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嘭!

    仿佛从高空坠落,方元浑身一震,睁开了双眼。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他看了看周围环境,幽暗深邃,乱石嶙峋,不见天日,仿佛一个深谷谷底,不由笑了:“想不到这次入梦之后,便能瞬间觉醒真我!”

    入梦之后,五蕴皆迷,常人万难醒转,纵然机缘巧合,偶尔得着清醒,也无法次次如此,现在方元做到此点,便是极大的进步了。

    “嗯……这里是……”

    看着身边一滩血肉烂泥,还有上方悬崖隐约传来的惊呼,方元看了看自己身体,顿时有了明悟:“还是上次那个世界?并且接着那个时间点?”

    由于已经测过时间流速,此时的他却是从容不迫,也不顾旁边一片狼藉,直接盘膝而坐,思虑起如今的处境。

    “常人做梦……必然光怪陆离,难以测量,梦徒一开始也是如此,但我不同!我的第一个梦境,竟然就如此稳定?世界体系完备?”

    纵然是幻想出来的世界,还带着一点荒诞的味道,但明面上能自圆其说,运转下去,这就是绝大的进步!

    按照问心居士在玉简中的说法,普通梦徒要做到这一步,架构出一个比较完整的世界,往往需要数年苦修!

    “这……要么就是我天赋异禀,要么就是师尊实际上已经暗中指点过我梦中修行了,在茶道当中?”

    “奈何,幻想出来的世界,终究都是虚妄,所谓的力量体系,修仙之道,完全就是狗屁!放在清河郡中,连一个前三关的武者都骗不过去!”

    既然一切都是幻象虚妄,又哪里有着真实性?

    方元只是回忆了下青云下院给出的功法,就感觉十分可笑。

    “梦境由虚化实,规则也必然越发接近现世……这是一个大工程,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更是天方夜谭!”

    方元偏着头想了想,不再纠结,四面找了找,沿着一个豁口慢慢向上爬。

    山崖陡峭,斜风如刀,幸好在岩壁上还生长着粗大的藤蔓,历经风吹雨打,此时已经有若铁链一般,轻易地支撑住了他的重量。

    “呼呼……”

    爬上悬崖之后,方元喘了几口气,旋即摇了摇头:“此时虽然不能改变外界,甚至提升自身修为,但我的‘存在’却是谁也更改不了,因为这是我的梦境,我便是主人,哪怕权限再低,刷新自身状态,维持存在还是做得到的!”

    “现在……就是该尝试影响周围,最后修正世界了!”

    “那脑残的炼气之法,还是得捡起来修炼!”

    乾元世界的修仙之法入门非常简单,就是要求根骨过人,以体内仙骨吸纳虚空灵气,步步精进,最后成功筑基。

    原本在沉迷之时,方元给自己的设定是废仙脉,绝对无法感应到灵气的体质。

    但此时么?

    伴随他心念一动,空气一阵波澜,丝丝清凉的气息就被拉扯而来,沿着他后颈骨而入,直透脊椎。

    “呼……”

    没有多久,方元睁开双眼,吐出一口白气:“炼气第一层,成了?怎么感觉跟我金锁重楼十二关差不多?也是……原本就汲取了我不少知识,还有异世界的记忆……”

    “也不知道此时在我意念之下,给自己加持的资质有着多好?比起那些天才如何?”

    此地乃是青云山脉,下院所在,灵气充沛至极。

    方元成功炼气之后,当即有些舍不得离开,索性又进入修炼状态当中。

    呼呼!

    微风吹过,略微的白雾浮现,丝丝缕缕,向方元汇聚而来。

    所谓炼气十三重的关口,在他面前,立即变成了儿戏一般。

    第二层!

    第三层!

    第四层!

    只是顷刻间,方元就功破五层,来到了炼气中期的境界。

    “似乎也很一般么?”

    他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有些无语:“看来在我潜意识中,这个世界修仙者的法力,对于肉身增幅并不凸出,关键还是在御使灵符、灵咒、还有法器上了!”

    “刘师兄,就是这里!”

    突然间,天边几处灵光一闪,一拨人驾驭着一块巨叶形状的飞行法器,来到方元头顶,当先几个赫然是原本悬崖上的狗腿子。

    此时见到方元,立即眼珠泛红:“就是这方元,杀害了小侯爷,您可要给我们做主啊!”

    “还请刘师兄小心,这人大是古怪,之前被斩下一臂,不知如何又恢复了,简直是妖魔一流!”

    “纵然此人跳崖不死,有着怪异又如何?我们刘舟师兄,可是炼气大圆满,即将凝练罡煞的天才种子啊!一身琉璃仙骨,名列大陆仙榜第三百九十七,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

    呼呼!

    法器落地,从上面下来一个潇洒青年,星眉剑目,一袭青色灵袍剪裁得体,隐然生光。

    此等天之骄子,之前的方元见了就得自惭形愧,此时却是神色自若,没啥感觉。

    “你便是方元?我乃刘舟!这几位同门告你戮害瀚海小侯爷,将他推落山崖,尸骨无存,你可认罪?”

    青年见到方元,眉头一皱,显然是看出这个废柴与平日有了很大的不同。

    特别是他刚刚从崖底上来,看到已经变成一滩肉泥的小侯爷,再对比毫发无伤的方元,立即就觉得对方深不可测。

    “认又如何?不认又如何?”

    方元哑然失笑,觉得非常有趣。

    ‘梦中之一切,实际都是我潜意识的演化,换言之,征服梦境……便是收摄心念,完全掌控真我,心境修炼的过程么?’

    “你……”

    刘舟眯起眼睛,顿觉此时的方元非常之危险。

    因为他在这少年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畏惧之心!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普通少年,做了坏事被抓,总会有着一种惴惴不安的味道,再被宗法律条一吓,顿时什么都要交待。

    但面前这人,却是一副云淡风清,仿佛自己等人不过蝼蚁,他才是门派之主!

    不错!就是这样的感觉!

    刘舟眼中放出精光,对方元顿时就多了几丝厌恶。

    “大胆!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他冷喝一声,一柄玉质小剑法器就从袖口中飞出,在半空中夭折若蛇,灵动无比,吞吐着剑芒。

    “法器!”

    “真正的飞剑法器!”

    几名低阶弟子纷纷惊呼,更是想象不到,只是为了对付一个平日里的废柴,大师兄竟然连此等法器都用了出来!

    “嗯?这人有杀意?!”

    法器之下,最为敏感的自然便是方元了。

    感受着山岳一般的压力,以及飞剑上恐怖的灵压剑气,他脸上不由带起一丝冷笑:“觉得我漠视他,自尊心受辱了?”

    一念至此,心里的杀意同样涌了出来。

    若在现实的清河郡中,他或许还有点顾忌,但此时却是哈哈大笑:“蝼蚁一般的东西,还敢对我起杀心?看来今日,整个青云下院都要由于你们的缘故血流成河!”

    修炼之道,求的便是一个念头通达。

    到了这里,纵然与整个天下、修仙界为敌又如何?左右不过一场梦境!

    “现实当中束缚太多,武者心灵蒙尘,怎么突破?”

    方元一下就有了明悟:“但梦境之中,一切唯我,想杀就杀,想烧就烧,一念向善,则为万家生佛,一念向恶,便为灭世明王,正是最好的修心场所!”

    想到这里,他当即不再犹豫,向刘舟扑去。

    “哼!冥顽不灵!”

    见到方元扑来,刘舟的脸上带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区区的凡人武功,如何能对付已经炼气大圆满,还有法器灵符在手的下院大师兄?

    “青冥!杀!”

    他一指方元,半空中的飞剑法器顿时化为一道青光,倏忽直下,宛若长虹贯日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方元胸口穿了过去。

    噗!

    漫天血花当中,方元胸膛出现一个大洞。

    但他眉头都不皱一下,在自我意识控制之中,连痛楚都被削减到最低,一下来到刘舟面前:“黑沙鹰爪手!”

    砰!

    一掌之下,刘舟身影倒飞出去,方元却蓦然一停,脸上略微带着一丝疑惑。

    “邪……邪魔!”

    刘舟翻身爬起,看着自己身上灵光闪烁的法衣,心里兀自后怕不已,看向方元的目光中更是多了一丝惊惧:“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纵然金丹期修仙者,也不至于胸口被开了个大洞还若无其事的。

    他现在已经根本不将方元当成之前那个弟子了,而是一个可怕至极的——不死邪物!

    “法器防御?”

    方元看着自己的右手,却是默默吐槽了一句:“想不到我居然还有这种设定,真是给自己找麻烦……”

    叹息之中,他整个人倏忽上前,又来到刘舟身边。

    “啊……不要过来!”

    面对法器都杀不死,术法无效的邪物,刘舟连连后退,最终还是惊惧地看着方元手上冒出的一丝灵力。

    “纵然法器,也有着极限!”

    方元对于外面的飞剑不管不顾,反正不论它刺自己多少下,立即就会恢复如初,反而一拳接着一拳,不断磨灭面前这人的法衣。

    咔嚓!

    终于,在刘舟惊惧至极的目光中,他法衣一下碎裂,被方元一爪印在脑门,脑袋顿时变成一团浆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