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五章 和尚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605149.html
    陈公馆。

    自从这里闹鬼事件传出之后,周围地价暴减,没有多久,又有市政厅强力插手,封锁了附近,还有一群奇奇怪怪的科学家研究着什么。

    可惜,三四年之前,那个鬼就消失了,在经过多次侦查之后,那些科研人员,还有请来的神棍们也不得不认同了这个论断,撤走了大部分人马,只留下一两个警探坚守着岗位。

    “唉……无聊啊,这样的日子,得过到什么时候?”

    陈公馆前的一个警亭里,小年轻模样的警探打了个哈欠:“听说这里以前闹鬼?”

    “嘿嘿……你就知足吧!”

    在他身边,另外一个中年警探吸了口香烟:“当初……你不知道里面多么可怕,不论进去的是谁,都死得惨不忍睹啊……那时候我们局里来这里的执勤任务,都是要抽签决定的。”

    “莫非……真的有鬼?”

    警探看了一眼后面荒废的公馆,身上忽然一个激灵。

    “否则呢?”

    中年警探冷笑一声:“不过我们现在任务还好,就是阻止其它不知死活的灵异爱好者进去而已……虽然里面已经没有危险,但谁也不能确认,实际上,我们提醒过也就罢了,要是他们还一意孤行,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等等……我好像看到一个!”

    年青警探擦了擦眼睛,顿时看到一个穿着和尚打扮的人,一路走进了公馆。

    “靠,莫非是我眼花?他走得好快!”

    “不是……好像真有这个人,我也看见了!”

    中年警探肃穆点头:“对方应该是真正有着修行在身的大师!”

    “那我们怎么办?跟进去看看么?”

    “回去睡觉!”

    中年警探翻了一个白眼:“大师不怕厉鬼,我们怕啊!万一里面出了什么变故,肯定会连累我们的,所以回去打个报告上去再说!”

    “陈公馆!”

    这时,年青和尚已经漫步在陈公馆之内,脸上浮现出一丝悲伤之色:“当年……我师父入魔,又遇到了恰逢丧女之痛的陈心博,才假借对方之手,为其养鬼!”

    他的师父也是一代高僧,素来德高望重,只是后来因为某件事,性情大变,开始入魔。

    但陈心博当然不会知道这其中的内情,反而信以为真,没有将女儿安葬,而是摆下招魂仪式,希望能令女儿回魂。

    不过,这个入魔的高僧在之后,就被同行发现并制服,接着坐化,自然来不及收割这里布置的一切,反而酿成了大祸。

    “阿弥陀佛……贫僧无法彻底超度冤魂,只能念持往生咒九百九十九遍,加以封印……但此时……”

    他看了看周围,虽然地面有些肮脏与破败,却没有丝毫阴森的感觉。

    “招魂仪式,就是这里吧?”

    循着感觉,和尚直接来到二层,当初招魂仪式布置的房间。

    此时的房间,已经一片狼藉,显然不论是尸骨还是其它遗物,都被相关部门拿走研究了。

    “鬼魂……果然已经被镇压了么?”

    青年和尚望着四周,长松口气:“这真是功德无量之事!待贫僧再在周围铭刻金刚咒印,也能令这恶鬼沉睡一段更长的时间……那位马文采施主,莫非是贫僧的同道?”

    原本以为此行九死一生,想不到如此轻松就完成了任务。

    和尚当然十分欣喜,同时又对那位马文采侦探产生了好感。

    佛家讲究因果。

    他师父种下的因,必须由他来解决这个果,此时别人代劳了,虽然与陈家的因果了结,却又欠下了新的因果,不得不还的。

    “咦?那个大师出来了!”

    警亭之内,两个警探正要追上,忽然间,又被陈家公馆的异状吸引。

    在那里,一处墙壁上骤然绽放出金色的光芒,化为一串串细密的符文,旋即隐没消失不见。

    “高人!真正的高人啊!”

    年青警探惊叹着,可惜,等到他真正想到去留下那和尚的时候,对方又不见了踪影。

    ……

    “公门中人,还是少打交道的好!”

    此时的和尚脚下生风,走得飞快,偏偏姿态又平静无比,的确很有卖相,堪称步步生莲。

    “陈公馆之事已经了结,接下来,就是去看看马家事务所了!”

    他喃喃着,脸上又浮现出一丝疑惑:“但马文采?驱鬼联盟里面,没有听过有着这样的一个人啊?或许是隐藏的高人?唉……自从十五年之前,澹台世家隐世不出以来,整个世界都是渐渐乱了啊……”

    当年的澹台世家,可是驱鬼联盟中的中流砥柱!

    每一个出来行走的族人,能力都是无比高超,却忽然间销声匿迹,实在令很多小圈子里的高层扼腕痛惜。

    “不过师父没出事之前,曾经说过,澹台家的人也是有着孽报在身……背负着诅咒,看来是遇到了很大的凶险……”

    哪怕是他,也不愿意往着最坏的方向推想。

    毕竟,如果连驱鬼的澹台家都亡族灭种了的话,对于普通人而言,就更是深沉的绝望了。

    “佛祖啊……如果你真的存在,就让这个世界,变得正常一点吧!”

    和尚叹息着,忽然间,脚步一顿:“那是……”

    砰!

    一个穿着风衣男人的与他擦肩而过,就在这一瞬间,一种极致的恐怖,却是蓦然占据了和尚的心房。

    “阿弥陀佛……”

    他不断念动着经文,甚至双手都有些微微颤抖:“这种感觉……我仿佛又看到了害得师父入魔的那个……地狱啊!当初寺内所有祖师的努力,难道就毫无意义么?”

    按照他师尊坐化之前的幡然醒悟所言,和尚这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有着‘地狱’的存在。

    甚至连他的师尊,也是受到了魔鬼的诱惑,才做下了这么多大错事。

    为此,连几位闭关的祖师都被惊动,愤而下山,势要封印这个‘地狱’。

    但他们从此一去不返,年青和尚曾经以为,诸位祖师合力,与那个‘地狱’同归于尽了,却想不到对方居然还存在这个世界,肆无忌惮地觊觎着人类的灵魂!

    “此事……不能不管!还有当初祖师们的下落……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和尚蓦然下定了决心,神色坚毅。

    他所在的金山寺,曾经在驱鬼人的圈子中,也是仅次于澹台家的存在。

    却因为那个莫名的‘地狱’,被生生干掉了所有底蕴,沦落到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的凄惨地步。

    直到现在,才有他这个刚刚学成的弟子开始行走江湖!

    这简直是血海深仇,巨大的因果,不得不报!

    ‘虽然不可名状,但师父曾经说过,它存在于这个世界任何一处,拥有看破人心弱点的能力……现在,就到了这里么?我势必要与其周旋到底!’

    年青和尚默念了一个经文,一道看不见的印记,顿时缠绕在那个风衣男人身上。

    ‘果然……只是气息的接触,就有这种恐怖……’

    他摇摇头,没有继续追踪,而是按照预定的路程,来到了马家灵异事务所。

    “阿弥陀佛!贫僧求见各位施主!”

    “诶?”

    马文采穿着睡衣,嘴里还叼着一柄牙刷,做出嫌弃的脸色:“我们这里不化缘的!也不提供斋饭!”

    “老爸!有你这么对待客人的么?”

    马小玲翻了个白眼:“这位大师里面请,你遇到了什么麻烦么?”

    “不是……贫僧乃是特意为了陈公馆的事,来感谢诸位的!”

    和尚双手合十行礼,目光扫过马文采,有些失望,看到马小玲,又点了点头:“果然有着同道在此!”

    “同道?咦?你是在说我么?”

    马小玲指了指自己。

    “既然女施主身具阴阳眼,自然是同道中人,莫非陈公馆的鬼物,不是你解决的?”

    和尚也有些疑惑了。

    “是……也不是啦!那里是我们事务所的人解决的,不过不是我而已!”

    马小玲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我帮你去叫他,虽然阿元一向很懒,不愿意见人,但最近也变得勤快很多了呢,哦,不知道大师法号?”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戒色!”

    “噗!”

    马小玲还没有什么反应,马文采就在旁边喷了:“戒……戒色?哇哈哈……和尚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法号?”

    “阿弥陀佛,皮囊都是身外物,一个法号又算得了什么呢?”

    戒色大师一脸肃穆地道,但脸颊微微的晕红,显然也代表着他并非对此无动于衷。

    “你就承认吧……你就是个花和尚!”

    ……

    “戒色?”

    后花园里面,方元听了,顿时很有些兴趣:“好!就凭这个法号,这个和尚就值得见见!”

    他来到客厅,顿时见到了这位戒色大师。

    对方很年轻,但身上肌肉匀称,显然搏击的功夫不会太弱,并且还有一丝佛性萦绕在身,的确是个难得的真修。

    “我叫方元,戒色大师是为了陈公馆之事而来?”

    “正是……我师父当年一念之差,铸成大错,身为弟子,只能尽力弥补……”

    戒色和尚将当年之事详细道出,望着方元的目光更是十分奇异。

    自从下山以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完全看不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