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竟然是斩红尘……”

    孙萌萌望着方元,欲言又止。

    “心灵乃是一切思维与念头的起点,其内的羁绊最难斩去……武无敌,你要帮凌菲儿解除她的心魔,是要彻底毁灭我,还是废了我?”

    方元低垂眼睑,冷笑一声。

    “既然你已经成为她心上的尘埃,就只能让她斩了……”

    武无敌淡漠道,仿佛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蝼蚁。

    如果凌菲儿现在还是普通人,或许还有点转圜的余地,既然成为修真者,心灵却还有着破绽,就必须采用更加激烈的手段。

    并且,饶是如此,也无法再令脑域开发度增长了,只能说是解除日后修炼上的心魔而已。

    “呵呵……你们当泛人类联盟的法律是无物么?”

    方元后退几步,大声质问。

    “我堂哥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武三槐不愧是小人,翻脸无情:“更何况……我堂哥乃是堂堂十五阶的玄修,在联盟中有着特权,你算个什么东西?凌菲儿,你去杀了他!”

    很显然,这也是要凌菲儿做出一个投名状。

    就算日后真正捅出去,也是凌菲儿杀人,跟别人没有多少关系,这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令红蜘蛛大首领几个都是面色连变。

    “你们怎么能这样?”

    黄天霸站出来,气愤道:“我已经将这一切都录下来了,只要你们敢动手,我就……嗯?”

    旁边的玛丽莲捂着脸:“在荒原深处,信号很难传出去的!再说……他们身上一定有着专门的仪器,来干扰传输!”

    “啊……呵呵……”

    黄天霸退后几步,尴尬笑着:“几位老大,你们继续……继续……不要管我……”

    “小子,等会再来收拾你!”

    武三槐看着武无敌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知道他懒得跟这些小角色计较,朝着凌菲儿道:“有我给你压阵,怕什么?还不上!”

    “林蒙,抱歉!”

    凌菲儿咬着银牙,上前一步。

    “跑!”

    方元转身就跑,没入密林当中。

    “呵呵……垂死挣扎!”

    武三槐不急不慢地跟上,再怎么看,他也不相信一个低阶玄修,能从他这个筑基期玄修手上跑掉!

    “你们三个,跟上去!”

    这时候,武无敌忽然睁开眼睛:“这小子,给我一点不对劲的感觉!”

    “遵命!”

    大首领三个面面相觑,要他们三个金丹去围堵一个低阶玄修,简直是耻辱!

    奈何此时形式比人强,也只能略一鞠躬,就身化流光,追了过去。

    武无敌再也不看密林一眼,而是望着湖泊,嘴角略微勾起:“已经感应到我的气息,开始转移了么?你跑不掉的!”

    咕噜!咕噜!

    在月牙湖深处,某个庞大的身影豁然一震,湖面沸腾,仿佛有什么凶兽即将破水而出。

    “休想走!”

    武无敌身化一道五彩玄光,瞬息间就追了上去。

    ……

    “嘿嘿……小子,你再跑啊!”

    方元穿过一片黑树林,立即见到了堵在前面的武三槐。

    旋即,在他后方与左右位置,各有一名金丹期修士负手而立,一副冷眼旁观的模样。

    身为高阶修士的尊严,令他们根本无法拉下脸皮围攻一个小辈,能帮着拦截一下,已经是因为武无敌命令的原因了。

    “林蒙……你后悔了没有?我也不想走到这一步的,如果在高中里面,你肯与我和解,又何至于此?”

    凌菲儿缓缓走来,眸子里带着一丝惋惜。

    “鳄鱼的眼泪……假模假样的仁慈,最是令人恶心!”

    方元摇摇头,看到了追来的李和与黄天霸等人。

    但在三个金丹,一个筑基的压阵之下,他们根本无能为力,只能担忧地望着这边。

    “哈哈……死鸭子嘴硬!”

    武三槐狞笑了下:“凌菲儿,要不要我先帮你打断他四肢?”

    也不等凌菲儿开口,一柄飞刀法器就被他祭出,化为一道流光,一分为四,赫然要将方元的手筋脚筋挑断!

    “白痴!”

    就在飞刀即将临体的刹那,方元动了!

    金丹轰鸣,灵力冲天而起,令红蜘蛛的三个金丹晋阶动容:“这是……”

    啪!

    飞刀法器被方元一把抓在手心,仿佛一条怎么挣扎也跳不出去的小鱼。

    他身影一晃,就来到武三槐面前,一拳打出。

    砰!

    血雾当中,武三槐脑袋炸开,无头尸体缓缓倒了下去。

    这几下变生肘腋,兔起鹘落!连大首领都是呆了:“怎么可能?他……他竟然已经凝结金丹?”

    那种波动,任何玄修都不会认错。

    “什么?”

    黄天霸与玛丽莲目瞪口呆。

    他们当初可是与方元一起前来东龙星报道的,当然知道那时候的林蒙,还只是一个普通人。

    短短时日之内,他们最多凝聚灵根,成为修真者。

    但对方竟然已经冲刺到了金丹期?

    这还是大一新生能做到的事情么?

    “好像……即使是武无敌,也是在大二的时候,才晋升金丹期的吧?”李和惊叹道:“天才!盖代天才!!!”

    “什么?”

    凌菲儿目中光华流转,面色一白,竟然又吐出一口鲜血!

    这是冥想法再度反噬!

    原本,她找到了一座靠山,希望能镇压阴影。

    但此时,发现方元竟然摇身一变,变成了比武无敌还要天才的怪物,自然没什么好果子吃。

    她也是极有决断之人,当机立断地后退,启动某张符箓,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大首领与另外两个金丹面色凝重:“你叫做林蒙是么?简直是超出武无敌的绝世天才!加入我们吧,有了你之后,武无敌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呵呵……武无敌的狗,还想与我联手?哪怕你跪下给我当狗,我也不愿意收!”

    方元冷笑不已。

    “狗?!”大首领眼皮暴跳:“小子!别以为有着绝世天资,就可以小觑宇宙英雄!你再猖狂,也不过一个区区的十阶而已!”

    “在场的人,全部杀了!”

    两个金丹期咆哮一声,各自飞出一刀一剑,灵波震动,令李和面色大变:“金丹法宝?”

    “袖里乾坤!”

    大首领的袖子,就是他修炼的法宝,此时一张,就是遮天蔽日地落下。

    面对这些,方元只是伸出右手,在掌心之中,浮现出一枚细细的小针!

    “法器?!”

    观战的玛丽莲傻了眼:“遭了,林蒙看来才刚刚晋升,连法宝都没有……”

    “此战并非生死对决,只要能逃掉,就是胜利!”

    李和一抓黄天霸与玛丽莲:“你们也是,愣着干嘛,还不趁现在快跑?等到别人转过头来灭口么?”

    “去吧!”

    下一刻,方元轻轻一点,飞针突出。

    噗噗噗!

    流光一闪,袖里乾坤倾刻被破。

    刀剑法宝发出悲鸣,断成两截,掉落在地。

    “不……可能!”

    大首领与两个金丹干部眉心浮现出一颗红点,嘴里喃喃有声,轰然倒地。

    “嗯?”

    李和保持着即将飞遁的状态,身体却变成了雕塑。

    “这三个金丹?假的吧?”

    “我看到了什么?”

    “三个金丹,竟然被一枚法器的飞针干掉了?连一秒都没有撑过去?”

    ……

    黄天霸与玛丽莲也是使劲揉着眼睛:“难道那枚针不是法器,而是一件非常可怕的法宝?”

    “这三个人,应该都是星际通缉犯,之前的武无敌包庇通缉犯,还有教唆杀人……你们三个都是证人,要跟我一起指证!”

    方元对着李和道。

    “好……好的!”

    李和三人呆若木鸡,只知道点头。

    方元见此,不由一笑。

    实际上,如果他真的只是十阶金丹,那遇到这三个人围攻,当然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只可惜,修真力量只是表象。

    他真正潜藏的,是恢复了接近一半的魔神之力!

    即使不能动用梦师手段,只利用十方神魔兵器道增幅的飞针,也是轻而易举地杀掉了三个金丹期,比杀鸡还容易。

    “你……你已经是金丹期修士?”

    李和颤抖着问道:“还有那件法宝!”

    “怎么?就不许我有点秘密么?”

    方元促狭一笑。

    之前的低阶玄修,只是他的一张面具,而此时的金丹期天才,也不过是另外一张。

    泛人类联盟对于修士的奇遇,只要没有间谍嫌疑,那基本都是保护的。

    越是先进的社会,越是注意尊重隐私权。

    暴露这些,虽然会引来一定的觊觎,但也有着很大的好处,否则的话,难道还在学校里用低阶学生的身份慢慢混?

    至于那些随之而来的觊觎,不能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方元更不会害怕。

    “对对!我们都是受害者啊!”

    玛丽莲与黄天霸连连点头:“都是那个武无敌,太过份了!竟然直接命令杀人,还有收容罪犯!”

    “很好!”

    方元满意点头,占据这个优势,哪怕回到东龙大学,跟武无敌打官司也不怕。

    “我送你们出去,到警局报案!”

    他刚说出这句,一股气息传来,令他豁然转身,望着月牙湖方向。

    哗啦!

    一道数千米的水柱冲天而起,内里有着一道黑影,胸口一点破碎,外放出璀璨的蓝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