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世界历668年,新一任海盗王罗奇出现,统治着四海的海盗。

    而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种诡秘的阴影笼罩下。

    英斯曼。

    天空始终阴沉沉的,透露着令人压抑心惊的气息。

    “真是……令人心悸的天气啊……”

    唐纳德从马车上下来,望了望天空,半天沉吟不语。

    淅沥沥。

    没有多久,一丝丝连绵的细雨就飘落下来,带着愈演愈烈的趋势。

    唐纳德抿抿唇,终于有了动作,打开一把长柄的黑色橡胶伞,缓缓进入雨幕当中。

    转入一条巷子,又走了几步之后,他就来到一座巨大的木屋面前。

    这座木屋外表呈现黑色,又有着一片红色的屋顶,与周围的同类明显区分开来。

    “唐纳德先生……实在抱歉,但除了您之外,我实在想不到其他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

    在屋子前方,一名酒糟鼻的酒红色卷发中年站定,双手不安地揉搓着。

    “既然都是教友,他们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必须前来!究竟发生了什么?鲁休斯?”

    唐纳德瞥了这个中年人一眼。

    早在一年之前,他就将梦兵之主的教会骨干搭建起来。

    首先一入门,自然是信徒,旋即就是更上一层的‘戈比’,担任着牧师的职责。

    在每个区域的戈比之上,还有着刹帝斯,这往往是一个城市的负责者,地位类似于红衣主教。

    而唐纳德本人,自然就是教宗。

    “这幢房子里面居住的,是本区的信徒帕西一家!帕西他本人是一个古生物学者,专攻海洋生物方面……但从一个月前开始,他就很不对……”

    鲁休斯喃喃地说着:“自从一次远航研究回来之后,他就变得神神叨叨的,一开始,经常将自己关在研究室内,半天不出来……后来,就变本加厉,频繁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行为!”

    “比如……”

    唐纳德握紧了手上的文明棍。

    “比如……割破自己的手腕,用血在卧室里面刻下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表现出神经质倾向,富有攻击性……为此,他的太太与两个孩子,早就躲回了乡下去。”

    卢修斯喃喃着道:“我们当然也找过巡警,但出乎预料的是,他的理智竟然还在,能顺利完成问讯……并且,那位警官也跟我说了,即使帕西有着什么问题,也应当去看精神科医生,而不是去麻烦他……”

    一个神经病,整天将自己关在家里疯狂,也的确干扰不到其他人,没有处置的藉口。

    更何况,这人还能表现出一定的清醒呢?

    “也就是说……他的理智还存在,但却又做出这种举动来……”唐纳德点点头:“我大概明白你们为什么找到我了……”

    “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们也给他找过一个医生,但看过一次之后,那位医生就遭遇了很不幸的事情,由此更加证实了谣言,我们可怜的帕西先生,沾惹上了某些……不干净的东西。”

    鲁休斯飞快述说着:“因此,我们决定给他找几个神父祈福……很显然,作为梦兵之主的信徒,我们不会求助其它的神明,但很可惜,普通的牧师,根本对这个束手无策,并且他们回去之后,也都遭遇了一些可怕的事情……”

    “我明白了!”

    唐纳德点点头,拢了拢绿色的头发,上前敲了敲门:“帕西先生?帕西先生?”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回应了!”

    鲁休斯在一边叹息着:“我害怕他出了什么事。”

    “让开!”

    见此,唐纳德眼中精光一闪,猛地一踹。

    砰!

    巨响当中,大门轰然洞开。

    一股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令唐纳德不由掏出手帕,捂着鼻子。

    屋子里面昏昏暗暗,地面上积蓄着大量的灰尘,以及各种纸屑、废旧报纸。

    桌子上面,一只大老鼠从纸盒里面探出头,飞快地窜走。

    “该死……这还是人住的地方么?帕西?帕西?”

    唐纳德面色凝重,手腕之上,一层水流缓缓浮现,好像一个透明的手镯。

    他来到客厅,瞳孔顿时一缩。

    在一面墙壁上,大量褐色的痕迹入目,看那种干涸程度,显然已经刻下了不短的时间,并且,从色泽上来看,很像是血液。

    一种诡异的感觉,骤然袭击唐纳德全身,甚至令他头皮发麻。

    “祂……真的存在……”

    “祂……来了……”

    唐纳德勉强读出一句,眉头皱起:“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鲁休斯耸了耸肩膀:“自从帕西开始不对的时候,他就念叨着这个了。”

    “小心点,不要注意墙壁上的符号!”

    唐纳德面色凝重。

    经过这段时间的恶补,他的见识也绝不仅仅只是一个水手那么简单。

    “一些邪神的符号,本身就具有强大的效用,甚至能令你与某个存在沟通……当然,以我们巨大的差距,即使是那种存在略微的思维发散,都会令你陷入极为可怕的困境当中……”

    唐纳德甩甩头,用力将自己的注意转移。

    饶是如此,墙壁最中间,那个巨大的鲜血符号,也仿佛烙印一般,在他的心里,久久不能退去。

    “吾主……掌握梦境与兵器的存在啊,请原谅我的软弱!”

    他立即握紧了手上的教徽,顿时觉得好受了很多。

    此时不敢再看,目光转移到角落,不由惊疑一声。

    在一面黑板上,零零散散地贴了大量的简报,有的纸张已经泛黄,上面还有清晰的红色记号笔标记。

    “航海士罗德抓拍到巨大海怪!”

    “史前一万年,深海究竟被谁在统治……”

    前面的一些,显然都是一些研究之类,关注点在海洋生物上。

    但后来,各种简报的内容就彻底变化了。

    “温坦镇发生煤气爆炸,逾百人遇难!”

    “震惊……黑帮火并?或是精神病人的集体骚动……被王国所掩埋的真相!”

    “西塞尔大流感爆发!迄今已致万人死亡,英斯曼宣布对西塞尔无限实行封锁,拒绝一切货物与人员入境……”

    “各地麦田出现巨大怪圈!”

    ……

    看到这些简报,唐纳德也不由深深叹息,知道这个世界,最近正是多灾多难的时候,就连他的那位恩主头发都白了不少。

    “咦?”

    但仔细看之后,却又发现了不同。

    在那些黑白照片当中,都有红色记号笔的圈注。

    唐纳德仔细看了看,立即就发现一个标记——倒三角当中,一只竖眼!与那个血色符号一模一样!

    它在煤气爆炸仅剩的一面残破墙壁上出现,也被那些精神病人纹在了身上,而在麦田怪圈之中,则是被清晰地表现了出来。

    特别是麦田怪圈,那种巨大的图案,令唐纳德不由多看了两眼。

    似乎是错觉一般,相片中的竖眼,同样眨了眨。

    “啊!”

    唐纳德一个激灵,后退一步,浑身毛孔都紧闭起来。

    “这个符号……邪神么?”

    他定定神,看到了贴板上最后的标注——‘此符号属于深海潜望者——《摩耶文书》’

    “深海潜望者?”

    唐纳德摸了摸下巴。

    哐当。

    这时候,旁边的卧室当中,又传来一声声响。

    “帕西?”

    鲁休斯冲进去,顿时就见到了半癫狂的帕西先生。

    这位曾经风度翩翩的学者,此时就好像一具皮包骨头,头发几乎掉光,脸颊深深凹陷进去,手臂上更是有着大量刀割的痕迹。

    “啊!不要过来!”

    此时,他眼珠暴突,拼命地缩进衣柜里。

    “怎么回事?”

    唐纳德一进屋,顿时皱起眉头。

    因为在卧室当中,那个徽记更是随处可见,用血涂抹着,宛若诡异的装饰,将四面墙壁、天花板、地板……尽数占据。

    “不要……祂存在着,祂注视着我!”

    衣柜当中,帕西状若疯狂,推拒着鲁休斯救援的手掌。

    “谁?”

    唐纳德上前一步,不再掩饰,一圈水流环绕全身。

    “深海中的潜望者!扭曲灵魂之存在……它在远古时期就是海洋的支配者之一,此时,它回来了……跟它的兄弟一起!它们制造杀戮、散播绝望、酝酿痛苦……因为这是愉悦它们之物,更可以从中汲取力量!”

    帕西哭喊着道:“你们都会死!!!”

    嗡!

    这一刹那,唐纳德感觉手里的教徽热到发烫,不暇思索地倒退。

    嗡!

    顷刻间,这个房间当中的所有血之竖眼,都似乎眨了眨。

    难以言喻的黑暗降临,带着强大的压迫,仿佛整个房间都被拉入深海。

    “啊……呵……”

    唐纳德衣衫湿透,一滴滴水珠从头发上落下,狠狠呼吸着,又舔了舔嘴边的水流。

    那种腥咸的味道,令他知晓,这必是海水无疑。

    “鲁休斯?鲁休斯?”

    他定定神,却发现房间里面,骤然少了一个人!

    那个领他进来的鲁休斯,竟然消失不见,唯有衣柜里面,帕西还在簌簌发抖,拿起皮衣将自己挡住,仿佛一只大老鼠。

    “我说……”

    唐纳德一把将对方拽了出来,抓着帕西的脖子:“既然这些眼睛在注视着你……你为什么还要画出来……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