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锵锵!”

    “锵锵!”

    刺耳的铜锣声响起,敲碎了幽谷的寂静。

    “嗯?”

    正在练武的方元眉头一掀,望着隐约人声鼎沸的谷外:“到了如今,竟然还有如此不懂规矩之人?不是归灵宗,便是五鬼门了!”

    很显然,以他的实力,在青叶城就是当之无愧的霸主,纵然清河郡之中,诸多武者也要卖他个面子。

    毕竟,混江湖的,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能一直无病无灾,没有求到神医头上的一日。

    现在敢这样的,八成也只有那两个大势力了。

    想到这里,方元也不耽搁,慢慢走出山谷。

    ……

    “鲁长老,不可冒然闯谷!”

    在幽谷之前,周文武身体一挡,满脸正气凛然之色:“此乃方神医的规矩,若是冒然违反,令他不快,赵长老的伤势可就麻烦了……”

    这一行,赫然都是归灵宗之人,前面两名弟子抬着个担架,上面一名老者,气若游丝。

    “呼呼……”

    那鲁长老握紧拳头,眼珠血红:“你懂什么,若误了赵长老的性命,纵然你全家都赔不起!”

    这话一出,气氛顿时森寒下来。

    周文武望着担架上的长老,一时间也十分为难。

    对于任何宗门而言,四五关武者或许还不算什么,但一旦武破六重,化生内力,那立即就可以授予长老职位,乃是宗门真正的精华所在。

    这位赵日赵长老,便以大日德功与梯云纵驰名清河郡,奈何运气不佳,驰援之时竟然遇到了五鬼门的鬼无生,此人乃是成名的魔头,勘破死门的八关高手,甚至有着传闻已经凝练阴气,进入四天门境界!

    一番交战之下,顿时就被打伤,错非鲁至森鲁长老及时赶到,对方又仿佛有着要事在身,不欲纠缠的话,恐怕连性命都要丟在那里。

    纵然如此,此时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

    “让开!”

    一念至此,鲁至森的脾气越发焦躁,眸子里带着冷光。

    “不让!”

    周文武额头隐见汗水,却寸步不让:“方神医也是一位勘破伤门的内家高手,鲁长老还是客气点的好!”

    “哼,坊间传闻,多不可信,纵然真的是六关,一个刚刚突破的,又有何威能,比得上我手中的铁棍否?”

    鲁至森傲然道,,这也是他的真实想法。

    毕竟纵然同为六关,一个刚刚突破的,与他浸淫多年的修为相比,自然要相形见绌。

    旁边,林本初与张家家主,以及一批归灵宗弟子都是大气都不敢出,紧张地看着这一幕。

    从情理上而言,他们自然比较偏向周文武,奈何鲁至森此长老是出了名的莽撞,他们也不敢承受这位的雷霆怒火,望着周文武的目光隐约带着佩服之色。

    “救人要紧,十万火急,给我滚开!”

    鲁至森极为不耐烦地一挥手。

    砰!

    周文武只感觉前方一股无穷大力涌来,纵然他已经到了第五关的内息也是无可奈何,整个人倒飞而出。

    内家真力对上内息,便是如此无往不利!

    这还是鲁至森手下留情,否则若动用兵器,此时的周文武连脑浆都要迸出来。

    饶是如此,周文武也被高高甩飞,从半空中跌落。

    砰!

    一声轻响之后,他愕然发现自己浑身毫发无伤,后领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抓着,牢牢提了起来。

    “嗯?你就是神医方元?”

    鲁至森望着从谷口出现的麻衣青年,心里却是疙瘩一下。

    对方很年轻,看起来绝不超过二十岁,但刚才出手,轻轻巧巧地接住周文武,一身武功修为却是令他都有着看不透之感。

    “正是……”

    方元将周文武放下,瞥了眼鲁至森,摇了摇头:“你犯我忌讳,还想让我为你治病救人?”

    “你……”

    鲁至森面色一下涨红,右手一抓,掌中已经多了一根茶碗粗细的铁棍:“你敢不治?当心某家的蟠龙铁棍……”

    “噗!”

    见到这一幕,方元却是终于忍不住发笑了。

    世界之大,当真无奇不有,这莽汉倒也鲁莽得可爱。

    用刀子逼医生救人?那跟挟持风水术师布置祖坟有何区别?若想断子绝孙的,就尽管尝试好了。

    “啊啊啊……气煞我也!”

    鲁至森脸色血红,额头青筋暴起,蓦然一棍捣地,周围地面都是轰然一震,蒲扇般的大手就直接向方元抓来。

    “嗯……六关内力?”

    方元眼睛一亮,五指抓出,如同鹰爪,咻咻有声。

    呲啦!

    空气一声爆响,鲁至森后退两步,明显吃了个大亏。

    “啊……降龙棍法!”

    他眼珠一红,蛮劲发作,再也顾不得留手,舞动手中铁棍,上百斤的重量直接当空砸落下来,声势骇人到了极点。

    “来得好!”

    方元身影瞬间往前,鹰爪一翻,再出现时已经突入铁棍舞成的黑幕中,抓住棍梢,向下一按。

    砰!

    一声巨响中,蟠龙铁棍深深插入地面,溅起大片尘土。

    鲁至森面色涨红,毛孔中几乎要滴出血来,双手力发千钧,倒拔杨柳,却奈何不了铁棍丝毫,仿佛那一只搭在上面的玉手,便是镇压孙行者的五指山一般。

    “呼……”

    一番施为之后,鲁至森额头流出虚汗,面色转为苍白,前襟后背均被汗水湿透,呼呼喘着大气。

    “如何?可服气了?”

    方元微笑问着,心里对自己的进步却是颇为满意。

    能如此举重若轻地击败一位内家高手,足见自己的武艺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你……已经突破了惊门?”

    鲁至森喃喃说着,语气却颇为肯定。

    刚才一番交手,对面的少年完全是碾压之势,又渊渟岳峙,一举一动都有大家风范,几乎令他以为见到了某位武林名宿。

    那种精神内敛的感觉,更是没有第二人能比得上。

    他虽然是个粗人,但并不是傻子,顿时一翻身爬起,隆重行礼:“在下之前多有得罪,还望神医莫怪,若有何责罚,尽管冲着至森来!”

    服软的同时,更是想起了那位宗主所收的天才。

    放在以前,对方的进度或许堪称天地所钟,一日千里,但与面前这少年一比,又当真什么都不是了。

    “嗯?”

    “这……”

    林员外与张家家主嘴巴张得老大,感觉自己仿佛在做梦。

    只是一次交手,以脾气火爆鲁莽著称的宗门鲁长老,就这么败退下来了?

    要知道他乃是老牌内家高手,又天生神力,一身修为在六关当中从无对手的啊。

    还有,刚才他说什么?惊门?

    刹那间,诸多目光就汇聚到方元身上,颇有着看待妖孽的味道。

    “若你认为是,那便是吧!”

    方元模棱两可地回答,高深莫测。

    实际上,他当然早已突破惊门的门槛,此关毕竟只是针对神元,若有着问心茶之助的他还无法突破,那就未免太过搞笑了一点。

    ‘只是修为是修为,战力是战力,能击败此人,我的武功在清河郡当中,也应当算是拔尖了吧?’

    方元暗自想着,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

    “姓名:方元

    精:4.2

    气:4.1

    神:3.0

    年龄:19

    修为:武道第七关

    技能:黑沙掌【五层】、鹰爪铁布衫【七层】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三级】”

    ‘不知不觉中,一年时间过去,而我也从一个山野普通小子,变成了武破气关,医术玄奇的一方高手了……’

    方元默默想着,心里不甚感慨。

    而此种变化,犹以林员外心里最为强烈。

    他看到此时的方元,心里一种强烈的后悔之意就不断浮现,如同毒蛇一般啃噬着心扉,简直是痛不欲生。

    纵然林蕾月有着师语彤批命,武宗有望,也仅仅只是有希望而已。

    真正论实力,名气,地位,此时的方元根本不逊色于林蕾月丝毫,甚至去除掌门弟子身份加成之后,还犹有过之。

    如此佳婿,自己当初为何就要眼瞎,白白放过呢?

    奈何此时后悔,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林员外看了眼旁边目光闪动的张家家主,还有狗腿子一般的周文武,心里很是无奈。

    知道此时若是方元点头,他们巴不得将自己的女儿、妹妹、甚至小妾都送到对方床上去的。

    ‘英雄出少年啊!’

    鲁至森心里感叹一句,又看了看旁边气若游丝的赵长老,猛地一咬牙,双膝跪地:“还望神医救他一救,其余要杀要剐,尽冲着老鲁来罢了!”

    一跪之下,连方元都有些动容。

    这莽汉虽然鲁莽,却也有些可爱直率。

    “礼重了!”

    他一挥手,鲁至森顿时身不由己地站起。

    就听方元继续道:“有你这一礼,之前无礼之事,便就此罢休了……我的规矩,你可知晓?”

    幽谷神医,每救一人,必须要灵物或者看得上眼的消息为报酬。

    之前纵然有人轻视,但此时携着击败鲁至森之威,又有哪个敢于违逆?

    “有!自然有!”

    鲁至森恭恭敬敬地捧出一卷绢册:“鲁某不才,曾获得半部杂记,录有我幽山府前辈名家好手资料,以及灵士事迹,还请神医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