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是……鬼?!或者说我身体里有只鬼?又或者一直在跟鬼共用一个身体?”

    方元感觉思维有些混乱。

    “不可能!”

    他旋即就将这种想法排出识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怎么可能没有发现?”

    只是越是这样他越是想到了那个自己入定之中闯入倒霉消失的侍女又有一点不确定起来。

    “族长!怎么回事?”

    其它几名族老看着这个状态的方元也明显感觉了不对:“他到底觉醒体质没有?”

    如果意识到自己是真正的恶鬼大开杀戒都很正常毕竟鬼魂一类先天上就带有对活人的憎恨。

    但此时澹台灭明的情况就很不对劲。

    这意味着之前的投入很可能会打水漂自然让他们很着急。

    “肯定觉醒了否则怎么能冻伤绝情她的实力我们都清楚!”

    澹台鬼镜看着地上的断手眼角一抽:“但是他显然可以完美地控制这种力量实在不可思议!”

    他脸上带着狂热之情盯着方元:“不论怎么样我们给了你这个身体!再世为人的感觉很好吧?为此你是不是应该也帮助我们一下呢?毕竟你也算是澹台家的人同样遭到了诅咒!帮我们就是帮你自己!”

    不得不说这是一只老狐狸早在当初算计恶鬼降临的时候就安排好了一切。

    只要沾惹上澹台家的血脉就必然会被诅咒!哪怕后来换了身体都无济于事!

    如果这个诅咒只需要换个身体就可以破解的话澹台家早就摆脱这一切了这是真正超脱因果的……无解模因!

    “要解除这个诅咒唯有到那扇‘门’那里在今晚我们就会打开冥界……”

    澹台鬼镜脸颊上浮现出一丝酡红。

    “我拒绝!”

    方元断然拒绝:“我要离开这里当然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承诺二十年之后我会回来解决这一切!”

    对于那扇门他当然很有兴趣并且这也是跟澹台家的因果了结。

    虽然明知道对方基本不会同意但站在方元的立场上这些话还是要说的。

    “离开?二十年?”

    所有的澹台家族之人的面色都变了:“不可能你是我们制造出来的工具必须听我们的命令!”

    “那么……很遗憾谈判破裂了。”

    方元耸了耸肩膀。

    “看来我们太厚待你了竟然让你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我们之所以让你占据澹台家的族人为躯壳就是为了限制你!”

    一个族老出来脸色冷峻:“族长……动手吧!”

    不等鬼镜开口他就迫不及待地拿出一枚铜质铃铛狠狠摇了摇。

    叮呤!

    这枚铃铛形状古朴表面有着诸多的铭文还有一层绿色的铜锈此时摇动起来立即发出一种清脆的铃声。

    “挺不错的继续!”

    方元做了请的动作。

    “怎么可能?”

    这老头的眼睛一下瞪大:“我在你体内一连下了十三种绝蛊你怎么会没事?”

    方元冷笑不语。

    每月举行的控制仪式中澹台家简直恨不得将所有手段都用在他身上当然要想办法反制。

    这种虫卵形态的蛊虫只是最低级的一种在仪式过后就被他操纵着全身气血直接排掉了。

    哪怕他当时没有多少力量但真圣的意识对于身体的细微控制完全是这些人所无法想象的。

    ‘只是……有形的蛊可以排出无形的蛊就有点难办了。’

    方元心里暗道双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还是有用的!”

    几个族老看了心里大定纷纷掏出奇怪的器物或者直接念咒一个老头更是直接喊着:“族长……不想死的话就立即动手!”

    “唉……”

    澹台鬼镜叹息一声从怀里掏出一面镜子对准了方元。

    在镜子当中一个同样的五岁小孩出现相貌与方元一模一样但神色木然对着方元伸出了双手。

    现实当中方元顿时仿佛失魂落魄一般一动不动。

    “不愧是族长的传承灵物这定鬼镜就连最厉害的凶鬼都可定住片刻!”

    其它族老大喜又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一层符文烙印仿佛黑色的蝌蚪一般就在方元身上蔓延一下遍布半个身体。

    澹台家为了控制厉鬼可谓殚精竭虑光是控制手段就下了不知道多少种。

    此时动用的赫然是最为恐怖的那个。

    以每月往澹台灭明身上涂抹的鲜血为凭借对他施展诅咒!危险性十分之高哪怕族老都有可能随时横死并且招惹来各种各样的灵异危险。

    但效果也是好到惊人。

    当符咒布满方元脸庞的时候他眼中的精芒也是一下黯淡。

    “能让他自愿是最好的结果可惜……现在我们只能采用最后的方案以他为容器与凭借对‘门’进行诅咒!”

    澹台鬼镜叹息了声:“立即准备……打开冥界!还有将绝情关起来。”

    这个时候所有的长老都是神色炙热带着一丝激动。

    外面诸多的澹台家族人赫然早已在等候穿着黑色的劲装手上拿着各种工具已经全副武装。

    听到命令之后立即行动起来。

    澹台鬼镜等人带着方元向着祭堂走去。

    真正连接冥界的地点就在那里!

    呜呜!

    四周迷离的雾气浮现遮天蔽日原本的天空一下暗沉光影扭曲仿佛已经来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他们……这次根本不是想解除诅咒而是拿我当牺牲品撑过这次的轮回大劫!’

    方元识海之中却是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澹台家将他培养出来有着两种打算如果他能成长起来就孤注一掷用来解除诅咒。

    但这次的轮回显然十分凶险令族长与族老们都失去信心准备牺牲他苟延残喘。

    ‘这次进入冥界的搞不好只有我一个!’

    方元预知到了极大的危险:‘如果不逃走……我一定会死!’

    ‘没有其它办法了!’

    他蓦然下定决心再次汲取变异梦元力一丝丝意念汇聚到属性栏的未知体质符号上。

    嗡嗡!

    整个属性栏都颤动起来转眼间未知的迷雾散去原本的符号一下变幻变成了新的字体带着诸多信息——

    ‘体质激活——封灵之体!’

    ‘封灵之体(一层):你的身体是封印恶鬼的容器能将接触到的鬼魂封印在体内!目前激活一层封印恶鬼数量:一!可选择释放!’

    “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鬼魂与诅咒无法被消灭那这个封印的能力或许就是最强手段……”

    方元有些疑惑:“但它是怎么出现的?”

    恶鬼降生当然不会诞生出这种专门对付自己的体质而方元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这个体质完全是澹台灭明的身体自带跟他没有丝毫关系。

    “莫非……是澹台家的血脉?”

    澹台家族乃是驱鬼世家血脉中带着奇异的因子能令某些后裔觉醒出特殊的能力。

    排除所有可能之后剩下的解释哪怕再离谱也只有这一个!

    “原本澹台绝心与素馨的孩子天赋会是所有澹台族人中最恐怖的觉醒封灵体质带来家族最后的希望!”

    澹台家的血脉本来就有异变的可能此时诞生出鬼类的克星也是正常。

    方元甚至怀疑这是这个世界最后的抵抗所催生出来的天命之子!

    一旦他真正成长起来或许就有着挽救世界解除一切诅咒的可能!

    可惜澹台家的族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反而选择将婴儿诅咒作为恶灵降临的容器!

    这就相当于自己掐灭了自己的希望多么巨大的讽刺!

    “虽然真正澹台灭明的灵魂已经被长老们咒杀但那个降临的恶鬼同样被体质所封印最后便宜了我?”

    方元已经差不多了解了自己出生时候的一切秘密。

    那是连澹台鬼镜都不知道的‘真相’!

    “世界催生出来的天命之子都会被提前扼杀这个世界的意志要么已经湮灭要么彻底疯掉了……”

    “但现在我的生路就在它上面了。”

    “澹台家族的控制手段能控制活人的我却肯定无法对抗被彻底释放出来的恶鬼!”

    方元又明白了一件事自己体质刚刚觉醒那会八成无意中将这个恶鬼放了出来造成了那个倒霉侍女的死亡。

    “封灵之体封印恶鬼驱使恶鬼的能力么?有趣!”

    识海之中方元传出了强烈的意念:“既然如此……释放吧!”

    现实当中。

    原本行尸走肉一般的澹台灭明忽然停住脚步身上的黑色蝌蚪烙印开始慢慢消退。

    “不好!”

    澹台鬼镜一惊旋即看着自己手上的镜子。

    大片大片的鲜血从镜子当中涌出里面原本澹台灭明的形象蓦然发生了变化。

    原本的小孩一下长高、壮大……变成了一个成年人的模样。

    五官模糊穿着白色的衣服身上一片青黑色仿佛冻毙的人一般。

    “怎么可能?它已经不是人了而是真正的……鬼!”

    冰冷的寒意骤然蔓延在众人的心头。

    真正的恐怖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