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凡间,某处山峰。

    剑光落下,化为方元真身,动用天眼望气术,探视天庭。

    轰隆!

    他的望气之术融合各界所长,又有属性栏提升,神通惊人无比,顿时看破天穹。

    只见天庭中黑气肆虐,一片末日到来之景。

    而天空正中,一轮烈阳虽然如同往昔一般,周围却已经有了一丝丝暗痕,宛若进展极其缓慢的日全食。

    “这是……心魔战场有变!”

    方元见此,眼眸不由一动。

    虽然早知道那个如意魔尊本质怪异,十分恐怖,但想不到,对方竟然真的施展了某种手段,甚至早有预谋,所图甚大!

    现在这情形,就非常恐怖了。

    大日示警,显然天穹之上,心魔战场当中,正发生着某种了不得的异变。

    “帝君失位……天下无主,偏偏还有一个虚无之君与众多邪异之子,天下恐怕真的要多事了……”

    见着这一幕,方元不由叹息。

    天子乃天帝之子,若是以往,人族当中的大国皇帝,没有天帝点头,根本登基不了。

    即使勉强沐猴而冠,也会有着天降灾祸,这就是堂堂正正,沛然大势。

    但此时,真的是天发杀机,龙蛇起陆。

    哪怕是邪异之子,妖魔之徒,都有着一窥九五之位的可能!

    “若是以此为支点,灵界都未尝不可以收割……不过如此好的机会,虚无之君恐怕不会再开启心魔通道,而是准备自己单干了……”

    方元默默思索着。

    此时的情况很简单,就是心魔战场中,被如意魔尊布置,不知道施展什么秘法,拖住了邙山府君与两位大罗金仙。

    再加上一个天帝与被封印的两大魔神,居然汇聚了足足七尊魔神!都被困死。

    虽然不知道如意魔尊最后到底如何,但想想也知道,准没有什么好事。

    说不定,整个灵界,都会因此而残破下来。

    可惜的是,逃出的两个魔神,偏偏不是灵界本土之人,遇到这种事情,只有挖墙角挖得更加兴高采烈,绝对没有要消灾解难的想法。

    “虚无之君的布置,大多都在凡间诸国当中,我便要另辟蹊径了……”

    方元计较已定,展颜一笑,身化一道红光,须臾消失不见。

    ……

    叶国,铁州州城。

    叶国乃撮尔小国,一共只有三州,铁州为其中之一。

    此时,州城之下,林守成与姜望并肩而立,遥看惨烈的攻城大战。

    “请主公放心,此次我们用计阻了援军,又早早安排内应,攻城十拿九稳!”

    姜望穿了一袭青衣,手持羽扇,头戴纶巾,很有一些纵横天下的国士味道。

    “我知道,但你我魔性入命,向来都为天意所弃,做什么事都要横生波折,实在不得不小心提防一二的……”

    林守成甲胄在身,留了两撇小胡子,看起来更加成熟与威严,此时就有些担忧地回答。

    “天命不足畏!”

    姜望的手掌有些发白,握紧了羽扇。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这段时间以来,他读书养气,见识更深,对于这苍茫天地,却是更加多了一些敬畏。

    轰隆!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骤然从城门处传来。

    “城破了!”

    “城破了!”

    伴随着欢呼声,诸多甲士仿佛潮水一般,向着城墙的豁口一拥而入。

    “啊!”

    林守成望着这幕,却是神色怔怔,半天转不过弯来。

    “将军,大事成了!”

    姜望见此,却是欣喜不已:“叶国一共也只有三州,将军得了一州,已经可以尝试问鼎国主之位!”

    他顿了顿,眸子一定,暗中运转起观气的法门来。

    话说观看气运之类的神通法门,自然不是道家的专利,他儒家养气功夫日深,要办到这点,虽然不能说手到擒来,但也的确不花多少功夫。

    此时见了林守成气象,只见一条黑色蛟龙呼之欲出,不由精神一振:“恭喜将军,贺喜将军,黑蛟长成,绝对是一方诸侯的格局了!”

    心里,更是十分奇怪。

    天意压制,他们这些魔性入命者,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

    即使是林守成,也有好几次险死还生,哪怕有着龙相,也总是无法完成蜕化。

    怎么到了今日,黑蟒就长出尖角与爪子,变得如此容易呢?

    一念至此,大儒精诚,顿时有感。

    姜望抬头望天,就见昭昭烈日边缘,似乎多了一丝丝黑线,不由心里大凜。

    “嗯,要成国主,必得祭天,我到时候以蛟龙之身,偏要问一问,为何要如此对待我等……”

    林守成也是憋了一口气,此时终于宣泄出少许。

    “嘘……”

    姜望听到这个,却是面色大变:“将军能成就蛟龙,便说明天意已经无视我等,留开一线生机,还计较这些做什么?”

    “嘿嘿……我却是不信,这贼老天会如此好心!”

    林守成冷笑数声:“除非天帝换了个人!”

    砰!

    不知道为何,此言一出,天地间就响起个闷雷。

    姜望身上一个激灵,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悻悻退下。

    ……

    某座仙气盎然的岛屿之上。

    百花绽放,温暖如春。

    亭台阁楼、水榭精舍,应有尽有,赫然是一片人间的洞天福地。

    这是仙门中的执牛耳者,蓬莱仙宫的山门所在。

    此时,两道流光就从半空中联袂而下,一道传音在岛屿上响彻:“蓬莱仙宫的张道友可在?无极玄门掌门,携洛神宫宫主前来拜访!”

    “请!”

    岛屿上寂静无声,片刻后,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漫天禁制化为粉碎,现出一条笔直的通路。

    无极玄门掌门与洛神宫宫主毫不迟疑,大步走进。

    在岛屿中心,有着一个小亭,亭子旁边则是一汪清水,当中诸多红鲤鱼欢快地游弋着。

    “贵客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亭子正中,赫然坐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慈眉善目地站起,稽首为礼。

    “死老头!亏你还坐得住!”

    香风过处,一名大概才三十岁的艳丽妇人就走到亭子当中,似怨似泣地白了这个姓张的一眼。

    “我们三位祖师爷彻底音讯全无,此事瞒不住的,应该怎么是好?”

    无极玄门的掌教同样抱怨说着。

    “音讯全无,并不代表出事了啊……更何况……三位祖师爷不是早就告诉我们,他们去哪里了么?”

    张岛主温和一笑。

    他们三个都是金仙,更执掌大派,前呼后拥,为仙道中的皇帝、霸主!

    但此时,前两个却跟热锅上的蚂蚁没有什么两样。

    这实在是因为三位大罗金仙的身份干系重大,更能镇压气运。

    一旦失去了,光凭他们几个,根本稳不住局面。

    “我就知道你这个岛主最是滑头,有什么消息还不赶快吐露。”

    无极玄门的掌门与洛神宫宫主精神一振,就差点上去抓着张大岛主的衣领了。

    “逍遥极尊祖师之前,却是利用本门独有的‘挪移传讯符’,跟我交待过几句……据他所言,天帝已经背叛了灵界,就算他们,都面临着十分危险的局面,被封禁在心魔战场当中,之前我还不怎么相信,但现在,我是真真正正地确信了。”

    张岛主面容转肃,咳嗽一声,道出了真相。

    “果然!”

    无极玄门掌教以拳击掌:“如此看来,我们还等什么?立即召集所有天仙、金仙、启用门中秘宝,去打破心魔战场,营救各位老祖!”

    “万万不可!”

    蓬莱岛主连忙摇头:“先不说那心魔战场的封禁早已被改,变成魔神手段,还有天帝禁法在其中,非大罗难以破去,即使我们破了禁法,难道真的就能在大罗与帝君等存在的交手中横插一脚么?更何况……还有两尊魔神遗落在外,对于我等而言,便是滔天大祸啊!”

    “素闻岛主你老谋深算,想必已经有了万全之策!”

    洛神宫宫主忽然开口,声音甘甜,宛若云雀。

    “嗯……值此危难之际,当以固守山门为先,两位前来找我,实在不智,不过既然来了,老道的确有些粗浅的见解想要分享一下……”

    蓬莱岛主摸了摸胡须:“大罗老祖们正在进行的,是大势之争,论大势,无过于天、地、人!”

    “那天帝疯癫,敢动手囚禁大罗老祖,便是背叛灵界,失去位格……只是此时,凡间信仰浓厚,哪怕失去天眷,也还有这方面的支持,我们大可派出门中弟子,下界颠覆各国,坏了天帝的根基……”

    “这……”

    两尊金仙对视一眼。

    实际上,天帝的大能,来自于天意支持,至于民间的祭祀香火,不过小道而已。

    并且,蓬莱岛主如此说来,倒并非是针对天帝,反而好像针对整个天庭!

    其趁火打劫的心思,不要太过明显。

    不过他们本来就是仙道,自然不会为神道担忧,反而都有些意动,准备去掘神道的根基。

    “我等谨守本份,只派弟子出手,待到天下变色之后,再一齐出动,杀上天庭,正本清源,营救各位老祖!”

    蓬莱岛主声音中带着一丝冷厉。

    ‘此人……恐怕有着异心,想趁此机会,冲击大罗!’

    无极玄门掌教与洛神宫宫主对视一眼,一颗万劫道心,却同样有些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