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三章 来临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里太诡异了,我们先离开,明天再跟方元一起来!”

    澹台鬼护手脚发抖,抓着陈馨,大步向出口跑去。

    他们所在的,乃是墓穴的大厅,只是因为地壳变薄,天顶开裂,才让他们直捣黄龙,此时自然可以从墓穴的来路出去。

    “啊!詹大哥,你快看!”

    只是,两人到了通道入口,陈馨指着一面石碑,面色惨白。

    “见鬼!”

    澹台鬼护一看,额头冷汗也是涔涔滑落。

    石碑上的文字很简单,大体就是这里面封印了一个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的‘名字’,这个人是澹台家的先祖,因为做下一件大错事,名字也受到了诅咒。

    所有看到或听到那个名字的人,都会死!

    原本,只要一进墓穴,就可以看到这个警告,并且灵位上面还有遮挡,至少澹台鬼护不会冒然动手中招。

    但偏偏他跟陈馨倒霉的没有从正路进入,也就没有看到警告。

    “怎么办?我不想死啊!”

    陈馨不断流泪,又想将那个灵位忘掉,可是越回想,那一笔一划,却深刻地烙印到她脑子里,反而越来越清晰。

    “我知道了……五鬼村的人,为什么会这样了……”

    澹台鬼护恍然大悟:“他们来搬运陪葬品,也看到了那个灵位,遭到了诅咒……甚至,恐怕已经死了不止一次了。”

    陈馨一个激灵,也知道了来龙去脉。

    在过去的某一日,山体崩塌,现出墓穴。

    五鬼村的村民贪心,集体前来,无视警告,触动了那个不能说的诅咒!

    到了夜里,他们就会诅咒发作,被一个个杀死。

    甚至,因为时间畸变的存在,死亡远远不是终点,而是每天都要被诅咒杀死一次,宛若无尽的痛苦轮回!

    而他们几人,却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一脚踏入了这持续了不知道多久的……循环诅咒之中!

    ……

    与此同时,封鬼村内。

    “那个不能说的禁忌,是一个名字?”

    方元看着恢复记忆的冬花婶,露出沉吟之色。

    怪级诅咒的触发标准,的确十分诡异,有时候,可能只是一个名字,甚至一副画面!

    “不过只是一个名字的话,那这个世界同名同姓的有多少?岂不是早就天下大乱了?因此,绝对还有其它的限制条件在内,比如说……某个特定的地域?”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澹台家要举族搬迁,绝对是有着惨痛的经历与教训。

    他望着面前的母子两个,有些怜悯。

    这样的诅咒与死亡,她们又经历了多少次呢?更因为记忆封印的缘故,并不会感到麻木,只会每天都感受到最为浓烈的绝望与恐怖!

    “告诉我!”

    方元直接道:“将那个名字,还有你们的恐惧,都告诉我吧!”

    此时的他,即使是怪级的时空诅咒,也不一定能够奈何得了,正要以身试法,寻找到诅咒的源头!

    “这怎么成?毕竟搞不好是害人的东西啊……”

    冬花婶面色苍白,今天下午的记忆封印,真的有些吓到她了。

    “如果你现在还不说的话,可能会来不及救你儿子哦!”

    方元笑了笑:“你自己考虑吧!”

    实际上,根本就不用考虑,冬花婶跟他非亲非故,一开始的阻止只是出于良知,而在儿子面前,天平就立即倾斜了。

    “好……我告诉你们,那个名字!”

    冬花婶咬了咬牙。

    “和尚,你听不?”

    方元转过头,饶有兴趣地盯着戒色和尚。

    “阿弥陀佛……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戒色和尚宝相庄严:“更何况……贫僧已经身陷此诅咒,早就无法摆脱了。”

    “不错,这才像个出家人的样子。”

    方元点点头,看着冬花婶。

    “在那个古墓中,有着一个祠堂,祠堂最上面的那个牌位,就是遭到诅咒的名字,原本有着铁链跟帘幕遮着,但村长以为是藏了什么好东西,还特地掀开看过……”

    冬花婶陷入回忆当中:“那个名字……我记得,是叫……澹台……莫邪!”

    ‘果然是澹台家的……’

    方元与戒色和尚对视一眼,都没有感到多少惊讶。

    “澹台莫邪么?”

    方元咀嚼着这个名字,蓦然间,灵觉散发而出,与某个冥冥中的诅咒之源有了一丝联系。

    ‘那个灵位只是一个触媒,并非诅咒根源所在……真正的根源,恐怕隐藏在时空夹缝中……’

    他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之前的探测,没能真正抓到根源了。

    因为这次的诅咒本体,并不在异位面中,而是时空轴的任何一处!

    此时,外面又陷入一片死寂当中。

    “看来,群体的记忆封印解除,诅咒又开始了……”

    方元叹息一声,披上黑袍,眼眸中冒出金光,双手却是变成了紫黑色,简直是战力全开。

    毕竟是涉及时空类的诅咒,哪怕在怪级诅咒当中,也算是顶尖了。

    ‘并且……这个诅咒,与澹台家背负的轮回,又有什么关系呢?’

    思索当中,他直接上前一步,一道黑色的锁链已经缠绕在狗蛋跟冬花婶身上。

    灵魂被束缚,两个人的神情先是惊恐,旋即就转为木然。

    ‘难怪一开始我觉得他们不对劲!原来是已经死了太多次,人不人,鬼不鬼!’

    又一个谜团被解开,方元的神情却是变得越发肃穆起来。

    敏锐的感知,还有那一丝知道名字之后所形成的冥冥联系,令他察觉到某个恐怖的存在……降临了!

    “阿弥陀佛,冬花婶你放心,狗蛋一定不会有事……的!”

    戒色和尚正想安慰几句,忽然间,面色一变!

    因为冬花婶的手,已经插入了他的胸膛!

    “大慈菩萨,大威天龙,咤!”

    戒色和尚双目圆瞪,仿佛变成了怒目金刚,身上一个光圈守护浮现。

    嘣!嘣!

    两道锁链崩得笔直,尾端赫然束缚着两头恶鬼!

    “嗯?”

    方元看过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冬花婶与狗蛋已经面色木然,双手青紫,指甲暴长,完全变成了鬼魂的模样。

    “上一秒是人,下一秒就变成了鬼?完全没有征兆啊……不,不对,早在第一次受到诅咒的时候,她们就已经死了。”

    方元心念电转,又看向戒色:“和尚……你没事吧?”

    “还死不了!”

    戒色和尚掏出药粉包,颤颤巍巍地涂抹在自己的伤口上,一副气若游丝的模样。

    刚才若不是方元加以限制,两个突然发难的恶鬼,恐怕可以直接将他的心掏出来!

    呜呜!

    就在这时,院子外面,大量的吵杂声传来。

    方元神念一动,立即就看到了诸多的鬼魂。

    这些都是白日中村民的模样,但到了晚上,竟然集体变成了鬼魂,在老村长的带领之下,颤颤巍巍地向这个院子包围而来。

    “封鬼村……这下真是名副其实了!”

    方元面上露出冷笑:“但这种程度的鬼潮,以为我会怕么?”

    嗖嗖!

    诸多的锁链,从他的身上蔓延,宛若蜘蛛网一般铺开,形成了防御。

    而他的眼睛,也是瞬间变成了黑洞,从当中投射出如星辰般璀璨的光芒。

    “灵魂……收割!”

    在他背后,一个巨大的黑影浮现,举着仿佛镰刀一般的武器,猛地一挥!

    诸多鬼魂一滞,木然的脸上浮现出拟人化的惊惧表情。

    旋即,身体的一部分,就仿佛沙子一般泄漏,消失……只剩下一个个骨架。

    原本有些虚幻的魂影浮现出来,纷纷没入黑洞中,彻底消失不见。

    “阿弥陀佛!”

    就在戒色和尚双手合十,想念诵几遍往生经的同时,周围的情景又发生了变化。

    一层迷蒙的雾气浮现,在雾气当中,一切都开始了倒流,消散的恶鬼飞快凝聚,就仿佛……时间被重新往回拨动了一样!

    ……

    “快!”

    外围,澹台鬼护拉着陈馨,飞快向封鬼村跑去。

    “这个诅咒,绝对不会允许有人逃掉的……甚至,之前故意让我们迷路,也是它要让我们看到那个名字的陷阱!”

    澹台鬼护飞快分析着:“此时向外面逃亡,都是死路,唯有封鬼村当中,还有一线生机!”

    果然,伴随着两人的狂奔,月色之下,静谧的封鬼村已经赫然入目。

    “只要找到方元,我们就还有一丝活下去的机会!”

    澹台鬼护大声说着,忽然间,脸上的面具吱呀一声,裂开一道黑色的缝隙。

    “什么?”

    他惊诧无比地停下脚步:“我的……面具,竟然也开始承受不住这个诅咒?”

    这一路上他们之所以能够安然无恙,绝对不是诅咒网开一面,而是因为有着面具的守护。

    但现在,他们最大的依仗,也是开始慢慢失去了作用。

    “放心,陈馨,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

    澹台鬼护又割开了手掌,虽然他的鲜血不知道还能有多少作用,但总比没有强点。

    “詹大哥……谢谢你……我一直……”

    经历了各种事情之后,此时的陈馨,却是哭泣着,准备说些什么。

    但忽然间,眼前一空。

    她骇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墓穴周围,澹台鬼护却是不见了踪影。

    黑暗蔓延,一种深沉的绝望,降临在她心头:“不!!!”