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入梦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630.html
    ,最快更新逍遥梦路最新章节!

    “梦师者,自我梦中为尊!之后若还要进益,则必须干涉他人梦境……此关危险颇多,一开始练手之对象,以灵慧低者为宜……”

    回想着传承叙述,方元面色渐渐凝重。

    能入他人之梦者,在梦师中便被称为‘入梦师’,而之后一步,便可将他人梦境改造,是为‘筑梦师’!

    此乃梦师初阶的两个境界。

    再往后,便是显圣的修炼,解析现实规则,融入梦中,由虚化实。

    总体而言,越接近真实的梦境,时间流速比例越接近于一比一。

    “唯有梦境真实,方可开始具现……要想达到老师那样的境界,却不知道需要多久了……”

    问心居士不仅能令梦境显圣,甚至还自成世界,化生一个灵地出来。

    此种境界,饶是此时的方元,都有些难以想象。

    “侵入他人的梦境,危险就比自己的梦境大多了……受伤、死亡,可能会损伤神元,甚至反馈到真身之上……”

    方元出来,看着红眼白鸟王,若有所思。

    ……

    “啾!”

    迷迷蒙蒙中,一枚鸟蛋破开,现出一只身上绒毛没有几根,露出鲜红鸡皮的雏鸟。

    它睁开绿豆大的眼睛,首先感觉到了饥饿。

    这种力量是如此巨大,顿时让它沿着本能,开始一点点啄着蛋壳,又警惕地看着周围的同伴。

    它们有的比自己粗壮,先出蛋壳,正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将主意打到了其它兄弟上面。

    在残酷的生存竞争面前,同窝而生的一点血脉联系,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雏鸟飞快啄食着自己的蛋壳,不时发出威胁的咕噜声,丝毫不准备与同伴分享。

    呼呼!

    就在几只雏鸟挤挤挨挨,几乎要打起来的时候,突然间,巢穴上空刮来一阵狂风,一只庞大的鸟类出现了。

    它通体羽毛洁白,双眼血红,顶上几片金羽,有如皇冠一般。

    啪!

    降落到巢中后,黑色有若精铁的爪子一放,半片类似獐子的血肉,就掉在雏鸟们面前。

    ‘獐子?为什么我会认识它?’

    雏鸟识海里浮现出一个微弱的念头,旋即毫不意外地被一种渴望淹没。

    香!真香啊!

    对于食物的饥渴,令所有雏鸟的眸子里都浮现出一片血红色。

    “叽叽!”

    “喳喳!”

    它飞快上前,与其它兄弟一起,啄食着獐子上的血液。

    “啾啾!”

    金冠鸟王发出高亢的鸣叫,用利爪与喙子将獐子肉撕成细细的肉条,让雏鸟们吞下。

    它们虽然是野兽,但此时已经展露出不平凡,纵然只是婴儿期,消化这点血肉也是丝毫不成问题。

    “吃饱喝足的感觉,真好……”

    雏鸟迷蒙间,又浮现出一个念头。

    旋即,消化食物所消耗的体力,令它直接昏睡了过去……

    ……

    一眨眼,数年时光飞逝。

    一座灵地的天空中,已经成长起来的雏鸟张开双翅,在蓝天白云间翱翔。

    幼鸟的成长非常快,并且生活条件也十分残酷。

    那头金冠鸟王,等到它与所有兄弟稍稍成熟之后,就将它们带到崖顶,并且一个个推了下去!

    有几只灵鸟因为无法觉醒飞行的本能,被活活摔成肉酱!

    而在生死之间的恐惧与压力下,更多的灵鸟却是成功觉醒,扇动翅膀,从死亡绝境中飞了出来。

    能飞行,就代表着成年,足以开始捕猎了。

    因此,它的父亲,那头金冠鸟王,顿时粗暴地将它与所有兄弟赶出了巢穴。

    每天,在饥饿的驱使之下,刚刚成年的白鸟们不得不费尽心思地去捕杀猎物,并且为自己筑巢,为日后吸引雌鸟做准备。

    在生存与繁衍这两大原欲的驱使之下,小雏鸟很快就变成了族群中最为优秀的猎手,每天都能比普通白鸟获取到更多的猎物,体型也变得越发庞大起来,实力或许只在鸟王之下。

    只是很多时候,年轻的白鸟还是会有些迷惘。

    特别是这时,纵然已经习惯翱翔在空中,仿佛本能地飞行,但它就是感觉自己的双手不应该是这么用的。

    ‘双手……这又是一个新冒出来的词汇!’

    不得不说,这种时常浮现而出的杂念,教会了白鸟思考,令它比其它族人看起来更加具有灵性。

    甚至,此时都已经准备向鸟王的宝座发起挑战了。

    唯有在崖顶最高的位置,才能享受族群内最大的权力,这是每一只白鸟毕生的追求!

    而此任鸟王,便是那只金冠白鸟。

    “等一等……争夺鸟王?我为什么非如此做不可呢?”

    白鸟的眼眸中浮现出一丝迷惘,那种念头又浮现出来。

    “我到底是谁,从何方而来,又要到何处去……我真的是鸟么?不!不对!我有名字的……我的名字是……”

    高空当中,白鸟呆若木鸡,飞快坠落而下。

    “想起来!”

    “想起来啊!”

    “我是白鸟……不对!这红眼白鸟,我在哪里见过!”

    “我不是白鸟,我是方元!!!”

    “这是……在红眼白鸟王的梦境当中!!!”

    ……

    诸多纷乱的念头,宛若山洪暴发一般,以不可阻挡之势,冲破大坝,满溢而出。

    “我居然……变成了一只鸟?!”

    飞快下坠当中,方元却是哭笑不得。

    此时想要再掌控这个鸟身,重新飞行起来,却是有些力不从心。

    “毕竟……不是我自己的梦境……甚至还有着反噬……好险!!!”

    他对此仍旧心有余悸:“好在只要能醒过来一次,就是摸准了脉络,日后便能更快地觉醒……但我不想变成一滩肉酱啊!”

    方元仰天大叫,鸟鸣响彻,蓦然双翅一折,总算摇摇晃晃地重新飞起。

    “好险!”

    他长出口气:“这可是外域之梦,若是我这附体死了,必然有着反噬的!”

    咔嚓!

    然而,就在他松了口气的下一刹那。

    一个雷霆蓦然响彻,荡漾在整个山崖的天空中,虚空破碎,浮现出一只恐怖的大手。

    那大手目标明确,直接向山崖抓了过来,封锁虚空,无人可逃!

    “该死……若我修为还在……”

    看到五指山压来,自己却仿佛蝼蚁一般,方元心里的念头刚刚转到一半,眼前就立即漆黑一片。

    ……

    青峰灵地。

    白鸟王洞穴之内。

    方元倒退数步,睁开双眼,鼻子里流出两道血线。

    “这是……梦境反噬!”

    他擦了擦自己的鼻子,又看着有些迷惘的红眼白鸟王,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就在刚才,尝试以入梦之法与红眼白鸟王沟通,却是遭到了惨败!

    纵然只是一头半开灵智的灵兽,在潜意识里的抵抗也是非常恐怖,不仅将他的意识同化,令他转生成了一只红眼白鸟,更是带有可怕的梦中之迷。

    错非方元已经是梦师,经过不断的暗示,终于清醒了过来,搞不好就会直接在白鸟王的梦中沉沦。

    而即使如此,等到他一觉醒,对方就采取了反制措施。

    “那只遮天巨手……应该便是白鸟王潜意识中最可怕之物了,在它梦中现形而出,专门对付我……”

    方元摸了摸下巴,一脸若有所思之色。

    梦中之物虽假,却也是潜意识的具现,既然红眼白鸟王认为巨手最恐怖,它记忆中必然也是有着这个印象。

    这也是梦师的长处,在梦间不知不觉中,敌人就会自动泄漏出不少情报来。

    “不过……代价也是非常危险……”

    想到之前的凶险,方元也是后怕非常。

    “若不是此鸟只潜意识本能反击,若不是我已经在梦中觉醒,这次失败,足以令我神魂都为之损伤,绝不仅仅只是消耗了大量梦元力,再流点血如此简单……”

    “啾啾!”

    白鸟王盯着方元,有些迷惘,根本不知道面前这个人类刚刚经历了什么。

    只是不知不觉间,又觉得对面这个人有些奇怪,似有些亲近,又似有些厌恶,更有一种充满了心扉的恐惧。

    “不过……方法摸对了,日后总会越发熟练的,比起心思复杂诡秘的人类,还有更加可怕的梦师而言,它的难度已经算较低的了!”

    方元盘膝而坐,梦元力缓缓流淌中,原本头疼欲裂的感觉顿时飞快消弭。

    “此鸟潜意识中对我敌意颇大,不应该放在第一位,我应该先在铁翎黑鹰,以及花狐貂的梦中试试,再拿它练手,最后才是最为复杂的人类梦境……”

    打定主意之后,他走出洞穴,深深呼吸着灵地的空气,只感觉心旷神怡。

    “梦师之道已经突破,接下来就是武宗!”

    “鹰爪铁布衫突破的方法与道路,我已经在梦中实践过,有着三条可行的法子,需要在现实世界中试试……”

    梦中环境,即使与现实世界有着万分之一的不同,真正表现在元力中,也是走火入魔的大事。

    方元当然不会以身试法,因此寻找实验品就是必须的了。

    “虽然元力本质,都是天地之力,但表现形式还是有些差异,比如梦元力,就偏向幻术一点,在泥丸宫中,武道元力,则是盘踞气海丹田……要当实验品,即使标准一再放宽,地元境界,拥有元力雏形,也是最起码的了……我手上只有一个,不……或许是两个!”

    方元望向青叶城,目光诡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