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归灵宗前长老宋中恶贯满盈,被击杀枭首!

    这消息顿时在整个清河郡流传开来,当然,与之一同的,还有某个不怎么靠谱的传言,比如最后出手的乃是一位少年俊杰,武功高强无比,又凭此获得了归灵宗的赏格云云。

    大部分武者,对此都是不怎么相信的。

    宋中是谁?那可是凶威震四方的七关武者,内力境界!

    纵然归灵宗掌门弟子林蕾月,与对方相比也要相形见绌,那个少年又何德何能,敢与归灵宗掌门弟子相比?

    此事定然是谣言!

    那宋中,八成还是归灵宗高手主动清理门户的。

    否则,以对方修为,足以在清河郡横行。

    只是一些大世家,知晓内情者,听到这些传闻之后,表情就不由十分微妙起来。

    ……

    “方元,你真的要走?”

    清河郡城之外,一个小亭边上。

    林蕾月面色复杂,望着翻身上马的少年:“以你的武道资质,大可拜入归灵宗,成为亲传弟子的……”

    “抱歉,我闲云野鹤惯了,实在受不得拘束……月丫头,后会有期了!”

    方元婉拒,一挥马鞭,青鬃马嘶啼一声,撒开四腿,化为一道黑影,没有多久就消失在天际。

    那归灵宗之内派系众多,更何况还有林蕾月这个天然的麻烦源头在,她的身份,必然给方元带来诸多困扰。

    明知道如此,还留在郡城中作甚?

    在兑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方元自然丝毫留恋都没有的转身就走。

    反倒是林蕾月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心里滋味复杂难言,又有着一点隐约的失落。

    “后悔么?”

    人影一闪,师语彤的倩影刹那间浮现在凉亭之内,宛若鬼魅。

    “他有他的路,我有我的道,既然已经选择了,又夫复何言?”

    林蕾月仰起头,倔强地回答。

    “嗯……甚好!”

    师语彤满意点头,又看向方元离开的方向:“不过……你这个前未婚夫,根基资质惊人,倒不似池中之物的!”

    “他……”

    林蕾月眼眸中顿时泛起感兴趣之色:“师尊……您跟我说说!”

    “呵呵……”

    师语彤哑然失笑,又摸了摸林蕾月的琼鼻:“小丫头也起了攀比之心了……你放心,论资质潜力,你是我所见过的第一,任何同辈都无法相比的!”

    “那为何之前……”

    林蕾月有些疑惑,毕竟之前她对宋中,只能勉强支撑,但对方却能枭首而归,相差不可以道理计。

    “那只是因为那少年根基雄浑罢了……蕾月你也知道的,有的人天生神力,武功一入门就可发挥极大威力,甚至足以与四五关的高手争锋!那方元也是一般,要么天赋异禀,要么吃过什么天材地宝,而据你描述,当时的宋中已是樯橹之末,连内劲都几乎消耗殆尽,又经过车轮战,被活活耗死,为师是毫不意外的……”

    师语彤解释道。

    心里,还有一点惋惜,那少年精气神都是不错,奈何还差了一点,若神元也超出常人数倍,那就是传闻中的灵士资质了。

    但现在这点,纵然在青年一辈中算是杰出,却也会被很快赶上。

    毕竟内力之用,神乎其神,妙法无穷。

    不论根基如何,到了三险关的内力境,都会有着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

    那些身体素质过人者,到了这里,就会被慢慢追平,纵然还有些优势,却也不甚明显了。

    她看向徒弟,当即道:“蕾月你也不必灰心,此次因祸得福,只要突破武道第六关伤门,清河郡年青一辈,仍是以你为第一!”

    “我知道了!”

    林蕾月握紧小拳头,看向方元离开位置,眸子里有着不服输的色彩。

    ……

    “驾!”

    方元策马奔腾,看着两边景色飞退,胸中壁垒顿开,却是有着一股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猛虎归山林的畅快感觉,不由一声清啸。

    清河郡中龙蛇混杂,宛若囚笼一般。

    诚然,此时的他还是一个新人,与各方势力没有多少牵扯,或许还不会受到针对。

    但如若长久呆下去,甚至拜入归灵宗内,那可就难说了。

    “到底还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

    方元嘴角带起一丝笑意。

    他这次的前来郡城,可谓是收获颇丰。

    扳倒宋中,收获灵种是一方面,而最大的惊喜,还是来自归灵宗藏书阁。

    斩杀宋中,方元选了一枚归元令做奖赏,并且立即使用,要求前往归灵宗的藏书阁一观。

    若是要求遍览武功秘笈,那方元估计自己立马就要死得不明不白,连归元令都没鸟用。

    但只要求看杂书的话,那当真是惠而不费的事,没有哪个会拒绝。

    在靠着林蕾月的关系,提出请求之后,那师语彤果然很快答应下来,让他在藏书楼任意阅览三日。

    只是没能见到这位传说中的武宗真面目,令方元略微有些遗憾。

    “哼……不过以归灵宗的底蕴,暗中窥视过我的高手,可当真不少,其中未尝就没有那位武宗大人呢!”

    方元冷笑一声,放缓了马速。

    说实话,他除了一个系统在脑袋里之外,其它的一切纵然泄漏出去,也顶多算是奇遇,还是比较小的那一类。

    不真正看到系统说明,有哪个会相信他有培育灵种,甚至令普通植株变异的能力?

    因此,自然无所畏惧。

    只是这种窥视的感觉,还是令人有些不爽就是。

    “嘿嘿……归灵宗,很了不起么?”

    眼见已经远离郡城,方元按住缰绳,徐徐前行。

    “不过,作为代价而言,也是很值得的!”

    他也比较理解对方的做法,毕竟自己终归是个外人,必要的防范还是需要的,只是理解是一回事,接不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倒是这次冒了一点风险,进入归灵宗藏书阁,总算是物有所值。

    在浩瀚若烟海一般的文献当中,方元还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一点东西。

    “想不到……这个世界竟然如此辽阔!相比较而言,普通武者不过底层,甚至都无法接触真相……连灵士也不过刚刚入门,还有更加飘渺神化的丹师、梦师么?”

    这点记录,是他在一部类似武者游记的书上看到的,当时便是如获至宝。

    那位留书的武者是归灵宗某代长老,已经将金锁重楼十二关修炼至大圆满境界,外出云游,寻找突破武宗之机缘。

    虽然后来还是无法突破,回到宗门不久就坐化了,但留下的大量杂谈,游记,却是开眼看世界的丰富资料。

    在他的一篇杂谈里,就提到了灵地的形成。

    “灵地者,天意所钟,地气凝聚,造化而成,可遇而不可求……这话对也不对!”

    方元目光游离:“好像归灵宗的那片小小灵地,就真的是自然造化生成,第一代宗主发现之后就如获至宝,将整个宗门都搬迁过来,视为根基……但还有一种灵地,却是与修士有关!”

    “据说,有着一种大神通修士,在遇到某种特定情况,比如说坐化之时,就有可能诞生出新的灵地来。”

    “虽然这位大长老连武宗都不是,因此记录的也只是道听途说,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既然丹师都能炼制灵丹,夺天地造化,那再来一种修士,能造化天地,自成灵地、福地……也并非没有可能!”

    “就是不知我深山中发现的青峰灵地,到底源流何处……”

    方元抬头,望着清灵山高低起伏的山峦,眼眸中蓦然浮现出一抹炙热,又有一股亲切之感:“到家了……”

    幽谷。

    “咯咯!吱吱!”

    方元刚刚踏入谷口,花狐貂的身影就闪电般激射过来,扯着他的裤脚,一副急切而又乐不可支的模样。

    “嗯,急成这样?”

    方元心里一惊,又见到花狐貂一个劲地拉着他往种植园跑,顿时就猜测出了一二。

    “莫非……”

    他心里有些激动,顿时加快了脚步。

    一路到了茶林位置,一股清香四溢,提神醒脑,令人浑身一爽。

    “果然……”

    方元大喜,迈步上前,顿时见到最深处一株通体有若碧玉的问心茶树。

    此时的这株灵植欣欣向荣,枝干上,一片片嫩绿的茶叶舒展着芽儿,泛着惊人的茶香。

    “咯咯!”

    花狐貂指了指土壤,方元顿时见到问心茶树根部,大片大片的灵肥痕迹。

    “看样子,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之内,花狐貂也没有闲着……”

    见到这一幕,方元顿时哑然失笑。

    这貂儿傲气得很,除了问心茶树与红玉灵米之外,其它植株,那是根本不屑一顾的。

    而此时见到茶树长叶,竟然还能忍住,当真是成长了不少。

    “没有我的坐忘茶道,就没有能增长神元的问心灵茶!”

    方元摸了摸花狐貂的小脑袋:“放心,少不了你一份的!”

    在遍览群书之后,他对于问心茶树的价值又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

    灵植也分高下,比如红玉稻米与翡翠草,就是最低级的一种,但也有增长精元气元的不可思议效果。

    至于能增长神元的灵植?简直闻所未闻,传出去之后必然遭到疯狂追捧!

    因为想要成为灵士、丹师,神元就是最重要的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