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人在突破七重虚圣是哪方的梦师?”

    在隐龙统领后面那道紧追不舍的流光一滞从中浮现出一道疑惑的目光:“是敌是友?还是……散修?!”

    如果是隐龙卫或者梦师五大盟的人要突破七重虚圣肯定会做好万全准备封闭山门连圣人都会投下意志关注。

    毕竟在这个即将大决战双方刺刀见红的时刻一个大能级别特别是能点化灵物、拥有炮灰无数的七重虚圣代表着多大战力?简直不言而喻。

    为了破坏哪怕施展阴招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这个梦师却是仿佛愣头青一般直接选了个荒郊野岭就这么突破了简直是丧心病狂加不可思议。

    “反正不可能是五大盟之人!”

    隐龙卫统领却是一咬牙直接向着那座荒山飞去。

    他想得很清楚此时的天意绝对不会站在五大盟一方!

    实际上在布置六极地合禁断大阵之后所有五大盟的梦师就没有一个敢渡劫或者挑战天谴的。

    明明已经获罪于天还要给老天机会是嫌死得不够刺激非得来个五雷轰顶助兴么?

    要知道古辰大世界的本源还不如大乾但世界意志苏醒之后照样能将圣人都排斥在外。

    换成大乾世界如果真的愿意付出代价又没有限制哪怕轰死一个圣人都完全不在话下!

    因此现在突破的梦师即使不是朝廷之人也有很大可能是个在野散修若是能说动求助乃至拉拢进朝廷……

    这个隐龙统领目中闪过一丝炙热忽然间却是警觉大作遁光立停:“不对!”

    轰隆!

    天空中鱼鳞云翻滚七道雷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下一道连着一道没有丝毫停顿威力也是奇大无比一点都不想给下方梦师机会的模样。

    “这……”

    隐龙统领面色大变:“七劫连环雷?!能遭到这种天谴的不是自身杀孽过重也是受到天谴遭了……”

    “哈哈!”

    后面的梦师却是兴奋无比:“木郃子你这是自投罗网!”

    在他心里更是疑惑非常:“莫非……这个渡劫的梦师真的是我五大盟之人?”

    轰隆隆!

    他们传念之际雷霆却是毫不留情地落下顷刻间将荒山从中一分为二现出山洞中的一个人影。

    “起!”

    那人影抬头望天似有些疑惑旋即一招手。

    嗤!嗤!嗤!嗤!嗤!嗤!嗤!

    七柄光华灼灼的神剑浮现蓦然化为七名形态各异的童子或雪白可爱或古灵精怪或深沉厚重这时分工合作每个操纵着无匹的剑气各自拦下一轮雷霆。

    “呜呜……主人这雷打得人家好痛。”

    “我们一人扛一雷本体没有损伤还可以再战!”

    “小水与小火小泽属性不行还是小雷与小风比较克制雷电一点!”

    ……

    几个童子纷纷传出神念还会分工合作并且越晚出来的童子反而越有威望。

    比如地剑童子在方元没有明确命令的情况下此时就仿佛老大一般居中调度倒也十分得心应手。

    “嗯……这七个捧剑童子联手连六重虚圣都可匹敌日后就多了一大批帮手了!”

    方元看着这幕也是满意非常。

    这些他点化出来的童子不仅忠心耿耿实力也有甚至陨落之后还可以在真实梦境中复生当真没有比他们更好的手下了。

    “只是……这天谴来得真是郁闷!”

    他望了眼天空就见乌云已经慢慢散去不由十分无语。

    毕竟七重虚圣已经是极为高级的资料他之前也没有仔细研究过险些被阴了一把。

    “天意论行不论心……我之前的所做作为都是偏向五大盟甚至还在九界山中参与布置六极地合禁断大阵因此它一有机会就想搞死我……当然最后似乎又有些放水或许是感应到了我是破局关键还是因为我不是圣人引不起重视?”

    方元想了想周身一层迷雾浮现掩盖身形腾空而起看向半空中的两个不速之客:“来者何人?”

    “天谴之雷如此轻易地就被接住了?”

    对面的两个大能此时却是有些受到惊吓。

    木郃子眼珠瞪圆知道这个刚刚晋升的大能绝非普通七重虚圣能够比拟还有那一手御剑之法神兵连天雷都能抵挡在梦兵师之中也是十分了不得的传承了。

    ‘只是……这种剑道我怎么好像听说过一般!’

    “在下源初会封不二!前方那位道友只要你拦住这个隐龙统领木郃子不仅在下欠你一个人情梦师五大盟更是愿意为你做一件事!”

    后方封不二直接传音喝着带着胸有成竹的信心。

    此时梦师五大盟势如破竹朝廷一方节节败退哪怕那个梦师并非五大盟之人此时也应该知道如何选择。

    “源初会……封不二?”

    方元微微一笑眸子里顿时泛起一丝杀机:“风雷水火!”

    “在主人!”

    四名童子飞腾虚空背后浮现出神剑虚影直接化为四象大阵将木郃子挡住去路。

    “这是……”

    木郃子看着这个大阵眼眸中却闪过一丝诡秘之色。

    “哈哈……我就知道道友是个明白人!”

    封不二见此大喜直接飞扑过来:“木郃子你一意与我们联盟为敌这次兵败如山倒你的至木灵兵也是损伤殆尽今日就要你也陨落在此!”

    “天合四象起!”

    但出乎他预料的是等他扑到近前之后四象剑阵一下扩张竟然同样将他也囊括了进去。

    “这位朋友……你什么意思?”

    封不二面色一变一挥手三条巨龙就浮现在周围团团护卫。

    这三条巨龙仿佛方元前世中听过的西方巨龙本体仿佛一条大蜥蜴背上长着两对肉翼最特殊的还是它们头顶狰狞分叉如同荆棘一般的龙角。

    “八门之四象……你是……当初的绝心居士传人?”

    木郃子看向方元神色却是一变再变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虽然绝心居士已经自绝于天下明目张胆地站队朝廷但在最后朝廷的所作所为在隐龙卫中也有记载的确算得上有负于人此时见到对方传人还是一个同样的七重虚圣实在令他不知道该以何种态度应付。

    “绝心?”

    与他相比封不二的反应却是更大:“这老家伙难道还未死么?哈哈……如果抓到他的传人在圣人那里也是大功一件啊!”

    他看向方元仿佛下一刻就要忍不住出手。

    但方元却是摇摇头伸手两抓。

    呲啦!

    两团火光瞬间熄灭现出里面的残破符箓。

    “虽然只是四象剑阵但早已融入了我的领域当中你们这点小动作又怎么隐瞒得过我呢?”

    他叹息道:“莫非当我是新人很好欺负?”

    “哼!”

    封不二冷哼一声:“拦得住一时拦得了一世么?你死定了……身为绝心居士的传人只要你一出现就必然遭到我们五大盟的追杀天上地下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嘿嘿……你知道我究竟是谁长相如何么?”

    方元反问一句令封不二神色一滞。

    而在他心里也是在无语叹息:‘师父啊你到底惹了多少深仇大恨竟然令一干圣人与大能到如今还念念不忘!’

    “杀了他不需要留手!”

    此时吩咐一句泽、山、地三个童子同样没入四象大阵之中。

    七柄神剑现出本体各个童子以虚影站位联手施展阵法:“脚踏七星步走天罡……七剑合一混沌领域杀!”

    轰隆隆!

    雷、泽、山三剑腾空笼罩三才之位封锁虚空。

    一个领域张开仿佛世界初开之景地火风水浮现将一切化归混沌。

    见到这一幕木郃子瞳孔紧缩哪怕攻击的不是他也恨不得贴在阵法壁上:“果然……这就是传闻中的梦兵师八门剑阵秘传……重练地火风水的混沌领域圣人曾经评价过显圣之下无敌的阵法!”

    嗡嗡!

    仿佛世界生灭一般那几头西方巨龙被卷入领域当中顷刻间就化为齑粉。

    旋即一股青蒙蒙的混沌领域毫不客气地将封不二笼罩在内混沌之气落下要将这个源初会七重虚圣彻底磨灭。

    方元晋升梦师大能之后第一次出手赫然就要灭了这个同阶存在这种滔天凶威看得旁边的木郃子都是眼角直跳冷汗横流:‘传闻当中绝心这一脉都是疯子果然名不虚传啊!这人一见面就要斩杀同阶当初的绝心居士甚至敢向圣人出手!’

    “果然是混沌领域!”

    封不二看着不断压下的混沌之气脸上各种羡慕、怨毒、疯狂的表情一一闪过忽然沉静下来用一种渗人的眼神盯着方元:“你死定了……伏魔圣笔大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