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来!一人喝一口!”

    方元掏出一根试剂交给马小玲与马侦探。

    “这是刚才的药剂人喝下去之后能在鬼面前隐藏一定时间直接用出来的话也有轻微的驱鬼效果……”

    “呸呸臭死了!”

    马侦探听到还有这种好东西连忙接过喝了一口眉头大皱。

    马小玲见此有着准备捏着鼻子抿了一口小脸也是皱成了一朵菊花:“好难喝……恶心!”

    “知足吧你们!快去大门!”

    方元皱了皱眉头他虽然早有准备默默收集了一些种子随身携带但离开鬼园那种环境之后究竟还能不能种植成功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多少信心的这种药水已经是用一点少一点了。

    ‘此时他们两个吸引的注意无限下降我就是现场唯一的活人了。’

    他故意放慢脚步双手淋上药剂精神时刻扫视四周。

    只是自从刚才一下偷袭之后那个白衣女鬼就仿佛彻底消失一般再也没有出现。

    “呼呼……终于到了大门跑出去就安全了吧?”

    马家父女气喘吁吁地跑过草坪来到陈公馆最外围的大铁门。

    “不对劲你们等等!”

    方元瞳孔中闪过一丝金色猛然前冲将两人猛地向后一拉。

    咔嚓!

    前面原本打开的铁门骤然合拢化为了女鬼的……嘴!

    此时的白衣女鬼却是变得无比巨大刚才张开大嘴就等在那里。

    马小玲尖叫一声。

    如果他们继续跑下去的话说不定就直接跑到女鬼的胃里去了。

    “滚!”

    方元一个前冲猛地出拳。

    加上药剂之后这次他总算打到了女鬼的本体。

    冰凉!

    一种极致冰寒的温度瞬间从拳头表面蔓延旋即又一下化为炙热。

    鬼物的实体给他的感觉如同打中一个铁人没有给对方带来丝毫伤害。

    “给我……滚开!”

    方元咆哮一声双手用力竟然将女鬼推动让开了一条缝隙。

    “就是现在……跑!”

    马小玲带着父亲沿着缝隙跑过终于穿梭真正的大门来到了外界。

    这个时候东方的朝阳缓缓升起大地一片金黄。

    他们再回头看陈公馆依旧巍峨屹立在那里如果不是地上的一片狼藉昨晚发生的一切简直好像是噩梦。

    “呼!终于逃出来了。”

    马侦探摸了摸自己的两撇小胡子忽然哀嚎起来:“完了!完了!我的事业……我的事务所啊……全完了!”

    “老爸……现在你应该关心的是那个小哥哥吧?”

    马小玲鄙视地说道。

    “我管他去死啊……”

    马侦探两眼泪汪汪的:“不对他死了更好!”

    “是啊那你就可以成功赖账了!”

    方元在一边出现冷冷笑道。

    “啊!”

    马侦探一个后跳右手摸在腰间:“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当然是人但如果你敢赖账的话小心我让鬼来找你哦!”

    方元冷冷一笑。

    “完蛋了啊还说什么赖账这次整个陈公馆的人都死了我们都是嫌疑人肯定会被逮捕的!”

    马侦探跪在地上双手抱头。

    “错了是只有你会被逮捕!”

    方元做出一个可爱的表情:“谁会相信我们两个小孩能杀了这么多人?”

    受到这个爆击马侦探整个人都好像要石化了。

    “好了小哥哥你不是还需要老爸帮你忙么?再救救他吧!”

    还是马小玲看不过去了上前扯着方元的衣袖哀求。

    “也是……毕竟你还是有点用的。”

    方元摸了摸下巴:“你也不用先哭惨作为一个侦探在警局里面肯定有关系的吧?我再给你一点东西让他们去见见那个鬼自然就知道你说得是真话了并且还可以趁机打响事务所的招牌。”

    “小兄弟多谢你了!”

    几乎是一个瞬间马侦探就一个鲤鱼打挺落地式地拜下双手抓着方元的手掌猛地摇摆着。

    “你这无耻的模样实在让我很有联想啊……小玲你老爸到底叫什么名字?”

    “啊我爸爸刚出生的时候找到一个瞎子看过说他长大后一定会是很有文才的人所以就叫……”

    “马文才!?”

    方元的声音一下提高八度。

    “不对是马文采啦!”

    ……

    一个星期之后马家侦探事务所。

    方元穿着格子衬衫裤子上两根皮带跨过肩膀仿佛小大人一样吃着早餐顺便在看今天的报纸。

    ‘陈公馆惊人鬼杀案告破!’

    ‘市政厅高薪悬赏专业人士超度!’

    ‘马文采大侦探的独家专访——我如何与恶鬼斗智斗勇!’

    在铅印的文字上方还有一张马文采的半身照片笑得很像个二傻。

    “小玲啊你老爸真不上镜呢!”

    方元吐槽了一句放下报纸开始对付桌子上的煎蛋与面包牛奶。

    “抱歉啊那都是你的功劳!”

    马小玲脸上带着歉意。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想出名再说一个小孩子做到这点有谁能信?”

    方元很是无所谓。

    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成长低调发育才是王道。

    “当当……大侦探马文采来啦!”

    房门拉开西装笔挺的马文采意气风发地走进餐厅摆出一个造型:“怎么样?是不是很帅?”

    两个小鬼顿时摆出一副无语的表情。

    “好了!”

    马文采发现没人理他顿时无精打采地抽出一份文件谄媚地摆到方元面前:“小兄弟您的身份证明已经搞定了是孤儿被我收养名字叫做方元!”

    “嗯不错!”

    方元扫了几眼满意地点点头。

    他傻了才顶着澹台灭明的名头继续招摇过市再说那个名字也不习惯还是恢复本名的好。

    “从今天开始我就加入你们事务所了!”

    方元笑眯眯地道:“以后普通的案子你们接手处理不了的再交给我解决!”

    “那真是太好了!”

    马文采连连点头又殷勤地为方元叉了一块培根:“……那个陈公馆已经被列为禁区连带着附近地价都是大跌啊正在召集四方高人过去解决那个厉鬼小兄弟有没有兴趣?”

    “暂时没有!”

    方元慢条斯理地吃着培根一举一动都充满了优雅大方的感觉令马文采暗暗怀疑他是某个离家出走的大少爷。

    “奉劝你一句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再去陈公馆!这次是你运气好遇到了一个地缚灵只会在一定范围内杀人的鬼但它不是不能出来只是不想越过界限而已一旦惹怒了它嘿嘿……”

    “我明白了。”

    马文采一个浑身激灵又摸了摸小胡子有些疑惑:“有关那个女鬼的真实身份似乎是那个失踪的女仆——夏荷啊报纸上将陈家的老底都扒了虽然那个陈心博是一个很好的父亲但其它方面的爱好就让人不敢恭维了呢那个管家陈伯也是帮凶!难道是夏荷忍受不了自尽变成鬼魂复仇?不对啊这个时间先后顺序完全不对!”

    “如果能让你推理明白那就不是鬼了!”

    方元此时吃完用餐巾擦嘴:“或许那个鬼是夏荷或许不是也或许真正的夏荷早就死了某个鬼伪装成她……至于鬼如何诞生的那更加解释不清根本没有道理可讲的。按照我的猜测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陈心博搞的什么招魂仪式造成了一切的根源惹来了不干净的东西又刚好撞到那个女仆自杀就与她的怨念融合彻底化为厉鬼!”

    “这么说的话……”

    马小玲忽然身上一个激灵:“那个陈先生也好可怜呢……说不定他是被他女儿的鬼魂杀死的……”

    “已经死了的人又怎么可能复活?”

    方元冷笑一声:“我倒是对那个和尚很有些兴趣以后可以查查这方面的事。”

    这个事务所面积不小除了前面专门的办公室、会客厅、资料室之外后面就是马家父女的住所还有一个小小的健身房。

    “不错!”

    方元看着周围的训练器材还有面前的沙包满意地点了点头:“目前的计划就是在二十岁之前将身体素质提升到这个世界的上限再通过事务所接触各种鬼魂进行研究实验。”

    陈公馆的那个鬼之所以留在那里也是作为一个诱饵与练级点。

    难得有着这么一个东西还是地缚灵性质的方元当然不会立即封印了而是日后慢慢观察研究。

    再说还可以拿它来检查自己的武功进度实验以武功或者灵术对付厉鬼的可能。

    最后市政厅的花红也是一个诱饵说不定就能吸引到其它的驱鬼人到来堪称一举多得之事。

    “好了开始吧!”

    方元双手慢慢开始动作开始练习柔术。

    对于一个五岁的孩童锻炼强度当然不能太高要慢慢提升。

    而旋即还要实验灵术在这个世界实现的可能。

    每天还要留出一点时间尝试种植自己暗中扣下的种子。

    接下来的生活必然会非常充实呢。

    “又是这样的世界!”

    锻炼完成之后方元来到窗户旁边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与高楼大厦脸上露出缅怀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