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幽山府,为夏国三府之一,下辖六郡,清河仅仅为其一,奇人异士层出不穷……”

    “武道之上,更有灵士,能淬炼灵气入体,起步先天,唯武者之宗方能比拟……”

    方元盘膝而坐,面前煮着清茶。

    炙热的水蒸汽化为白线升腾,惊人的茶香弥漫开来。

    小火炉呜呜当中,与外界的冰天雪地相映成趣。

    在此种环境之下读书,果然另有一番滋味。

    那归灵宗赵长老的伤势虽然严重,乃是被鬼无生一记鬼爪抓中,腐尸毒入骨,内伤加上毒伤,十分难以救治,但在方元的金针渡厄与阎王帖双重效力之下,保住一条小命却并非难事。

    稳定伤势之后,他立即就将鲁至森等一干不断答谢的人打发走,专心阅读着对方给出的酬劳。

    “嗯……此部游记,时间比较久远,并且作者武功之高,恐怕已经到了武宗级别……”

    一番阅读之后,他心里顿时有了猜测。

    最关键的是,这本游记的作者,不仅记录了许多灵士传闻,风土人情,竟然还在字里行间流露出一些高级武道的知识,也算意外之喜了。

    “金锁重楼十二关,前八关我只差最后一道死门,冲破之后,就必须凝练阴阳二气,是为四天门……”

    武道十二关,开、休、生、杜、景、伤、惊、死、阴、阳、地、天,此时摆在方元面前的也唯有五个关卡了。

    “武道第八关,破死门,第九关,凝练阴气,第十关修阳气,十一关的地元境界,则是要将阴阳二气融汇一炉,以便突破十二关的天门……武道十二关,一步一重天,也是一个不断筑基的过程,等这些手续全部完成之后,就可以尝试冲刺武宗关卡……”

    “这武宗难关,不知道困死了以往多少惊才绝艳的武者,据说突破之后,立即就是一重新的天地,连武道本质都会发生变化……比如说,修的不是内力真气,而是……元力!”

    正因为绢册上有着这样的描述,方元才能肯定,这位作者,必然已经达到了武宗境界。

    “据他所言,唯有突破武宗,掌握元力之后,才算真正踏上了修炼之途,也可以与那些灵士,丹师比肩……”

    在这段描述中,字里行间,都充满了一种沮丧之感。

    纵然方元,也有些郁闷。

    毕竟,一名武者,纵然天赋异禀,又拜得名师,能突破至四天门的也是少之又少,武宗更是要看机缘,即使蹉跎一辈子,最后若能成就,也足可以说一句不枉此生了。

    但灵士法师之流,直接从元力起步,不说威力直接堪比武宗,至少力量层次上是一致的,若是这消息传播开来,不知道多少武者要失意吐血,走火入魔。

    “奈何,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啊!”

    方元放下绢册,叹息一声,对灵士一流更是充满了一种向往:“灵士运用元力,能撬动自然,获得造化之能,比如法师,能出手成法,布置大阵,而丹师,则可萃取灵植精髓,夺天地造化,还有更加神秘莫测的梦师……”

    武道之途,在武宗之前,他已经没有了任何迷惑。

    只是对如何修成灵士,方元却是没有一点心得。

    “若是光从身体属性而言的话,应该没有几个比我根基更好了吧?特别是在神元方面……”

    武道修炼,一般都只是增加精元气元、方元的神元增长,可都是问心茶顶起来的。

    而灵士修炼的标准,就似乎与这个神元息息相关。

    方元来到一面铜镜前,放开了所有的神元。

    刹那间,铜镜之中的年青人双眼灿灿生辉,外放精芒,简直如同夜明珠一般。

    “虚室生电……3.0的神元,已经达到了这个效果……”

    方元知晓,以自己的本钱,不去修炼灵士之道,完全就是浪费。

    而灵士的修炼之法,可不会乖乖送到自己面前,这机缘,还是地努力去争取啊。

    “这次出山,也必须多加关注一下这方面的内容了……”

    方元心里打定主意,又有些无奈。

    对于那些灵士法师而言,清河郡简直就是穷乡僻壤,至少他根本连这方面的传说都未曾听闻过,可见稀少了。

    要想真的找到,恐怕必须远行,前往幽山府首府,乃至夏国国都,甚至出国探索,方才有着那么一点指望。

    “嗷!!!”

    下定决心之后,方元起身,来到种植园外,一声长啸。

    声波滚滚,在山谷中来回响彻,惊天动地。

    “啾!”

    “咯咯!”

    一大一小两道黑影分别从天空与地面疾奔而来,现出花狐貂与铁翎黑鹰的身影。

    “我要远行一趟,幽谷就交给你们守护了!”

    方元摸了摸花狐貂的小脑袋,又掏出一枚竹果,扔给黑鹰。

    灵茶、灵米、竹果都已收割,另行储存,反正清灵山绵延百里,纵深不知几许,方元随意找几个山洞一埋,分散布置,又有几个人能找出来?

    稻米一收,稻草一烧,原本规模惊人的红玉稻田就完全不见踪影,只有光秃秃的问心茶树与灵竹还有些惹眼,不过滴水藏海,真正要找出来,并且发现功效,也是难上加难。

    再有两头灵兽的守护,方元对此还是非常放心的。

    ……

    烈阳郡。

    此乃幽山府六郡之一,向来为五鬼门盘踞,毗邻清河郡,又因为拥有几条巨大的烈阳石矿脉,很是带来了一批财富,令烈阳郡整体看起来都比清河郡富裕三分。

    冬去春来。

    少阳城中,因为冬日严寒而停下脚步的客商又开始踏上行程,押送着大批矿石上路。

    这烈阳石当中蕴含一丝阳性,乃是匠师铸炼铁器、兵刃之时最喜用的辅助材料,经过特殊的锻造加工之后,出炉的兵刃品质都会提升一小截,甚至有的还会产生变异,附带一丝阳刚灵性,最是克制幽魂厉鬼,堪称神兵利器。

    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但烈阳石的供不应求,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并且,随着商路的延伸,这些矿石的价值还会暴涨,如果说在烈阳郡之内还只能算一般价的话,到了幽山首府,立即就会翻上五成,再到夏国都城,便足足有一倍的利润,若是甘冒大险,违背国法,将它运出夏国国界,销往更远的云、燕等国甚至草原,那其中暴利简直难以统计,走一趟便足以富裕一生,再也不用出门冒险。

    奈何这一路之上,各种艰难险阻,也是数不甚数。

    倒是这些行商,为了足够的利益,敢与任何山贼水匪,路霸宗派纠缠,一路斗智斗勇,百折不挠。

    “此地便是少阳城?!”

    马车缓缓驶入城门,旋即一只玉手掀开车帘,望着略有不同的风物,似乎不胜感慨。

    “小姐,客栈到了!”

    在马车前面,是一名山羊胡的中年,既像管家,又仿佛车夫一般。

    “甚好!”

    里面的小姐下了马车,火红明艳的袍子顿时成了街道上唯一的亮色,她明眸如水,却戴着一张面纱,遮住大半脸庞,令旁边不少人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余老,一路需要你假扮易容,还做我的马夫,实在辛苦了!”

    进入客栈,要了包间之后,这位小姐终于摘下面巾,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来,赫然正是林蕾月。

    “能为林姑娘效力,又有何辛苦的?”

    山羊胡中年人略微一笑,在面上抹了几抹,脸上线条顿时大变,显得越发阴骘起来。

    若是方元在此,对他也必然极为熟悉,此人赫然是第一次与林员外上面威逼他退婚的冷面铁鹰余秋冷!

    “寒长老已经发来消息,会尽快与我们回合!追踪鬼无生!”

    林蕾月拍了拍手掌,又有几名气息不低的武者进来,一副垂手肃听的模样。

    “五鬼门来历神秘,行事莫测,此次在我清河郡内兴风作浪,不惜动用潜伏数十年的暗子,所谋必然非小,你们都是我宗潜伏在少阳郡的精锐,这次务必要配合我与长老,将这阴谋查明!”

    “遵命!”

    诸多武者纷纷颌首。

    “很好,燕三,马四,侯武,郑六……你们四人看守少阳郡四门,五鬼门武者最近都在向此城汇聚,必须要做到对人员一清二楚!”

    “邹久,你去……”

    林蕾月发号施令,颇有一番运筹帷幄的姿态,最后才对余秋冷道:“余老,五鬼门在此地的分舵,就麻烦你了!”

    “放心,必不会让林姑娘失望!”

    余秋冷脸上带着一丝傲然之色,自信答道。

    他没有理由不如此。

    自从上次之后,余秋冷武功大进,又晋升为宗门长老,堪称春风得意,这次护送掌门弟子出来,完全是委以重任,前途远大的模样,由不得他不感觉良好。

    只是林蕾月见到此幕,秀眉却不经意间蹙起:

    “五鬼门与我归灵宗实力相若,都有着武宗坐镇,不可怠慢了!”

    “林姑娘之言甚是有理,老夫记住了!”

    余秋冷随意一摆手答道,那漫不经心的语态,令林蕾月登时知晓,此人根本没怎么将她的话语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