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瑞气万千,道痕条条。

    三位大罗金仙出手,声势当真非同小可。

    从三大法宝的道痕当中,方元瞬息间就知晓了对敌之人的身份。

    “逍遥极尊!”

    “灵宝玄尊!”

    “如意灵尊!”

    这三名大罗金仙,都是执仙道牛耳,此世所有仙道的源头,仙门的祖师爷。

    随意一个,放到大航海世界当中,哪怕不如方元,也必然能搅动好大一片风云。

    此时三大法宝落下,简直就如同三条大道狠狠围剿一般,再加上前方邙山阻路,后方暗帝追击。

    一瞬间,方元都有落入绝境之感!

    “虚无之君!”

    他目中精光爆闪,高声长喝!

    之前签订契约,守望相助,可不止约束了他一个!

    砰砰!

    虚无之君从虚空中出现,右手一指,群山一个接一个地爆炸,宛若推倒的骨牌一般,其势愈演愈烈,无法阻止。

    “好胆!”

    邙山府君大怒,长袍一抖。

    他穿着的冕袍瞬间张开,铺天盖地,笼罩一片天域。

    还想隐匿的虚无之君发出一声轻呼,竟然硬生生从虚空中被挤了出来。

    “造化大道!十方神魔兵器道!”

    另外一边,方元头顶庆云浮现,两条大道宛若长河一般,浩浩汤汤地冲出,势若万钧。

    他的造化大道原本就奇强无比,如果转修仙道,一个造化仙王的名号是怎么也少不了的。

    此时展开,赫然将如意与宝印一收,从中传来激烈的撞击声。

    而十方神魔兵器道则是一下浓缩,化为一柄利刃,同拂尘纠缠在一起。

    后方,暗帝静静望着这幕,不知为何,竟然没有离开心魔战场。

    甚至,身上的黑色锁链,依旧与两个封印魔神的大锁链团相连。

    ‘等一等……’

    方元见此,却是念头电光火石间一闪:‘暗帝之前……说不定是在虚张声势……实际上,祂已经是强弩之末,因为根本没有炼化一尊魔神,更处于脱离灵界天意掌控的阶段,又要炼化抽取来的魔神本质,体内绝对非常不稳定!’

    当然,此时知道这一点,也没有多少用。

    毕竟邙山府君、道门三尊都已经到达支援,方元与虚无之君根本翻不出多少浪花来。

    “速走!速走!”

    叮叮!

    十方神魔兵器道所化的怪刃与逍遥极尊的拂尘互相纠缠,荡漾出可怕的威能。

    方元藏身造化大道当中,蓦然一跃,盘古混沌巨人咆哮,一拳轰出,正中灵宝玄尊的宝印。

    当!

    这颗大印发出洪钟大吕一般的声响,一击飞退。

    与此同时,造化大道轰鸣,当中显现出九宫剑阵,对着如意灵尊的七宝玉如意狠狠一搅!

    嗡嗡!

    玉如意一颤,顷刻间炸成光末消散。

    “不对劲!”

    方元两条大道一收,借此机会,冲到心魔战场之外,一种奇异的感觉却是浮上心头:“太轻松了点!虚无之君莫非还请了另外的帮手?”

    就在这时,战场上局面一变!

    如意灵尊面露狞笑,周身瑞气刹那间化为狰狞黑气,仿佛一条条锁链,捆向周围两个大罗金仙。

    “如意灵尊,你要做甚?”

    “不对……祂……祂不是如意灵尊!”

    逍遥极尊与灵宝玄尊怒喝一声,瞬移般逃开,立即收回法宝防身。

    “桀桀!”

    如意灵尊怪笑一声,身上气息瞬间变化,带着心魔界的味道,赫然也是一位魔神!

    “是你!”

    虚无之君失声,旋即就满是惊喜。

    “一尊道门大罗金仙,味道当真可口……”

    如意灵尊此时的状态十分奇怪,舔了舔嘴角:“就是不知道,天帝的味道,又是如何呢?”

    “你就是当日逃走的最后一尊魔神?不对!”

    暗帝的天之眼望着如意灵尊,神色有些奇怪:“你既不是当日的魔神,也不是大罗金仙!”

    “哈哈……不错!”

    如意灵尊大笑着:“魔神尝试吞噬如意灵尊,可惜势均力敌,最终大道融合,化为了全新的我——如意魔尊!”

    这种情况,实际上非常罕见。

    毕竟,那个魔神的诞生就非常玄异,乃是诸多魔神的怨念汇聚,善能吞噬夺舍。

    而如意灵尊更是大罗金仙,堪比魔神。

    这两者的道路,不知道为何,又能够互补。

    于是,就在魔神偷袭的过程当中,一切便不可逆转地发生了。

    灵界的如意灵尊,与心魔魔神融合,化为了一尊全新的存在——如意魔尊!

    “我也是正魔合一,所以知道天帝你的痛苦……就让我来,给你解脱吧……”

    如意魔尊大笑着,在天帝头顶,一柄七宝玉如意赫然浮现。

    砰砰!

    此时,镶嵌在如意上面的宝珠、玛瑙等等,却是一颗又一颗地炸开,荡漾出一层层浓郁的源力,浩浩荡荡地洗刷而下。

    “区区小计……”

    暗帝举起右手掌,不知道为何,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挣扎之色,没有动手,任凭源力冲刷身躯。

    咕噜!咕噜!

    只是刹那间,这道长河就宛若长鲸吸水一般,被暗帝的身体吞噬,仿佛本能。

    “啊!!!”

    作完这一切之后,暗帝却是仰天咆哮,双手抓着脑袋。

    眼眸当中,赫然浮现出一层血色。

    “我明白了……暗帝本来就是强弩之末,而这个如意灵尊,便趁机施加暗算……如果是伤害性的力量,绝对会被暗帝拦下,所以,他是故意送出了自己的本质!”

    暗帝原本就在炼化魔神本源,这种本质自然有益无害。

    但此时,暗帝体内的平衡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再加入这么一大笔,立即就是虚不受补。

    要消化一个魔神的本质,又岂是简单之事?

    光看看现在的如意魔尊,便可知晓一二。

    “此时的天帝,就是被黑化了……不,他原本就选择了黑化,此时则是疯化……如果不能平息本质与道路上的冲突,恐怕最好的结果,也是再诞生出一个如意魔尊出来……”

    方元看到这一幕,却是头也不回,立即跑了。

    天帝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此时如果将天帝排除,就是三尊魔神对抗三个大罗金仙加帝君的格局,但他可不敢去赌。

    毕竟,这个新出现的如意魔尊,实在很难以令人信任。

    “九剑合一,十方神魔,走!”

    他手一指,九柄剑器合二为一,十方神魔兵器道包裹其上,绽放出无与伦比的精芒,旋即与剑一合,瞬间斩破虚空,消失不见。

    “桀桀!如意魔尊,真有你的!”

    虚无之君显然也不相信这个新出现的未知存在,怪笑着出手。

    一柄光刃浮现,斩破邙山府君的长袍封锁,虚幻的身影炸开,顷刻间消失无踪。

    邙山府君眼眸幽深,也没有继续去追,反而跟两名大罗金仙一起,将如意魔尊团团围住。

    “啧啧……这两个魔神,当真背信弃义!亏我还故意现身,救祂们一救呢!”

    如意魔尊叹息说着,却也没有怎么慌张。

    “你这个魔神,先杀灵尊,又暗害天帝,我们绝对不能容你!”

    邙山府君出列,义正言辞。

    他此时是唯一清醒的帝君,就是整个灵界唯一的选择。

    一种浩然尔莫名的力量,萦绕在祂周围,又带着一点抗拒。

    毕竟,每个神道帝君,都想要真正的自由,而不是被操控的傀儡。

    是以,邙山府君此时,还未彻底接受天道馈赠。

    否则的话,虚无之君也没办法逃出去。

    “你们以为……你们的对手,会是我么?”

    如意魔尊望着这一幕,脸上浮现出一丝讥讽的笑容:“还是你们以为我真的这么好心,将我的本源白送给天帝了?”

    嗖嗖!

    这时,心魔战场一变。

    一道道黑色的锁链通天彻地,封锁虚空,将这四尊存在都拉入进去。

    此时,邙山府君对上的,就是暗帝一双血红色的眸子。

    “不好!”

    逍遥极尊与灵宝玄尊同样大惊失色:“天帝疯了!不仅疯了,祂的部分本质已经被心魔污染,再难被制……”

    “最要害之处,乃是祂体内被种下了如意魔尊的本质,先天上有着亲近,纵然不可能凭此操控,但如果论敌意,对方就是我们当中最小的一个!”

    “果然,你们这些大罗金仙,也不算太过愚蠢么?”

    如意魔尊大笑一声,扑向两个魔神封印之地。

    祂曾经是诸多魔神死后的怨念聚合而成,在对付魔神之上,有着一些难以述说的便利。

    此时的目的,也是昭然若揭。

    放任天帝与邙山府君等存在战斗,祂却来从容吸纳本质晋升。

    “哈哈……天地间的一切,不过弱肉强食地养蛊!等到心魔战场再开,究竟会诞生出怎样的存在呢,真是让人兴奋啊!”

    祂大笑着,令另外两个大罗金仙面色惨变:“疯子!”

    毫无疑问,在其它存在眼里,此时的如意魔尊,与疯癫的天帝几乎没有区别。

    “没有办法了!”

    邙山府君咬咬牙,肃衣正冠,向着天地一拜:“天帝失格,魔头逞威,望天地助我!!!”

    与陨落相比,一时间遭到控制,失去部分自由,却也不显得那么难以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