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看这情况,师语彤与五鬼门都有着彻底解决对方的想法,甚至都找了外援……”

    早在笛声响起,血杀子遁逃的时候,方元就暗中起身,飞快退走。

    “只是师语彤的外援在城外,甚至还未赶到,阎婆就被发现,逼得师语彤不得不现身,将五鬼门主往城外引……”

    “并且,论真正实力,师语彤超过五鬼门主一筹,请来的外援能将血杀子吓得落荒而逃,根本就是压倒性的优势,无法抗拒!”

    “这烈阳郡,日后恐怕就要变天了……”

    亲眼看到血杀子暗算五鬼门主,扔他殿后当诱饵,自己逃跑的举动之后,方元就不认为那位门主在师语彤与强援围攻之下,还有什么幸存下来的机会。

    如此一来,失去这位武宗坐镇,五鬼门赫然要土崩瓦解,被各方势力侵吞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

    咻咻!

    此时的方元,在丛林中奔行如飞,眼眸中更是带着火焰。

    “那个血杀子,只有灵术厉害,论武道修为,乃至肉身,真的都是五关的模样……并且,还被那道碧光重伤……”

    “但我呢?经过竹果恢复,伤势纵然表面看着可怖,内里却恢复了大半,足可一拼!”

    若单单只是不知跟脚的藏宝图之流,方元根本不会动心,甘冒奇险。

    但血杀子不同!

    此人乃是灵士!……好吧,根据师语彤所言,未曾晋级的灵士,又身受重伤,对于想一窥灵术之道的方元而言,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香饵。

    在他有心追踪之下,血杀子根本难逃天网。

    果然,小半个时辰之后,血杀子就在一个山泉边停了下来。

    他此时胸前伤口处遍布着一层红色血膜,面容扭曲,又有些疑惑:“刚才的灵器,似乎并非大名鼎鼎的碧灵丝,若那位亲自出手,我根本无法逃到这里的……莫非,有人诈我?”

    一念至此,又是懊悔非常。

    奈何他也清楚,自己与五鬼门主联手,才能堪堪拿下师语彤,一旦对方有了帮手,哪怕只是一个刚刚入门的灵徒,己方也绝无胜算的,因此走得毫不犹豫。

    只是白白放弃了一个五鬼门主,从此就少了一个渠道,不由十分惋惜。

    “该死的贱人!等到我晋升灵士,非得将你们一个个剥皮抽筋,方能泄我心头之恨啊……”

    血杀子咆哮一句,又伏下身体,对着山泉水狂饮起来。

    解渴之后,他扯开衣襟,望着胸前的红色血膜,咬了咬牙齿,猛地一撕。

    呲啦!

    血膜脱落,一道血箭顿时狂射而出。

    “唔……”

    他咬着牙齿,额头豆大的冷汗滚落,右手颤抖,摸出一个墨绿色小瓶,将一点点白色粉末倒在伤口上,又挣扎着包扎。

    隐藏在暗处的方元见此,略微上前几步,欺身进十丈之内。

    “谁?”

    孰料血杀子豁然抬头,望着他的方向,眼眸中放出碧光,仿佛受伤的老狼一般残忍恶毒。

    ‘被发现了?’

    方元心念飞快转动,突然起身,做出惊惶之色:“不……不要杀我……”

    “嗯?”

    血杀子看到他犹自可怖的手臂,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你是那个武者,竟然还未死?怎么可能?”

    他见方元不过一六七关的武者,戒备之意倒是去了很多,又带着点疑惑,下意识地上前几步,似乎是奇怪被他血元力侵入的一个低微武者,又是如何活到现在的。

    “就是此时!”

    方元眸子一凝,悍然出手。

    啾啾!

    他身影疾速扑击上前,摩擦空气,发出鹰啼一般的嘶吼,刹那间来到血杀子身边,双手抓出,成鹰爪状,掌心黑气蔓延,乃是变异珠尾蛇的奇毒。

    “嗯?”

    纵然有伤在身,但见到方元如此,血杀子的眼眸中还是闪过一丝不屑之色,似胸有成竹。

    “定神术!”

    他咬破舌尖,对着方元喷出一口血雾,又猛地一喝。

    嗡!

    奇异的波动传开,蔓延至方元身上。

    方元一怔,旋即竟然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维持着前扑的姿态。

    “嘿嘿……这定神术拿来对付凡人,果然无往不利……咳咳……”

    血杀子咳嗽两声,上前打量着方元:“此人能在我的血蟒之下维持不死,显然体质有异,倒是炼制血尸的上好材料……正好我此时受伤,也需要一个护法……”

    “摄魂!”

    他走近两步,右手上已经多了一枚暗红色的药丸,眼睛中似浮现出漩涡:“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现在,吃了它!”

    血杀子颐指气使地命令道,伸出右手。

    但下一刹那,他的脸色就飞快变化了。

    因为正对着他的方元,脸上木然的表情瞬间消失,嘲讽一笑。

    ‘不可能,为什么一个区区凡人,连武宗都不是,竟然能挣脱我的定神之法……莫非……’

    一个念头在他心里飞快浮现,仿佛闪电一般。

    然而,此时两人几乎贴面对峙,再做什么防备也是来不及了。

    这千载难逢的良机,方元自然不会放过。

    “死!!!”

    他气沉丹田,吐字成雷,得自鬼无生的先声夺人秘法赫然用出,血杀子整个人顿时一滞。

    与此同时,他右手出手如电,化为鹰爪,猛地抓出,勾住了血杀子的喉咙,用力一拉,咔嚓一声,刺耳的骨头碎裂声传出。

    “鹰爪手!黑沙掌!”

    一招之后,方元接连出手,狂风暴雨一般地击打在血杀子周身要害之处。

    毕竟灵徒什么的实在太过诡异,他也不敢赌着什么。

    好在此时方元的运气不错。

    轰然大响当中,血杀子的尸体已经重重落在地上,如同被玩坏的布娃娃一般,死得不能再死了。

    “呼……”

    见到这一幕,方元才吐出一口长气,犹自有些后怕。

    要对付一位灵徒,果然极不容易。

    特别是对方重伤之时,竟然还有那种诡秘术法,错非自己神元过人,恐怕真的会被一时慑住,从而变成奴隶。

    此时回想起来,当真有着一点后怕。

    “不过……灵徒的元力,与武宗虽然同质,量上却是天差地远……刚才此人,就已经有着强弩之末的味道了。”

    有着实战经验之后,方元顿时就发现了灵徒的一点小秘密:“并且,身体防御也是一般,好比这血杀子,错非有着五鬼门主牵制,也无法与师语彤对拼……倒是晋升灵士之后,似乎便可与武宗并驾齐驱,乃至超越……”

    想到这里,他上前数步,脸上带着一丝火热。

    杀人夺宝爆装备,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灵士之流,手段层出不穷,不得不防,方元想了想,找来一根树枝,小心地将血杀子衣物剥开,找到一个布袋。

    里面一些瓶瓶罐罐早就在之前的攻击中粉碎,诸多药粉混杂一团,纵然曾经是什么灵丹妙药,此时也变成了害人的药渣,药毒,方元丝毫不敢染指。

    而除了这些之外,就只有一点杂物,碎银子之类,令他很是有些不甘。

    “不会吧……我甘冒奇险,杀了这灵徒,竟然一点收获都没有?”

    看着破麻袋一般的尸首,方元顿时无语加郁闷,甚至生出一点鞭尸的想法。

    好在他终究不是那样极端的人,再三拨弄之后,这才起身,长叹口气:“唉……看来是真的没有,缘分不够啊!”

    望着血杀子的尸首,又有些默然。

    “你意图杀我在先,被我杀了也无话可说,只不过看你终究算个奇人,也罢……就给你挖个坑埋了,省的葬身野兽之腹!”

    有着内功在身,此事甚易,没有多久就挖好了一个坑洞。

    “一路好走!”

    方元掌风一扫,将血杀子尸首与一堆破烂送入坑中,旋即就要加入碎石掩埋。

    只是这时,一抹翠色自尸首中传来,令方元动作顿住。

    “等一等……这是?”

    他抓住树枝,飞快一挑,一段手臂就飞了上来,在臂骨边上,碧玉一角就映入眼帘。

    “见鬼……”

    方元废了好大劲,这才将碧玉与骨肉分开,脸上带着骇然之色:“这人是个疯子,竟然将东西藏进了身体里……”

    错非他之前一通乱打,将血杀子摧残得不成模样,这一截玉色还未必会泄漏出来。

    “这算什么?报应么?此人既然能藏一块玉佩在体内,未必就没有第二件,第三件……死了都求我鞭尸?”

    他脸上浮现出无语与纠结之色。

    半晌之后,方元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用溪水洗净的两物,陷入了沉吟当中。

    因为玉佩的发现,他也只有硬着头皮,对血杀子尸身进行进一步的搜检,想不到这无心之举,果然有着收获。

    只是方元看着这收获,心里的震动却无法言喻。

    “藏宝图……碎片……”

    这藏宝图,却是在血杀子的衣服中发现的,被他缝在夹层之内,至于尸首?方元找遍上下,也没有发现第二块玉佩的存在,最后只能草草埋葬。

    而此时出现在方元面前的,赫然是一张与上次自韩寿处所得十分相似的藏宝图碎片!

    “此图正是藏宝图缺失的部分,只是还差一角!想不到,五鬼门竟然早已将它弄到手,并且交由血杀子保管……”

    这世事奇妙,巧合际会,令方元都感到十分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