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武宗寿元两百,灵士寿元三百,此乃定数!”

    灵音以清澈空灵的声音道:“幽山府主刘衍,修炼的乃是火行灵术,于杀伤方面惊人无比,养生上却并无任何建树,再加上此人早年受过重伤,纵然从那以后就开始细心调养,等闲不出手,此时也必然已经接近油尽灯枯……幽山府主之位空缺,姐姐可有意坐上一坐?”

    被她似笑非笑的眼睛一盯,师语彤心里顿时一凉,赔笑道:“妹妹当真误会我了,若姐姐武道再有突破,或许还有点心思,此时却只想维持整个幽山府不乱!”

    “那就太好了!”

    灵音的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好像真的很开心:“师尊也有意府主之位,既然姐姐罢手,灵音便可不用为难了……”

    “再给姐姐一个消息,我之前已经与两郡宗门接触过,他们都对我师尊上位表示支持,若再加上姐姐,便是大势已成!”

    幽山府总共只有六郡,三郡支持,还有一个烈阳郡残破大半,根本没有什么影响,这便是占据了大多数实力。

    “请妹妹放心,我又怎么会与前辈为敌呢?!这次我归灵宗必然全力相助陆大师的!”

    师语彤是个聪明的女人,立即表明了自身态度。

    “很好,有着姐姐相助,大事可成!”

    灵音微微一笑,纵然说的是如此大事,仍旧从容不迫,带着温婉文静的味道。

    ……

    “府城之中,风起云涌啊!”

    第二日,清晨,方元拉开小院之门,望着晴朗的天空,心里默道。

    这次刘衍三百大寿,还有幽山府主之位,便是最大的导火索!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无论刘衍会不会身死,后来又是谁上位,与我关系都不大,不必冒险浑水摸鱼!’

    方元走上大街,神情却显得颇为随意:“再逛个几次,购买所需,必须要在寿宴之前离开府城!”

    幽山府城很大,在内城中又有一南一北两条十字形的长街,核心便是城主府。

    “三元观,那是内城南街中很出名的一块建筑,看来还隐居了某个不得了的人物……”

    想到灵音所留玉简,他脸上顿时带着腻味,去了北街。

    此时方元的目标很明确,通过大商铺收集灵种的路子已经走尽,接下来,不过是逛逛各大店铺,甚至路边摊什么的,看看能不能捡个漏。

    ‘这事要看运气,倒是急不来的……今日午膳,便可在聚元楼用了,听说那的灵宴乃是幽山府一绝……’

    带着成亦欣然,败亦可喜的念头,方元轻装简从,来到幽山北街。

    随着寿宴之日临近,此时的大街上也是更见喧嚣,诸多来自五湖四海的奇异货物陈列,纵然没有什么用,也令方元有了大开眼界之感。

    “前朝古董,件件精品!”

    “灵花灵果,应有尽有!”

    “刀枪剑戟,每样都是百炼精钢打造,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江湖卖艺,内家高手亲自展示内力!”

    ……

    两边场景热闹非凡,奈何在看了几个所谓的灵材摊子之后,方元登时无语了。

    ‘都是一堆假货,偶尔有着一株红玉灵米,却宝贝得跟什么似的,这是准备蒙谁呢?’

    ‘果然,小说里面随意走走都能捡漏的说法,完全就是骗人的!’

    一圈逛下来,除了假货看到无数,大涨眼力之外,方元很郁闷地发现自己竟然一无所获。

    “罢了,先去大吃一顿,下午换个地方试试!”

    他抬头看了看太阳,顿时有了决定。

    “大家给我评评理啊,这黑心摊主,用假药骗人!!!”

    突然间,一个声音传来,粗豪浩大,穿透力极强,显然是出自一位内家高手。

    方元一听,顿时来了点兴趣,挤进圈子。

    在圈子里面,赫然是一个小小的药摊,上面零碎地摆了不少丹丸药散,分别以玉瓶、木盒、蜡泥封存,看着倒是有模有样。

    摊主乃是一名二十来岁,气质文雅的青年,此时衣领却被另外一名大汉抓着,仿佛一言不合醋钵大的拳头就要落到脸上。

    “你这黑心肠的庸医,一瓶‘凝息散’就敢要了某家十片金叶子,结果我那孩儿都吃完大半,还是破不了武道四关,今日你不给某家一个说法,某家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大汉虽然鲁莽,但赫然已经入了内力境界,乃是六关武者,不大不小也算个高手了,难怪围观者如此多,却没有一个敢上前出头的。

    “这位兄台,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凝息散只有增益之功,令郎到底能不能突破死关,仍旧是另说的……”

    这青年苦口婆心地解释:“并且,真正能确保成功的丹丸,唯有丹师才能炼得出来,售价也绝不仅仅只有十枚金叶子如此便宜……”

    “好胆子,还敢狡辩!”

    莽汉大怒,拳头没有落下,一丝内力却是要沿着手掌入侵,无声无息地给这满口胡柴的青年一点厉害瞧瞧。

    他虽然莽撞,却并非傻子,知道众目睽睽之下,动用武力太过难看,不如直接以内力,悄无声息地暗中伤人。

    “等一等!”

    就在这时,一只手掌突然搭在了他的胳膊上。

    原本横冲直撞,仿佛无坚不摧的内力,顿时仿佛遇到坚不可摧的大坝一般,被挡了下来。

    “你是何人?要给这黑心摊主出头?”

    大汉转过头,随即就见到了轻描淡写的方元。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只是想看看那凝息散,还请兄台成全!”

    方元笑嘻嘻地道,手掌微微用力,大汉握着摊主衣领的手顿时不自觉地放开。

    ‘内家高手,功力还在我之上!’

    看着笑意吟吟的方元,这莽汉心里一凉,嘴里还在说着:“好,就让你来评评理!”

    随后就将怀中一个玉瓶抛了过来。

    方元用指甲挑开蜡口,略微倒出一点散来闻了闻,不由点头:“果然是正宗的凝息散!”

    又瞥了一眼不甘的大汉,笑道:“只是这凝息散服用的确有着一个概率问题,你家小儿没有突破,那是命数不足,无法可想……”

    看到大汉还要纠缠,面色直接一寒,甩出几片金叶子:“这五片金叶子,当我买下这散,你若再来聒噪,当幽山府兵是吃素的么?”

    他实力高强,又有着赔偿,这大汉顿时气焰全消,恨恨剐了摊主一眼,啐道:“算他走运!”

    挤开人群,骂骂咧咧地走了。

    见到没有热闹可看,诸多行人也是渐渐散去。

    “在下皇甫仁和,多谢这位兄台相助!”

    青年理了理长衫,向方元躬身一礼:“那药金可否宽限一段时日,待在下筹措还给恩公!”

    “不必了!”

    方元豪气地一摆手,刚才之所以如此,为的不就是施恩此人么?此时又怎么会要求还?

    他看了看这皇甫仁和的摊子,顿时又是摇头:“你是……药师?这些散丸配置得不错,奈何定价亏了,九成要蚀本!”

    从皇甫仁和身上,方元感受不到任何元力或者元力雏形,自然不是丹师与学徒一流,那只能算作药师了。

    “在下无人担保,不卖得比幽山楼便宜,又有几个肯买呢?”

    皇甫仁和无奈苦笑:“不瞒恩公,之前那十片金叶子,已经是在下最近唯一的一笔大生意,到手后就全部扔进幽山楼,换了药材出来练手……”

    “叫什么恩公,直接叫我方元就行了!”

    方元爽朗一笑:“左右已经快正午了,你还摆什么摊子,赶紧收了,随我去聚元楼,我做东!”

    “怎敢如此?”

    皇甫仁和连连摇手,奈何还是敌不过方元热情,被硬拉至聚元楼,开了一个包间。

    此人涉世未深,看起来还有些单纯,转眼就被方元套出了老底。

    ‘嗯,果然是个药师,只是没想到还有这段经历……嘿嘿,灵仆么?’

    听着他的讲述,方元端着酒杯,心里顿时冷笑起来。

    按照这皇甫仁和所言,他原本出生大富之家,极为殷实,只是后来被一位路过的奇人看中,收为弟子,阖家供奉之下,渐渐破落,最终看破,独自跑了出来。

    “我真傻……”

    喝了两杯酒之后,皇甫仁和眼神便渐渐迷离,半趴在酒桌上:“以我的天资灵慧,又怎么可能成为丹师?最多当个学徒,师父收我,只是想多个仆役,还有一家供奉罢了,炼丹消耗,简直如山如海!等到我家破落之后,他对我态度一日三变,最后竟要我做试药人,我没办法,只能偷跑出来,浪迹天涯……”

    “原来如此!”

    方元连连劝酒,没有多久,皇甫仁和当即醉了,深沉睡去。

    看着转眼传出鼾声的皇甫仁和,方元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之所以如此费事,自然不是因为看上此人身上某物,而是看上他这个人!

    即使此人终生都成不了丹师,但纵然只是最低级的药师,也能将许多药材调配,熟知药性,正是自己所缺。

    方元虽然对炼丹有些兴趣,却精力有限,不想涉猎太多。

    这时既然发现一个人才,自然想着先拐回幽谷。

    反正,以自己幽谷的产出,完全足够这皇甫仁和消耗,将他培养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