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灵界,深山某处。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方元站起,伸了个懒腰:“虽然开头不怎么样,但又是一个好梦啊!”

    他还是比较喜欢现在的灵界。

    至少,在这里,他的魔神战力可以完全地施展出来,虽然比不上心魔界那么如鱼得水,但比大航海世界好多了。

    “之所以如此……莫非是因为灵界的性质与心魔界类似,还是因为我在这边待久了,属性栏早早破除压制,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的缘故?”

    方元好整余暇地想着,又看向自己的属性栏。

    在那里,光芒一变,诸多数据都发生了变化:

    “姓名:方元

    职业:梦师

    修为:魔神

    道路:造化大道、十方神魔兵器道

    技能:盘古鹰身【祖巫血脉强化(一层)】、造化剑阵【九剑(100%)】

    专长:种植术【六级】(满级)、天眼望气术、源力之体”

    “魔神之境……就是自身道路的凝聚,里面似乎还有着几个小境界,具体的,只能再向虚无之君询问了……论起来,虽然定下两百年之约,但它绝对比我更急!”

    想到这里,他不由抬头望天。

    灵界天空当中,原本的碧绿色星辰光芒大放,但紫色星辰却是越发黯淡下来。

    “心魔战场一役之后,离恨、冥古、虚无三个魔神遁逃,当然,虚无之君只逃掉半个,大部分本体还在星辰上,同万物吞噬者、以及那个被封印的魔神一起,都变成了天帝的食粮……天帝吞噬魔神的速度,可比灵界快得多了。”

    纵然已经晋升魔神,并且对日后的道路略有猜测,但此时,方元还是很希望获得心魔界的正统知识,完善自己的造化大道。

    “并且……看起来,心魔战场,也越来越撑不住了……”

    方元举起右手,上面十方神魔兵器道的纹路,正在微微散发出白光,看着十分奇异。

    “那尊虚无之君也很心急啊……”

    到了他们这等地步,随意留下的一个符号,都是道纹信标,可以联络祭祀到本体,并且独一无二。

    此时的大乾,若是激发方元之前留下的阵法仪轨,也可以令他有所感应,或者赐予一些力量什么的。

    但因为相隔太过遥远,消耗难以估量,更不可能真身下界,这是比能量传递困难千万倍的事情。

    所以方元才对魔神的下界之法十分感兴趣。

    而因为他上次与虚无之君契约,所用的印记就是十方神魔兵器道的符号,因此当虚无之君开始召唤他的时候,也是这个道纹首先收到感应。

    想到这里,他立即凌空勾勒,描绘出一个玄异的符号。

    这是独属于虚无之君的信徽,在上次交易的时候,就已经被他牢记。

    当然,启动这个,只是尝试联络而已,最后能不能接上,还是要看对面给不给予回应。

    ‘为什么我有着一种出差回来看到家里来电显示,再回拨过去的错觉……’

    方元略无语地吐槽,片刻后,印记就传来回应。

    嗡嗡!

    一蓬白光炸开,化为一道有些朦胧的影子:“梦魇……你梦游的时间……嗯?”

    人影原本有些不满,却忽然停滞,带着点不可思议的味道:“你……你已经晋升魔神?”

    这实在由不得祂不震惊!

    即使之前这个魔主已经表现出足够的惊才绝艳,乃至凝聚一条外道,有了伪魔神的战力,但在心魔界漫长的历史当中,什么样的天才魔主没有见过?

    晋升魔神,凝聚自我大道,绝非什么容易之事。

    上次只是交易了几个世界坐标过去,这点时间,大概也就一次破界,竟然便直接成功了?

    “好!很好,既然你已经晋升了魔神!那便有了与吾等平起平坐的资格……”

    虚无之君很是欣慰地道。

    “看样子……阁下似乎之前也并未真正将在下当成一个合作者……”方元耸了耸肩膀,脸上却是看不出喜怒来。

    “魔神之道,一步之差,天地之别,自然有着不同!”

    虚无之君坦然承认:“你如今既然晋升魔神,对于我们的大计却是大有好处!”

    “即使再加我一个,也未必是天帝的对手,更不用说,对方还有着邙山府君,仙道三尊!”方元摇摇头。

    邙山府君乃是神道帝君,仙道三尊则是三位仙道中的大罗金仙,与魔神不相上下!

    更不用说,天帝更是灵界第一战力。

    “莫非你要背弃我们签订的契约?”

    虚无之君有些惊怒:“即使你晋升魔神,它也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不不……”方元摆摆手:“两百年只过去一点点,怎么算我违背契约呢?”

    “但天帝之威,超过我的想象,即使有着我在人间百般作怪,他却是坚守心魔战场不出,一意炼化,恐怕之前预估有误,时间前所未有的紧迫!”

    虚无之君大急,不得不透出点底细。

    “那可真是遗憾呢!”

    方元表情淡淡:“不过你为何不再次打开心魔通道,让魔神入侵呢?”

    “你以为要连接这两个巨大的世界,形成稳定的通道,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么?最合适的坐标,就在心魔战场!”

    虚无之君气急败坏地道:“并且……即使我能够勾连心魔界,恐怕也很难能立即获得魔神的响应……你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各个魔神划分区域,如果不是心魔战场的通道连接到我们那块,你以为上次为什么援军会来得如此迅速?”

    “那真是可惜呢……”

    方元仍旧不接话。

    实际上,以这个魔头的老奸巨猾,绝对已经偷偷跟心魔界联系过,说不定还暗中寻找到了另外一个合适的节点,打开心魔通道。

    只是还有些事必须求到他头上,才不得不虚与委蛇罢了。

    “……说吧,你到底需要什么?”

    良久的沉默之后,终归是虚无之君忍耐不住,率先开口。

    没办法,这是它有求于方元。

    “很简单……下界之法!以及……我对魔神的境界有些模糊,需要一些这方面的情报……”

    方元直接狮子大开口。

    “下界之法?上次我们不是谈过了么?”

    虚无之君一滞:“我明明告诉过你……”

    在说话当中,祂的身体也变得近乎透明起来。

    一种种虚无的概念,开始骤然侵袭。

    方元双眼沉重,仿佛多了某种空虚之感,一种绝望占据心灵。

    “够了!”

    他爆喝一声,音波滚滚,令原本的虚影荡漾起一片片涟漪。

    “虚无之君,你竟然还敢向我出手……莫非你在挑衅一位魔神的耐心么?”他冷冷一喝,一条大道浮现出来。

    并非十方神魔兵器道,而是一条更加辉煌的大道,似无所不包。

    哗啦啦!

    周围海浪席卷,仿佛刹那就来到了万米海沟之下。

    浓重的黑暗与压力袭击而来,反令虚无之君的影子一下凝实。

    海水挤压虚空,令原本无形无质的一条条触手浮现而出。

    见此,方元冷笑一声,手指轻轻一弹。

    数道剑气浮现,划过触手,顷刻间将其斩为七八截。

    “这是……什么道路?竟然能够破解我的虚无之触?”

    从虚无大君口中,顿时传来一声惊呼。

    “这是我的道……名为造化!”

    方元眸子幽冷:“从你的身上,我看不到合作的诚意,恐怕我们之前谈及的合作,就真的要放弃了……不过你放心,我还是会履行契约的。”

    他只要两百年之内,协助营救魔神,就算完成了契约。

    说实话,真的不要脸起来,派一个分身上天庭送死,也完全符合契约的条件。

    毕竟是魔神,又怎么会真的拘束于一份约定呢?

    “啊啊啊……你不能这样……刚才只是我无意的力场扩散,就如同人的呼吸一样……”

    虚无之君有些慌乱:“更何况,你想要的下界之法,不是简单之事……次元的力量何等宏伟,怎么能够允许我们这些魔神真身下界?哪怕分身都很难……除非是隔空传递一些物品与力量,还比较容易一点。”

    “为何下界之法如此受重视?不就是可以任意去小世界中掠夺适合的道路么?”

    方元见此,不由冷笑。

    即使这个虚无之君去了大航海世界,要在邪神环伺中,硬生生击败深海支配者,夺取规则权柄弥补道路,都不怎么容易,更不用说一条完整的大道了。

    方元之前的十方神魔兵器道,可以说已经拿走了神兵世界从古至今的积累。

    但在下界当中,偶尔也会诞生出十分玄奇的道路来。

    虽然能级上未必够,但质地同样也是道路无疑,只要拿到上界,加以滋补,立即就可以成为一条全新的大道之力。

    因此,那些魔神才会对于下界之法趋之若鹜。

    ‘严格论起来,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东西……魔神的道,在下界中已经足以影响各个世界的天道,令魔神分身能发挥出大部分实力,但在高维的世界中,就没有这样的便利了,总会被狠狠削弱……’

    方元心里冷笑,望着虚无之君,缓缓开口:“我主意已定,一份下界之法,还有魔神境界概述,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