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阿弥陀佛……方施主!”

    戒色和尚看着似乎是前来投奔的方元,一脸的惊吓。

    “和尚……你租的房间也太破烂了一点吧?”

    方元甩下行李箱,很是不爽地点评。

    “方外之人,能有寸土栖身,存瓦遮头,已是心满意足,最重要的是……”

    戒色和尚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晕红:“贫僧没钱!”

    “也是……按照你的说法,这还是你第一次下山云游……”

    方元点点头:“放心,以和尚你的法力,随便找一家心里有鬼的豪门做场法事,就什么都有了……”

    “阿弥陀佛,贫僧也是如此想的。”

    戒色和尚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直接承认道。

    哪怕是驱鬼联盟,真正对付鬼魂的驱鬼人也是少数,他们大部分时间在做的,其实是风水算命,消灾祈福那一套,完全是在抢其它神棍的生意。

    对任何驱鬼人而言,与诅咒硬拼,九死一生地赚钱,哪里有着忽悠那些实际上没事,却心里有愧疚的大富豪来得爽利?

    “只是……施主为何来此?”

    戒色和尚面色有些僵硬。

    他可是知道方元凶残的,虽然封印鬼魂在自身的手段,看起来似乎十分可靠,但万一对方打个盹,封印泄漏,死得可是自己!

    “最近我身边有些不安全,那两人扛不住,所以就来找个扛得住的了!”

    方元耸了耸肩膀,实话实说,将戒色和尚差点噎死。

    虽然门之诅咒已经被打退,但毕竟是方元所见过的最强诅咒,他也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就对自己无能为力了。

    再说,体内的鬼魂封印,既是他的杀手锏,也是一柄双刃剑,稍不注意就要害死周围的普通人,特别是在此时两大怪级诅咒齐聚之后!

    出于这种考虑,方元自然是火速搬出,来找戒色和尚。

    “安啦……以和尚你的梵功修为,一点点泄漏应该搞不死你的!”

    方元大大咧咧地安慰道:“如果你想我走,就赶紧将联盟中的情报给我,我好来一场世界旅行……”

    有了这次与门之诅咒对抗的经历,方元也对自己的实力了解更深。

    两个怪异级别的诅咒,根本奈何不了青铜门本体。

    要想对付它,必须寻找到更多、更加强大的诅咒封印!

    实际上,除了驱鬼联盟之外,方元还掌握了一部分暗中的力量,就是那些典当行的交易者。

    比如此时的陆炳奇,就已经苦哈哈地上路,去寻找跟典当行一个等级的诅咒。

    方元也给了他一丝希望,比如,承诺如果真的找到一个怪级诅咒的话,就解除他灵魂上的烙印等等,不怕那些交易者不出死力。

    ‘如此双管齐下,总能有点收获吧?’

    就在他默默盘算的时候,戒色和尚却是压力山大,出去接了个电话之后,又满脸喜色地回来转告:“驱鬼联盟听说了施主的事迹,很感兴趣,我们分会的会长已经乘坐航班,马上就要到了!”

    “分会会长么?”

    方元无所谓道:“正好,我就随便见见吧。”

    他提起行李箱,走出了门扉。

    “咦?”

    戒色和尚一连疑惑。

    “我将你旁边的公寓买下来了,难道你还真以为我要跟你挤狗窝?”

    方元露出一缕嫌弃之色,转身淡淡地走了,只留下一个戒色和尚,仿佛斗败的公鸡一般,注视着自己简陋的房间,风中凌乱。

    ……

    “我终于……又回到了这里啊!”

    纯白色的飞机缓缓静止在跑道上,一排乘客走了出来。

    詹天护看着这个城市,忽然叹息一声。

    “咦?会长来过这里?”

    旁边的陈馨立即起了兴趣,几乎想拉着詹天护的手问这问那。

    “好了妹妹,不要打扰大人!”

    陈馨的哥哥立即劝阻。

    奇异的是,虽然游人很多,但竟然没有一个觉得詹天护脸上戴着面具十分奇怪,甚至一路安然无恙地过了安检。

    “呵呵……这没有什么,实际上,这里是我的家乡!”

    詹天护笑呵呵地说道。

    “会长的故乡?那你家在哪里?”

    陈馨眼睛中的光芒几乎要燃烧起来了。

    “家啊?”

    詹天护眼眸中难得的有些迷惘:“在一处深山当中,我的家族很封闭,极少对外交流的……再说,我……”

    他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看到这一幕,哪怕陈馨脑袋再白痴也知道其中必然有着一段伤心事,闭嘴没有再问下去。

    “好了,我们先去找个地方住下,独自租一撞公寓最好,毕竟以我们的情况,并不适合与普通人有着太多接触!”

    詹天护一锤定音。

    “陈河,寻找住处的任务交给你,陈馨,你去联系戒色大师!”

    “好!”

    他以会长身份直接下命,下面的一干人当然只有乖乖执行的份,没有多久,一行就在一个郊外的公寓中安顿下来。

    “会长!”

    陈馨这个女人虽然有些花痴,但厨艺不错,做了一道蔬菜汤还有肉饼面包,在吃饭的时候道:“我已经联系了戒……戒色大师,他说那个人就在他旁边,随时都可以与我们见面,对了,他的名字,叫做方元!”

    “方元?方元!没听说过!”

    詹天护将最后一块面包塞入嘴里:“看来他有些迫不及待啊,那就通知他,明天见面吧,就在这里!”

    作为会长,他手下实力不弱,根本不担心安全方面的问题。

    哪怕对方是传闻中击败了典当行诅咒的人,也是如此!

    毕竟,能够应对诅咒的手段,并不一定能用在人身上,再加上他们当中每个人都有一手绝活,哪怕对方是敌人也根本不用担心。

    当然,最正常的可能,还是双方联起手来,共同对抗诅咒。

    这个世界,实在已经足够绝望了,人类仅剩的一点反抗力量,不能消耗在内斗中。

    ……

    “分会长詹天护,那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啊!”

    与此同时,方元也在与戒色和尚聊着这个即将见面的会长。

    “此人三十年前出道,曾经对抗过多次绝杀类型的诅咒,声名卓著,终于在十年之前被推举为分会会长!据说他的血液,有着强大的退散鬼魂能力,比什么圣水符水都好用,而最强的攻击手段,则是脸上戴着的半张鬼脸面具。”

    在方元面前,戒色和尚根本没有丝毫隐瞒,将所知和盘托出。

    “血液……与面具?”

    方元沉吟了下。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说对方的血液能驱鬼,他就联想到了澹台家族。

    别的族人或许不知道,他可是相当清楚。

    某一个潜修的族老,觉醒的天赋,好像就是这样的类型。

    “这么说起来……这个詹天护,可能是澹台家族的人?那如果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之后,会是一个怎样的态度呢?”

    方元沉吟着,面色有些奇异。

    繁衍的数量多了,终究会出现异变与奇行种。

    以澹台家这么大的人口基数,一个叛逆都不出才是怪事。

    他也不觉得,外面还有澹台家的残余活动,是什么不可能之事。

    就是敌我关系上,有些复杂罢了。

    ‘不过……我现在是方元,哪怕他看出我澹台灭明的身份,也是敌友任凭选择,如果敢聒噪的话,就杀了他吧!’

    了解完这些之后,方元回到自己的公寓,开始盘膝静坐。

    而就在这时,从原本澹台家古宅现身出的人影,也来到了市区。

    “借助诅咒的力量,我感觉到了,澹台家血脉的存在……两个!”

    人影嗅了嗅鼻子,发出疑惑的声音:“是那个叛徒?还是我们澹台家在外界的族人?”

    “去……找到他!”

    一个低喃声,忽然自人影身上发出,带着迷离的音调:“将澹台灭明……带回去!”

    “我知道……我知道……”

    人影单膝跪地,仿佛十分痛苦的模样:“我一定会完成任务,将澹台灭明带回冥界的,我发誓!”

    他咬着牙齿:“十五年暗无天日的绝望,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

    晴空万里,微风不燥。

    方元跟着戒色和尚,来到了郊区的一幢公寓。

    “施主应当知晓,我们驱鬼人,都不喜欢太过亲近普通人,这既是天性,又是习惯的限制……”

    戒色和尚叹息一声。

    驱鬼人有些能力十分强大,并且不分敌我,再加上经常接触诅咒与冤魂之类,或许自己没事,但普通人肯定扛不住。

    不想变成孤家寡人的话,就只有离群索居一条路好走。

    “诸位,是贫僧!”

    到了地方,戒色和尚先上去敲门,很快公寓的红木大门就打开了一道缝隙,一个好像高级白领的女人探出头来:“原来是戒色大师,我是陈馨,会长已经等候你们多时了。这位就是方元么?请进!”

    她看向方元的目光带着审视,但方元却懒得理会,大踏步进入别墅。

    只是来到这附近,神念当中,就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气息,更加令他认定了自己的猜测。

    走到大厅之后,他就看到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人坐在沙发上,身后还跟着数人,此时那人也似乎惊疑不定地望了过来。

    “詹天护?”

    方元目中金光一闪,已经确定对方就是澹台家遗落在外的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