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月色下。

    穿着红衣服的女鬼抬起头赫然是当初那个死去的女人秋凉!

    她神色木然瞳孔睁大仿佛带着某种执念在地上扭曲着行动仿佛已经失去了运用手脚的本能变成了一条大红蛇。

    “不行!”

    只是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方元的心就是一紧:“现在的我如果对上她……会死!这种程度根本不是普通的灵体!”

    想到这里他屏住呼吸慢慢向鬼园门靠近。

    遮掩活人生机的药剂根本不知道能持续多久每多待在这里一刻就一刻不安全。

    近了更近了……

    方元摸到门口这时候红衣女鬼豁然抬头眼睛中似闪过一抹凶光!

    ……

    澹台家族的书房。

    一圈人围坐着澹台绝心与澹台绝情赫然在列。

    澹台鬼镜看起来越发苍老简直像马上就要行将就木实际上他的真实年龄还不满五十岁只是因为某些反噬才变成这么一副老头的模样。

    此时清了清嗓子:“二十年一度的轮回又要开始了你们怎么看?”

    在场的除了澹台绝心寥寥几个之外都是老者此时脸上都现出一丝惊惶之色。

    二十年的轮回!这是澹台家所背负的诅咒!所有血脉都难以逃脱如果说平时还只是每隔几年才会发作一次的话这时就相当于总清算澹台家会大把大把地死人特别是他们这些活过了一次或者几次轮回的人!

    “用‘那个’对付‘门’的诅咒我们不是早就商量好了么?绝心你看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另外一名头发掉光的老头缓缓说着。

    “二叔祖……”

    澹台绝心站起脸上带着一丝复杂之色:“那个东西的天资的确是我所见过的顶尖此时才五岁啊已经有着不输于普通驱鬼人的实力了只是……我没有发现他有体质觉醒的征兆!”

    “不可能除非他能完美控制否则怎么可能不‘觉醒’?”

    一个族老有些气急败坏地说着。

    在场的大多都是顶尖驱鬼人却更加知道鬼与诅咒的恐怖。

    哪怕最强的人类也无法对抗鬼魂!能对抗诅咒的就唯有诅咒本身!

    “我有没有说谎你们应该很清楚。”

    澹台绝心冷冷回答又坐了下来。

    现场一阵沉默他们当然知晓‘觉醒’的恐怖现在一片风平浪静已经很明显了。

    “咳咳……”

    澹台鬼镜接着道:“要想真正破解我们身上的诅咒就必须找到那扇‘门’目前的准备都不够!还有灭明也需要成长因此我们还是按照原定计划来……当然如果这次诅咒实在很难对抗的话我们也唯有牺牲灭明了。”

    众人都是沉默。

    到了最后澹台鬼镜才仿佛想起什么小事的问着:“那把下了降头的剪刀有眉目了么?”

    澹台家是驱鬼世家自然搜集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那把红色剪刀就是其中之一上面下了一个十分厉害的降头术甚至能对灵体产生伤害。

    “已经有眉目了那把剪刀会诅咒它杀死的人变成鬼魂唯有找到下一个替死鬼才能解脱……我们用一个女仆当诱饵已经让它完成了诅咒接下来的七天之内它都不会出来杀人并且可以用降头术追踪。”

    澹台绝心把玩着手上的短刃淡淡回答着。

    “那就好尽快将它回收吧毕竟它在对付诅咒上也是有着一点用的。”

    澹台鬼镜点点头:“散会!”

    ……

    如果方元听到这番话必然会十分吃惊。

    被下了降头的红色剪刀会诅咒被它杀死的人!但当初秋凉根本不是死在剪刀之下再说剪刀已经找到了替死鬼还有七天的安全期!

    因此他现在遇到的根本就不是自己以为的红色剪刀诅咒而是更加诡异的‘东西’!

    甚至有可能就是澹台家所背负的血脉诅咒!

    毕竟他这个身体里面也流淌着澹台家的血脉。

    虽然诅咒更加偏向于在年老者身上发作但也不是没有例外比如之前的澹台绝尚!

    “跑!”

    此时的方元还一无所知。

    但当看到女鬼的目光之后他顿时知晓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

    砰!

    他当机立断猛地一跳堪比成年人的身体素质爆发令他好像一阵风一样一步跨越至现实世界。

    身后女鬼已经消失无踪。

    但方元脸色难看掀起裤脚看到了脚腕上一个漆黑的手印。

    “就差一点点……”

    甚至在这个世界那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也没有散去。

    “去祭堂!”

    他眼珠一转立即跑向黑色的大堂猛地推开门扉。

    “什么人?咦?你!”

    一个骷髅般的黑衣老头出来看到方元瞳孔一缩声色俱厉:“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方元也看到了祭堂里面的场景。

    一盏盏长明灯供桌上的器具还有各种各样密密麻麻的棺材以及最深处供奉的一张画轴。

    在画卷之上赫然描绘着一扇……门扉!

    ‘那是……跟我看到的世界记忆中那扇大门简直一模一样!’

    方元还想再多看几眼忽然间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传来。

    “你惹到了什么……”

    老头也看到那一抹红影神色大变摘下手上一枚黑色指环摔在地上。

    砰!

    一蓬黑雾浮现将老头包裹在内吸收了黑雾的他身体瞬间腐烂变成了一具僵尸。

    方元却是想也不想转身就跑几步之后他就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赫然是那个老头发出来的!

    “什么人?”

    他脚步不停来到前面的古宅见到了一波人影。

    与此同时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终于消失无踪。

    “是因为那个老头做了我的替死鬼么?”

    方元暗自握紧了拳头终于见识了这个世界的鬼魅之后他更加迫切地希望能够恢复力量!

    “不管了哪怕这个世界十分诡异有关梦元力的实验也必须开始!”

    ……

    第二天方元就听到了祭堂老者的死讯是由澹台绝心亲自带过来的很显然他在怀疑自己在其中起着什么关系。

    而方元也从澹台绝情那里得到了有关降头剪刀的情报更是心里骇然。

    “昨天晚上我遇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方元坐床上回想着昨晚遇到的一切脸上就带着疑惑:“不对劲此时再回忆起来那个女鬼的脸庞有些模糊似乎又不是秋凉了……莫非它是捕捉到了我心里的念头所幻化出来的?因为我以为是秋凉的剪刀诅咒所以就变成了那个红衣女鬼?”

    “不论怎么样我现在可以确定一点就是这种鬼魂的出现的确与心魔界有着关系!”

    “这个世界被心魔界污染与扭曲的程度要比大乾世界严重得多!”

    他握紧拳头:“要想对抗这种异变与污染必须重新拾起梦元力!并且……似乎还有着不同!”

    早在大乾世界之时方元就对心魔界的其它道路有着兴趣。

    虽然殇侯身上没有这方面的典籍但无论什么道路根基都在梦元力!获得了梦师诸多研究资料之后的他立即就有了一点想法。

    当然这种设想一千个里面有九百九十九都是无用甚至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伤剩下的一个也不见得有多安全因此被梦师们弃如敝履。

    毕竟有着梦师之道对于其它道路又有着什么兴趣?

    而此时哪怕想重拾起相关的研究也没有异世界穿越这么好的条件了。

    即使拿普通梦师当实验品也哪里有自己实验更能把握其中的变化与关窍?

    再加上这个世界的诡异以及明显被心魔界污染的特性更加令方元坚定了这种想法。

    “首先第一步都是一样的感应梦元力。”

    他闭上眼睛以神念在识海中勾勒出无数的符号。

    这些符号又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倒三角的形状。

    似乎是因为这个世界早就被浸染的缘故一个连接很快就形成旋即一丝丝异常的梦元力就落下。

    “紫色?”

    方元一怔:“心魔界的梦元力不是暗银色的么?”

    下一刹那更加剧烈的变化就发生了。

    他的身体仿佛饥渴的沙漠遇到水流一般竟然主动吞噬梦元力发出了贪婪的意念。

    “这是……”

    沉浸在这种变化中的方元没有注意他的整个身体此时肤色变得更加苍白甚至房屋内的温度都开始骤降。

    这并非是物理的降温而是一种更高层次来自心灵上的寒意。

    “啊!”

    一声尖叫传来令方元从内视中苏醒。

    他来到房间外面顿时看到了一个餐盘落在地上饭菜洒了一地。

    “怎么回事?”

    方元眉头一皱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

    在地面上浮现出一个浅浅的印记从形状上来看赫然是一个人形!

    “这种力量……果然代表着不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