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侦测隐形!”</br></br>    “幽灵现身!”</br></br>    “生命探查!”</br></br>    看到这一幕,那些魔法师顿时来了精神。..</br></br>    旋即,在海因兹议员的带领下,一系列的法术就悄悄地往对面砸了过去。</br></br>    可惜,空荡荡的房间之内,依旧没有半个人影。</br></br>    那个苹果的果肉飞快消失,最后变成一个果核,被丢入垃圾桶里。</br></br>    桌面之上,一些铁丝、扳手等撬锁工具悬浮而起,又消失不见。</br></br>    “记录下来,编号a-72,隐形斗篷,能令使用者隐形,抗拒任何侦测法术,不,是一切侦查手段!”</br></br>    海因兹拿了个热量成像仪,很快就将它扔掉:“但对方在物质世界依旧存在,在地毯上会留下脚印,拿到身上的东西会消失,都说明了这一点!”</br></br>    他显然经验丰富,很快就将这件斗篷的特性猜测了出来。</br></br>    “也就是说,披上这件斗篷,就会从世界上消失,只能从其它物品的关联反应中推测物主的存在……”</br></br>    方元若有所思地想道:“似乎……并不怎么强大啊!”</br></br>    “不!你不懂,这是绝对特性!”</br></br>    海因兹一脸凝重地摇头:“我怀疑,不仅是我们的仪器与寻常法术检测不到,恐怕,那些锁定的法术,也同样不行,比如死亡一指!诅咒也找不到对方,因为在他披上斗篷的那一刻,世界上就没有这个人了!”</br></br>    方元点点头,有些明白了。</br></br>    换句话而言,如果这个世界有着阎罗王,他将星球上所有人都勾死,披着斗篷的人也绝对会活下来,连世界都会将他忽略。</br></br>    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生死簿销籍!</br></br>    多少修道士苦修而不得的境界,只要披上斗篷,瞬间就可以达到了。</br></br>    “不过,斗篷下面的,依旧还是那个金手指,上去一个特工就可以把他放倒……”</br></br>    方元摇摇头:“衍生物虽好,但还是得看使用的人啊!”</br></br>    “实际上,这个巴金斯,只是运气不好!”</br></br>    海因兹摇摇头:“他对我们一无所知,以为自己是那个唯一的幸运儿,获得了能力却不知道遮掩,这些都是造成他悲剧的主要原因。..”</br></br>    “的确!”</br></br>    如果这个巴金斯够聪明,完全可以摸索到更多的方法赚钱,甚至,接触到另外一个世界。</br></br>    但他的习惯毁了他,在得到这件斗篷之后,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去狠狠捞一票。</br></br>    黑市商人毫不犹豫地出卖了他,招惹来海因兹这群煞星。</br></br>    如果稳扎稳打,怎么样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br></br>    “准备……行动!”</br></br>    看到门把手开始转动,海因兹立即一摆手。</br></br>    哗啦!</br></br>    玻璃破碎。</br></br>    清脆的声响中,两名黑影特工翻滚入屋,直接向着门后的虚无处熊抱了过去。</br></br>    “啊!”</br></br>    一声惊呼传来,旋即是重物落地的声音。</br></br>    “我抓住他了!”</br></br>    一个特工兴奋大喊,其它的成员立即上前,七手八脚地将那件隐形斗篷扒了下来,现出后面巴金斯的真容。</br></br>    “抱歉……巴金斯先生,但你的冒险到此为止了!”</br></br>    海因兹上前,用手帕捂着口鼻,厌恶地望了一眼这个邋遢汉:“将衍生物收好,将他也一起带走!”</br></br>    一方处心积虑,一方措手不及,就是这么简单。</br></br>    从头到尾,方元都是强势围观,好好地扮演了一回专业打酱油的角色。</br></br>    看来海因兹说得不错,这次的任务果然非常简单,他就是来分润功劳的。</br></br>    “不!我没有偷窃,你们不能抓我!”</br></br>    “我要求见我的律师!”</br></br>    这个巴金斯开始飞快挣扎大叫起来:“还有那件斗篷……它是我的。”</br></br>    “抱歉,巴金斯先生,我们并不是执法人员!”</br></br>    海因兹上前,脸上却看不到一丝歉意:“我们只是……嗯,一个自发的民间组织,并且,也不是因为你盗窃的事,而是因为它!”</br></br>    他将黑色的斗篷拿在手里,脸上满是痴迷之色:“多么完美的作品……哦,不,我是说它太危险了,根本不适合你!”</br></br>    “不!!!”</br></br>    这时候,巴金斯咆哮了起来:“你们这些强盗,看上了我的财产,你们不能这样……它是我的家族传给我的!”</br></br>    “不要骗我了,巴金斯先生!”</br></br>    海因兹摇摇头:“据我所知,从你爷爷开始,你们家族都是穷光蛋,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来……就连这栋公寓,也是你用赃款租来的!抱歉……跟你说了这么多,接下来,只要一个咒语,你就会遗忘!”</br></br>    “不对劲!”</br></br>    方元在旁边看着,却是感觉不对。..</br></br>    这个巴金斯虽然看起来十分惊骇与绝望,但眼眸中却还有着一点疯狂的味道。</br></br>    一个人如果丧失了所有的底牌,再被别人查清楚三代的话,是不可能有着这样的底气的。</br></br>    “小心!”</br></br>    他惊呼一声,可惜,距离海因兹还是太远。</br></br>    “啊……这是你们逼我的!”</br></br>    就在方元疾冲上前的同时,盗贼巴金斯咆哮着,身边忽然浮现出第三只手来!</br></br>    这只手仿佛凭空出现的一样,只有手掌,向前一抓!</br></br>    “防护!”</br></br>    海因兹疾退,身上浮现出一连串保护咒。</br></br>    但没有用!</br></br>    不论是铁甲咒,还是身上的防御,在这只手面前,都仿佛不存在一般,手掌直接一捞,一颗血红色的东西就被抓了出来。</br></br>    “我……我的肾……”</br></br>    海因兹痛苦地倒下,捂住自己的右腰位置:“它偷走了我的一个肾脏!”</br></br>    “无视防御,直接攻击人体么?”</br></br>    方元一把捞起海因兹,飞快后退。</br></br>    此时,可以见到他不仅衣服上没有一点伤痕,更没有什么血迹。</br></br>    砰砰!</br></br>    这时候,那只手掌飞快一掠,挟持着巴金斯的人纷纷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头发胡子变得花白,仿佛一下苍老了几十岁般。</br></br>    “这次,是被偷走了青春?还是时间?”</br></br>    方元退到门房边缘位置:“不过看起来……似乎有着距离限制!”</br></br>    “杀了他!”</br></br>    海因兹眼珠变红,飞快吐出一句咒语。</br></br>    呲啦!</br></br>    电光一闪!</br></br>    黑暗中一道霹雳闪过,准确地命中了巴金斯。</br></br>    轰隆!</br></br>    火光四射。</br></br>    巴金斯变成一块焦炭,倒在了地上。</br></br>    “死了?!”</br></br>    海因兹瞥了眼周围,指着某个红衣倒霉蛋:“你上去……检查一下!”</br></br>    “是!”</br></br>    那个倒霉蛋用怨毒的目光盯了方元一眼,一口气在自己身上施加了好几个咒文防护,才敢走上前。</br></br>    虽然明知道这么做没用,却能给他一点信心。</br></br>    ‘这是……’看到他的眼神,方元更加无语:‘不敢怨恨海因兹,倒是敢来怨恨我,难道我就该成为实验品么?’</br></br>    “他……真的死了!”</br></br>    红衣执事上前,捅了捅焦炭,长出口气。</br></br>    “光亮!”</br></br>    海因兹与方元上前,召唤出一蓬光明。</br></br>    “咦?”</br></br>    即使是普通人,都可以发现尸体的不对劲,虽然大部分地方变成了焦炭,但右手上,一只白色的手套却完好无损,异常显眼。</br></br>    “手套?手?”</br></br>    海因兹眼睛顿时一动,就要上前。</br></br>    但这时,白色手上上光芒一闪,下一次再出现的时候,就落在了那个红衣执事的右手上。</br></br>    “瑞恩?怎么回事?”</br></br>    海因兹连忙退步。</br></br>    这种会自动依附的衍生物,基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些附带的特性,简直可以让宿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br></br>    “我……我不知道!”</br></br>    那个红衣执事瑞恩也好像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根本没碰它!”</br></br>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br></br>    海因兹上前,手里的雷电蓄势待发。</br></br>    “感觉……跟寻常一样,但脑海里面多了一些信息,有关这只手套的!”</br></br>    瑞恩深吸口气,看了周围包围过来的法师,还是选择将情报和盘托出:“这只手套名为‘第三只手’,它可以偷窃目标身上的任何一件东西,但是概率随机,并且,每个目标只能施展一次,对象也必须是明确所有权的,它才能偷过来!而所偷的东西,不止金钱等外物,内脏、五官、甚至是虚无缥缈的寿命与运气等等,它都可以偷过来,加持在宿主身上……”</br></br>    说到这里,方元与海因兹对视一眼,都是不由后怕。</br></br>    如果刚才,这个巴金斯偷走的是他们的‘实力’,那会发生什么事?</br></br>    ‘这只手套,能偷走道路么?’</br></br>    方元连忙传音,询问海因兹。</br></br>    ‘不至于……毕竟只是无常大道的衍生物,怎么可能能对付大道本身?不过,我们其它的实力与技能,肯定会被夺走!’</br></br>    海因兹面色难看地回答。</br></br>    ‘等一等……那如果是同等的衍生物之间,特性发生了矛盾呢?比如……最锋利的矛遇上了最锋利的盾?’</br></br>    方元想到一个问题。</br></br>    “很简单……看优先度!”</br></br>    海因兹对这个倒是很熟悉:“一级衍生物的优先度,一般高于次级衍生物,至于那些只是被衍生物影响的,优先度就更低了。”</br></br>    “好了,那使用它,你不需要代价么?”</br></br>    海因兹看向瑞恩,满脸的不信:“不要告诉我毫无代价,从以往几件类似的衍生物上来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