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纽特律中央,一座大雪山上。..</br></br>    某处峰顶,半透明的魔法罩张开,将一片宫殿笼罩进去,任凭外面风雪呼啸,里面也是温暖如春,感受不到一丝寒意。</br></br>    即使以如今的科技,想要在大雪山顶上修建这样一座宫殿,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但如果有了魔法的帮助,一切又都不同了。</br></br>    这里就是纽特律魔法师议会的总部白色圣殿所在。</br></br>    不仅十三位议员中有七位常年坐镇于此,在圣殿深处,更是封印了所有魔法师的根源贤者之书。</br></br>    当然,这是只有少数人才知晓的绝密。</br></br>    不过,对做了议员的海因兹而言,自然不值一提。</br></br>    光焰一闪,四个人影就出现在了雪白的广场上。</br></br>    “到了,白色圣殿!”</br></br>    海因兹望了眼半透明的天穹:“这里运用了究极魔法防护,并且内部还有魔法无效化结界,唯有十三个议员,才有施法的权限。”</br></br>    似是有意无意的,他详细地向方元介绍了圣殿的各种防护措施。</br></br>    “海因兹,真亏你还有心情,来照顾你的好朋友!”</br></br>    帕克朝着海因兹挤了挤眼睛:“准备出席听证会吧!对了……忘了告诉你,就在你执行任务的这段期间内,我们议会又动议通过了一项决定,哪怕是议员,在听证会调查期间,也会被剥夺在白色圣殿施法的权力!”</br></br>    “你们……”</br></br>    海因兹脸色涨红,其中有一半惊怒是装出来的:“这是准备将我当成犯人么?”</br></br>    “没有这个想法,在评议会开始之前,你仍旧是至高无上的十三人之一,只是不能离开圣殿范围而已!好好享受吧,这最后的自由生涯……”</br></br>    帕克冷笑一声。</br></br>    有些麻烦了……如果我的施法手段被限制,离开就成了难题!</br></br>    这个白色广场准进不准出,外面的法师瞬移来到总部之后,必须通过几个固定的出口才能离开。</br></br>    此时被剥夺随地施展法术的全力,海因兹计划中的一条逃跑路线就彻底废弃了。</br></br>    “既然我还是议员的话,那立即给这位红衣执事安排一个房间,要最好的!”</br></br>    海因兹冷哼一声,拉住旁边一名法师强制下了任务,又给了方元一个眼神:“我稍后再来找你!”</br></br>    “……”</br></br>    虽然明知道是演戏,但方元还是头皮发麻,恨不得给这家伙一拳。</br></br>    “哼!”</br></br>    帕克跟谢尔顿显然也很受不了这一幕,立即冷哼一声,各自走开。</br></br>    到了这里,就不怕海因兹逃跑,他们倒是非常放心,甚至内心深处,还巴不得海因兹自乱阵脚。</br></br>    还有方元这个小小的红衣执事,就更不放在他们眼里了。</br></br>    “听证会还有三天,我晚上去找你!在议会总部有一些东西还是很有用的,比如那个魔法图书馆,你可以去看看。”</br></br>    海因兹对方元说了句,立即走向另外一条走廊,很显然是去联系自己的熟人,查探情况了。</br></br>    “历来红衣执事晋升,在分部就可以了,唯有晋升紫袍法师的时候,才需要来到总部进修……”</br></br>    方元很清楚,所谓的进修,就是背上几句高级的咒语。</br></br>    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的傻瓜,基本都能做到这点。</br></br>    不过,托海因兹的福,他算是提前享受到了紫衣法师的待遇。</br></br>    不到真正审判之时,海因兹毕竟还是十三议员之一,更有着他的关系与盟友,这点能量还是有的。</br></br>    即使是他的对手,也不会在这些小事上纠缠。</br></br>    只是,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可就不好说了。</br></br>    哪怕只是曾经做过的一件小事,也会成为无法抹去、不容辩驳的罪证!</br></br>    海因兹将方元带来之后,就将他扔在一边,不去管他。</br></br>    方元也乐得如此,自顾自地在白色圣殿中逛起来,只要不去几个敏感区域,也没有人来理会。</br></br>    “用冰做的墙壁与柱子,还有这种花纹,很有情调啊……”</br></br>    方元来到一处地方,仔细打量着墙壁上的花纹。</br></br>    在这面冰壁上,甚至有着一片片雪花汇聚,形成一个男人的肖像模样。</br></br>    “布拉格道里夫!”</br></br>    就在他凝望着这画像的时候,旁边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br></br>    方元转过身,就见到了一个女法师。</br></br>    她中等个子,扎着一个马尾,捧了一堆文件,脸上还有一副圆圆的黑框眼镜,看起来多了一点知性的气息。</br></br>    看到方元没有说话,女法师又以一种介绍的语气说着:“他是魔法师议会的第一任议长,包括十三人评议这样的制度,也是在他的时代建立的!”</br></br>    “是这样啊……”方元点点头:“你知道魔法图书馆哪里走么?我想领取一些咒语资料……”</br></br>    “往前走,左拐再右拐就到了!”女法师的表情略微恭敬了一点:“阁下是来晋职的紫衣法师?”</br></br>    “不!我只是一个红衣而已,叫做斯诺!”</br></br>    方元笑了笑。</br></br>    “能来总部晋升的红衣,未来一定可以成为紫衣的!”女法师仿佛在为方元打气:“加油!”</br></br>    “说起来……还没有请教!”</br></br>    方元有些无语,又问了一句。</br></br>    “阿尔温,超自然反应现象处理室的秘书!”女法师抬了抬眼镜。</br></br>    “阿尔温,你怎么还在这里!”</br></br>    这时候,一个男法师走了过来,望着方元的目光就带着一点警惕:“他是谁?”</br></br>    “斯诺,一个前来晋职的红衣!”</br></br>    阿尔温又向方元介绍:“比利,来自议长卫队!”</br></br>    “斯诺……这个名字有些耳熟!”</br></br>    比利摸了摸下巴,忽然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我想起来了,就是刚刚才被提起的,海因兹的新男友?”</br></br>    “什么?”</br></br>    阿尔温惊呼一声,显然海因兹的怪癖在总部也不是秘密,甚至人尽皆知。</br></br>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跟那些下层的人来往!”</br></br>    比利抓着阿尔温的胳膊,想要将她拖走。</br></br>    哗啦!</br></br>    或许因为是情急,大量的文件就散落一地。</br></br>    “你做什么?”</br></br>    阿尔温尖叫一声,连忙蹲下,捡取着资料。</br></br>    “小子,你要做什么?”</br></br>    而比利本人,则是看着不断向前的方元,有些色厉内茬地道:“这里可是圣殿,禁止一切魔法的……还有,你的靠山,海因兹已经快要倒台了,你想要做什么?”</br></br>    “没什么!”</br></br>    方元直接一拳,砸在这家伙的右脸上,顿时觉得耳边清静了许多。</br></br>    “处理掉一团垃圾,你不介意吧?”</br></br>    他拉起阿尔温,随意地说着。</br></br>    附体斯诺,可不代表要继承他的全部,方元大摇大摆地走向魔法图书馆,准备查阅红衣法师能接触的咒语。</br></br>    对于那个比利的事情,他却是一点都不担心。</br></br>    在海因兹倒台之前,这种庇护他的能力还是有的。</br></br>    更何况,身为卫队成员,却被一个普通魔法师放倒,那个比利也未必有脸说出去,或者请议员做主。</br></br>    “这个斯诺……”</br></br>    阿尔温呆在原地,眼神有些恍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br></br>    “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br></br>    比利好半天才爬起来,望着方元离开的方向,脸上满是怨毒之色:“斯诺……你给我等着!”</br></br>    ……</br></br>    夜晚。</br></br>    专门的休息室内。</br></br>    方元盘膝而坐,等到半夜。</br></br>    咚咚的敲门声传来,海因兹果然如约而至。</br></br>    “怎么样?”</br></br>    方元知道,这家伙在议会里面混了这么多年,肯定有着不少关系与盟友,这次回来,应当有着一些收获。</br></br>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br></br>    海因兹摊摊手:“好消息是,议长此时的确没有抓到我的证据!坏消息是,几乎过半的议员,都相信我是别有所图的了!”</br></br>    “为什么会这样?”</br></br>    方元有些奇怪地询问。</br></br>    “因为一件……衍生物!”</br></br>    海因兹道:“那是原色借给我们的,拥有判断对错的神奇效用,代号笔仙,外形是一支普通的钢笔模样,只要在纸上写下一个问题与两个判断选项,它就会给我们指出正确的!”</br></br>    “所以……你就很倒霉地栽了?!”</br></br>    方元有些同情地望了海因兹一眼。</br></br>    哪怕算无遗漏,在这种根本不讲规矩道理的衍生物面前,也是好像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可笑。</br></br>    “是的,在明确的判断与对错选择题上,笔仙之笔从来没有出过错,而我们议长原本就不怎么信任我,这次就直接用它来测试我的忠诚……”</br></br>    海因兹摇摇头:“我自信从来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到头来,却是栽在一件衍生物手上,真是不甘心啊!我马上就要受审了,我决定,到时候我们立即动手!我已经将我的眷属,都召集到附近了,只要收到我的信号,就会立即发动攻击!”</br></br>    “只是一场听证会!”</br></br>    方元没有多么紧张:“因为没有证据,最多让你退居二线!”</br></br>    “我降临下来,可不是为了养老的……贤者之书上的规则,我志在必得!”</br></br>    海因兹几乎是低低地咆哮着,身上隐约浮现出多重叠影。</br></br>    这是情绪过于激动,有些压制不住体内魔神的气息外泄。</br></br>    “听证会举办之日么?你放心!”</br></br>    方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既然你都有底气重新开始,我又怎么会惧怕呢?”</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