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奥秘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拜见大人!”

    周文武恭敬行礼,神态谦卑中又带着一点安心。

    之前方元外出,他就仿佛失去了靠山与主心骨一般,忐忑不安,现在却是松了一口长气。

    “嗯!”

    方元盘膝而坐,摆了摆手:“起来吧!烈阳郡情况如何?”

    此时距离他回归已有十数日,经过每日修身养性,平复心境,此时的方元不仅将武道第八关彻底稳固下来,在炼化阴气上更是大有精进,整个人仿佛汪洋大海一般,深不可测。

    周文武对此感受最深。

    此时的方元,给他的感觉,甚至比灭门的宋长老还要恐怖!

    听到方元问话,他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自从五鬼门主身陨的消息传出之后,整个烈阳郡一片大乱,五鬼门人心惶惶,低阶弟子叛逃,高阶长老执事有的自立门户,有的不知所踪。而其它势力蠢蠢欲动……”

    这实在非常正常。

    缺了五鬼门主这位武宗镇压,五鬼门不一哄而散就已经是组织得力了。

    此时,纵然还有忠心的长老弟子,恐怕也在想着转移,保留道统与元气。

    “那归灵宗有何动作?”

    按照常理而言,这次出工出力,偏偏一无所获,师语彤恐怕不会如此轻易折返。

    若再加上那位神秘灵士之助,恐怕侵吞两郡都有可能。

    “归灵宗在宗主带领之下,占据了少阳城,还有烈阳郡中最大的两条矿脉,随后就没有了动作……”

    周文武卖宗门卖得非常彻底。

    “是么?倒算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方元听了,却是点头,纵然一位武宗,要在诸多觊觎烈阳郡的恶狗下抢肉,也并非多么容易之事:“只是两条矿脉么……也足以牵制归灵宗大部分实力了,很好!”

    烈阳郡越乱,归灵宗越焦头烂额,对于他而言倒是越发有利。

    “另外,归灵宗此次损失惨重,甚至寒炎二长老也身受重伤,正在宗门调养,广召良医,还请大人多加小心!”

    “最后还有一事……”

    周文武踌躇了下,才迟疑着说道:“宗门有着密令,让我等搜集有关大人的情报……而究其根源,似乎出自宗主一系!”

    “宗主一系……若是师语彤的话,恐怕不会如此偷偷摸摸,也就是说,某个人对我的兴趣越来越大了么?”

    方元摸了摸下巴,让周文武离开,又是叹息一声:“长得太帅也是种烦恼啊……”

    玩笑归玩笑,实际上他也清楚,此事八成是那林蕾月搞出来的,却跟什么余情未了没有半点关系。

    即使只是看到自己展露出来的一点实力,也足以令她惊讶不已,乃至生出一点探究之欲望了。

    外人不晓得方元之前如何,只会以为幽谷一脉厉害非常。

    但林蕾月那丫头,对方元还是比较知晓一点根底的。

    正因为知道以前只是普通人,此时的诧异才会越发浓重。

    这点早在方元预料之中,就是对方采取的这种秘密行事之手法,令他有些惊讶,倒像林蕾月还藏着什么秘密一般。

    “不管了……左右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今还是将种植园照顾好先!还有这个……”

    方元手一翻,翠绿色的金丝玉简浮现而出。

    他望着这翠玉上的丝线,眼中的神色十分玄异。

    ……

    暖春三月,草长莺飞。

    寒冬过去,万物生发,方元特意来到红玉稻田。

    只见在翡翠草的巩固下,此片田地并未荒废,反而土色转向纯黑,略微捏一把,就似乎可以攥出油来。

    “这肥力……当真是绝好的良田了!”

    方元穿着粗布麻衣,扛着锄头,开始栽种红玉稻米。

    这次的种子都是经过他优中选优,完全将良好的性状变化保留下来,不断累加,以期突破本身的瓶颈。

    “灵田倒是不必再扩大,这些规模足够了……”

    在旁边,花狐貂与铁翎黑鹰也力所能及地帮着忙,一个个都仿佛变成了老农一般。

    上午忙碌之后,方元又泡了一壶新采来的春茶,就在灵田旁边,与两只灵兽一同享用。

    “灵茶已采摘完毕,几节竹笋长势喜人,此时也将灵米种了下去,只要灵肥跟得上,今年的收成就无忧了……”

    一想到灵肥,方元就不由想起那头红眼白鸟王。

    虽然已经打定主意去搜刮一番,但有着阴阳玉在手,他还是准备先将自己修为提升一段再说。

    若能破入四天门,不说与鸟王分庭抗礼,至少也是进可攻,退可守了。

    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更是令他出外扩张的心思停了下来。

    午后的天空灰蒙蒙的,仿佛要下雨,又带着一丝闷热,令人昏昏欲睡。

    精舍之内,方元盘坐榻前,命令两头灵兽在外护法,盯着翠绿色的玉佩,脸上的表情却越发奇异。

    手指肚抚摸过翠玉,从光滑的表面传来一股凉凉的气息,令他不由精神抖擞,半点困意都没有了。

    这段时间以来,方元一直致力于探究此玉块的秘密,最近终于有了收获。

    “灵士之流,考验的主要是神元……因此从神元方面开始的思路大体不错……这翠玉刀剑难伤,水火不侵,连内力都阻隔在外,神元凝聚而去,也是如同泥牛入海一般,但……”

    方元拿来一个铜盆,里面底层一片暗红,散发着腥气,赫然是血浆。

    “这血杀子行事诡秘,偏于邪道,连这东西也带着邪性……”

    这还是他多次实验无果之后,从血杀子将翠玉藏于体内而得到的灵感。

    噗通!

    他面无表情,右手一抛,半空中便划过一道绿色的曲线,翠玉落入盆中,发出一声闷响。

    方元目不转睛地盯着。

    果然,不久之后,浸泡在血液中的翠玉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一丝丝金线在它表面游走不定,又仿佛在吸收血液,颜色渐渐转为暗金,最后又化为一片血色。

    半炷香的时间过后,原本玉块上玲珑剔透的翠绿之色,已经尽数转为暗红,金线化为血丝,如同人的经脉血管一般,看着就可怕邪异到了极处。

    “灵士……莫非都是这样的货色?”

    方元嘴角有些抽抽,捞起血玉,用清水洗尽,拿到手上把玩。

    此时的血玉却带着一股细润之意,触手生温,内里的血丝还在微微搏动,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没有什么变化!”

    方元拿着玉块对准阳光,也没有看到什么突然浮现的符号,文字之类,尝试输入内力,也依旧被阻隔在外。

    他打量了半天,最后还是咬着牙,将血玉放到了自己额头,眉心正中。

    此处又称印堂,在内功体系中又名泥丸宫,乃是极为重要的一处穴道,被看作精气元神汇聚之所在,甚至有着玄术高人,能以印堂辨别他人之运程吉凶。

    在本世界中,此处还有一个别名,号称‘天眼’!

    此乃源自一个古老轶闻,据说上古有着神人,眉心生有三眼,只是后来血裔居于俗世之中,天眼渐渐闭合,这才变成了如今格局。

    这些真假,方元并无意理会,但他的神元自眉心中最好外放,并且也能略微观测周围,乃至隐藏自身,却是真的。

    啪!

    血玉与眉心接触,一股温凉之意顿时散开。

    方元凝聚神元,意守泥丸,开始向血玉试探蔓延。

    砰!

    他脑海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之前的阻碍或者泥牛入海般的情况并未发生,神念顺利融于玉块之内。

    方元的意识仿佛来到了一个一片混沌的空间,面前浮现出无数暗红色的字迹,组成了一篇篇功法、记述的模样。

    “血魔功——凝神归元篇!”

    在功法一开头,几个张牙舞爪的大字异常显眼,更带着霸道、凶残等等的气息,令方元不由面色一白。

    他再往下看下去,顿时就发现了,这血魔功,赫然是一篇教人如何凝聚神元,突破元力的灵士功法!

    只是其中门槛甚难,对资质要求极高,必须要神元特异于常人者才可,按照它所言,这概率几乎是百万中不存一。

    并且,修炼过程极为血腥,比如要修炼所谓的‘血元力’,一开始就必须汇聚三阳七阴血祭,以十个特定命格、体质的凡人精血,完成最初的奠基,过程十分残忍,还要求对祭品越残忍越好,似乎他们包含的怨恨越多,成功几率就越高。

    看到这里的时候,方元当即就大皱眉头。

    他当然没有什么道德洁癖,但也清楚,如此做法,未来对自身的隐患必定极大。

    良久之后,方元将血玉取下,面色一片苍白,又摇了摇头:“这血魔功,果然就是歪门邪道,风险太大了……”

    虽然这魔功主体十分凶残,但后面的附篇,却是记录了不少灵士灵徒级别的神元利用小窍门,以及几种辅助药品,工具,例如血狂丹的制法之类,又令方元眼睛一亮,有些沉迷了进去。

    而不知不觉中,他就将自己的神元几乎消耗殆尽,由此也知道了灵士的艰难。

    到了他这个级别,看下功法都大耗元气,普通人纵然将玉简给他,也根本无法发现内中奥秘,更不用说据此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