太过暴殄天物了!”

    喝了一蓬清凉的泉水之后,方元抖擞精神,跟花狐貂继续上路,到了一处雾气萦绕的洼地。

    “唔……这种地方,最多瘴气毒雾!”

    方元一见色彩有些斑斓的雾气,顿时皱着眉头,忙不迭地往鼻下抹了问心居士配置的药散。

    任何行走深山的猎人、采药人,都少不了这个,但还是问心居士所制的效果最佳。

    “咯咯!”

    花狐貂一马当先,显得有些急迫。

    “哈哈……这么着急做什么?”

    方元笑嘻嘻跟上,拨开一丛杂草之后,却是深吸口气:“毒龙草?!”

    在他面前,一处水潭边上,白色的乱石中,一株紫色的药草十分显眼。

    这是问心居士提过的一味名贵药材,生长在剧毒之地,有以毒攻毒的神效,许多高阶解毒药方,都需要这个。

    “好东西!”

    方元眼睛一亮,却没有冒然动作。

    此等药材,已经算是半株灵物,旁边或许就有凶兽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