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咻咻!

    花园当中,剑光闪动。

    一个少年手持三尺青锋,身形修长,正在演练剑法。

    纵然年纪甚青,但他出手如电,招式之间法度森严,隐约已经可见名家气派。

    更不用说,每次出剑之时,都有一道剑气生成,刺落花瓣,不伤茎叶,竟然已经到了内家高手的地步!

    霎时间,花圃之内,一团银光舞动,竟然分辨不出人影。

    “清风徐来!”

    又听一声轻喝,少年剑光一闪,斜斜飞挑,不带丝毫烟火之气,半空中的九片花瓣却蓦然一动,沿着主脉被均匀地切裂开来。

    “好剑法!”

    方元带着兰若,从走廊中出来,略微称赞了一句。

    “家传粗陋武技,贻笑大方!”

    少年还剑入鞘,大礼拜下:“陈子英见过师尊!”

    “嗯,起来吧!”

    对于这自动送上门的天才徒弟,方元笑容温和:“你之前学的,是何种功法?”

    “家传长春功,还有几套剑法!”

    陈子英恭敬回答。

    “以你的年纪,能修炼至如此境界,的确非常难得……”

    这陈子英非但天资纵横,并且也没有普通天才的那种傲气,倒是有些对了方元的胃口。

    实际上,面对一个同样二十岁的武宗兼灵士,哪怕陈子英想要傲,也根本没有那个底气啊。

    “多谢师尊夸奖!”

    陈子英再次行礼。

    “嗯……”

    方元摸了摸下巴:“既然你为我记名弟子,我也应该教你几手的,只是你神元不强,若是将来能突破武宗,或许还有一窥灵士之道的机会,至于现在么?为师也只能教授你一些武道功法了!”

    “能拜入师尊门下,已经是子英的荣幸!”

    陈子英恭敬回答,临行之前,父亲的殷殷叮嘱又浮现在心里。

    ‘陈家虽然铁血表明心迹,但到底牵扯太深,在幽山府得不到信任,更不用说此时妒忌者如过江之鲫,都想将陈家拉下水,正是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万劫不复之际,必须要得到一强援为靠山,整个幽山府中,唯有这位方宗师最合适!’

    ‘这次示好,哪怕不是记名弟子,甚至是为奴为婢,也要甘之如饴!务必要讨得大师欢心!’

    ……

    思绪电转,陈子英面上越发恭敬,听着方元话语。

    “我之所学并不复杂,主要就是一套鹰爪铁布衫,便传了你吧!”

    方元摸了摸下巴。

    经过他梦中数十年推演,又在外界实验改良过后的鹰爪铁布衫,早已脱离了之前框架,近乎完美无缺,并且还有十三层,能突破武宗瓶颈!

    在清河郡而言,也是不折不扣的神功秘笈了,与归灵心诀一个档次。

    ‘正好……夏国附近都是武宗绝传,但我有梦境辅助,既然能推演武宗之法,也未尝没有可能推演出其后的境界……’

    方元看向陈子英的目光中带着异色:‘传授他鹰爪铁布衫,不仅是对我自身武道的复习补全,更可以继续推演武宗之后的奥秘……灵士有着通元境,武道往后,必然也有着相应的境界……大乾帝国暂时去不成,自己先摸索也是好的。’

    “多谢师尊!”

    陈子英当然不知道方元内心的想法,听到方元要传他的乃是比较大路货的硬气功之时,脸上也没有丝毫不满,肃穆拜下。

    这种不卑不亢,宠辱不惊的姿态,顿时就让方元暗中点头。

    “新来的郡守,我已经决定推荐牛顶天!”

    方元突然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这清河郡守的位子,也不是谁都能坐的,若是一个外人上位的话,还想驻扎的幽山府兵听命?

    再说纵然刘衍说任凭他选择,也总得顾及一下幽山府的面子,方元由此选择了那个还算相熟的牛顶天上位。

    “牛都统武艺超群,醉心武道,恐怕没有多少时间来处理杂务,我将修书一份,推荐陈家陈清作为他的副手!”

    但方元下一句,顿时就让这少年热泪盈眶了。

    “师傅大恩,弟子日后纵然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报答师父的恩德!”

    陈子英磕头如捣蒜,自然知晓,以方元的身份,既然略作让步,这个请求府里必定答允。

    如此一来,陈家就在新的体系中有了地位,得到了一张护身符,这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甚至……按照师父所言,那位牛都统是个粗陋武人,那我陈家岂不是名为副手,实代郡事?’

    一想到这个,陈子英顿时内心火热,没有想到这个新拜的师父对自己如此之好,当真起了几分誓死报答的念头。

    “哈哈……你我师徒一家,我不为你考虑,还能为谁考虑呢?”

    方元自然脸上笑眯眯的,一副师慈徒孝,其乐融融的画面,心里却是默道:‘很好,上刀山,下火海,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不论怎么说,算计自家徒弟,虽然结果不一定是坏事,但终究有些不好,他也就先做出补偿了。

    至于兰若,也是同样的考虑。

    炼丹术不仅要传承,更需要天赋,还有诸多心血投入。

    方元要钻研梦师之道,哪里有着如此多闲工夫?

    倒是兰若小丫头既然有着几分资质,身边又有一个皇甫仁和可以互相督促,那就让他们一起研究炼丹术好了。

    若真能培养出一位丹师来,对于未来自然大有助益。

    ‘原来不知不觉中,我的势力也膨胀至如此了……’

    方元想到这一点,也是心里一震:‘目前便掌握一城,势力隐为清河郡一霸,若等到日后,兰若与陈子英等成长起来,甚至突破元力,岂不是掌控整个幽山府都够格了?’

    ……

    不论如何,对于陈子英与兰若来说,此时拜方元为师,相当于找了一座大靠山,乃是一件大好事。

    方元收徒,哪怕只是收了两个记名弟子的消息传开,周文武等人立即纷纷来贺,甚至不仅他们,就连城内大户也送上重礼,连表忠心。

    之前周文武铁血镇压林家的手段,委实有些吓到了他们,此时自然一见到了机会就如同苍蝇见到有裂缝的鸡蛋一般上前巴结。

    倒是皇甫仁和很快发现,方元丝毫没有当老师的天赋。

    不论是教导兰若还是陈子英,都是随意演练一遍,其余就靠他们自己领悟,有的时候甚至直接丢出典籍来,让他们自己学习。

    不得不说,这种充满了自由风格的‘自修自学’之法,当真不是什么人都受得了的。

    还好陈子英本来就是天才,兰若同样天赋异禀,再加上三个人时常互通有无地讨论钻研,集思广益,勉强也能跟上方元的进度。

    至于清河郡之事?

    牛顶天牛都统到任之后,果然极不耐烦郡务琐事,全部交由几个副手处理,陈清因此获得提拔重用,很是掌握了一些实权,陈家也由此变得更加兴旺发达,更多次写信,要陈子英尊师重道,务必讨得方元欢心,以保证陈家富贵不绝。

    只是陈子英纵然有心讨好,奈何方元除了传课授业那几天之外,却整日地不见人影,纵然幽谷也很少回去,令他颇为遗憾。

    此时的方元,自然不会再顾念陈家什么。

    实际上,自从发现炎玉晶米的稻苗有着成熟之征兆后,他就几乎一门心思地扑在了灵田里。

    并且,青峰灵地的灵气浓郁,对于修炼也是大有好处,等闲时候,方元也不愿意离开这个风水宝地。

    “哈哈……炎玉晶米,终于成熟了!”

    在一片稻田当中,一株株火焰般的灵植傲然屹立,上面悬挂着一颗颗龙眼般硕大圆滚,外包黄玉芽衣,如同丹药般的炎玉晶米。

    “叽叽喳喳!”

    天空当中,一大群雀鸟盘旋着,眷念不去,纵然被铁翎黑鹰抓落不少也同样如此。

    “想不到一整片稻田成熟,对于附近禽兽的吸引力如此之大!”

    方元抓了一把石子,向天空中一抛。

    咻咻!

    一道道碎石如同火焰般激射,在呼啸当中,大量羽毛落地,如同下了一场灰雨。

    “恐怕到了下一次种植的时候,就必须将镰刀草与锯齿花种在一旁守护了!”

    方元猛地跃起,来到灵田旁边,右脚踩下,如同铁犁一般,将土层翻开。

    噗!

    一只土拨鼠模样的怪鼠尖叫一声,暴露在太阳底下,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带着灵气。

    “还想打洞来偷?”

    方元又是一脚,将这怪鼠踢得飞起。

    “咯咯!”

    半空中白色的闪电浮现,在出现时,已经落在地上,现出花狐貂的身影,嘴里叼着土拨鼠,大快朵颐。

    这貂大爷虽然最近的胃口早就被一干手下奉承养刁了,但对于灵兽之肉,却是来者不拒,这时就捏着鼻子生吃,全当加餐了。

    “一亩灵稻一起种下,目标还是太过显眼了!”

    收拾完这些蛇虫鼠蚁之后,方元暗自下了决心,日后必然要增加防护,否则自己的损失可就海了去了,这才与花狐貂一起,开始收割灵田。

    “日啖灵米三百颗,不辞长作山中人。”

    望着满满的仓库,还有旁边两头望眼欲穿的灵兽,方元一拍手:“好,今天就吃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