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刚才一声长啸,仿佛是刘师弟!”

    “他去追那个杀侄仇人方元,莫非遇到了敌手?”

    “在天元大陆之上,谁敢与我青云宗为敌?”

    “唉……可惜了刘舟,若他存活,这次必能夺得推荐名额!”

    ……

    刚才中年人一声长啸,终究惊动了青云下院,十数道光华飞起接应,神念交织,突然间就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好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般齐齐哑火了下去。

    “见鬼!我看到了什么?”

    “刘师兄将自己摔死了!”

    “开什么玩笑!?哪有罡煞期的修真者将自己摔死的?整个修仙界当中,都没有此等奇葩之事!”

    “可是那个人的确是刘师弟,只是仿佛修为全失一般!”

    “莫非我等,都中了幻术?”

    十几名罡煞期的修真者使劲揉着眼睛,一个个仿佛变成了张大嘴巴的癞蛤蟆。

    “何方高人,驾临我青云下院?”

    轰隆!

    突然间,伴随着恢宏浩瀚的声音,三道更加巨大的光柱自青云下院内升起,露出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与旁边两名中年,身上的法力波动赫然到了元婴与金丹期,诸多罡煞高手都是齐齐躬身行礼:“见过院主,副院主大人!”

    “老道玉熊,不知道这位道友何故闯我山门,杀我执事?”

    须发洁白的元婴期院主神色肃穆,手持拂尘,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方元。

    他刚才的神念看得非常清楚,那刘执事的确在逃跑,只是对方一喝之后,竟然仿佛一瞬间变成了普通人,在山石嶙峋间摔得骨肉成泥,惨不可言。

    见到此幕之后,纵然神念告诉他面前的方元明明白白就是一个罡煞期,玉熊真人依旧如临大敌,旁边的两名金丹期副院主更是立即召唤出法宝护身。

    “他们叔侄二人狼狈为奸,要杀我在先,反击又如何?”

    方元负手而立,眼睛斜眯,又不屑一笑:“更何况,此世界之人,有哪个我不敢杀?不能杀?”

    “妖孽!”

    “疯子!”

    “邪魔!”

    ……

    玉熊真人与几个院主、执事对视一眼,都知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

    “院主,此人乃是本院一下位弟子,向来木讷,资质驽钝,不知如何竟然变成这样……”

    这时,一名执事连忙向玉熊真人禀报道。

    “下位弟子?”

    玉熊真人一怔。

    对于元婴期修真者而言,区区几个杂役的炼气弟子,当真什么都算不上。

    但对方此时的表现,却是令人大惑不解:“莫非是天外邪魔附体,又或者上古邪物借体重生?”

    玉熊真人一挥拂尘:“无论如何,若让此邪魔外逃,必然生灵涂炭,诸弟子听命,开启青云大阵!”

    “尊法旨!”

    十几道光芒飞快撤退,在两名金丹期的带领下没入建筑当中。

    轰隆!

    刹那间,一道道青色的雾气就自青云下院之内升腾而起,化为一个汹涌波诡的大阵,将方元团团笼罩在内。

    “这就是阵法?有意思!”

    方元卓立半空不动,看着周围诸多门户变化,演变出诸多杀阵,眼睛中的兴趣之色越发浓重。

    之前的他,通过意念,开始了对自身的轻微修改,奈何还需循序渐进,目前也只是罡煞期。

    实际上,这个梦境世界中的修为,对于他而言根本就是虚幻,带不走的东西。

    ‘要怪就只能怪我逻辑思维太强了么?构造出来的世界已经运转得如此严密了?甚至还会自我纠错?’

    但同时,方元还是领悟了属于自己‘造物主’的能力。

    因为他是整个世界最大的‘真实’,以及与现实的接口,因此,靠近他范围之内人或物,若是在他意念笼罩之下,都会被真实规则影响。

    刚才就是利用这一手,将那刘执事直接变成凡人,活活摔死。

    “可惜……范围与能力次数还是有限!不过没关系,多练练就熟了,说不定还会提升!”

    思索当中,无边落木向方元笼罩而来。

    这青云大阵基于五行,轮转不断,更会随着时间演化,威力更进一层,变成五行绝阵。

    “落木啊……我可不想再变成肉饼……”

    方元看着砸来的巨木,摸了摸下巴,忽然灵机一动,将真实之力笼罩自己全身。

    砰!

    下一刹那,诸多木刺藤蔓就将他淹没。

    咔嚓!咔嚓!

    无数蜘蛛网一般的裂痕浮现,又蓦然炸开。

    一片狼藉中,方元施施然走了出来,竟然毫发无伤。

    铛!

    在他脖子之上,一道巨大无比的金刃形成,仿佛带着斩天之势落下,发出清脆的一声巨响。

    旋即,长刃干脆利落至极地变为了两半,连点火花都没有擦出。

    熊熊!

    青云大阵再变,化为三味真火,燃烧而上。

    方元深吸口气,顿时将火焰吸入腹中,满足地打了个饱嗝:“玉熊老头,还有什么变化么?一起拿出来耍耍,加个乐子!”

    “这……这……”

    隐藏在阵眼的玉熊真人看得眼珠子都差点要落了下来:“体修?如此恐怖的身躯,莫非是蛮荒传承?”

    但看着对方在阵内横冲直撞,一副准备依靠肉身将阵法拆掉的模样,饶是他也不得不出手。

    “天地风雷,听我号令,疾!”

    玉熊真人不愧元婴期的修真高手,一掐诀之下,天边立时有着风雷滚动,一道青色的雷柱直接落下,砸在方元身上。

    蓬!

    方元身体不动,只有肩膀上略微冒出一缕青烟,却连衣服都没有损伤半分。

    “祖师在上,莫非此人一身亚麻杉都是法宝不成?”

    玉熊真人心里大凜,体内元婴突然浮现在天灵,喝着:“青云剑来!”

    轰隆!

    整个大阵一动,青云渐薄,又汇聚于玉熊真人头顶,化为一柄青色巨剑的模样。

    “斩!”

    伴随着玉熊真人一喝,青色巨剑宛若山峰倾倒一般,向方元砸了过去。

    剑刃之上,风雷闪烁,周围五行之光凝聚,化为各色神通法术,汇聚为一道剑刃洪流!

    数十里外,群鸟飞起,诸多野生小动物仿佛感应到大灾祸即将到来一般,仓惶逃窜,狼奔猪突。

    一剑之威,竟至于斯!

    “院主威武!”

    在这一刻,不论是原本的执事、弟子、乃至两个金丹期的副院主,都是大声喝彩,仿佛已经看到了将邪魔斩于剑下的一幕。

    咻!

    剑光森寒,带着无匹距离,轰然砸落。

    嗡嗡!

    地面颤动中,一道蔓延数里的巨大裂缝浮现,无数尘埃掀起,宛若一朵蘑菇云升腾。

    “呼呼……此獠虽然凶狠,但在我青云大阵之下,也唯有形神俱灭,尸骨无存之……呃……”

    玉熊真人刚刚刚刚长出口气,瞳孔突然缩成了针眼大小。

    因为在爆炸中心,诸多翻滚的地皮中,有一道痕迹却是完好无比,连后面的草皮都没有损坏,在一片狼藉中鹤立鸡群。

    而在这片草皮之上,一个身影傲然屹立,连头皮都没有损伤半点。

    甚至,在对方掌中,还在把玩着一柄青色的长剑。

    “不……不可能!”

    玉熊真人怪叫一声,连连倒退:“莫非你是渡劫期的老怪?否则怎么能将剑阵最精华的剑气玩弄于股掌之上?”

    “最精华之剑气?”

    方元微微一笑,握着青云剑,漫步上前:“在我眼中,此不过一道死物柔纸罢了,要揉捏圆扁岂不随意?”

    “你……邪魔!”

    玉熊真人双目泣血,蓦然高喝:“我青云下院弟子,齐心迎敌!!!”

    在说话同时,他的元婴已经飞出一柄金色小剑,穿入虚空当中,明显是极为高明的求救技巧。

    “院主!”

    惊呼当中,十几道光芒已经飞射到近前:“我等一起出手,灭了此魔!”

    “白痴!”

    方元嗤笑一声,轻轻一挥手。

    “不要!”

    在玉熊真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方元手上的剑气迎风而涨,刹那间就从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变成了吃人的恶虎。

    咻!

    五色光芒笼罩,青云巨剑砸落而下,笔直正中青云下院的主殿。

    轰隆!

    虽然破坏范围没有之前广泛,但方元所拿剑气乃是大阵精华,爆发之下,原本还残余的大阵瞬间灰飞烟灭,整个主殿都被夷为平地。

    一刹那间,玉熊真人与两名金丹期副院主口吐鲜血,身受重伤,周围几个执事更加倒霉,直接身死的都有。

    “不要老是邪魔邪魔的叫,我有名字的好不?”

    方元来到玉熊真人面前,居高临下地扫视着这群原本高高在上的‘仙人’。

    “接下来该如何?都杀了?”

    方元体会着自己的本心。

    若自己本心想杀,那纵然灭世又何妨?

    “等一等……你……你是方元?”

    在周围诸多惊恐的青云弟子中,一人缓缓走出,面露惊容,还有不敢置信之色,方元认得,正是那个引渡自己上山的执事。

    “呵呵……纵然梦中,也有因果纠缠么?”

    他自失一笑,面色缓缓转为严肃,来到玉熊真人面前:“因果纷杂,我自一剑斩之!”

    “你……”

    玉熊真人大惊,头顶一个元婴浮现,竟然要直接瞬移逃亡。

    “落!”

    方元面露讥笑,吐出一个字符。

    啪!

    那元婴立即好像布娃娃一般,落在地上,动弹不得,被他上前,一脚踩成了烂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