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已经有三位学者同意与我联名发表文章,并联系报社与出版商……足够了,接下来,就是按照吾主的意志,立即将《国富论》刊行出去,至少要让整个英斯曼的文明人都听到……”

    唐纳德下了马车,默默思索着。

    此时的他非常低调,穿着黑色的衣服,衣领高高竖起,遮住了半边脸庞。

    原本,按照计划,是要任何邀请都推掉,专心在家养名的。

    但其它人的邀请都好推,这位托马斯爵士却是马栏港的实权人物,关系网很大,不能不来。

    再说,对方也很有诚意。

    “嗯?这里……似乎不是托马斯爵士的别墅……蒙德,你……”

    唐纳德豁然转头,旋即就看见了自己的车夫一脸呆滞的表情,忽然软软倒在了地上。

    “你就是唐纳德?”

    从前面的屋中,一名穿着大红裙子的艳丽女人走了出来:“似乎也很一般么?跟我走吧!”

    “凭什么?”

    唐纳德嘴唇一动,却骇然发现从女人的瞳孔中,射出两团精光来,笔直没入他的眼睛。

    如果是普通人,遇到这样的手段,恐怕立即就要变成一个行尸走肉的傀儡,任凭操控。

    唐纳德想了想,却是没有暴露,顺从地让光芒入侵,脸色顿时变得木然起来。

    “呵呵……乖宝宝,跟我走!”

    女人显然对自己的手段很是自信,得意地哼着小调,让唐纳德跟着她,来到了木屋之内。

    “哈哈……太简单了!”

    女人将唐纳德带到地下密室中,慵懒地舒展着身体:“当然……就算很容易,这次的任务贡献也不能少……”

    “没有问题!我们的‘夜莺’又一次成功地用她的魅力俘获了一位裙下之臣……”

    两个披着斗篷的男人从阴影中走出:“确认是目标了么?”

    “嗯,唐纳德,原烈焰美人号上的航海士,大半年前遭遇海盗,侥幸逃生,并且获得了一袋珍珠!”

    另外一个成员回答,显然对此早有准备。

    “海盗与宝藏并非关键……”

    第一个黑衣人神色肃穆:“我们需要弄清楚的,还是他为何会写出《国富论》这样的巨著……吾主……”

    他说到一半,立即住口不言,脸上带着警惕之色,对夜莺使了个眼神。

    “呵呵……放心吧,没有人能从我的惑魅中逃脱出来……”

    夜莺小姐自信地说道,迈着猫步上前,双手捧着唐纳德的脸庞,令四目相对,红唇轻动,以迷离的嗓音,吐出毒蛇汁液一般的言语:“你的名字……”

    “唐纳德!”唐纳德脸上似醒非醒,以一种迷糊的声音回答。

    “你的家在那里?”

    “马栏港!”

    “妻子跟儿子是谁?”

    ……

    一连几个轻松的问题过后,夜莺小姐眸中闪过一缕精光:“当初在海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你为什么能写出《国富论》?”

    “那是因为……吾主的庇佑!”

    忽然间,唐纳德的声音一下清晰起来,甚至,绿毛之下的眼睛中,更是带着一丝戏谑之意。

    ‘不好!’

    夜莺小姐飞快后退,但这时,一只钢铁般的拳头,就砸在了她的小腹上。

    “呕……”

    她本来就不以体力擅长,受到这个打击,顿时倒在地上,弯得如同一只大虾,吐着酸水。

    “可惜……原本还想多撬点情报的!”

    唐纳德舒活了下筋骨,注视着面前的两个黑衣人:“你们……到底是谁?属于什么势力?”

    “唐纳德先生,看来你似乎有些超出我们的预料!”

    黑衣人慢慢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柄火枪。

    就在这时,他身边的人则是一言不发,飞快扑来,宛若一头捕食的猎豹。

    “水!”

    见此,唐纳德只是轻轻喊了一句。

    一层水流般的幕布,瞬间在他身周浮现,挡住了黑衣人的扑击。

    “嗯?”

    黑衣人首领飞退,手上的转轮火枪不暇思索地射击着。

    砰砰!

    白雾升腾,火药的硝烟味道在地下室中四溢蔓延。

    唐纳德却是完好无损,身前的水幕荡漾起一圈圈涟漪,将一粒粒铅子挤了出来。

    “神秘者?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晋升?与这次海难有没有关系?”

    看到这一幕,黑衣人首领立即喝问着。

    “这是一个很不绅士的问题,有违交换的传统!”

    唐纳德一伸手,两道水流形成的锁链就围绕着手腕盘旋不已:“在此之前,你们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们的后面,又站着哪位存在呢?”

    “动手!”

    两个黑衣人没有丝毫犹豫,再次选择了进击。

    其中一个人怒吼一声,身上肌肉炸裂,撑爆衣衫,瞬间就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小巨人。

    而说话的这个队长,则是掏出另外一柄银色火枪,一扣扳机,一个恐怖的大洞就在水膜上浮现。

    “嗯?这种攻击?破魔?”

    唐纳德知晓此时的自己并不是无敌,实际上,哪怕一开始装作被制住,也是为了暗中召唤水流布置,获得地利。

    心念一动中,大量水流蔓延着,将防御的豁口填补完整。

    “嗷嗷!”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黑巨人的拳头也杀到了。

    砰!

    他嚎叫着,一拳砸在水幕之上,令整个防御都是不断颤动。

    “超凡力量!”

    唐纳德心里一紧,很显然,这一帮对他动手的神秘人,都有着超凡侧的依仗。

    不过,他依旧无所畏惧。

    即使他只是刚刚晋升的海洋术士,现在又以一敌三,却也没有什么。

    因为在他的背后,站着神明!

    内心默默祈祷一句之后,唐纳德咆哮一声,身上浮现出一些蔚蓝色的鳞片。

    砰!

    他凶猛地冲上前,与黑巨人硬碰硬。

    啪!

    一声大响之后,黑巨人落在墙上,震得四面墙壁开裂,灰尘簌簌掉落。

    黑衣人首领握着火枪,瞄准了半天,却是忌惮误伤,不敢冒然扣动扳机。

    “怎么?不开枪了?”

    唐纳德浑身流淌着水液,身上有着蓝色的鳞片,就是两层防护,普通的子弹根本无所畏惧,即使是破魔子弹,也有些跃跃欲试。

    “不用了,你的力量,已经足以赢得我们的尊敬!”

    黑衣人欠了欠身:“重新介绍下,我名叫海涅,来自银星十字团。”

    银星十字,这是一个古老的团体,信奉月女士,一位在晚上行动,以银月为徽记的强大存在。

    “哦?态度变得这么快?”

    唐纳德有些惊讶。

    “因为我刚刚得到了女神的指示!”

    黑衣人海涅意有所指地道:“我们之间,不应该成为敌人!”

    “女神?!”

    唐纳德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此时,他不由也开始在心里向方元祈祷:“吾主……您虔诚的信徒唐纳德,寻求您的帮助!”

    实际上,不用他祈祷,方元已经跟着他来到了别墅,并且全程旁观。

    特别是,唐纳德最后的爆种,用的都是他自己的力量,却以为是来自梦兵之主的恩赐,更加令方元有些啼笑皆非。

    唐纳德的神秘力量,实际上根基都在这个世界,他只是提供了一个仪式的思路而已。

    虽然不是不可以如同奥兰多那样,直接灌注入力量,甚至赐予一个系统,但如此一来,带上他的力量烙印,必然遭到世界的反噬。

    原本撰写《国富论》,刊行王国,就已经够吸引眼球的了,若是再这样,必然会被推到风口浪尖,即使成为神秘者都保不住唐纳德的性命。

    这么一枚超凡棋子,要是折损了,未免就太可惜了。

    “只是……月女士,一位神祗还是什么其它存在?”

    方元仔细观察着四周。

    很可惜,即使是在对方的信徒承认与那位月女士交流的时候,他还是发现不了丝毫踪迹。

    就如同他此时在唐纳德心里直接出声,对方也毫无所觉一般。

    “两个邪神或者说超限存在想要交流,除了通过信徒等渠道之外,唯一的途径,就是双双降临现实世界么?”

    方元心里有了个推断。

    唐纳德一震,深深瞥了对面的黑衣人一眼:“我主名为梦兵之主,掌握梦境与兵器的领域,刚刚祂给了我神谕,愿意与贵方携手合作。”

    “梦兵之主?!”

    黑衣人深深念叨着,似乎在感受着这个名号中的力量。

    良久之后,才点点头:“月女士感受到了这位存在的伟岸之力,我们可以携手合作,并且,我们还有一个小小的赔礼,作为之前的道歉!”

    “在英斯曼王国中,我们能影响不少学者,他们都会站出来,为你的《国富论》造势,让它在一夜之间传遍整个王国!”

    “如此……就多谢了!”

    唐纳德眼睛中依旧带着警惕。

    很显然,对方发展得比他早,并且是早很多,早就在这个王国中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关系。

    这种实力,不是现在的梦兵之主信仰团体能够对抗的。

    能化解冲突,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不知道阁下是否愿意让出第二作者与第三作者的名号呢?”

    黑衣人首领目中精光一闪。

    毕竟,《国富论》代表的利益太大了,否则也吸引不到他们前来。

    “乐意之至,合作愉快!”

    对这个,唐纳德只是想了一下,就欣然伸出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