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失踪的女仆名叫夏荷。

    在她的房间里面各种家具收拾得一尘不染马侦探看着相框里面是一个瓜子脸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年轻女人遗憾地摸摸下巴:“可惜了……”

    被招待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之后他理所当然地开始了调查工作。

    第一站就是女仆的房间。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只是在严肃地清场之后马侦探就一脸期待地看向小玲。

    他的这个女儿有着传说中的阴阳眼之能力可以看到许多常人发现不了的东西被马侦探当成秘密武器。

    “没有……”

    马小玲怯生生地道自从见到那抹白影之后她就仿佛受到了惊吓。

    在以前她最多利用阴阳眼的能力帮助爸爸观察某些犯罪现场常人无法察觉到的细微痕迹由此提供线索。

    而这次却是她真真正正的第一次面对凶魂!

    “这样啊我们再到公馆各处逛逛吧!”

    马侦探思索地说着:“或许会有什么发现……不过这个陈先生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呢我查到他之前的玉石生意可是做得很大的结果却在巅峰期毅然隐退带着一家人来这里隐居……说起来很奇怪这次似乎没有见到他的家人呢!出去问问吧!”

    “你说夫人与小姐啊!”

    管家陈伯穿着类似燕尾服的西装胸口系着领结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此时听到马侦探出来后的询问回答道:“因为出了这种事很害怕所以夫人与二小姐先回城里去了!”

    “原来如此!”

    马侦探点头心里却是大喊:‘果然有问题!’

    普通人遇到这种闹鬼的房子哪怕再不相信或许也会先搬出去观察一段时间的吧?特别是对这种惜命的有钱人来说。

    但现在那位陈心博先生却一直坚守在此特别是在有人失踪之后这就很不正常了。

    “唉……夫人临走前也劝过老爷只是他坚持要留下来说是要陪大小姐!”

    陈伯又添了一句。

    “原来还有一位小姐不愿走!”

    马侦探点点头至于对方不肯走的原因或许是因为胆大又或许只是单纯的使性子吧?

    “好了我们想观察一下这个陈公馆请管家带路。”

    “没有问题老爷有过吩咐让我全力配合先生!”

    陈伯脸上露出笑容带着父女两个开始视察起这个公馆。

    公馆面积很大除了主体的大厅、主人书房、卧室之外后面还有花园、马厩、以及专门供应仆人的厨房甚至连仆役都能分到一人一间卧室。

    “老爷他……真是善心人啊当初也是他力排众议要给我们这些下人最好的待遇为此不惜扩建公馆额外支出了一笔。”

    陈伯叹息着带着马侦探参观完花园之后就来到了前面主人的卧室。

    走廊用的是上好红木周围的木架上摆着艺术品墙壁上还有大副的油画整个公馆的构造充满了一种艺术的气息看来那位陈心博也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

    “这是……”

    马侦探看着一个木架上陈列的玉石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晶莹的绿色眼睛有些挪不开了:“这是原石吧?翡翠原矿?”

    “呵呵……马先生好眼力这块可是老爷得意的珍藏呢!”

    陈伯笑呵呵地指着一个石头上开出来的天窗:“这是很珍贵的玻璃种当初混杂在一堆杂石当中被老爷一眼相中有朋友出八百万都没有割爱呢。”

    “八……八百万?”

    马侦探张大嘴巴旋即才察觉自己的失态狠狠咽了口口水。

    如果不是这里的保卫十分森严搞不好连他都要动心了。

    “当然只是赌博的价格因为没有彻底切开所以很难确定价值说不定里面都是石头呢……”

    陈伯笑了笑:“不过就有人特别喜欢这种刺激马侦探对于翡翠有着研究么?”

    “咳咳……当然!”

    马侦探挺了挺胸膛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据说翡翠一类的水晶拥有特殊的精神力量在西方的吉普人风俗里面就有利用水晶占卜的部分。”

    “呵呵……”

    陈伯笑得有些僵硬。

    他说的是玉石价值之类怎么扯到这种灵异方面去了?

    “爸爸……”

    这时候马小玲扯着他的裤脚显然有了收获。

    “发现什么了?”

    马侦探精神一震悄悄问道。

    “那里……”

    马小玲指着一扇房门这门扉相当精致古铜色的把手散发出明亮的光泽。

    “这是哪位的房间?”

    马侦探清了清嗓子向陈伯问道。

    “这里啊……”陈伯脸上带着难色:“这是我们大小姐的房间!”

    “可以进去看看么?”

    “抱歉……我们大小姐很怕见到生人!”

    “这样啊!”

    马侦探没有继续坚持心里却暗暗加了注意。

    ……

    夜晚。

    “爸爸……我们这么做不好吧那里可是女孩子的房间诶!”

    马小玲一脸纠结地看着马侦探准备道具低声道。

    “安啦安啦!既然你觉得那个房间有问题里面肯定有一些不好的东西!”

    马侦探大大咧咧地道:“我去好好侦查一下也是为了大小姐的安危考虑啊。”

    “是么?”

    马小玲的神情一下变得怀疑起来:“你该不会是看上了陈家的财产再准备给我找个后妈吧?”

    “噗!咳咳!”

    马侦探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我是那样的人么?”

    只是在说话的同时他心虚地缩了缩脖子又整理了下衣服。

    “如果不是只是简单的侦查任务你为什么连衣服都特意换了……”马小玲翻着白眼嘴角几乎可以挂油瓶。

    “乖啦你好好看家爸爸回去给你买棒棒糖!”

    马侦探擦了把冷汗偷偷翻窗户出去。

    他作为一个侦探反侦察手段还是有一些的一路按照白天看过的路线偷偷摸到了主卧附近。

    这时候另外一扇房门吱呀一下打开陈心博提着煤油灯来到了大女儿的门前摸出钥匙开了门:“蔚儿啊我来看你了!”

    “这么晚了父亲还夜入女儿的闺房果然有问题啊!”

    马侦探暗骂无耻明显想到了某些十八一下……”

    他暗暗摸近却没有发现在他身后一只苍白的手掌也是慢慢地向前……

    ……

    “咦?你是谁?”

    与此同时马小玲也是一脸诧异地看着面前的小孩。

    他跟自己差不多大身上却满是泥泞与落叶衣服破了好几个口子仿佛刚刚从荒山里面跑出来的野孩子。

    最关键的是他的双手上满是冻紫色仿佛严重冻伤一般此时却满不在乎地抓着桌子上的糕点大口大口地吃着。

    “你是村里的孩子?受到欺负了么?”

    马小玲看着小男孩的手:“要不要我给你上药?”

    “不用了它自己会好的!”

    方元拍了拍肚子:“哈……终于勉强半饱了。不过还是想吃肉啊你知道厨房在哪里不?哦对了你是谁?这家的孩子?”

    “不……不是呢!我跟爸爸来的他是个很厉害的侦探来这里调查一桩灵异事件!”

    马小玲彻底迷糊了这么大大咧咧地将要做的坏事说出口真的好么?

    “灵异?”

    方元脸上精光一闪露出感兴趣的表情自言自语道:“我只是找了家最大的房子不会这么巧吧?正好……我还没见过外面的鬼魂呢老宅里面的那些东西实在太诡异了。”

    他逃出澹台家之后随意找了个方向跋涉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人烟。

    至于为什么陈公馆的事情没有引起澹台家的注意?

    九成是因为澹台家已经全面收缩实力准备应对二十年的轮回诅咒哪里还有心思外顾?

    再说他们对老宅所在还是很保密的这种兔子的窝边草吃起来还是有些顾忌。

    “喂真的确定是鬼么?”

    方元盯着马小玲。

    “是的……我见过!”

    马小玲咬着嘴唇。

    “你的眼睛……”

    方元凝视了下小女孩的眼睛点点头:“我相信你!不过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如果真的遇到了鬼魂你老爸可能会死的哦!”

    “你……”

    马小玲都快哭出来了:“怎么办?呜呜……”

    “很简单你雇佣我吧!”

    方元拍了拍胸脯:“我保证你老爸没事!”

    一个专门侦查灵异事件的侦探倒是很有用呢!在方元看来那些普通的鬼魂与诅咒事件就是一个个上好的练级点啊。

    ‘反正我也无处可去正好先让这个侦探帮忙搞定身份与定居手续再出手帮他解决一些灵异事件……咦?怎么忽然有一种死神小学生的赶脚?’

    就在这时马侦探也轻轻靠到了门扉前透过半开的缝隙可以听到陈心博的声音:

    “女儿啊……让我再看看你!”

    他低喃着抚摸着一个背对门扉的女子长发。

    “那是……”

    马侦探瞳孔一缩整个人的寒毛都倒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