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尊者,你看如何?”

    县城之内,知画面前悬浮着一面光镜,将之前林守成的一幕幕尽数呈现而出。

    “只是一条小蛇而已,算得了什么?”

    方元不以为意。

    他在下界也曾经九变化龙过一回,深知其中的艰难。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想要成就真龙,路途险阻重重啊。

    更不用说,这里还是灵界!百国混战,有着天庭与神道插手,不允许出现大一统国度。

    “此时蛇已成蟒,总算没有夭折!”

    知画笑嘻嘻地说着。

    对于气运,她也有着自己的理解——不过实力的体现罢了。

    通俗来说,这次林守成夜袭流民军,阵斩匪首,解除县城祸患,就是大功!

    有了功勋,就可以升迁,更不用说接受流民军的财产,又是一大笔资源,可以加速发展。

    世间上,并没有无缘无故的气运,哪怕是天意垂青,也有老天在支出。

    并且,叶地小国寡民,连国君都未必有着蛟龙,巨蟒之相,已足够支持前期崛起。

    “嗯,这也是一个匹配的问题,你妙音宗加梵圣宗,支持一个这样的已经是极限了!”

    方元淡笑道,流露出对于气运的深刻理解。

    实际上,那种一生出来就龙行虎步,命格尊贵至极的家伙,八成都是坑爹货。

    为何?因为自身成长,需要汲取周围大量资源,也就是气运。

    因此在修行界中,一些小门小派,若收了某某绝世天才,下场都不会太好,躲不过灭门的厄运,就是本命气运都遭到侵蚀,庙小养不了大菩萨。

    当然,事后那弟子绝对能存活下来,并且修为一日千里,再为宗门报仇雪恨,也是常有之事。

    只是那时候,人都死了,道统断绝,天才弟子也可以理所应当地拜入别派,纯粹是为人作嫁衣了。

    同理,以妙仙宗与梵圣宗的底蕴,即使是遇到了真龙,也未必敢投资。

    否则,哪怕真龙能够成就,过程中也早就将他们底蕴抽干了。

    换成这林守成,却是正好。

    “尊主所言甚是,那我妙仙宗可就押注了!”

    知画嫣然一笑,眉目中光华流转。

    “随便你们吧!”

    方元摇摇头。

    普通龙蛇之争,自是这样,但这次,又有着巨大的不同。

    妖星出现,天下大乱,这林守成更是邪气入体,与本命纠缠,无法破除。

    甚至,就连流民军那个统帅,也同样如此。

    林守成不好吞噬姜望的,就吞了对方的气运,未来究竟能发展成什么样,可当真不好说的。

    ……

    打发走知画过后,已是天色既明。

    方元盘膝而坐,默默思索:“当初从天庭逃走的魔神,虚无之君绝对算一个,其余的难说,魔主就要看机缘了……”

    这等魔头,哪怕只是逃走一个,就可以搅动天下风云,令世界大乱。

    “不过,我此时最重要的,还是突破魔神境界!”

    之前在心魔战场上吞的那一笔源力,已经将他底蕴补齐,此时又有天眼望气术之助,可观察天地大道运转,对于凝聚自身之道颇有好处。

    这种种条件加起来,已经令方元有把握凝聚自身大道,突破魔神。

    此乃当前最迫切之事。

    毕竟,他不仅惹了一个魔神,即便在此时的灵界之中,仇家也是不少。

    哪怕有着十方神魔兵器道补充,也只能自保。

    若是还想参与进一些大事之中,则非成为魔神不可。

    “魔神之道,我有着属性栏之助,应当也是一证永得,若要突破,或许应该再换一个世界?”

    方元陷入沉思当中。

    对于他而言,梦师降临之法,搭配属性栏,当真是绝配。

    遇到瓶颈之后,完全可以在其它规则更加宽松适应的世界中打破极限,再来到主世界中突破,算是取巧的一个方法,能绕开不知道多少难关。

    “即使是上级宇宙,不同的世界,也对应着不同的规则,比如上个神兵世界,就是十分适应神兵魔刃体系……我如今需要找的,就是一个对神魔友好,或者说,适应规则显化,类似西方诸神那样的世界,或者,一个与梦有关的世界?”

    “在那样的世界中,真实与虚幻的界限更容易被打破,也就更加适合凝聚大道!”

    ……

    “先生有礼!”

    原本的草堂,此时早已扩建,红砖绿瓦,隐见青苔,别有一番情趣。

    清晨,十几个蒙童等在位置上,见到方元,立即行礼。

    “嗯,我等今日来学《醒世恒言》……”

    方元摊开书卷,声音清越。

    不知何时,门外却是站了两人,一个林守成,一个姜望。

    “今日上午的课程,就到这里,下午我要你们背诵劝学篇!”

    方元讲到中午,摆了摆手,宣布下课。

    “先生!”

    林守成与姜望进来,恭敬行礼。

    “嗯,你们昨夜大破流民,保全一县性命,做得不错!”

    方元捋了捋胡子。

    “先生……昨夜我可真是以为自己要死了……”

    林守成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方元却是目中精光一闪,瞥了瞥他的头顶。

    “先生教诲,一日不敢忘!”

    姜望这时肃容拜道:“此次前来,却是有事想向先生请教……林哥大胜,县令已经上表请功,将来必升一级,文武之路,林哥有些迟疑。”

    “真的迟疑么?”

    方元望了林守成一眼。

    若从文,最多做个县丞,三年后提拔为县令,县丞为了避嫌,权力反而不如这个守备,更重要的是,没有兵权!

    以这林守成的野心,恐怕是早已有了决定才对。

    “先生知我!”

    林守成环视周围一圈,这才轻声将昨夜的事情说了,特别是杀沙正然时候的感觉:“……为何我与此人总觉得十分感应,甚至在杀他之后,我……我……”

    他看了眼旁边的姜望,有些难以启齿。

    “你感觉大满足、大欢喜,甚至宛若开启了饕餮的钥匙,想要获得更多,对不对?”

    方元一拂袖,周围门窗关好,微笑说着。

    “正是……”

    林守成眸子一凝:“先生果然知晓……”

    “毕竟我是异人嘛!”

    方元神色戏谑:“不知道,你可曾听过十八年前的天地剧变?”

    “自然知道!”

    一提到这个,林守成与姜望就是面色一变:“国君下命,将七日内婴儿尽数斩杀,实乃大大的暴政!”

    “实际上,叶国国君虽然昏聩,但这件事却并没有做错,当年的婴儿,很有可能受到天地异变影响,从而魔性入命,邪气入体,难以根治。”

    方元摇头道。

    “甚至,那些魔性入命者,还会有着特殊的感应,通过互相杀戮、吞噬,而获得更强的力量……”

    “什么?”

    林守成与姜望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惊惧与不安。

    “而你们两个,也是这样的人!”

    方元却是不管石破天惊,直接说道。

    “竟……竟是如此!那先生当年为何收我等为徒?”

    林守成与姜望毕竟不是寻常人,很快就平复下心情,疑惑问着。

    “魔性邪气之说,只是仙神所言,但在我看来,用之正则为正,用之邪则为邪!”

    方元悠然道:“可惜……对许多宗门与仙神而言,并非如此,你们日后成就如何,就得看自己的运气了。”

    “先生……老师救我!”

    林守成面色大变,整个人都跪了下去。

    他们当然清楚自己有些不正常,此时方元已经揭明了是邪气入体,那若被发现,九成没有活路。

    “你们放心,神物自晦,你等也有自我保护的本能,非同类极难看穿……不然的话,青鹤不老早就将你们抓走了?”

    方元安抚了一句。

    “多谢老师指点!”姜望脸色苍白,此时咬着牙,上前行礼:“但身正不怕影斜,学生不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反而保家卫国,请问何罪之有?”

    “这一点,你不应该问我,应该去问国君,以及高高在上的仙神们。”

    方元失笑道。

    “总有一日……总有一日……”

    林守成与姜望握紧双拳,目光如火。

    “多谢先生指点与授业之恩,我等日后必有报答!”

    两人沉默片刻,再次行礼,走出学堂。

    ‘啧啧……似乎就连姜望,心里也产生了点变化,毕竟世间万物,最为莫测的,还是人心啊……’

    方元望着此幕,一副感慨不已的样子。

    姜望也就罢了,林守成乃是枭雄性格,知道这个天大消息,说不得会黑化。

    当然,这一切方元也不怎么关心。

    “十八年蛰伏,也是时候离开了。”

    他看了眼学堂,这里面的一草一木、一砖一椅,都是他十分熟悉之物。

    甚至,也在这里,他的悟道之途突飞猛进,此时距离大道也只差临门一脚。

    “可惜……时不我待!”

    哪怕天庭再无能,也到了该找上门的时候。

    甚至,就连那些魔神与魔主,说不定也会来掺一手,虽然方元不怕,但能避免麻烦也总是好的。

    因此,必须搬迁,不搬不行了。

    至于松下县中这些人的命运会如何,林守成两人最后又是否会逆天成功,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