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迫近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541.html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呼……”

    对着初升朝阳,方元吞吐紫气,神情肃穆至极。

    “有着红玉稻米相助,武功实在进展神速啊!”

    他最近有点练功练上瘾,毕竟,那种熟练度飞快增长,一点点变强的感觉,实在是很容易令人迷醉下去。

    “或许……另外的鹰爪功、硬气功,也可以尽快入手了!”

    以前是怕贪多嚼不烂,但此时的方元却根本不会有着这个顾忌。

    武功练到高阶之后,再去习练其它武艺,低级的时候无疑会提升飞快,在他这里更是坐火箭一般的速度。

    “不过,还是等我武道到了第五关境界再说吧……”

    方元下意识瞥了一眼自己的属性:

    “姓名:方元

    精:1.8

    气:1.6

    神:1.5

    年龄:18

    修为:武道第三关

    技能:黑沙掌【三层】

    专长:医术【一级】、种植术【三级】”

    “破了武道第三关生门,给精元与气元带来的增幅大致是0.3,剩下的就是红玉稻米的功劳了……”

    “只是神元自从问心茶告罄之后就未曾增长过,连突破三吉关都是如此……”

    神元增长越是艰难,方元对它却越发看重。

    毕竟,以此时的属性,拥有超出普通人一半的神元,已经令他感受到了自身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如果再将神元提升上去,又会有着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

    方元对此可是非常期待的。

    “问心茶树也快再次抽芽了……还有红玉稻米,我已经划出一大片稻田,足够种下……目前的缺口,还是灵肥啊!”

    这种花狐貂带来的奇异半透明颗粒,有着促进灵植成熟的奇效。

    而现在方元习武,又需要大量的红玉稻米供应,对于灵肥的依赖更是增长到了一个极点。

    “我需要灵肥!大量的灵肥!否则红玉稻米与问心茶叶就是空中阁楼……”

    可惜花狐貂早已跟他反复表述,那个灵肥所在之地十分危险,以现在他的实力,还是不要冒然前往的好。

    “如今的我,已经是武道三关的好手,甚至全神贯注之下,也可以发现白貂行动的轨迹……看来它所谓的危险,应该就在二平关与三险关中间的样子!”

    金锁重楼十二关,乃是当世武者避不开的门槛。

    方元此时已经将三吉关尽数破去,接下来若破得杜门,立即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按照硬气功秘笈所言,前三关的武者算烂大街的话,那到了杜、景二关,在武道上也算初窥门径了。

    至于破了伤门,乃至更高的惊门、死门三险关,那绝对可以算得上登堂入室,纵然在归灵宗当中也可任得长老。

    那个宋志高的依仗,背后的宋中宋长老,实际上也就三险关的武道好手。

    并且,以他的年龄而言,这辈子也不太可能突破死关,冲击最后的四天门境界了。

    “咯咯!”

    “咯咯!”

    就在这时,花狐貂突然出现,咬着方元的裤头,向谷口奔去。

    “嗯?又来人了?”

    方元有些不耐,此时无法,也只能来到谷口,顿时就眼神一凝。

    在他面前,赫然是一支庞大的队伍,为首者乃是林本初林员外,周家兄妹也在。

    不仅如此,除了他们之外,后面还有四名身强力壮的仆役,抬着一架软轿,四周纱帘垂下,隐约可以看见里面躺着的人影。

    “贤侄啊!”

    林员外上前,摊了摊手:“这次之事,你真有把握?”

    “什么事?”

    方元一头雾水。

    “自然是治病救人的事情啊,周家可是孤注一掷,将周老爷都带来了!”

    林本初肃穆道:“日前你派遣那田老汉送来信笺,说你有救人良策,但必须将人送入幽谷之中,才肯救治……唉,实在有些托大了!”

    “信笺?”

    方元心里一沉,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取过看了,就见上面与林员外所说的别无二致,大体意思就是自己有着妙策回春,只是必须周家将人送到山里,否则就不予救治,用词之间,颇为傲慢。

    特别是,这一笔一划,跟他的手书完全一致,纵然方元,都差点以为是自己写的了。

    “田老汉……”

    方元眼珠一转,立即就知道了问题出在哪里。

    作为唯一与幽谷有着交往的采药人,他手上倒是有着自己亲笔写的几分清单与书信,伪造一份手书不难。

    并且,林员外也见过田老汉,知晓他相当于半个幽谷的话事人,因此也深信不疑。

    奈何,自己根本就没有打过包票,对于周家老爷的病情更是一无所知啊!

    “毒计!”

    方元眼光有些发寒:‘好一条毒计,如此一来,我当真是百口莫辩了!’

    很显然,周家老爷本来就命在旦夕,又被骗得奔波劳碌,说不定会直接死在幽谷,那自己与周家顿时可谓结下死仇了!

    此时,纵然他说信笺不是自己所写,又有哪个会相信?

    看着一脸殷切之色的周家人,方元顿时沉默了。

    他更是想到一点,若他是幕后主使者,此时必然已经将田老汉灭口,才能做到天衣无缝!

    ‘说不定还是一石二鸟,这个周家老爷,本来就是宋长老敌对的派系,否则借宋志高几个胆子,也绝对不敢如此……’

    方元一下就猜测出了许多东西。

    “怎么了……贤侄……你莫非……”

    林员外人老成精,冷汗就有些下来了。

    天可怜见,实在是周老爷的病情已经拖不得了,周家被逼得没办法,才会死马当作活马医,送来这幽谷。

    在这当中,他可也是拍过胸脯,打过包票的。

    若是此时方元放了鸽子,后果简直不堪想象!

    “我还是先看看病人吧!”

    方元瞥了林员外一眼,心知也怪不得对方。

    毕竟,自己之前还真的通过田老汉,跟他传递过几次消息,再说幽谷辟处深山,要联系也实在不方便。

    “这个自然!”

    林员外头皮有些发麻,带着方元来到软轿之前。

    “方居士,一切拜托了!”

    软轿周围,周文武带着周文馨,还有几个周家人重重行礼,旁边还有几个气息深沉的高手环视。

    方元看了,却是心里冷冷一笑,根本理都没理,他相当清楚,若自己妙手回春,能救得回周家老爷,自然一切好说,但如果救不回……这种巨大期待失败而产生的落差,足以变成自己的催命符。

    至于解释清楚什么的?

    现在的周家人,难道还听得进去么?

    ‘好大一个坑,此事必是宋志高在幕后指使无疑!’

    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方元当即上前,掀开帘幕,顿时一股腐臭味道就扑鼻而来。

    “见鬼,这周家老爷,与死人又有何异?”

    方元心里一下凉了半截,勉强看过去。

    就见软轿之中,躺着一位老者,似乎正在酣睡,但气息却是微若游丝,简直好像下一刹那就会断气一般。

    这一幕,纵然任何一个名医见了,心里恐怕都会浮现出‘油尽灯枯’、‘药石无灵’等等的论断。

    在老者胸口,正是伤势所在,看来曾经受创不轻,但现在却包扎完好,呈现出愈合的态势。

    “咦?这倒奇了!”

    方元看了几眼,不自觉地脱口而出。

    “小居士,吾父如何?可还有的救?”

    旁边的周文武立即忐忑不安地问道,周围的周家人则是脸色不善地盯着方元。

    谁让这个医生太过耍大牌了呢!

    脾气架子这么大,令他们都不得不钻这深山老林,不少人心里已经暗暗发狠,若是这少年只是一个草包的话,那必然要他好看!

    “已略有些眉目,具体如何,还需要再看看!”

    方元回转谷中,没有多久就拿来一盒银针,随意抬起周老爷的一条胳膊,扎了进去。

    噗!

    片刻之后,银针取出,一无异样,只是方元注视着针尖,默然不语,突然取出一个火折子点燃了,将银针放在火中熏烤片刻,又细细嗅了嗅,鼻尖顿时闻到了一股兰花般清幽的香气。

    ‘这周老爷子,并非重伤,而是中了毒!’

    方元看着气若游丝的老者,心里默道:“并且……还是师父提过的奇毒情人醉……”

    问心居士乃是医道国手,救人经验丰富,也曾经跟方元聊过一些病例,这情人醉更是令方元记忆犹新。

    因为这种奇毒无色无味,一开始也没有什么症状,只会令人日渐消瘦,神思恍惚,最终郁郁而去,就仿佛因情伤逝一般,十分奇异。

    此种奇毒,一旦种下,就如跗骨之蛆一般,更偏偏绝无中毒症状,银针都试不出来,唯有火烤之后,有着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气,乃是唯一的破绽。

    当时问心居士说的有趣,方元也就记下了,想不此时,却真的见到了一个中了‘情人醉’的病人。

    “如何?”

    看到方元眉头一时紧皱、一时舒展的模样,周家兄妹都不敢大声呼吸,轻声问着。

    “周老爷子的病,我能治!”

    方元点点头。

    若是遇到真的重伤病患,他那点医术等级还真有点不够看,但这毒伤却是凛然无惧。

    下一刻,方元就道:“只是,我有几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