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昭明十六年初。

    史龙图帅大军三十万,直扑玉京城下。

    旌旗连绵,人马如龙,大营扎开,绵延不定,宛若一片片白云。

    “真是……想象不到啊!”

    梦师队伍中,阮君羡穿着白泽山的制式服装,望着不远处巍峨的神京,心里依旧有些不可置信。

    虽然知道梦师很强,但他从来都不知道,梦师五大盟联手,要改换天地也只在反掌之间!

    仅仅只是数年,不可一世,对于阮家来说庞然大物的朝廷,现在看来,就要轰然倒塌了?

    想到路上那几个不战而降的卫城,阮君羡觉得就算此时昭明帝直接肉袒出降,他也不会感到太过惊讶了。

    这种错愕与不真实感,简直足够与他看到仇人已经青云直上的那种荒谬相提并论。

    ‘方元!’

    他心里默默念叨着仇家名字,这个给他的家族与原先师门都带来巨大阴影的男子,此时赫然已经武破九重,成就真圣!

    当初对方以梦师之威,凌虐弱小,此时却以武道突破大能。

    而阮君羡自己却是丧失信心,逆转精元,走上了梦师之道,宛若一个交叉路口,两人选了相反方向而行。

    如今一个功成名就,一个默默无闻,其中的煎熬又有几个能懂?

    大军中第一次见到方元,他还必须以小兵身份行礼的时候,阮君羡简直恨不得自杀。

    到了现在,却是渐渐麻木。

    “这样的大人物……恐怕早就不将我放在眼里了吧?”

    阮君羡望向玉京高大的城墙,心里又有些忐忑。

    若朝廷不降,要攻打玉京,那就绝非什么简单之事。

    隐龙卫实力尚存,朝廷与皇室也是深不可测,哪怕他的师尊,都坦言这次可能会死!至于他?简直就是蝼蚁一般,也就比普通的军士强上一点罢了。

    虽然在普通士兵的眼中,一个筑梦师如同天神一般,但在真正大能看来,依旧不过蝼蚁。

    阮君羡心里胡思乱想着,蓦然间感觉一股巨大的威严闪过,顿时躬身:“又有大能降临了!”

    “围攻玉京城的最终一战,哪怕圣人本尊,也得亲自出场了!又有什么稀奇的?”

    在他旁边的一个白泽山师兄却是见怪不怪。

    “师兄所言甚是!”

    阮君羡不得不陪着一张笑脸,正想再巴结几句,那个师兄却是看到了什么,一按他的脑袋:“快行礼,又有一位大人经过了!”

    阮君羡郁闷地低下脑袋,眼睛余光一瞥,浑身的血液几乎倒涌。

    在他前面,方元大大咧咧地走过,面色平静,又似乎在想些什么。

    直到他背影彻底消失之后,白泽山师兄才松开桎梏:“以后出来巡逻,招子都放亮点,一般的真圣或许不算什么,但这位大人,可是界盟第一天才,未来也有很大可能冲上七重虚圣的。”

    “那是……那是……”

    阮君羡陪着笑,暗地里却握紧了拳头。

    ……

    “刚才那个小卒子……”

    方元回到营帐,却是目光一闪:“仿佛在哪见过……哦,是了!阮家的阮君羡,想不到这小子也走上了梦师之路。”

    说实话,一个区区小族之子,又没有什么天命在身,他还真不怎么放在眼里。

    除非对方也开了金手指!

    “只可惜,到现在还是个筑梦师,哪怕天命之子都不得天时了!”

    方元摇摇头,笔直走出军营,来到外面的一座土山。

    在密林中,他忽然出手,挖开一棵树心,取出一片翠碧的叶子。

    嗡嗡!

    梦元力涌入之后,叶片上立即浮现出充满生机的光泽,继而化为一个人影:“道友去哪里了,让我等找得好心焦啊!”

    “谨慎起见!”

    方元此时浑身笼罩着一层迷雾,连声音也变了:“倒是玉京被围,你等还有心思来寻找我么?”

    “事已至此,我等也唯有尽忠报国罢了!”

    木郃子恢复了几分原本气度,此时说得斩钉截铁:“之前伏魔圣笔李青绵要亲自追缉道友,还真是让我们与尊主捏了一把冷汗,幸喜道友吉人天相啊!”

    “源初会……嘿嘿……”

    方元冷笑数声,知道自家师尊与源初会仇恨似海,这笔账早晚都要算清楚。

    “好了,既然道友肯联系我们,看来还是做出了选择,心向朝廷的!”

    木郃子此时神色却有些不情愿:“按照尊主要求,我向你开放隐龙山权限!”

    隐龙山乃是隐龙卫本部,大名鼎鼎,连方元都有所耳闻,此时一听,果然脸上就浮现出感兴趣的表情:“素闻此山所在,乃是隐龙卫的大秘密,等一等……权限?”

    方元神情一变。

    “哈哈……道友果然一点就透,隐龙山的钥匙,老道早已交到你手上,只是不得我们认可,依旧无法开启。”

    对面的木郃子大笑,旋即一掐法诀。

    在叶片之上,一个个金色的符文脉络出现,仿佛锁链一般,又凝结为某个核心。

    一个召唤隐约浮现,方元对此非常熟悉。

    “是类似梦界的精神空间!”

    他恍然大悟:“原来所谓的隐龙山,跟梦界一样,根本不存在于现世。”

    “哈哈……正是!虽然昆之兽极为罕见,但以我大乾之富甲天下,囊括四海八荒,又有何找不到?”

    木郃子哈哈大笑,身影一下虚幻散开:“我家尊主大人,可是等道友久矣了。”

    “这倒是有些料想不到……”

    密林里恢复寂静,方元看着手上的金青色叶片,忽然一笑:“这样也好,在梦界当中,即使圣人要动手,也损不了根基。”

    他脚下一顿,整个人立即埋入土中,消失不见。

    旋即,一层陈土浮现,带着杂草野花之类,两边一合,霎时间就将痕迹遮掩得天衣无缝。

    ……

    这是一座山,一座通天彻地,比梦界的界盟山总部还要大上数倍,天柱一般的巨山。

    在山脚两侧,一龙一虎两尊雕像盘踞,都身高万丈,威风凛凛,甚至身躯都经过改造,有着各种建筑与通道。

    “隐龙山?!”

    方元身影浮现,依旧是白雾蒙面的姿态,负手站立在龙顶。

    “正是!”

    虚空一震,隐龙尊主的身影缓缓浮现出来,看向方元的目光十分温和,仿佛长辈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小辈一般:“当年……我与绝心居士相熟,曾把臂同游,豪饮言欢……”

    方元仔细打量着这个隐龙尊主。

    虽然只是一丝念头分神,但身上也是气息惊人,站在这里,就仿佛是整个天!整个地!

    此时他絮絮说着,仿佛陷入了一种缅怀,又对方元道:“你能选择朝廷,很好!未来你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并且会因为它而获益无穷的。”

    ‘不对劲!’

    方元听了,心里顿时一个激灵:‘隐龙尊主没有放弃,朝廷还依旧掌握着什么底牌?’

    实际上,他也觉得朝廷的兵败如山倒,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再怎么样,也是天下共主,并且获得天意支持的存在!

    如此的大乾朝廷,如果没有梦师,那就是万年江山永固的仙朝!怎么可能仿佛泥沙城堡一样,被人一指就土崩瓦解?

    “哦?据我所知,史龙图围困玉京,拖而不战,已经在焚香祷告,祈请五位圣人降临了,不知道尊主怎么应对?”

    方元目光一闪,忽然问着。

    “此乃朝廷机密!”

    隐龙尊主板起脸。

    他之前言语温和,仿佛邻家老头,这时神色肃穆,一股沙发果断之气就浮现出来,几乎令周围环境化为金戈铁马的战场:“但凡机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如同你一样,遮掩本来面目,必有所图!”

    “只是仇家太多,不得不以策万全罢了!”

    方元心里一动,知道这个世界的七重虚圣还是太少。

    自己突然出现,疑点太多,并且藏头露尾,八成有着明面上的身份。

    只要有着这些怀疑,以朝廷的力量,很快就可以将自己揪出来!

    当然,他也没想着要瞒多久,只要撑过这次决战,世界都重新洗牌了,一两个身份,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听闻,你之前击杀源初会封不二,向木郃子索要报酬?”

    隐龙尊主没有多纠结于身份,问到其它方面。

    “皇帝不差饿兵,很正常吧?”

    方元双手一摊。

    “若你是我隐龙卫之人,立即就可以论功行赏……”

    隐龙尊主似乎也有些犯难:“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师尊以前声名狼藉,保他就是与五大盟彻底开战,因此只能放弃……但这时双方都撕破脸皮,就是此一时彼一时了?”

    方元笑了笑:“可惜……我不愿!”

    “果然如此,你心里仍旧有怨!”

    隐龙尊主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甩出两块晶石:“那就以这两块世界元晶,作为我的补偿吧。”

    “世界元晶?”

    方元接过,心里一动,这种力量,与他收割的世界本源很是相似。

    “天地有原力,世界也有本源,我们探索诸多世界,收割的就是这种……”

    隐龙尊主一笑:“这是我的私人珍藏,作为击杀封不二的大功奖赏,应当也勉强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