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朝廷……呵呵……”

    方元摇头失笑。

    虽然此时的木郃子并不知晓呵呵的涵义,但不屑的味道,却是溢于言表,不由神色一变。

    实际上,他也有些尴尬,知道绝心居士并未辜负朝廷,是朝廷与隐龙卫辜负了他。

    只是遇到当时那种情况,任何一个组织,都得从利益最大化方面考虑,这也是无奈之事。

    甚至即使如此,听到方元的这种回答,依旧令他的心里十分郁闷,甚至带着一点愤怒,身为大乾子民,怎能如此欺君罔上?

    作为隐龙卫统领,他的人生信条,就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哪怕委屈都得打落牙和血吞!

    但这时,这种不满被他很好地隐藏住了,想了想,又道:“莫非……你不想为你师正名?”

    “名声皆为虚妄,又算得了什么呢?”

    方元摇摇头:“围攻玉京之战,我会去的,只是你们也必须付出足够我满意的代价……大乾坐拥天下,奇人异士无数,总有令我满意的东西。”

    “好,一言为定!”

    木郃子脸色苍白,又掏出一片碧绿如翡的叶子:“这是万里传讯符,能不经过梦界而通讯,安稳无虞!”

    “我收下了!”

    方元接过,自然第一时间就神念扫描多次,确定上面没有暗手。

    即使有也无所谓,随意丢在哪个荒郊野岭,想用的时候再用就是了。

    反正急切的,肯定不会是自己。

    “既然如此,老夫告辞!”

    说实话,站在方元面前,特别是剑阵之内,木郃子浑身上下都不舒坦,那种小命操纵于人手的感觉,实在令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这个自然,请!”

    方元略微颌首,示意三名捧剑童子放开大阵,木郃子立即化为一道绿色流光,疾射出去。

    “此人身上的至木灵兵的确消耗殆尽,如果我要杀他,应当会比封不二更轻松……”

    方元望着他的背影,却是沉吟不语:“只是……没有多少意义。”

    杀封不二,是因为对方乃是源初会梦师,自己师父的仇人。

    之前没有强大的实力,只能小心翼翼。

    此时神功大成,虽然杀不了伏魔圣笔,但杀一个七重虚圣的长老,也算是寥尽心意,哪怕被说成欺软怕硬,也是甘之如饴。

    分割强弱,各个击破,本来就是兵法正道,傻子才跟人去硬拼呢。

    “五个月……差不多半年时间,当真刚刚好赶上大决战啊!”

    决战之后,世界洗牌,他的身份就无关紧要了。

    而现在,因为两方大战在即,天机混淆,自己又是七重虚圣外加真圣之尊,恐怕圣人都看不出自己的跟脚。

    “有着这些,便足够了!”

    目送着木郃子消失在天际,方元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栏:

    “姓名:方元

    精:100

    气:100

    神:100

    职业:梦兵师

    修为:虚圣(四重)、真圣、领域者

    技能:盘古鹰身【???】、八门剑阵【八剑(1%)】、元灵养气术【第五层(圆满)】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五级】、火眼金睛【一级】”

    法体兼修,到了这一步,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精气神都在以一种奇异的频率共鸣,有着一种融合的味道。

    “同时达到武道与梦道大能的成就,整个大乾世界,也不知道有几人呢?”

    方元望着自己的属性栏,陷入沉吟之中。

    八门剑阵,他只差最后一柄天剑完成,就可以迈入八重虚圣,直追师父绝心居士。

    武道之路,至于真圣,就已经绝矣。

    所以,剩下的就唯有一条路,就是突破显圣!

    梦师显圣,实质上跟武道真圣,灵士真元同一位阶,但神通广大,不可思议,为造物主,牢牢把持着大乾世界的巅峰权柄。

    他们一个人,就往往代表着一个势力,一个族群!影响不仅动辄整个大乾世界,更是遍及周围诸多位面。

    “实际上,七重虚圣,就是突破显圣的最低标准……但这就跟武宗突破一样,我当初若直接以七八脉的武宗突破真圣,武道真身绝对没有如今这么强大!”

    方元眸子中闪过精光,他要突破,自然必须完美突破。

    武道如此,梦道就更如是。

    奈何八门剑阵秘传强则强矣,在虚圣当中也算极为了不得的功法,仍旧只有八重!

    这最后一重的奥秘,还需要他自己补完。

    “实际上,能突破至七重虚圣,也足够了,所谓站得越高,摔得越惨……梦师本源,心魔世界,看着可不像什么善茬啊。”

    地星世界中的实验,对如今的方元启发作用甚大。

    至少,他已经知道,心魔界绝非什么美好的世界,八成还是如灵天一般,弱肉强食,觊觎着此方世界的什么。

    “真正论起来,武道与灵术,才是大乾本土的东西,所谓的梦师,真的是外来产物,在大乾世界被心魔界盯上之后才出现的存在……当然,大乾能人辈出,所开创的梦师之道,乃是借假修真的无上大道,这一点或许会超出心魔界的预料,颇有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味道……”

    方元看着自己的双手:“我走上梦师之道,根本无法回头,因此唯有纵身一搏,至少到了七重虚圣境界,还有着一点反抗之力,那些懵懵懂懂的梦师,一旦心魔界降临,恐怕连反抗都难以做到。”

    一旦上手梦元力,自然就被打上了标记与烙印,随时有可能被收割。

    这种是灵魂层面的改变,哪怕废功重修什么的,也无法改变。

    因此,到了这时,连方元也只能急功近利一把,冲上七重虚圣的境界,再随机应变。

    他看了眼天际方向,身形转眼间化为一道电光,消失不见。

    ……

    须臾之后,空间破碎,一个体形修长完美,面容有若神祗的人走了出来,扫视四周,赫然正是隐龙尊主!

    “走了?”

    他沉吟了下,旋即看向虚空:“李青绵,出来吧!”

    “隐龙,你一个分身竟敢来此,不怕被我诛灭么?”

    旁边的虚空翻起涟漪,仿佛一个人掀开门帘,缓缓从画幕中走到了现世。

    他中年人模样,两鬓略微霜白,脸上五官分明,又带着一点沧桑之感,肌肤晶莹如玉,想必年青之时,绝对是风靡一时的美男子。

    此时手中持着一只晶莹的长笔,仿佛一个正准备取材的画家。

    “我是分身,你同样也是分身,即使要做过一场,又有何惧?”

    隐龙尊主大笑:“只是我感应到了,你的一丝烙印,似乎在这里陨落了……莫非你是为这个来的?”

    “不用再装什么,自从不二陨落,这一丝烙印也消散之后,我就知道,必然是八门剑阵回归……哼,也唯有它模拟重开地火风水的七星剑阵,方能隔绝我的感应降临!”

    李青绵冷哼一声,脸上似悲似喜:“当初绝心居士一脉几乎死绝,你袖手旁观,莫非以为他就没有怨恨?绝心一脉,完全就是疯子,难道朝廷还要庇护于他的后人?”

    “当年之事,我也不愿多提,但相信他的传人,对于你们的怨恨,必然要在朝廷之上……否则,此人就不会杀了封不二,又放回木郃子了。”

    隐龙尊主以充满磁性的声音道:“因此……我非但不会缉捕他,反而还会拉拢他。”

    “若非此时天机混淆,此人早已露出狐狸尾巴!也罢……我就看你们朝廷能得意到几时?”

    李青绵冷哼一声,身形消失不见。

    对于隐龙尊主的想法,他自然一清二楚。

    放手让他追踪那个八门剑阵传人,不仅牵制精力,更消耗了部分实力,若成也不算什么,但若失败,简直就是将一个上好打手往朝廷那边驱赶。

    偏偏,由于绝心居士仇家遍布天下,根本不用担心对方有着什么投敌行为。

    因此,隐龙尊主才能不痛不痒,只是说几句场面话。

    但源初会与对方仇深似海,可就不是这么简单能解决的事情了。

    ……

    此时,被两名圣人惦记,甚至未来还会被更多圣人咬牙切齿,真实身份不知的方元,却是恢复了真实面貌,向着鹰愁城赶去。

    这也是反其道而行之。

    所有梦师都以为绝心居士的传人会龟缩起来当乌龟,又有谁知道他有着明面上的身份,可以大摇大摆地前往鹰愁城汇合呢?

    并且,之前方元的武道真圣身份,更是对他最好的掩饰。

    一个天才,能在短短时间内武破圣境,成就至尊武躯,已经是惊世骇俗,怪物一般了。

    任凭谁,都不会想到他居然还一步登天,直接跨越为七重虚圣!

    “要想回去继续当我的方元执法使,还有两个问题……”

    方元一面赶路,一面飞快思索着:“第一个,就是地星世界当中,还会有其它梦师观察者,发现一些踪迹,不过这个早已解决,地星意志受到这次侵蚀,已经在加大排斥力度,抗拒一切外来灵魂与力量,再加上那种日益严苛的物理规则,简直去多少死多少。”

    “而第二点,就在于如何掩饰自身修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