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做梦?”

    方元闻言,微微一笑,眸子中带着点莫名之色。

    这种高深莫测的态度,顿时令灵音心里生出忐忑。

    “也罢……”

    他洒然一笑:“我原本还想与你交换,比如你将所知倾囊相授,我在之后放你自由什么的……但既然你不把握机会,那么……”

    啪!

    方元打了个响指。

    呼呼!

    一蓬迷魂雾气浮现,将灵音笼罩在内。

    “你……”

    灵音妙目圆瞪,刚刚说了一个字,眼皮就重如千钧,直接昏睡了过去。

    哪怕她修为未被封印,遇到方元的迷魂术法,也照样不是一合之敌,更何况现在?

    “小姑娘……我们梦中相见吧……”

    方元将手掌按在灵音头顶,蓦然运起入梦之法。

    ……

    是日,微雨,水雾迷蒙。

    幽山府城,一座大宅之中,灵音起身,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又揉了揉眼睛。

    她此时看起来才十二三岁模样,扎着两个团子发髻,穿一身粉红色罗裙,绣花鞋尖还绣了两朵黄花,整个人如同粉雕玉琢一般,十分可爱。

    “这是……我家……”

    灵音显得有些迷惘:“怎么感觉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灵音!”

    这时候,从前院传来一道声音,立即令灵音不再纠结这些,吐了吐小舌头:“完了,今天睡晚了,不会被师父骂吧?”

    她一路小跑,来到了丹房。

    在丹房中心,一个巨大的三足双耳青铜大鼎傲然屹立,下方诸多兽炭燃烧,却不见浓烟,唯有红色的火光蔓延,令人汗出如浆。

    “怎么今日这般迟,误了早课时辰?”

    丹炉之前,陆仁迦穿着葛袍,相貌却年轻了几分,直接喝问道。

    “师父恕罪……徒儿……徒儿昨日用功,睡得稍晚!”

    灵音顿时跪下求饶,生怕挨上几竹板。

    “哼,这顿权且记着……我今日来考察你的功课,从丹诀丹歌开始,再到辨药……若有错漏,嘿嘿……”

    陆仁迦摆出严师面孔,“先背九转丹诀,再考炼火手印!背吧!”

    “遵命!”

    灵音乖巧地答应下来,不疑有它,立即飞快背诵:“九转大丹,自元而始,遂古之火,建德之木……”

    她本就冰雪聪明,此时更是感觉思维飞快,心里都有些疑惑:‘师父的炼丹术,我怎么已经学得如此多了?’

    她甚至鼻子一闻,都可以知道此时丹炉中所炼的,不过一味百草丸而已,若是自己出手,也当可炼出。

    ‘等一等……我什么时候竟然知道百草丸的丹方了?’

    小小的灵音有些疑惑,旋即耳边就传来了陆仁迦的声音:“嗯,还算熟练,可见你平日是用了功的,但熟读不行,还需要具体理解!”

    师父板着个脸,令小灵音完全不敢再多想,噤若寒蝉。

    “我来问你,三阳火与三阴火有何区别?”

    “此乃火势说法,三阳火指炭火,三阴火则是……”

    灵音飞快解答。

    “那玉液沉降,金乌东升何解?”

    “玉液乃丹液,丹液沉降,为凝丹之兆,金乌东升,乃是取丹手法,具体为……”

    ……

    在一问一答中,时间飞快过去,小灵音也是越发疑惑起来。

    师尊的问题,明明有许多自己未曾学到过的,却不知为何,总是脱口而出,仿佛自己已经于这炼丹之道上浸淫了十数年一般。

    ‘我似乎……遗漏了什么……莫非我学过炼丹?’

    灵音突然间觉得脑袋剧痛,不由双手抱头,痛苦地蹲了下来。

    “嗯,今日考核,你做得很好,下去休息吧!”

    ‘陆仁迦’见此,眼眸中闪过一缕异色,一挥手,从丹房角落中涌出雾气,慢慢渗透入灵音体内。

    “是!徒儿告退!”

    灵音长松口气,感觉头也不那么疼了,顿时不再纠结这些,告退离开。

    “呼……”

    等到房门吱呀一声关上之后,陆仁迦呼出口气,突然身形一变,化为了方元的模样,面上带着惋惜:“虽然已经入了筑梦师之境,但到底还未纯熟,刚才若继续窃取机密,施加刺激,搞不好就会令灵音的真我觉醒,反而要吃个小亏!”

    “不过今日收获已经不小,明日再来好了!”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整个梦境世界轰然破碎。

    ……

    “做个好梦!”

    大牢当中,方元看着兀自昏睡的灵音,摇了摇头,转身走出囚室。

    落入梦师手中,还想保留秘密,简直是天真!

    他虽然不懂炼丹,但灵音这个陆仁迦的亲传弟子,却是必然懂的,并且还是陆仁迦手把手教导出来,非同小可。

    “可惜我的筑梦师境界只是初入,否则刚才便不用迷诱,而是直接翻看她的记忆,甚至令陆仁迦言传身教的场景直接在梦中出现了……”

    方元的入梦之法才堪堪到了更改灵兽记忆的阶段,要想将一个灵徒同样如此,明显还差了几分火候。

    “不过,以现在的能力,应付一开始的兰若,也是足够了!”

    “并且,多知道一些炼丹经验,也有好处,毕竟虚圣之后,说不定我也可以走梦丹师的道路……”

    有着这个作弊器,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第二日,方元便将兰若叫来,一一为之解答。

    皇甫仁和在旁边旁听,顿时惊讶无比。

    他原本以为方元战力惊人,于炼丹一道上却未必有多少建树。

    但现在看来,大人的炼丹手法,至少要在自己之上,顿时令他生出不少高深莫测的感觉,更多了许多敬畏。

    ……

    不知不觉中,大半年的时间过去,又到了新年时分。

    在夏国,一年之初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整个幽山府之内,顿时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热闹非常。

    特别是,在避过了一场兵祸之后,不少大户弟子开始疯狂花销,连普通农家都要扯几尺布匹,割几斤肉来庆祝劫后余生,当即令市场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繁荣。

    青叶城。

    “师父你看……这是兰若刚刚炼制出来的止血散!”

    兰若穿着貂皮袄,小脸红扑扑的,吐着白气,在方元面前献宝似的说着。

    “哦?”

    听到她如此说,方元这才将目光视线从外面银装素裹的雪景中转移,看向兰若手上的一包药粉。

    又长了一岁的他,此时看起来却与之前没有多少变化,因为不惧寒暑,哪怕外面鹅毛大雪飞舞,身上也只穿了一件单衣,愈发显得长身玉立,俊朗不凡。

    他接过兰若手上的粉包,鼻子略略一动,顿时点头:“不错,正是上好的止血粉,兰若你做得不错,此时已经堪称一名合格的药师了!”

    药师自然不是丹师,连丹徒都算不上,但好歹已经入门。

    从理论上而言,接下来只有两步,第一步凝练元力雏形,成为丹徒,然后就是突破元力,成为能使用灵火的丹师!

    只是两步之遥,兰若小姑娘就变成了陆仁迦那般的炼丹大师,颇有一种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的梦幻感。

    但实际上,方元也知晓,这只是梦呓罢了。

    从普通人到丹师只有两步,看起来远远比武道十二关简单,实际上内里的难度却是不可以道理计。

    不像武道,一步一个台阶,可以老老实实地攀爬,灵士之道,要的就是一步登天!

    很显然,这样的道路,天资略有不行的修炼者,还是趁早回家洗洗睡吧,唯有天赋异禀,根基深厚,最后还气运浓重的人,才有资格尝试一二。

    为何要气运隆重?

    这又牵扯到一个师传问题。

    好比小兰若,若不是遇到方元,要等到猴年马月才会被‘慧眼识英才’,遇到灵士收徒?

    恐怕更大的可能,是在乡间默默无闻,平凡一生,要么就是像上次野狼帮那样,被掳去当作灵仆驱使,甚至更惨的,落入邪道灵士手中,成为祭品之类。

    以小兰若的资质,若能在二十岁之前,突破瓶颈,成为一名合格的丹徒,方元就已经十分满意了。

    “师父……你可是有着烦心事?”

    兰若抬起头,敏锐地发觉了一些不对劲。

    “哦?”

    方元略微有些惊讶:“能察觉到这个,你的神元当真敏锐至极,不枉我以灵物培养……不错,为师的确有着一点点烦忧。”

    “兰若真想快快长大,如此就可以帮到师父与大哥哥的忙了!”

    兰若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哈哈……左右不过一些小事,哪里需要我们的小兰若出手!”

    方元闻言大笑,捏了捏兰若肉乎乎的脸蛋,手感着实不差。

    “师父不要啦!”

    在与小女孩的嬉闹当中,顿时令他心头的一点阴霾一扫而空。

    “大人!”

    等到兰若离开之后,周文武来到方元身后,恭敬行礼。

    作为一城之主,他此时已经留了胡须,显得十分沉稳:“陈家传来消息,王都的人马已经到了……”

    “知道了!”

    方元望着外面大雪,摆了摆手:“如此急迫,想来也是为刘衍之事而来的,毕竟,咱们这位府主大人,最近可是高调得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